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鞏固第二島鏈 學者預期美軍進駐帕勞


美國國防部長奧斯汀(左)在華盛頓五角大樓歡迎帕勞總統惠恕仁。
鞏固第二島鏈 學者預期美軍進駐帕勞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3:05 0:00

太平洋島國帕勞總統惠恕仁(Surangel Whipps, Jr.,又譯惠普斯)8月2日出訪美國,並與美國國防部長奧斯汀(Lloyd J. Austin III)會面,雙方討論了美軍進駐帕勞的必要性,及其可能對中國的嚇阻效果。分析人士表示,中共軍事實力漸增,急欲突破第一島鏈防禦鏈,且其中長程導彈可直驅關島,都威脅到印太地區和美國本土的安全,因此,他們認為,美軍為分散風險,極可能進駐帕勞等第二島鏈國家。

帕勞總統惠恕仁率團出訪美國,於8月2日抵達關島,會見了前一天才在帕勞周邊結束“太平洋騎兵-21”(Pacific Forager 21)”軍力投送演習的美國特種部隊。隨後,他轉往夏威夷拜會了美國印太司令部的司令約翰∙阿奎利諾(John Aquilino)。8月5日,惠恕仁一行抵達華府,於五角大樓,拜會了美國國防部長奧斯汀,帕勞官方形容,此次訪美行程具有“歷史意義”。

帕勞總統:美軍的存在就是威嚇

早在惠恕仁訪美前,美國前國防部長埃斯珀(Mark Esper)去年8月底就曾親訪帕勞,成為首位在任內踏上帕勞國土的美國國防部長。他在帕勞期間,公開指責北京“正在太平洋地區進行破壞穩定的活動”,對整個區域造成有害影響。

帕勞前總統雷門格索(Tommy Remengesau)事後透露,他在親手交給埃斯珀的信中寫到:“歡迎美方在島上興建基地、港口、機場等軍事設施,並定期過來使用。”雷門格索還呼籲美國利用“自由聯合協定”(Compact of Free Association, COFA)機制,在帕勞部署常駐美軍部隊。

作為雷門格索的繼任者,惠恕仁此次訪美,雖然未直接開口邀請美軍前往帕勞設置基地,但是他仍歡迎美軍在當地展開更多活動。他在致詞時表示,他個人觀看了數週前美軍特種部隊在帕勞周邊所進行的演習,對美國軍力感到振奮,這也讓帕勞人民因此感到安全。惠恕仁強調:“我們總是說,存在就是威懾,我們歡迎(美國)軍隊展開更多活動。”

奧斯汀則致詞表示,美國國防部堅定地承擔“自由聯合協定”所賦予的國防責任,並將加强两國的戰略夥伴關係,促進一個自由、開放和安全的地區。

奧斯汀感謝帕勞願意接納美軍,並讓美軍有機會在帕勞部署裝備,他說,這強化美軍執行聯合行動的能力,並擴大對敵軍的威懾力。而美國在帕勞和整個太平洋島嶼的軍事存在,對雙方的伙伴關係和繁榮的共同目標非常重要。

帕勞地處西太平洋密克羅尼西亞群島,由8個主要島嶼及約340個火山岩小島組成,人口數約2萬人。帕勞自從獨立建國以來就是美國的“自由聯合協定”成員之一,本身沒有軍隊,由美國負起保衛帕勞的軍事義務。

高調會面 美軍傳遞加強帕勞部署訊息

對於美國和帕勞的軍事合作,位於台北的國防安全研究院決策推演中心博士後研究員章榮明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指出,惠恕仁拜會奧斯汀,美國五角大樓完整公佈兩人談話的逐字稿,沒有任何避諱,很明顯地是在傳遞美軍要加強在帕勞部署軍事力量的訊息。

他說,美國戰略與預算評估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Budgetary Assessments, CSBA)曾提出緊縮島鏈的概念,主張在第一島鏈防禦鏈的島嶼佈署多領域部隊(multi-domain task force)以及陸基型的地對海和地對空飛彈,用以防止敵軍突破第一島鏈。章榮明說,類似的概念也可以套用在第二島鏈,因此他預期,美軍將於帕勞佈署多領域部隊。

