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中共高層六四事件前後會議“秘聞”在港出版


“六四”前兩本“六四”新書在香港出版。(美國之音記者申華拍攝)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6:48 0:00

六四事件三十週年前夕,兩本由中國資深媒體人整理和撰寫,介紹當年六四前後中共高層會議內幕的新書在香港出版。書中有關內容目前無法獨立核實,不過,其史料參考和研究價值不容忽視。

香港新世紀出版社推出兩本新書。一本是鮑樸整理,美國漢學家黎安友作序的《最後的秘密——中共十三屆四中“六四”結論文檔》。鮑樸是中共前總書記趙紫陽的秘書鮑彤的兒子,香港新世紀出版社創始人。另一本書名《鄧小平在1989》,作者是中共開國元老葉劍英的養女,當代著名作家,調查記者戴晴。

《最後的秘密》封面和封底。來源:新世紀出版社網站

《最後的秘密》一書公佈了一批中共關於“六四”事件的黨內機密文件,內容涉及“六四”鎮壓發生後,中共黨內“統一思想”,為“六四”定性的過程。文件提供者為黨內“姓名不詳的某高級官員”,所指會議是中共北京市委的六屆六次擴大全會,以及6月23-24日京西賓館召開的中共十三屆四中全會。

該書為什麼定名“最後的秘密”,難道不會有新史料再現嗎?出版人鮑樸對美國之音說:“'最後的秘密'有兩層意思,一是,這是中共對六四下結論的最後一套文件,這是就時間而言。在那以後,中共就沒有開中央全會討論六四問題了。另外,這套文件,與其說講了六四的決策過程,不如說,它是一個高層向鄧小平表忠心,重新統一思想的過程,所謂不同意你就下台。”

書中說,中共元老,時任國家副主席王震1989年6月21日在擴大的中央政治局會議上的書面發言中說,“我建議,以事實為依據,以法律為準繩,該殺的殺,該判刑的判刑,勞改一大批。有些人不改,帶上帽子勞改、勞教。”“戴上帽子的,勞改勞教的,一律吊銷城鎮戶口,送到邊遠地區強迫勞動,在勞動中改造成為新人。”“不採取這一堅決措施,一遇機會,這些人必然會對黨、對國家,對社會進行百般瘋狂報復,後患無窮。”

時任中顧委主任陳雲的表態說,“一,趙紫陽同志辜負了黨對他的期望。二,我同意中央對趙紫陽同志的處理。”“我早就不喜歡你鄧小平支持的趙紫陽,趕緊給我換掉!”

樓內“田園書屋”外景(美國之音記者申華拍攝)

蘋果日報評論說,王震在軍方元老中“反應最激烈”。不過,陳雲並未表態支持軍隊開槍。” 江澤民則“狂擦鄧小平等元老們的鞋”。江澤民會上說:“鄧小平等老一代革命家健在,一般的工作我們絕不打擾他們,但是遇到重大問題,我們還是可以隨時向小平同志請教,聽取其他老一輩革命家的意見。”

鮑樸說:“為什麼說是'最終的機密'呢?這種說法反映出,這個黨在做如此重大決定的時候,事實和人的生命都不在他們考慮範圍之內。(六四)事實到底怎麼回事,會上沒有討論。他們說,六四是有組織,有計劃,旨在推翻共產黨的。一點證據都沒有!他們也不認為證據是重要的事情。至於六四真相會不會有新的材料出現,我相信,會有新的材料出現,因為六四是一個很大的事情。到現在我們只能說,正在逐漸逼近真相。”

書中黎安友寫道,上述發言以文件形式發給與會者,以便他們輪流表態支持鄧小平的決定,會議結束時文件收回,確保對外保密。但是,一部份文件已經外洩,最終得以在此發表。

位於香港九龍旺角的田園書屋。美國之音記者申華拍攝。

關於香港六四前出版的另一本新書《鄧小平在1989》,有報導說,一直居於泰國清邁的該書作者戴晴,被神秘部門要求回到北京,因此與她聯繫很困難。截至目前,她的電話一直處於無人接聽狀態。

現年78歲的戴晴曾為《光明日報》記者。1989年六四事件後,戴晴因學運遭捕,並在秦城監獄羈押,次年獲釋。後成為關注環保及其它公共事務的社會活動人士,曾發表多部紀實文學。

戴晴新書封面照片據稱是首次披露,展示的是鄧小平在家召開“拍板會”的真實場景。1989年6月16日,六四鎮壓十二天後,鄧小平在北京米糧庫胡同的家中召集會議,照片上依次是宋平、喬石、姚依林、江澤民、鄧小平、楊尚昆、李鵬、萬里、李瑞環等人。戴晴援引趙紫陽的話說,“小平在我們黨內的地位不變…… 他可以在家裡召集會議,重大問題可以由他來拍板”。

該書“尾聲”有關於鄧小平病逝前情況的一段文字,“1997年2月,醫院報了病危。根據醫生解釋,他心臟健康,肝脾也好,致命的是'帕金森綜合症'。臨終前,在看到電視屏幕上的自己的時候,'老人的臉上露出一絲異樣的羞澀'”。“卓琳率一眾高官厚祿、事業有成、腰纏萬貫子女送行。正合了'鄧小平的每個後代都應該積極要求進步';也一一身體力行了父親'讓一部分人先富起立'的偉大號召”。“眾百姓四里長街送別”。戴晴說,送葬的人似乎是官方組織的,因為人群的年齡和類型過於統一。

預計戴晴這本新書在大陸將成禁書。而《最後的秘密》進入禁書行列則毫無懸念。不僅如此,鮑樸的個人安全也成為輿論關注焦點。對此鮑樸對美國之音說:“我做出這樣的判斷:我在香港做這個都是合法的,阻止我沒有合法的手段。如果說,有什麼非法的手段,那我就沒辦法考慮這些東西了。我總不能等到(六四)四十年再出版這些材料。”

鮑樸還說,《最後的秘密》讀起來很枯燥,一般讀者不見得感興趣,只是它的史料價值重要,值得參考。

美國之音的上述報導,也只是就新書出版消息,對到手新書的大致瀏覽,以及對出版者的採訪而言。至於書中披露的所謂中共秘密文件的真偽等,目前無法獨立進行核實。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