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拜登以耐心打造對華戰略 批評者擔心給中國“可乘之機”


拜登總統2月4日在國務院發表演說,稱中國為"最嚴峻的競爭者" (法新社)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8:33 0:00

美國總統拜登在上任21天後​首次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通話,在此之前,他已與十多位國家元首進行了交流。在這通電話之前,拜登政府與中國方面鮮有公開的接觸,也未推出任何重大的對華舉措。白宮方面表示,希望以耐心和謹慎,醞釀一個整體的對華戰略。支持者相信,這在美中關係風雲詭譎之際實屬必要,然而批評者擔心拜登政府的“耐心”會給中國以可乘之機。

拜登政府正組織自己的對華戰略

拜登總統在上任之後遲遲未與中國領導人互動,美中高層之間僅有的一次公開交流是美國國務卿布林肯2月5日與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楊潔篪之間的一通電話。此外,拜登政府到目前為止尚未出台新的針對中國的重大政策。

不過,在這段表面上的“靜默期”裡,拜登政府正從多個方面組織自己的對華戰略。

據白宮透露,拜登在與歐洲、亞太等地區領導人通話時都將“中國”作為一個重要話題,其外交團隊在與其他國家的接觸中,也經常針對中國的行為提出擔憂。分析人士指出,這顯示將聯合盟友作為對華戰略核心的拜登政府正從盟友處蒐集信息,摸底各國在中國問題上的態度和訴求,從而能推出一個通盤考量的對華戰略,確保盟友協同合作,也使拜登在與習近平直接接觸時能處在優勢地位。

拜登政府還在積極籌備全球民主峰會,這將有利於拜登以全球民主國家領袖——而不僅僅是美國總統的身份——與中國打交道。

拜登還在與日本、澳大利亞和印度領導人的通話中推動“四方安全對話”(Quad),以期打造一個在亞太地區應對中國的重要機制。

另外,拜登政府的國防部成立了專門的中國工作組,以應對中國挑戰為視角,審視美國的戰略、作戰概念、科技和軍力態勢。中國工作組將在成立四個月內向國防部長與副部長提出對華戰略建議。

與此同時,拜登政府正在對特朗普時期遺留下來的多項中國政策進行評估和審議,未來將基於審議結果,具體政策具體處置。這其中包括特朗普時期的對華關稅政策以及對微信、TikTok和中國科技公司的禁令等等。

除此之外,拜登政府還在與台灣方面接觸。美國國務院代理亞太助卿金成(Sung Kim)不久前與台灣駐美代表蕭美琴會晤。在中國於拜登上台後的第一個週末出動28架次軍機進入台灣西南部防空識別區之際,美國羅斯福號航母駛入南中國海,白宮國安會、國務院也立即做出聲明,強調對台灣“堅如磐石”的承諾。分析人士指出,拜登政府通過了中國發出的“壓力測試”,展示了決心。

在組織自己的對華戰略的同時,拜登政府陸續釋放信號,為美中關係定位和對華戰略試水。這其中包括國務卿布林肯將中國稱為“最大的威脅”;白宮國家安全顧問沙利文在新聞簡報會上提出“中產階級的外交政策”這個說法,也就是要推出以美國工薪家庭——而非跨國公司——的利益為優先考量的對華外交和貿易政策;拜登總統在2月4日發表的首次外交政策演說中將中國稱為“最嚴峻的競爭者”。

拜登的團隊表示“不著急”

白宮新聞發言人莎琪2月11日表示,拜登政府正在製定對華戰略,但是“並不著急”,而是要以“非常具有戰略性的方式”來處理美中關係,這其中包括“先處理好自己國內的事情”,讓美國在美中競爭中擁有盡可能好的基礎。她在拜登剛上任不久時曾指出,拜登政府正從“耐心的方式”出發,處理與中國的關係。

白宮一位高級官員在拜登與習近平通話前的吹風會上也承認,拜登政府在與中國的最初互動中“非常謹慎”,力圖先明確自己的優先事項是什麼。另一位白宮官員強調說,雖然制定對華戰略具有迫切性,拜登政府也正在迫切努力,但拜登政府所尋求的,是一個可以堅持數年的“可持續性”的對華戰略,要“打持久戰”。

批評人士:拜登的耐心會給中國可乘之機

一些批評人士認為,拜登政府的“不著急”會導致良機錯失,反而給中國留出了瓦解美國戰略的窗口。

美國政治媒體《Politico》2月10日刊文稱,一些美國前官員擔心,當拜登在組織自己的對華戰略的時候,習近平正抓住時機建立自己的聯盟,並分化美國與盟友的關係。

事實上,中國在美國大選結束兩週後,與亞太其他14個國家簽署了《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RCEP),習近平還表達出加入前身是TPP的《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步協定》( CPTPP)的意願。在拜登政府宣誓就職前不久,中國又不惜以重大讓步為代價,促成中歐投資協定的達成。2月9日,中國—中東歐國家領導人峰會應中國的“突然邀約”舉行。分析人士指出,北京這一系列的舉措意在先發製人,打破拜登政府的盟友戰略。

《Politico》的文章說:“拜登在與中國有關的問題上採取任何重大行動的時間拖得越長,他就越有可能讓北京主導國外事態的發展——同時在國內為批評他的共和黨人留下政治機會。”

支持者:對華戰略需要時間

不過,一些分析人士和前官員認為,美中關係牽涉甚廣,且拜登政府光是盤點上屆政府遺留下來的大量政策就要花費不少時間和精力,再加上拜登上任尚不足一月,多位內閣成員還未到任,這些都使得拜登政府需要用更多時間來打造自己的中國戰略。他們相信,相比於推出戰略的“速度”,戰略的“質量”更為重要,在沒有確立明確的目標和底線的情況下匆忙與中國進行嚴肅的討論是錯誤的。

前奧巴馬總統特別助理、喬治城大學外交學院亞洲研究系主任麥艾文(Evan Medeiros)2月8日在美國外交關係協會舉辦的討論會上表示,任何對華政策都牽涉得失之間的權衡,這需要很多內部辯論。拜登政府或能更好地校準目標和找到平衡,但這需要時間。

他說:“作為一個前政策制定者,我可以告訴你,不管你有多希望事情能同時進行,也就是一下子找到一種很好的平衡,但大部分時候事情都是相繼發生的。”

他認為拜登政府在確立優先事項上已經算是行動迅速、表述清晰,並且正按優先順序行動。

“儘管他們知道與中國對話很重要,他們並沒有特別匆忙地重建那些或有用或沒用的、大的戰略對話機制,”麥艾文說。

拜登政府目前沒有為實施中國戰略提供時間表,《Politico》援引一位白宮官員的警告說,不應該以單一行動或一系列孤立政策來界定美國的對華戰略及戰略實施。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