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分析:首爾面對美中陷入兩難中國逼迫南韓並不明智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北京人大會堂會見到訪的南韓總統文在寅。(2019年12月23日)
分析:首爾面對美中陷入兩難中國逼迫南韓並不明智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7:38 0:00

南韓總統文在寅受邀參加七國峰會,並且參與簽署了《開放社會聲明》。南韓媒體報導說,文在寅簽署的這項聲明並不直接針對中國。東亞關係專家說,剛剛結束的七國峰會,並沒有將首爾拉進華盛頓聯合盟國對抗北京的陣營;北京事先的施壓使首爾陷入兩難困境。

北京警告首爾勿在美中之間選邊站

在七國集團峰會召開前夕,中國外交部長王毅6月9日與南韓外長鄭義溶通電話,曾經警告首爾不要在美中對抗中偏袒任何一方。王毅表示,首爾和北京不應該允許中韓關係因華盛頓的“印太戰略”偏離軌道。

亞太問題專家告訴美國之音,北京在七國集團峰會之前對首爾的警告,使得首爾陷入兩難境地,而北京的做法其實是不明智的。

英國牛津大學(The University of Oxford)中國歷史與政治學教授拉納·米特(Rana Mitter)認為,首爾將會繼續努力平衡美中雙方的政策,既不會放鬆與美國安全的關係,同時也希望能夠進入中國市場。

在米特看來,當前的拜登政府與前總統特朗普相比,似乎更願意尋求與亞洲盟國建立公開的合作關係。這使得北京深感擔憂,因此北京必須確保其它亞洲國家牢記,它們與中國有著牢固的經濟聯繫。而且中國此前也曾經利用經濟壓力手段,而去獲得地緣政治利益。

米特同時指出,北京熱衷於利用貿易激勵措施來吸引韓國和其它合作夥伴的手段可能不會向以前那樣奏效。“過去一年來,中國的貿易抵制政策,使得澳大利亞受到負面待遇;這會使得亞太國家對是否過度的接觸北京持謹慎態度,”米特說。

華盛頓智庫哈德遜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政治軍事分析中心主任理查德·魏茨(Richard Weitz)也認為,當前文在寅執政下的南韓政府,仍將會努力保持和維護中美兩國之間的平衡。

魏茨說:“雖然首爾不會接受公開的反北京路線,但是將會堅決回應中國向其施加壓力,就像當時中國要求南韓不要在其領土上部署美國'薩德'(THAAD末段高空區域防禦)系統一樣。”

華盛頓智庫“史汀生中心”(The Stimson Center)東亞研究項目主任、高級研究員辰己由紀(Yuki Tatsumi)對美國之音表示,由於文在寅總統目前在南韓國內很不受歡迎,因此首爾需要強調其與美國結盟的實力。但這與中國對南韓的要求不相容,因為北京要求首爾與華盛頓保持距離。

“坦率地說,首爾陷入了兩難的困境。不確定文在寅政府能否平衡好這一點。 我對此持悲觀態度,” 辰己由紀通過電郵告訴美國之音。

七國峰會是否動搖首爾立場

南韓英文日報《韓國先驅報》( The Korea Herald )日前一則報導說,南韓總統文在寅被“七國集團”邀請參加本次峰會,“標誌著韓國地位的提升”。

報導援引青瓦台的話說,南韓被邀請參加七國集團峰會表明,南韓已經躋身於發達國家的行列,能夠與全球領導人並肩站在一起。

今年的七國集團峰會由英國主辦,除了南韓之外還邀請了來自澳大利亞、印度和南非的四位領導人。

《韓國先驅報》的報導說,今年的特邀國家要比2009年邀請20個國家要少很多;而南韓則是連續第二年應邀參加七國集團全球領導人峰會。

南韓總統文在寅5月21日與美國總統拜登舉行峰會後,北京便對峰會後美韓兩國總統發表的聯合聲明表示關切;因為北京一直擔心美國試圖吸收韓國進入“四國對話”(QUAD )機制,或者首爾與華盛頓走得越來越近。

此次文在寅再度被邀參加這次七國集團峰會,並且積極參與了某些共同聲明。這場剛剛結束的峰會是否會撼動首爾的立場?

南韓《中央日報》( The Korea JoongAng Daily )報導說,雖然《七國集團峰會公報》直接譴責中國在新疆地區侵犯人權,呼籲香港保持自治,並且要求徹底調查新冠病毒的起源,但是文在寅參與簽署的《開放社會聲明》( The Open Societies Statement )並沒有直接提及中國。南韓政府的相關人士也對媒體表示,這“完全沒有針對特定國家”,否認這項聲明針對中國。

哈德遜研究所的魏茨博士認為,沒有任何跡象表明,剛剛結束的七國集團峰會,將有助於以這樣或那樣的方式,使得首爾在對抗北京方面更靠近“四國”機制(QUAD)或者更加親近華盛頓。“只有保守的反對黨領袖在首爾重新掌權,才有可能發生這種變化,”魏茨說。

史汀生中心的東亞問題專家辰己由紀則認為,除非拜登政府軟化對中國的姿態,否則首爾沒有太多的選擇。而中國逼迫南韓做決定,這是一種不明智的策略。

“在是選擇雙邊聯盟,還是選擇與曾不吝使用欺侮手段的國家保持不確定的關係之間,首爾必須'亮明旗幟',成為維護現有自由國際秩序國家中的一分子,”她說。

中俄欲聯合主導朝鮮問題

除了爭取首爾積極參與抗衡北京的戰略之外,華盛頓對該地區的主要關注焦點還有朝鮮半島局勢,以及北韓核武器問題。拜登總統試圖重振同盟關係和多邊主義,以對抗中國在印太地區日益增強的自信,以及來自朝鮮的安全威脅。

觀察人士注意到,鑑於拜登總統北韓的態度存在不確定性,北京和莫斯科最近頻繁溝通,有興趣在困擾朝鮮半島的問題上進行合作。

中國外交部官網6月15日的新聞公報說:中國朝鮮半島事務特別代表劉曉明,會見了俄羅斯駐華大使傑尼索夫,同意保持密切溝通,加強協調合作,共同推動半島問題政治解決進程。

而在6月8日,中國外交部網站曾發布消息說,中國朝鮮半島事務特別代表劉曉明與俄羅斯副外長莫爾古洛夫前一天“就朝鮮半島局勢交換意見”。

史汀生中心的辰己由紀對美國之音說,相信北京與莫斯科就朝鮮半島問題的頻頻互動“會讓首爾感到緊張,但我認為首爾對此無能為力”。

不過,牛津大學教授米特則認為,首爾方面總體上還是希望,更密切的中俄關係,可能會有助於對北韓造成更大的壓力。“然而,這不是可以由任何一方,或者以任何方式提供保證的戰略結果,”米特說。

哈德遜研究所政治與軍事分析師魏茨表示,華盛頓和首爾都一直非常密切關注中俄的和平計劃,美韓領導人先是與北韓領導人舉行直接會晤,然後又為回應北韓停止核試驗和遠程導彈試驗,而減少了美韓聯合軍事演習。

“但是這一戰略未能取得任何更進一步得進展,因此拜登政府可能會採取不同的做法,”魏茨說。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