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香港律師會理事改選開明派全數落敗 學者指反映專制管治下選舉縮影


香港律師會8月24日舉行的理事改選,其中4名被視為親建制派的當選人(右起)傅嘉綿、黃巧欣、陳國豪、袁凱英 (美國之音/湯惠芸)
香港律師會理事改選開名派全數落敗 學者指反映專制管治下選舉縮影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1:24 0:00

受中國官方傳媒《人民日報》以及香港特首林鄭月娥高度關注的香港律師會理事改選,星期三凌晨公佈選舉結果,今次改選的5個理事席位全部由被視為親建制的”專業派”5名候選人當選,被視為非建制派的”開明派”3名候選人全部落敗,而且得票差距落後超過1千票。改選後律師會20個理事席位當中,親建制派由原來的12席增加至14席,進一步鞏固主導權,非建制派由8席縮減至6席。有學者分析,這次選舉過程出現一連串的亂象,包括特首及中國官媒的”助攻”,亦有非建制派候選人以家人及個人安全為由退選,是一次蒙上極大污點的選舉,投票率亦較上次改選下跌,反映專制管治下選舉的縮影。

成立超過110年、有超過12,000名執業事務律師會員的香港律師會,星期二傍晚(8月24日)在灣仔會議展覽中心舉行會員大會,同時舉行20名理事當中的5個席位改選。

律師會理事改選前被親中傳媒及特首警告

這次改選原本有11名候選人,包括被視為親建制的”專業派”5名候選人:黃巧欣、陳國豪、傅嘉綿、袁凱英以及岑君毅;被視為非建制派的”開明派”4名候選人白樂德(Denis Brock)、韋恆理(Henry Wheare)、馬秀雯(Selma Masood)、羅彰南(Jonathan Ross);以及兩位被視為立場不明的候選人黎蒑及唐瑋綸。

這次律師會理事改選,可能影響理事會內”開明派”與”親建制派”的勢力分布,如果”開明派”全取4個席位,有可能掌握律師會的主導權,甚至影響律師會會長改選的席位。

選舉前中國官方傳媒《人民日報》以及香港親中報章多次發表評論文章,警告律師會應該”搞專業不搞政治”,以理性的選舉呈現律師會與香港大律師公會的不同,不應以”政治化選舉”的方式淪為”政治化團體”。

開名派候選人選前因安全理由退選

競逐連任的”開明派”候選人羅彰南甚至被建制組織”翻舊帳”,香港政研會指控他2018年曾經私下向中國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長了解一宗案件,涉嫌妨礙司法公正。

在改選前3日、即是上星期六(8月21日)羅彰南向傳媒發表退選聲明,他表示考慮到個人及家人的安全,決定退選。聲明表示,他的退選與近日經媒體公開的指控無關。

羅彰南在聲明中呼籲,所有未投票的律師會會員,参加星期二的會員大會,在一個”自由及公開”的選舉下,為心儀候選人投票。

特首林鄭月娥上星期二(8月17日)會見傳媒時,以最近教協及民陣相繼自行宣佈解散為例,點名指律師會不應政治化,她強調,如果律師會被政治”騎劫”或凌駕專業,港府將考慮中止與律師會的關係。

親建制5名候選人全部當選

在親中傳媒的輿論壓力及林鄭月娥考慮”中止關係”的言論之下,律師會星期三(8月25日)凌晨公佈理事改選結果,今次改選的5個理事席位全部由被視為親建制的”專業派”5名候選人當選,5人的得票都超過3千票,平均得票率超過6成。

開明派支持的3名候選人全部落選,包括爭取連任的白樂德及韋恆理,3人的得票都接近2千票,平均得票率不足4成,落後”專業派”候選人超過1千票。另外兩名立場不明的候選人黎蒑和唐瑋綸,兩人的得票都只有200多票落敗。

律師會會長指將來繼續在法律事務發聲

律師會會長彭韻僖在理事改選結果公佈後會見傳媒,她恭喜5名理事當選人,亦寄望律師會繼續在法律事務方面發聲。

彭韻僖說:我就非常之開心恭喜他們(當選),同時亦寄望將來我們律師會是繼續在法律方面發聲,希望在法律方面多些建設,為香港做好它。新的一任理事會將於很快會再選出,我做了3年的(律師會)會長,應該很快都卸任了,即是很快會有新會長出現了。

被問到選舉結果有否受到特首林鄭月娥早前的批評影響,彭韻僖表示,她相信會員雪亮的眼睛,她認為會員的投票代表了他們的意願,她亦強調律師會不會在壓力下自我審查,不過,她沒有回應為何今次理事改選投票率下跌的原因。

彭韻僖說:每一個選舉的結果,都是我們每一個會員投出來的票,我們要相信我們的會員有雪亮的眼睛,他們投的票是代表了他們的意願,我本人都是得一票而已,不會多的。因為香港的律師是無懼無畏的,我們一定在重要的議題上發聲的,我們以前是這樣、現在是這樣、將來亦會繼續,大家用事實來見吧。

當選人否認特首“助攻”及投票率低

新當選的律師會理事傅嘉綿回應傳媒提問表示,他不認為今次的選舉結果是得到特首林鄭月娥的”助攻”,他又認為,只要律師會不是”政治凌駕專業”,港府再提出收回律師會自我監管權的機會非常低。

