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香港十一反威權遊行 聲援在囚及被檢控抗爭者

  • 湯惠芸 香港

大會表示有4萬人參與「十一反威權遊行」(攝影:美國之音湯惠芸)

香港多個民主派政黨及團體,星期日中國國慶日發起「十一反威權遊行」,呼籲市民穿著黑衫上街遊行,聲援8月中因律政司覆核刑期,被判即時入獄的16名抗爭者,以及將會面對審訊可能被判入獄的百多名抗爭者。有學界團體手持大型的「國殤」橫額參與遊行,表達中國及香港一日未有民主,都不會有國慶的信息。我們接通香港的美國之音特約記者湯惠芸的電話,連線報道香港「十一反威權遊行」的最新情況。

示威者高舉諷剌香港特首林鄭月娥、律政司司長袁國強及建制派立法會議員何君堯的標語 (攝影:美國之音湯惠芸)
示威者高舉諷剌香港特首林鄭月娥、律政司司長袁國強及建制派立法會議員何君堯的標語 (攝影:美國之音湯惠芸)

主持人:湯惠芸,你好﹗香港多個民主派政黨團體發起的「十一反威權遊行」,目前的最新情況是怎樣﹖在終點的集會是否已經結束﹖

記者:香港眾志、社民連、大專政改關注組、東北支援組以及民間人權陣線發起的「十一反威權遊行」,星期日下午3點左右,由銅鑼灣維多利亞公園的草坪出發,遊行到金鐘政府總部公民廣場外集會,遊行路線與今年的7-1大遊行相同。龍尾在下午5時15分左右陸續到達終點,而終點的集會在傍晚6時左右結束。

示威者展示諷剌律政司司長袁國強及建制派立法會議員何君堯的標語 (攝影:美國之音湯惠芸)
示威者展示諷剌律政司司長袁國強及建制派立法會議員何君堯的標語 (攝影:美國之音湯惠芸)

今日香港天氣酷熱,下午的氣溫攝氏31度左右,而且遊行起步前下起滂沱大雨,遊行期間亦間中有大驟雨,不過仍有很多市民冒著烈日及大驟雨參與遊行,而很多遊行人士都手持大會派發的反威權標語,穿著黑衫出席,聲援在囚及被檢控的超過100名爭取真普選的抗爭者。

主持人:初步估計參與遊行的人數有多少﹖與主辦單位估計的2萬人有沒有出入﹖

記者:大會傍晚遊行結束後公佈,共有4萬人參加今日的「十一反威權遊行」,比原先估計的2萬人多一倍,但是少過8月20日聲援在囚抗爭者的超過10萬人,而警方則指最高峰時只有4,300人參與遊行。

遊行人士手持標語 (攝影:美國之音湯惠芸)
遊行人士手持標語 (攝影:美國之音湯惠芸)

社民連主席吳文遠表示,對遊行人數感到滿意,他認為不同黨派、例如溫和與激進派也願意站出來。

多位在終點集會上台發言的團體代表都表示,今日酷熱天氣,以及間中滂沱大雨的天氣之下,仍然有這麼多市民願意上街遊行,表達反對威權統治的訴求,感到鼓舞。

主持人:今日遊行的主要訴求是甚麼﹖

記者:參與發起遊行的社民連主席吳文遠接受傳媒訪問表示,今日遊行的目標非常簡單,就是要求律政司袁國強下台,反對香港現在進入的威權管治。

吳文遠表示,從今年暑假發生的很多事情,可以見到香港的法治受到衝擊,由袁國強帶頭,藉著中國人大釋法,取消4名民主派立法會議員的資格,之後又以《公安法》及覆核刑期,將大批抗爭者送進監獄。吳文遠認為,香港正處於非常嚴峻的時刻。

社民連主席吳文遠 (攝影:美國之音湯惠芸)
社民連主席吳文遠 (攝影:美國之音湯惠芸)


