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支聯會創會副主席李柱銘參與六四導賞團 籲港人不放棄


香港支聯會創會副主席李柱銘與六四導賞團參加者,重溫港人支援北京八九民運的足跡。(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3:37 0:00

為了傳承六四記憶,近年不少香港社運人士以不同的方式舉辦紀念活動。文化評論人陳景輝今年繼續舉辦”六四導賞團”,帶領參加者重回當年八九民運,港人聲援北京學生及市民的多個標誌性地點,以本土視角,重溫屬於香港人的六四記憶。今年六四30周年,支聯會創會副主席李柱銘首次應邀參與導賞團擔任嘉賓,分享當年支援北京民運的親身經驗。李柱銘認為,八九民運是香港人的大轉變,開始關心中國,也是香港人最團結的時候,他又認為香港人爭取民主,”不放棄就無失敗”。

過去10年多次參與保衛天星、皇后碼頭、反高鐵、反國教等社會運動、37歲的香港社運及文化評論人陳景輝,2014年開始舉辦”八九香港導賞團”,帶領參加者重回當年八九民運,港人聲援北京學生及市民的多個標誌性地點,包括跑馬地快活谷馬場、馬場對面的”民主台”、北京駐港機構新華社舊址、中環遮打花園及天星碼頭。

今年六四30周年,民主黨創黨主席兼支聯會創會副主席80歲的李柱銘,星期六(6月1日)首次應邀參與導賞團擔任嘉賓,與參加者一同重遊舊地,分享他當年支援北京八九民運的親身經驗。

香港支聯會創會副主席李柱銘首次參與六四導賞團擔任嘉賓。(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香港支聯會創會副主席李柱銘首次參與六四導賞團擔任嘉賓。(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李柱銘表示,八九民運是香港人一估個很大的轉變,好像與北京的學生”行埋一齊”,對他們每一個行動都”好緊張”,譬如學生開始絕食,雖然離開很遠,但是香港人都很關注,也開始關心中國。

李柱銘說:所以去到六四屠殺那一天,香港還有很多記者在北京不肯回來,他們報館的老闆叫他們回來,不肯返(來),他們說就算我不收你工資,我都繼續(留)在北京,因為他們覺得與學生好像是一份子。

李柱銘分享自身對中國態度的轉變,他坦言當年擔任基本法草委,但是覺得中國同香港無關,因為香港是特別行政區,與中國實行兩個不同的制度,他認為只要著重香港的制度、只要香港有民主、落實中英聯合聲明對香港所有的承諾,保證香港的前途。李柱銘表示,經歷過八九民運,令他領悟香港人不可以只顧自己有自由,而不理會中國內地的同胞,他說這樣”過唔到自己嗰關”。

李柱銘強調,從政的目的,就是希望透過自身法律的經驗,在主權移交後都可以盡一分力、透過法律及法治精神,保障香港一直擁有的自由,他認為自由對香港人來講是最重要,也是中國沒有的。

李柱銘說:我覺得自由對香港人來講是最重要的,因為就是(中國)內地沒有我們有,我就問自己是甚麼東西香港有(中國)內地沒有,我認為最重要的,而回歸(主權移交)的時候一定要繼續保障呢,就是法治精神,所以我從政就是為保著這個法治精神。

李柱銘分享六四屠城之前,有幾個日子對他是最重要的,包括5月19日晚得知時任中國總理李鵬宣佈北京戒嚴,他非常震驚,與當時支聯會前身的多位民促會領導層決定,翌日即是5月20日發起遊行抗議北京戒嚴,後來香港天文台預報5月20日下午將會掛起8號風球,他擔心在強烈風暴吹襲下,帶領市民上街會有危險,本來打算宣佈取消遊行,但是當時的領導層認為如果發起人不出來,市民自行上街會更危險。

李柱銘表示,他最終同意一齊參加遊行,他又認為這次遊行是香港人”被狂風暴雨的洗禮,也可能創下世界紀錄,在暴風中有4、5萬人上街。

李柱銘說:有備而戰的了,我用游水褲當底褲,表面穿上透明的薄雨衣,想著這樣就不會淋濕。到了差不多午飯的時候,有個電話打給我,我不認識的,她就說是一個中大的女生,她就說本來要來(遊行)的,但我祖母知道刮颱風,就鎖著我,原來她祖母這麼厲害的,她說我們有幾個同學已經寫了一個橫額,有個訊息,但我們不能來,希望你可以在集會的時候講出來。我說要看看你寫甚麼啊,她說好啊,就告訴我”今日北京、明日香港”,我說”得”,我就答應了她。

李柱銘與接近20名導賞團參加者從銅鑼灣教協出發,走到當年5-20遊行路線經過的跑馬地快活谷馬場、對面的民主台、當時北京駐港機構新華社舊址一帶,憶述當時冒著8號風球狂風暴雨遊行,新華社舊址對開的斜路,雨水像河流一樣沖下來,但是數萬名遊行人士沒有退縮,群情激昂,他本來千叮萬囑遊行時避免叫”打倒李鵬”,”李鵬下台”這些口號,以免一發不可收拾,最後竟然由建制派的程介南第一個高呼”打倒李鵬”。

李柱銘與參加者一同在新華社舊址附近,搭巴士到中環遮打花園。這裡是1989年5月4日,香港13間大專院校超過3千名學生舉行五四集會的地點,這次也是當年4月以來香港首個大型支援北京學生的集會。