傅嘉綿說:我想又不能講是一個 “助攻”來的,林太、即是特首有她的表達、她的意見,她表達的如果那個核心就是說,政治不可以凌駕專業的,這個是一個正確的一個看法、一個立場。

有記者問及,今次律師會理事改選的投票率較上次2020年5月的選舉低,而當選人的得票亦較上次改選下跌,與今次選前的政治形勢,包括林鄭月娥的警告,以及有候選人退選,有沒有關係?這些因素有沒有影響律師會會員的投票意欲。

當選人之一黃巧欣回應表示,她不認為今次改選的投票意欲減少,她以自己2018年參選的經驗為例,今次的得票比3年前有所增加。

黃巧欣說:其實我沒有特別想,反過來我2018年參選的時候,其實我當時都很幸運當選,當時的票數與現在的票數,其實現在的票數是多了很多。

學者指改選過程連串亂象蒙上污點

今次香港律師會理事改選後,律師會20個理事席位當中,親建制派由原來的12席增加至14席,進一步鞏固主導權,非建制派由8席縮減至6席。

香港浸會大學政治及國際關係學系副教授陳家洛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今次的選舉結果,如果只是從得票結果去看,可以說是親建制的陣營大勝,但其實選舉過程中出現一連串的亂象,包括特首及中國官媒的”助攻”,亦有非建制派候選人以家人及個人安全為由退選,他認為是一次蒙上極大污點的選舉,投票率亦較上次改選下跌,可以說是反映部份律師會成員的”沉默抗議”。

香港浸會大學政治及國際關係學系副教授陳家洛 (美國之音 湯惠芸)
香港浸會大學政治及國際關係學系副教授陳家洛 (美國之音 湯惠芸)

陳家洛說:有整個一國之力去“押注”,這樣建制的陣營想輸都很難了,但是同時間亦都很明顯見到、我理解都應該很大部份的、本來是會支持一些開明一點的(候選人),希望這次選舉是自由的選擇的選舉,是出現了一些變數,令到他們卻步了,或者是以一個不投票的方法,以示一種“靜默的抗議”。這裡亦都再加一點,就是其中一位候選人,是因為有一些的壓力,他聲稱是家人以及他自己,是受到一些的威脅底下而退選的,所以其實這個我覺得在香港律師會的歷史當中,是一個蒙上極大污點的一次選舉,亦都不應該有些甚麼覺得要慶祝,或者要自豪的地方,反而應該大家很細心去想一想,到底香港一個專業的團體自己的選舉,為甚麼會惹來一個這麼大的一個國家,以及政府的壓力底下來進行,這樣還有些甚麼是可以再講,香港的公民社會或者一些專業團體,是可以專業自主的呢?

反映專制管治下香港社會以及選舉縮影

對於北京及港府為何對這次律師會理事改選高度重視,陳家洛認為,在《港區國安法》實施超過一年後,特首林鄭月娥及親北京傳媒都要出盡”洪荒之力”,去確保選舉結果是它們願意見到的結果,他認為在港府”斷交”等的威嚇之下,相信部份律師會的會員會作出妥協。

陳家洛說:就是說沒辦法了,在這麼大的壓力底下,這麼特別的情況、國安法的所謂前設下面,亦見到教協(解散)的情況,見到民陣或者支聯會的情況,這個政府是走向獨裁的時候,我相信會令到很多的專業團體裡面的會員,都變得有很多的顧忌,亦都很多的擔憂,亦都不想見到律師會,會被政府或者這個政權是吞併或者兼併,所以現在在一個這麼艱難的局面底下,大家嘗試去重新思考,在兩難都中是作一些每一次可能是“舖舖清”(一次過)的決定。

至於今次律師會改選的投票率,較上次2020年5月,反送中運動之後以及國安法即將實施前的改選大幅下跌,陳家洛表示,反映專制管治下香港社會以及選舉的縮影,他估計今年12月舉行的立法會選舉的投票率亦會創新低。

陳家洛說:或者如果那個(選舉)結果真的出來,是政府不喜歡的、不迎合它的想法的,或者它一些不同的、完全大家掌握不到的考慮,就說要跟你“絕交”、就要“翻盤”、就要推翻(選舉結果)的時候,你真的想像一下,即是就算有想法的一些選民,都會覺得我為甚麼要去趟這趟混水呢?同樣道理即是區議會最近被人“翻盤”,都是一個這樣的氣氛而已,所以香港這個社會今時今日,再講民間社會、或者一些不同的專業團體、或者工會,可不可以在一個這樣的大氣候,國安法訂立之後的這樣一個氣候,愈來愈專制的一個政權下面,被它對付著、被它針對著,還可以說些甚麼空間呢﹖所以其實我相信律師會的會員,今次選擇投票率可能低,或者選擇不投票,是因為實在太多他們掌握不了的一些發展,亦都要步步為營,所以今次令到大家很沒意思去積極參與一些這樣的選舉了。

香港網媒指當選人有親建制背景

據香港網媒《眾新聞》星期三報道,新當選的律師會理事“專業派”5人,被視為與建制派友好,其中黃巧欣的丈夫為鄉事派元朗區議員沈豪傑,她於2018年參選律師會理事時,亦獲立法會議員何君堯推薦。另一成員袁凱英為現任廣西防城港市政協委員,陳國豪則為中資律師行”競天公誠律師事務所”的合伙人。

新一屆律師會理事會將於下星期二(8月31日)舉行會議,屆時將選出新一屆律師會會長,現任會長彭韻僖將不會尋求連任。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