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煤價脫韁供煤滯後 “中國正在輸掉管控脫韁煤價的戰爭”


一名中國工人在山東日照港鏟著從澳大利亞進口的煤炭。(資料照片)
煤價脫韁供煤滯後 “中國正在輸掉管控脫韁煤價的戰爭”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6:14 0:00

儘管中國政府從政治高度喊話,在煤電價格上放寬上限,但是煤炭產量下滑和價格持續暴漲讓中國許多煤電企業陷入無煤可燒,無電可發的窘境,從而在冬季來臨、供暖壓力增大之時,讓供電缺口進一步擴大,讓電荒持續更久並蔓延到更多地區。

中國是全球最大的煤炭生產和消費國,全國將近60%的電廠都是靠煤炭發電。為了緩解從9月中開始的極端缺電難題,中國政府三令五申各煤礦全力提高產量,同時以放寬電價浮動上限來刺激電廠的發電積極性。但是中國政府星期一(10月18日)公佈的數據顯示,在經濟擺脫疫情衝擊,恢復強勁增長、對電力依賴和需求越來越大之時,政府最近宣布的促進煤炭生產、刺激發電的措施恐怕緩不濟急,不僅解決不了目前的電荒,而且可能使其進一步惡化。

國家統計局星期一公佈的數據顯示,中國上個月的煤炭產量為3.341億噸,低於8月份的3.352億噸,也比去年同期減少0.9%。

如果按天計算,中國9月份煤炭的平均日產量只有1114噸,而中國能源管理局上星期宣布,中國目前的煤炭日產量已經增加到1120噸。可是如果將這個數據與9月份的平均日產量數據相比,增幅並不大,顯然也無法緩解中國市場上對煤炭如飢似渴的需求。

路透社引述能源和自然資源諮詢公司物的麥肯茲(Wood Mackenzie)電力與可再生能源研究部主任惠特沃斯(Alex Whitworth)的話說,“中國政府正在輸掉管控脫韁煤價的戰爭。”

“儘管(中國政府)曾努力增加煤炭供應,但9月份的煤產量卻因為天氣、安全和後勤方面的挑戰而下滑。而且中國在約束旺盛的電力需求方面做得也不成功,”惠特沃斯說。

中國國家能源局上星期還宣布,中國9月份的電力消費比去年同期上漲6.8,而前今年頭9個月一共上漲12.9%。

路透社報導說,正是由於中國煤炭供需之間存在難以彌合的矛盾,煤炭價格一再突破歷史最高記錄。

交投最活躍的明年1月鄭州商品交易所動力煤期貨,星期一爆衝到11%的交易上限,報每噸1829元人民幣(約合284.15美元)。山西省的煤炭現貨價格上週五也創下每噸1630元人民幣(約合240美元)的歷史最高紀錄。

中國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上週二發布“關於進一步深化燃煤發電上網電價市場化改革的通知”,將燃煤發電市場交易價格的上浮界限由目前的10%提高到20%,而且高耗能企業使用的電量的市場交易價格還不受上漲20%的限制。這是中國政府過去幾十年以來針對發電行業所進行的改革的最大膽的措施,目的就是允許煤電企業將發電的高成本通過市場調劑的電價向一些終端工商用戶轉嫁,減緩煤電企業由於煤電價格倒掛而形成的發電越多虧本越大的不合理狀況。

“最近放寬煤電企業和工業終端用戶的電價這一舉措表明,政府對短期內管控煤價的能力沒有信心,”惠特沃斯在接受路透社採訪時表示。

惠特沃斯認為,持續上揚的煤價將使中國工業終端用戶的電價增長25%,但是電費暴漲是否能抑制對電力的需求和消費目前還不明朗。

作為全球最大的電器、玩具、服裝等商品的製造基地,煤電價格雙揚,也讓中國的製造商面臨更高和更難確定的成本壓力,同時進一步壓縮這些產業和企業的盈利空間。根據中國國家統計局上週四公佈的數據,中國9月生產者價格指數(PPI)同比上升10.7%,升幅大於8月份的9.5%,而且創下25年來的最快升速。PPI是衡量工業品出廠價格的一個指標。

路透社引述浙江省義烏市一位陳姓電商的話說,“整個城市都在掀起節能減碳運動。”

這位陳姓老闆說,他公司所在的工業園區每天電力消耗到一定額度之後就馬上停電。這增加了年底節假日國內外商品訂單的延誤。

中國政府在減排上為自己設立的目標是在2030年實現碳達峰,而到2060年實現碳中和。為了實現這一雄心勃勃的目標,北京試圖降低對煤電的依賴,轉而擴大風電、光伏和水電的運用。但是,最近這一輪電荒顯示,中國想要擺脫對煤炭的依賴顯然還有漫長的路要走。

中國已經在打壓高耗能、高排放的工業項目,因為全國將近2/3的地區上半年並未實現節能減排的目標。鋼鐵和鋁製品等行業被直接要求減產。

中國中央氣象台上週五發布“寒潮藍色預警”,預告中國中部及東部地區,將有大範圍大風和降溫天氣。結果北京等地星期天出現攝氏0度以下的低溫。當地數據顯示,這是52年來一年最早出現的低溫。吉林等地的低溫卻降到攝氏零下19度,讓原本捉襟見肘的供電供暖問題更加雪上加霜。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