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市場不敵官場:國家發改委發號施令 中國煤價應聲而跌


資料照:中國遼寧瀋陽的工人在裝卸煤炭。

中國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放話干預屢創新高的煤價之後,中國的動力煤、焦煤和焦炭期貨價格全部應聲大跌,夜盤交易甚至跌停板。這種有悖供求關係的現象讓人感嘆,市場再厲害,也敵不過官場。

面對近期持續暴漲的煤價以及煤炭的供應和運輸不足,以及由此而導致的限電、缺電、甚至電荒,中國國家發改委星期二(10月19日)下午組織重點煤炭企業、中國煤炭工業協會和中國電力企業聯合會召開今冬明春能源保供工作機制煤炭專題座談會,研究在法律規範下對煤炭價格實施干預措施。

發改委在會中表示,煤炭是重要基礎能源,與國計民生密切相關,目前價格漲幅已“完全脫離供求基本面”,而且臨近采暖季,煤價仍呈進一步“非理性”上漲的趨勢。發改委聲稱將運用一切必要手段,研究對煤炭價格進行干預的具體措施,要讓煤價“回歸合理區間”,讓煤炭市場“回歸理性”。

發改委計劃強勢干預煤價的消息一傳出,中國各地動力煤、焦煤焦炭期貨價格全部應聲而跌。其中煤炭期貨在當天夜盤交易中下挫8%,達到跌停板。

交投最活躍的明年1月鄭州商品交易所動力煤期貨價格,星期二日盤一度爆衝到創紀錄的每噸1982元人民幣(約合310.65美元),但是在發改委干預煤價的消息傍晚傳出後,當天夜盤就跌到每噸1755.40元人民幣(約合275美元)。

星期三,最活躍的大連焦煤合約和焦炭期貨全都大跌9%。

煤炭期貨價格暴跌8%標誌著今年8月各地陸續傳出缺電限電消息以來最大的跌幅,雖然今年以來的煤價漲幅仍然高達260%。

中國是全球最大的煤炭生產和消費國,全國將近60%的電廠都是靠煤炭發電。為了緩解從9月中開始的極端缺電難題,中國政府三令五申各煤礦全力提高產量,同時以放寬電價浮動上限來刺激電廠的發電積極性。但是中國政府星期一公佈的數據顯示,在經濟擺脫疫情衝擊,恢復強勁增長、對電力依賴和需求越來越大之時,政府最近宣布的促進煤炭生產、刺激發電的措施仍然緩不濟急,不僅解決不了目前的電荒,而且可能使其進一步惡化。

發改委放話直接干預煤價,下達“限價令”,是中國政府管控脫韁煤價的最新措施。

發改委在星期二的座談會上透露,將要求市場監管部門加大執法檢查力度,堅持“零容忍”,嚴厲打擊散播虛假信息、價格串通、哄抬價格、囤積居奇等違法行為,其實維護煤炭市場秩序。

中國國家統計局星期一公佈的數據顯示,中國上個月的煤炭產量為3.341億噸,低於8月份的3.352億噸,也比去年同期減少0.9%。

如果按天計算,中國9月份煤炭的平均日產量只有1114萬噸,而中國能源管理局上星期宣布,中國目前的煤炭日產量已經增加到1120萬噸。可是如果將這個數據與9月份的平均日產量數據相比,增幅並不大,顯然也無法緩解中國市場上對煤炭如飢似渴的需求。

發改委在星期二發布的一項聲明中表示,將推動煤炭企業以全部的產能生產,努力實現將煤炭的日產量擴大到至少1200萬噸的目標。

發改委還要求鄭州商品交易所緊盯煤價的上下波動,加強對煤價的監督,嚴厲打擊投機行為。

路透社報道,中國政府放話干預煤價,並推動煤礦以全部產能生產,導致期貨煤價應聲而跌之後,國際油價也因為受到波及,星期三出現下滑現象。

倫敦布倫特原油期貨價格星期二上揚75美分之後,星期三下跌73美分或0.9%,跌至每桶84.35美元。 11月美國西德州中級原油(WTI)期貨價格下跌68美分或0.8%,跌至每桶82.28美元。而交易最活躍的12月西德州中級原油期貨價格則下跌80美分,或1%,跌至每桶81.64美元。

路透社認為,在全球煤炭和天然氣緊縮的背景下,石油市場總體上保持平穩,這促使人們轉向柴油和燃料油發電。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