李柱銘在這裡憶述,當年遮打花園附近的中國銀行總部新大樓,在六四期間大遊行的時候,都有人在玻璃幕牆上掛上一幅黑色大的標語,甚至左派傳媒《大公報》的大樓外都有掛上聲援民運的標語。

李柱銘認為,當年香港聲援北京八九民運,最有象徵性的地點,新華社應該是其中一個,以及附近首次開放讓群眾舉行政治集會的跑馬地馬場,當年曾經舉辦百萬人大遊行集會、民主歌星獻中華,以及六四屠城後的黑色大靜坐。

有參加者提問表示,六四之後香港人不斷追求民主,甚至爆發79日的佔領行動,但是都沒有成果,連公民抗命都做了,香港人還可以做甚麼去爭取民主﹖

李柱銘表示,2003年香港50萬人上街,迫使時任特首董建華擱置《基本法》23條立法,現任特首林鄭月娥推動俗稱”送中條例”的《逃犯條例》修訂,他認為香港人積極參與6月9日的反修例遊行,有可能再次迫使港府擱置修例。

李柱銘呼籲港人堅持不要放棄,就算這次”唔得又如何”,他坦言有生之年未必看到香港實現民主,但是”不放棄就無失敗”。

李柱銘說:我們不知道上天怎樣安排,但是只要我們繼續爭取,只要每一個人不要放棄,起碼你就無失敗,放棄了那個人他就失敗。但是這一場(仗)是長的,在共產黨那裡想拿民主當然不容易的了,單仲偕說共產黨怎麼可以它自己都沒有的東西要給你呢﹖當然那是說笑的,但是只要我們認清楚,我們這樣做是對的,因為民主是它答應給我們的。

李柱銘在結束導賞行程後接受傳媒訪問表示,這次應邀參與六四導賞團,重溫當年香港人支援北京八九民運的足跡,可以喚起一些經歷過的人的回憶,也可以令不知道八九民運及六四事件的人,有機會認識,他認為與導賞團的參加者一同回憶這段歷史很有意思。

李柱銘說:不只是自己的,與一班人做一個回憶,我覺得很大意思,因為我覺得這場仗是一定贏的,等如在香港爭取民主一定贏的,因為全世界都向著這個民主行,不可能沒有的,看幾時而已,即是我們沒理由放棄,贏定你都放棄﹖即是等如跑馬、跑長途,你那隻馬是”堅”(優質)的,但現在馬”第尾”(最後),不用怕,最終都贏的,你不會在跑”第尾”就撕毀彩票。

八九香港導賞團發起人陳景輝。(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八九香港導賞團發起人陳景輝。(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八九香港導賞團”發起人陳景輝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今年是連續第6年舉辦導賞團,適逢六四30周年,首次邀請當年在香港支援北京民運的人士參與導賞團,除了李柱銘之外,還有當年的政治素人,現在人稱”阿牛”的前立法會議員、社民連成員曾健成、支聯會秘書李卓人等,由這些過來人分享當年最深刻的記憶,可以多角度思考,互相豐富。

陳景輝又表示,今年導賞團的反應不錯,尤其是李柱銘出席那團,20人的名額預約爆滿。

陳景輝說:即是大家都覺得這個經驗相當有趣,都會想聽過來人去講他們的故事,即是八九的香港人講八九的故事,我想這個其實大家都想聽多些。

陳景輝前年將過往幾年導賞團的資料,整理成一本圖文並茂的小冊子:”《從支援中創造》有待相認的八九香港”,描述1989年香港各界如何聲援北京民運,以香港人為本位,反思北京八九民運給香港人帶來的啟蒙及覺醒。

陳景輝認為,八九民運以致六四事件雖然是發生在北京,但是對香港人來說,其實是一件很本土的事。他又認為今年六四30周年集會,適逢港府強推被稱為”送中條例”的《逃犯條例》修訂,相信會有更多市民參與。

陳景輝說:香港可能是前所未有地同八九年的時空這麼接近,我們開始出現一個一個為自由民主而獻身的政治犯,在香港本身,我估計1989年沒甚麼香港人會想自己會需要有政治犯,甚至需要採取流亡的方式去參與民主運動。我估今年(六四燭光集會)會多人的,無論是因為紀念一個重要的時間30周年,以致我們切身的迫切性,那種對於民主的破壞,對於香港兩制的破壞亦愈來愈深入。

參加導賞團的葉先生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他1989年7月在中國出生,11歲移居香港,小時候在中國大陸完全不知道八九民運及六四事件,就算父母及家人都沒有提及,來到香港讀中學的時候,老師有提及六四事件,當時看到有關的錄像,都有哭起來,他認為當年的悲傷是一種很自然流露的感覺。

葉先生表示,過往有參加六四燭光集會,而這次參與導賞團是希望以香港人的視角,了解更多當年香港人的經歷及故事。

葉先生說:真的很香港(八九民運)整件事,以及了解到當時香港的情況,更加覺得有些事是分不開的,即是不要說當年北京發生甚麼事,就算在香港了解當時香港發生甚麼事都應該。

葉先生認為,八九民運及六四事件與香港人最切身的關係,是當年屠殺學生的中國政府,現在也是香港人的中央政府,不可能切斷關係,始終中國的解放軍也在香港,他認為香港人就算多麼討厭中國政府,都應該了解它當年做過的事情。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