多領域部隊旨在對抗敵軍於該作戰領域之介入/區域拒止(A2/AD)作為,也就是,避免中俄等敵軍在作戰區劃定禁區,阻止美軍等第三方的武裝干涉能力。多領域部隊可望配備遠程精確武器、超音速飛彈、精確打擊飛彈等,也具備電子戰和網路能力,可有效壓制中國和俄羅斯的部分軍事能力。

第一島鍊是可以封鎖中國軍力向西太平洋擴張的防線,是指北起日本群島、琉球群島、中接台灣、南至菲律賓、大巽他群島的鏈形防禦線。而第二島鏈位於第一島鏈外圍,是指北起日本群島,經小笠原諸島、火山列島、馬里亞納群島、雅浦群島、南至哈馬黑拉群島。其中,帕勞就位於第二島鏈的南端。

章榮明說,中國中長程飛彈的鎖定範圍已經包括美國關島的軍事基地,因此,美軍意識到分散部署的重要性。他說,帕勞有很多小島,加上已經表態歡迎美軍設立基地,因此,美軍要取得小島的使用權會比較容易。美軍若部署在零散的小島上,不僅隱密性高,也不容易被鎖定。

章榮明認為,惠恕仁此次特別提及美軍特種部隊在帕勞周邊的演習,應該帶有弦外之音。他說,也許美國某種規模的先遣部隊早就以工兵團(Civic Action Teams)的名義進駐帕勞,只是外界無從得知。根據帕勞總統府於臉書所公佈的訊息,美軍在7月中展開的“太平洋騎兵-21”演習,在帕勞就部署了50名美軍。

大型基地易被鎖定 睡蓮戰略分散風險

至於美軍是否有機會在帕勞設立軍事基地?章榮明說:“前任總統(雷門格索)提出來的時候,美國國防部長沒有對外表示什麼意見。他們也是談話完之後,帛琉(帕勞)總統跟新聞界發表談話部份內容,希望美國來帛琉(帕勞)設軍事基地,可是美國國防部長離開了,沒有做任何回應。這次不一樣,這次是(惠恕仁)到美國五角大樓去談,美國新任國防部長也很積極、很正面看待這件事,所以我想是有可能的。”

他說,由於歷史因素,美軍在第二島鏈可使用的海、空軍基地稀少,目前僅有關島及其鄰近的天寧島。在中國已經有能力突破第一島鏈的前提下,章榮明認為,這兩處的美軍基地不足以防守整個第二島鏈,因此,美國若與帕勞合作,即可緩解第二島鏈缺乏軍事基地之急。

國防安全研究院國防戰略與資源研究所所長蘇紫雲(照片提供:蘇紫雲)
國防安全研究院國防戰略與資源研究所所長蘇紫雲(照片提供:蘇紫雲)

不過,國防安全研究院國防戰略與資源研究所所長蘇紫雲則持不同的看法。他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表示,被暱稱為“關島快遞”的東風-26B彈道飛彈已威脅到關島的軍事基地,也可直驅帕勞,因此,他認為,美軍在帕勞建大型軍事基地的可能性不高。不過,他也說,若在帕勞增加小型軍力的配置,比如無人機、無人艦、無人潛艦則很符合拜登政府的戰略思維。

蘇紫雲認為,中共的遼寧艦、山東艦仍屬無法遠航的“綠水海軍”,但在第一島鏈周邊活動已不成問題。中國海軍在003型航空母艦戰力形成後,才算達到實質意義、可遠征作戰的“藍水海軍”。目前一般預估,解放軍於2025年前才可能突破第一島鏈,因此,美國目前在第二島鏈僅部署警戒性的兵力,企圖嚇阻中共向西太平洋持續擴張勢力。

蘇紫雲認為,美國前總統特朗普時期的海軍部長肯尼斯·布雷斯維特(Kenneth Braithwaite)雖曾倡議重啟太平洋第一艦隊,但是拜登政府的海軍更傾向支持“睡蓮戰略”( Lily- Pad Strategy)。這項戰略的主要內涵是在盟國內廣泛佈置小型據點,就像遍佈的朵朵睡蓮,藉由這些據點,美軍就可以像青蛙一般,靈活地跳向任何目標。

