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香港支聯會專題展紀念司徒華逝世十周年 批中共收窄愛國者治港定義


香港支聯會在六四紀念館舉辦創會主席司徒華逝世十周年紀念展覽,同場並設有從八九六四到反送中主題展覽,希望傳承司徒華在香港組織社運的精神 (攝影:美國之音湯惠芸)
香港支聯會專題展紀念司徒華逝世十周年 批中共收窄愛國者治港定義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1:10 0:00

香港支聯會最近舉辦專題展覽紀念創會主席司徒華逝世十周年,並設有《從八九六四到反送中》主題展覽,希望傳承當年司徒華在香港組織社運的精神,回顧過去30年中國及香港爭取民主運動經歷的重要事件,鼓勵現今香港年青人傳承追求民主自由的精神。對於北京不斷強調“愛國者治港”,大幅修改香港的選舉制度,支聯會主席李卓人批評,由中共定義誰是“愛國者”十分荒謬。他引述司徒華的見解“愛國不等於愛黨”,而中共的紅線不斷收窄,難以估計中共會不會取締支聯會,李卓人強調,今年仍然會堅持點起悼念六四的燭光。

香港支聯會舉辦司徒華逝世十周年紀念展覽,展出司徒華親筆書寫的賀年揮春 (攝影:美國之音湯惠芸)
香港支聯會舉辦司徒華逝世十周年紀念展覽,展出司徒華親筆書寫的賀年揮春 (攝影:美國之音湯惠芸)

支聯會舉辦司徒華逝世十周年紀念展覽

人稱“華叔”的香港支聯會創會主席司徒華,2011年1月2日因肺癌病逝,終年79歲。

香港支聯會原定今年1月1日開始,在六四紀念館舉辦專題展覽悼念司徒華逝世10周年,不過,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六四紀念館需要暫時閉館,專題展改為網上進行,至2月20日瀏覽量超過5,800人次。

2月底疫情緩和後,支聯會重開六四紀念館,讓公眾參觀司徒華逝世10周年紀念展覽,展品包括“華叔語錄”、生平簡介、電視專訪等,並首次展出多份司徒華手稿、有聲書、寫揮春時的文房四寶等,入場的觀眾可以取得一份印有司徒華字跡的小茶包紀念品。

香港支聯會主題展覽展出反送中運動的標誌性圖騰 (攝影:美國之音湯惠芸)
香港支聯會主題展覽展出反送中運動的標誌性圖騰 (攝影:美國之音湯惠芸)

何俊仁冀司徒華精神振奮年輕人

支聯會副主席何俊仁表示,現時香港政治氣氛低迷,很多人感到失望,希望司徒華奮鬥的歷程能夠振奮年輕人。何俊仁又表示,司徒華明白現實政治的複雜,了解追求民主之路艱辛不易克服,仍踏實面對,繼續推動人權、法治,爭取民主的精神,教導香港人在困難之下不要放棄,堅持就會勝利。

何俊仁表示,就如支聯會30多年來堅持辦六四燭光集會,被批評是“行禮如儀”,但正代表了不屈服的精神,即使如今遭受政權打壓,可能面對牢獄之災,何俊仁強調,支聯會仍會堅持下去,不會覺得無希望。

盼年青人傳承司徒華留下的社運火種

80後的支聯會副主席鄒幸彤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司徒華當年在香港是一個重要的社運組織者,她佩服司徒華的組織能力,希望現今的年青人能夠傳承司徒華留下的社運火種。

80後的香港支聯會副主席鄒幸彤表示,佩服司徒華當年在香港組織社運的能力,希望現今的年輕人傳承司徒華留下的社運火種 (攝影:美國之音湯惠芸)
80後的香港支聯會副主席鄒幸彤表示,佩服司徒華當年在香港組織社運的能力,希望現今的年輕人傳承司徒華留下的社運火種 (攝影:美國之音湯惠芸)

鄒幸彤說:“當年的運動(司徒華)當然是一個很重要的組織者,以及一個領導的角色,即是當年的社運當然不像現在這樣百花齊放,其實都是靠那幾個人很出色地去做一些組織及運動的工作,我想我自己來講,我想我比較年輕,我就不是跟他(司徒華)交往了很多,但是我會很佩服他的組織能力,我覺得我自己是比較欠缺,以及真的留下一些東西在這裡,就算他逝世了,都是有一些他所留下的火種,是繼續可以用一個有組織的形式去營運下去,不是說我一次的熱情燃燒完就沒有了,這件事情的厲害其實是一個很大的能力來的。”

主題展扣連八九民運與反送中運動

六四紀念館內亦設有《走在抗極權最前線——從“八九六四”到“反送中”》主題展覽,回顧過去30年中國及香港爭取民主運動經歷的重要事件,讓香港人了解30年前發生在北京的八九民運,與30年後在香港發生的反送中運動有那些相似之處,包括兩場運動都是對抗政治暴力、守護自由之戰。

香港支聯會八九民運到反送中主題展的大型漫畫展板 (攝影:美國之音湯惠芸)
香港支聯會八九民運到反送中主題展的大型漫畫展板 (攝影:美國之音湯惠芸)

鄒幸彤表示,從六四到反送中主題展,希望讓香港年青人扣連支聯會過去30多年推動民主運動的足跡,讓年青人了解支聯會的工作不只是推動平反六四,與年青人多些交流。鄒幸彤又認為,中國的民主運動與香港息息相關。