吳文遠說:我們現在認為,香港是處於一個非常嚴峻的時刻,是在挑戰我們香港人的底線,我們現在這個政府威權管治,就是用法律就可以凌駕一切,打壓反對政府的聲音,相反只要你支持政府,無論你是黑社會、無論你是怎樣公然犯法,都不會受到制裁。

主持人:和平佔中發起人戴耀廷在遊行開始前,宣讀《反對威權統治宣言》,主要內容是甚麼﹖

記者:香港學大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出席遊行前的集會,他上台宣讀以「不在沉默中爆發、就在沉默中滅亡」為題的《反對威權統治宣言》表示,主權移交至今20年,民主普選未至,人權自由與法治岌岌可危。中共專政非但未有兌現《基本法》中普選承諾,更企圖收回《基本法》保障的言論自由,更消滅制度內外爭取民主、人權,及反對威權獨裁的聲音。

和平佔中發起人戴耀廷(右一)手持橫額帶頭遊行 (攝影:美國之音湯惠芸)
和平佔中發起人戴耀廷(右一)手持橫額帶頭遊行 (攝影:美國之音湯惠芸)

宣言表示,20年來北京與港府專政下,制度與人權急速倒退,威權管治已成事實。儘管港人民主訴求日增,但北京及港府堅持人大《8-31決定》,扼殺港人自主未來,人大釋法又奪去議員資格,剝奪港人政治權利,推翻選舉如果,令立法會無法彰顯港人民意。

戴耀廷說:制度不義激起抗爭,自雨傘運動以來,大量青年抗爭者相繼定罪而入獄,待審名單至今超過百人,律政司更以刑期覆核追殺抗爭者。法庭只制出公共秩序,卻無視保障人權的法治精神,重囚異人、阻嚇反抗力量。

戴耀廷又表示,深信香港人絕不認命,不會屈服於威權統治,亦不會放棄任何體制內外的抗爭。

示威者在烈日及驟雨中遊行 (攝影:美國之音湯惠芸)
示威者在烈日及驟雨中遊行 (攝影:美國之音湯惠芸)

主持人:因為去年10月的立法會宣誓風波,被法庭取消立法會議員資格的青年新政游蕙禎及梁頌恆,都有參與今日的遊行,主要原因是甚麼﹖

記者:游蕙禎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她與梁頌恆參與今日的遊行及協助派傳單,主要是認同遊行的主題:反威權以及支持所有在囚的抗爭者。

游蕙禎表示,今日是中國國慶日,中共及港府營造普天同慶的氣氛,但對她來說是無任何特別意義,因為她沒有中國人身分認同。游蕙禎又表示,參加者今日著黑衫遊行,不單只對中國政府,亦要對全世界發出信息,香港的民主進程是必然會出現類似香港獨立的思潮。

青年新政成員游蕙禎 (攝影:美國之音湯惠芸)
青年新政成員游蕙禎 (攝影:美國之音湯惠芸)


游蕙禎說:香港的民主進程是必然會出現一些類似香港獨立的思潮,而且是一個趨勢,它(北京)可以用不同的方式去打壓,但是打壓之餘,它無辦法忽視的事實是,這些聲音會隨著它的打壓而愈來愈大,所以如果它是尊重香港人的話,就應該要尊重他們現在所作出的選擇。

遊行人士手持標語 (攝影:美國之音湯惠芸)
遊行人士手持標語 (攝影:美國之音湯惠芸)

游蕙禎表示,上月初開始,多間香港大專院校的校園內掛上香港獨立的橫額及標語,反映新一代的香港人認為,怎樣可以達到民主,可能有很多方法,而香港獨立可能是暫時唯一可行的方法。游蕙禎並表示,她與梁頌恆被控在立法會內非法集會的案件,將於12月中開審,她表示有入獄的心理準備。

主持人:有學界團體手持大型的「國殤」橫額參與遊行,他們要表達甚麼信息﹖

記者:由多間香港大專院校學生組成的「大專政改關注組」,多名成員手持大型的「國殤」橫額參與今日的反威權遊行。大專政關成員盧德昌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表達中國及香港一日未有民主,都不會有國慶的信息。