隨著前總統奧巴馬推出“重返亞太”的戰略,亞太地區成為五角大樓種植“睡蓮”的重點地帶,藉以將更多的美軍海陸戰隊、戰鬥機和艦艇部署在該地區。

蘇紫雲說,第二島鏈的小島符合美軍“睡蓮戰略”的思維,而且可以避免日本、琉球、關島等主要基地被摧毀的高風險。

美軍若部署帕勞 有助台灣安全

新加坡國際事務研究所高級研究員胡逸山(胡逸山提供)
新加坡國際事務研究所高級研究員胡逸山(胡逸山提供)

新加坡國際事務研究所(Singapore 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Affairs)高級研究員胡逸山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說,美國感受到中國在西太平洋地區的威脅,第二島鍊是防止中國更加活躍的重要防線,未來在這邊的軍事活動將更加頻繁。他說:“看起來美國在帕勞的這些活動會更為頻繁,那麼一些大型的武器、軍艦甚至是戰機,應該也會更常出現在帕勞。”

然而,美國設立軍事基地也有財政考量,美國國會對於撥款相當嚴謹,一般來說得經過好幾場聽證會的程序,因此他說,目前還很難斷言美軍會不會在第二島鏈設立更多永久性的軍事基地。不過,可以肯定的是,美國的第一步將是更頻繁地和帕勞的軍事往來。

他認為,美國如果要加強在帕勞的軍事部署,主要還是防範中國突破第二島鏈。此外,由於帕勞與台灣有邦交關係,一旦美軍強化在帕勞的部署,考量到近年來美台軍事交流越來越直接且頻密,未來,也很可能看到美台跨域在境外的帕勞進行軍事交流。

國防安全研究院決策推演中心的章榮明指出,帕勞三番兩次邀請美軍進駐,等於是不急著和中國保持良好關係,但也同時陷入了美中間的大國競逐關係。

他說,台灣重要防禦設施都部署在西岸,東邊防禦相對脆弱,若被共軍繞過最南端的恆春半島並直搗東岸就相當危險。美軍若進駐帕勞並興建新基地,將可扮演要塞角色,確保台灣南南東方之軍事安全。而且,若台灣受到中國軍事攻擊,美軍不僅可從關島派兵支援,亦可迅速從帕勞啟航。

前外交官:帕勞在美中間找到自我利益

前台灣外交官、時代力量國際部主任劉仕傑(照片提供:劉仕傑)
前台灣外交官、時代力量國際部主任劉仕傑(照片提供:劉仕傑)

曾經派駐帕勞2年的前台灣外交官、時代力量國際部主任劉仕傑向美國之音表示,他認為美國短期內應該不會在帕勞設立軍事基地,一來當地本來就有常駐工兵團,落實“自由聯合協定”的象徵,二來,就地理位置而言,從關島或是夏威夷出兵協防帕勞並不困難,再加上,帕勞受到其他國家攻擊的可能性不高,除非整體戰略局勢出現變化,否則他認為,美軍似乎沒必要在當地派駐作戰部隊。

他說,埃斯珀部長去年出訪帕勞後,惠恕仁今年回訪五角大樓,應屬禮貌性回訪。劉仕傑還認為,帕勞雖然歡迎美軍在當地增加部署,但也不見得就是站在中國的對立面。新冠疫情爆發前,帕勞九成的經濟依賴觀光產業,其中超過一半旅客來自中國。另外,帕勞跟美國的友好關係雖然無庸置疑的,但把邀請美軍駐防與親美劃上等號,這說法不夠精確。他說,帕勞是個聰明的國家,非常清楚如何在國際地緣政治中做到左右逢源。

劉仕傑說:“有人把帛琉(帕勞)形容為太平洋上的Jewish(猶太人),他們很會做生意。比較精確的描述應該是說,他們很清楚地知道,如何在美國以及中國之間找到一個符合他們利益的Position(位置)。”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