鄒幸彤說:“所以為甚麼會有現在這個展覽,都是想扣連他(年青人)現在親身經歷的事情,令他們接近到我們想講的題目,以及支聯會我覺得常常出面有一個誤會,就是我們只是做六四(悼念活動),其實我們不是的,我們的名是支援這個民主運動,我們都會想講多些現在正在發生的民主運動,即是中國的民主運動,始終(中港)兩邊的扣連其實不是你扮(裝)看不到就沒有的,其實中國的民主運動搞得好,香港都會有多些的空間,盡量會想貼近多些現在的信息,現在發生的事情,當然現在溝通的渠道及媒界去同大家做一個扣連。”

李卓人指中共沒資格定義誰是愛國者

對於北京最近不斷強調”愛國者治港”,大幅修改香港的選舉制度,支聯會主席李卓人接受美國之音訪問時批評,由中共定義誰是“愛國者”十分荒謬,他引述司徒華的見解愛國不等於愛黨,也不等於愛一個政權,而是要愛人民,最重要讓人民有自由及民主。

香港支聯會主席李卓人批評,由中共定義誰是”愛國者”十分荒謬 (攝影:美國之音湯惠芸)
香港支聯會主席李卓人批評,由中共定義誰是”愛國者”十分荒謬 (攝影:美國之音湯惠芸)

李卓人說:“當然你愛國者治港是中國共產黨去定義的‘愛國’,我們當然覺得它無資格去定義,怎可能一個黨去定義那些人‘愛國’、那些人不‘愛國’,但是中國共產黨的霸道就在此,就是它連你愛不愛國、甚麼叫愛國都由它完全去定義,如果由它定義這樣根本很清楚它要篩走所有的反對聲音,我想根據它的定義我都要對號入座,支聯會根據它的定義是不愛國,但是根據華叔的定義,即是愛國就是愛人民,鎮壓人民的政權一定是不愛國,所以不愛國那個是中國共產黨。”

難以估計中共會否取締支聯會

李卓人表示,中共的紅線不斷改變及收窄,將香港的法律變成鎮壓的工具,他認為難以估計中共會不會取締支聯會。

李卓人說:“但是至於說它(中共)取不取締,大家都知道這麼荒謬的年代裡面,它們做甚麼都可以,是‘打橫來’(蠻幹)的了,是完全不講法律程序,不講法律、不講理由,將香港的法律變成一個鎮壓工具,它要鎮壓得來,無人可以避免,所以紅線是亂來,這個已經是清楚它們的做法,至於它幾時殺到無人知道。”

李卓人表示,支聯會將會無畏無懼地繼續工作,目前正籌備六四紀念館的下一輪主題展覽,他又預計,當局今年仍然會以疫情為藉口,不批准舉辦六四燭光集會,不過,他表示,就算目前有案件在身,今年仍會繼續在維園燃點悼念六四的燭光,希望香港人不要自我設限。

李卓人說:“六四燭光晚會正式的晚會都不用擔心的了,一定是沒有,但是你沒有晚會不代表沒有人心,你沒有晚會一代表沒有燭光,所以大家都期待一件事情就是香港現在它(當局)都不會容許任何的集結,包括六四燭光晚會,但是你不容許集結不可以禁制人的表達,我們繼續表達,大家香港人最重要不要自己限制了自己,而是繼續表達。”

香港支聯會六四紀念館回顧中國八九民運與香港反送中運動的重要事件 (攝影:美國之音湯惠芸)
香港支聯會六四紀念館回顧中國八九民運與香港反送中運動的重要事件 (攝影:美國之音湯惠芸)

市民慨歎香港民主發展被摧毀

參觀六四紀念館展覽的香港市民張小姐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89六四事件發生的時候,她在香港收看電視新聞直播,感受到當年中國大陸的人民熱切爭取民主自由,透過今次的展覽喚起了很多記憶,她慨歎香港經歷反送中運動之後,香港的民主發展被摧毀。

張小姐說:“都會親身感受到在89年那一班(中國)國內的市民、學生、工人,他們這麼熱切地去爭取,同香港在當年或者是今時今日,其實那個心情其實更加接近了以及更加理解,但是有一個比較大的分別,就是香港是一個已發展的城市,被譽為國際的都市,亦都在中國來講是一個一國兩制的‘示範單位’來的,但是估不到在這麼短的時間可以有一個很劇烈的轉變,是要有200萬人上街,這個是我們身邊的朋友每一個都估不到的,以及其實都很痛心,為甚麼香港人會是一手、有些香港人是一手去摧毀我們的民主的發展的。”

香港支聯會六四紀念館的展覽扣連司徒華逝世十周年,八九民運與反送中運動 (攝影:美國之音湯惠芸)
香港支聯會六四紀念館的展覽扣連司徒華逝世十周年,八九民運與反送中運動 (攝影:美國之音湯惠芸)

諷刺中共愛國者治港是黑色幽默

對於北京最近不斷強調“愛國者治港”,張小姐形容這是“黑色幽默”,作為土生土長的香港人,她從來沒想過“愛國”是這樣辛苦,估計很多香港人會因此被排除不能夠參政。

張小姐說:“簡直是‘黑色幽默’,我們從來土生土長的香港人,是沒想過原來‘愛國’是這麼辛苦的,原來是有這麼多解釋的。是不是我們要重新去學習怎樣 ‘愛國’呢﹖是不是已經決定了,很大部份人都沒有資格去參與政治呢﹖其實我們日日都在做一些政治的,原來是已經界定了原來有很多人是不可以參與的,因為你不夠’愛國’,我覺得我們是要重新學習了,這一個學習我想等到我 ‘百年歸老’之後都可能還未學到了,擔心下一代怎樣在香港有他們的生活及發展,我覺得這個是很諷刺的。”

司徒華是香港民主派元老以及精神領袖,由1970年代開始積極參與社會運動,是教協創會會長,1989年六四天安門事件時成立支聯會,同時是民主黨創黨成員,曾經擔任立法局教育界議員、基本法起草委員會委員等職位,在香港政界地位崇高。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