香港大專政改關注組成員盧德昌(中) (攝影:美國之音湯惠芸)
香港大專政改關注組成員盧德昌(中) (攝影:美國之音湯惠芸)


盧德昌說:今日在(中國)國慶入面,我們就要告訴所有人,中國、香港一日未有民主,一日都不會有國慶,而「國殤」這塊橫額就是想帶出我們剛才的理念,我們今日亦有不同的院校行出來,在反威權的時代為自己發聲。

對於香港大學等多間大學學生會,因為不認同遊行只是著重聲援在囚的16名「東北案」及「公廣案」的抗爭者,包括黃之鋒、周永康及羅冠聰等,而拒絕參與今日遊行,盧德昌表示,學界可能有不同的意識型態,不過今日參與遊行的學生,都有來自不同的系會及學校,他認為在講求民主的香港,學界有不同的意識型態是正常的現象,但是希望學生可以團結起來,為社會做更多事情。

遊行人士手持標語支持在囚16名抗爭者 (攝影:美國之音湯惠芸)
遊行人士手持標語支持在囚16名抗爭者 (攝影:美國之音湯惠芸)

主持人:不少家長帶同年幼子女參與今日的遊行,他們要表達甚麼訴求﹖

記者:年約40歲、由中國大陸移居香港20多年的黃女士,與丈夫帶同一對8歲及4歲的兒女參與今日的遊行。黃女士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香港的情況愈來愈嚴峻,擔心一國兩制已經「無_」,希望帶兒女上街遊行,教導他們如何分辨,在學校的教導之外,從不同的角度去反思社會情況。

黃女士又表示,對8月中被法庭改判入獄的16名抗爭者感到悲哀。

香港市民黃女士與丈夫及一對兒女參與遊行 (攝影:美國之音湯惠芸)
香港市民黃女士與丈夫及一對兒女參與遊行 (攝影:美國之音湯惠芸)


黃女士說:我覺得是很悲哀的,其實任何一個社會進步,是少不了年輕人的,他們有衝勁,但是我覺得我們作為一個中年人,是很慚愧的,由他們當初衝出來的時候,我們應該對他們有更多支持。

主持人:除了下午的「十一反威權遊行」,今日中國國慶日香港還有甚麼示滅行動﹖

記者:多名社民連及香港眾志成員,星期日早上分別到灣仔金紫荊廣場的升旗儀式的會場內外抗議,示威者手持「人民未當家,沒有國慶;六四未平反,只有國殤」的橫額;又要求北京「停止軟禁劉霞」、釋放江天勇等維權律師。

諷剌中國國慶日的橫額 (攝影:美國之音湯惠芸)
諷剌中國國慶日的橫額 (攝影:美國之音湯惠芸)

香港眾志表示,多名成員進入升旗禮會場內抗議時,被愛國人士吐口水,示威者被現場保安強行抬離現場,期間多人受傷。有香港傳媒報道,向示威者吐口水的愛國人士沒有被警方拘捕。

主持人:香港政府對「十一反威權遊行」有何回應﹖

記者:香港政府發言人傍晚接近6時回應「十一反威權遊行」表示,《基本法》為香港的法律制度、司法獨立、人權和法治提供憲制保障。

大批示威者在遊行終點集會 (攝影:美國之音湯惠芸)
大批示威者在遊行終點集會 (攝影:美國之音湯惠芸)

發言人表示,律政司致力維護香港法治和司法獨立,其刑事檢控工作不受任何干涉。律政司一直只依據適用法律、相關證據和《檢控守則》處理所有刑事案件,當中不存在任何政治考慮。有關政治檢控或迫害的指控全無任何事實基礎,不但漠視各案件中獲法庭信納或沒有爭議的證據,更無視法庭的判決。

發言人又表示,香港特區政府一直尊重言論、示威、集會等自由和權利。但正如法庭多次重申,該等自由和權利並非絕對,巿民行使該等權利時亦必須尊重法律。

您的意見

顯示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