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香港學者及議員質疑 人大常委譚耀宗被禁上京開會不合理


港區全國人大常委譚耀宗由於香港近期出現一宗源頭不明新冠肺炎個案,被禁到北京出席10月19日開始的全國人大常委會會議 (美國之音湯惠芸)
香港學者及議員質疑 人大常委譚耀宗被禁上京開會不合理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1:26 0:00

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星期二開始在北京召開例行會議,港區全國人大常委譚耀宗上星期五表示,由於香港近期出現一宗源頭不明新冠肺炎個案,他和另外三名列席代表被禁到北京出席會議,引起各界關注北京處理港人通關安排,尤其是“健康碼”等措施可能會從嚴處理。有學者及區議員表示,香港50多日沒有源頭不明本地個案,反而中國大陸多個省份的源頭不明個案比香港更多,質疑譚耀宗被禁上京開會不合理,亦批評港府緊跟中國大陸清零措施,可能影響香港國際城市的定位。

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星期二至星期六(10月19至23日),在北京召開例行會議,港區全國人大常委譚耀宗原定星期一(10月18日)啟程到北京出席會議,不過,他上星期五(10月15日)表示,當日早上收到北京防疫部門通知,因為香港近日出現源頭不明的新冠肺炎個案,因此他和另外3名列席代表被禁赴京出席會議。

譚耀宗建議設具追蹤系統“港版健康碼”

譚耀宗接受民建聯訪問表示,今次人常委會會議沒有涉及香港的議程,加上香港長時間“清零”後重現源頭不明個案,令北京更為關注,因此不批准他上京出席人大常委會議。譚耀宗又表示,香港一旦出現源頭不明個案,亦會對中港兩地通關造成極大障礙,他形容情況不容樂觀。

譚耀宗表示,香港與中國大陸因為疫情已經長時間隔離,對民生及商業往來造成很大影響,他建議兩地政府應透過配額等限制,逐步容許免隔離通關,當中最關鍵是設立具追蹤系統的“港版健康碼”,並結合中國大陸的健康碼,以爭取兩地在明年2月初農曆新年期間可以有限度、有條件之下免隔離通關。

譚耀宗說:“我們香港有一個健康碼,而這個健康碼一定要同(中國)內地的健康碼能夠結合起來的,這個要結合起來呢,原因就要有一個追蹤的系統,即是(中國)內地是擔心如果當有一個疫情的發生的時候,它怎樣去追蹤得到那個可能一些密切接觸者,或者那些周圍受影響的人士呢﹖它一定需要掌握到這些資料,那它才會放心讓你(香港人)回去(中國)內地的。”

在新冠病毒爆發後,香港一家購物中心張貼了“安心出行“追踪應用程序的二維碼 (路透社照片)
在新冠病毒爆發後,香港一家購物中心張貼了“安心出行“追踪應用程序的二維碼 (路透社照片)

港府就健康碼提出不同方案

香港創新及科技局長薛永恒星期日(10月17日)在一個電視節目上表示,為配合中國大陸的防疫政策,香港當局就更新“港版健康碼”已經提出不同的方案,據他所知,已經轉交中國大陸相關部門審視。

薛永恒表示,香港當局提出的方案包括市民自行記錄每日的行蹤、由當局制定高危地方清單,讓市民檢視過往14或21日內有否曾經到過清單上的地點,以及配合香港現有的“安心出行”應用程式紀錄行蹤,經當事人同意下,上載行蹤資料。

薛永恒表示,所有方案的工序及技術已經存在,但要考慮不同的社會因素,他個人對於各個方案都是持開放態度,他認為最終要交由衞生專家去決定。

學者指譚耀宗被禁上京相當有趣但不合理

香港民意研究所副行政總裁鍾劍華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在中國的憲政架構當中,人大是最高權力機關,是負責全中國的政府部門的運作,以及相關政策的制訂,他認為譚耀宗被禁上京出席人大常委會會議,是由一個被人大監察的機關,不批准一個人大常委出席會議,他形容情況相當“有趣”,也很有中國特色。

鍾劍華說:“用‘不准’這個字(眼)呢,我覺得就很有趣,亦都很有中國特色,即是為甚麼會這樣的呢﹖即是你可以‘勸諭’、你可以有一些客觀標準,然後公佈這是甚麼東西,不合標準的就不好意思了,招呼不到你了。這樣也比較‘有譜’(肯定的)。現在沒有任何官方解釋、沒有標準,只是告訴你有關部門不准你(譚耀宗)上來(北京),你就不要來了,這個很有趣了。就算這個他後來事後解釋,即是譚耀宗說沒有香港涉及香港的議題,這個是一回事,你是人大代表啊,而且是常委,這個很有趣。”

鍾劍華表示,如果是涉及香港的疫情而不批准譚耀宗上京開會,他質疑並不合理,因為香港50多日沒有源頭不明本地個案,反而中國大陸多個省份的源頭不明個案比香港更多。

鍾劍華說:“如果涉及疫情不准他(譚耀宗)上去(北京)的話,這樣也很有趣的就是,香港50多日是沒有本地個案,是最近前幾日才有第一宗,不知源頭的本地個案,50幾日只有一宗,但是過去50幾日中國大陸日日都有本地個案,還有很多不知源頭的個案,如果講嚴重性的話,似乎我們(香港)不讓它們(中國內地)下來的理由更充份。”

香港民意研究所副行政總裁 鍾劍華 表示,香港的防疫政策在緊跟中國大陸的病毒清零,與國際社會與病毒共存之間,處於兩難的局面 (美國之音湯惠芸)
香港民意研究所副行政總裁 鍾劍華 表示,香港的防疫政策在緊跟中國大陸的病毒清零,與國際社會與病毒共存之間,處於兩難的局面 (美國之音湯惠芸)

憂強制實施追蹤式健康碼損香港國際屬性

鍾劍華批評,譚耀宗藉今次被禁上京出席人大常委會議的事件,要求港府盡快設立具追蹤系統的“港版健康碼”,他認為“港版健康碼”會否結合中國大陸的健康碼,全面追蹤香港人的行蹤引起很多市民關注,他憂慮港府強制使用這種進一步限制個人資訊行蹤的監控系統,對香港國際城市的屬性帶來負面的影響。

鍾劍華說:“(特首)林鄭最近都洩(露)了口風,說除了強制之外似乎沒有其他辦法,但是如果強制的話,那就進一步令到香港那個自由度,或者各方面的排名進一步下跌,香港國際社會的屬性進一步受到削弱,香港是不是承受到這個打擊,我相信大家都會評價,剛剛我都講過了,即是有沒有這個必要呢﹖即是我們在現在甚麼都沒有的情況底下,50多天以來只有一個不知明的、即是不知源頭的本地個案而已,如果真的因為這樣就不讓一個人大代表上去(北京)開會,或者甚至因為這樣就強制全香港700多萬人都要用健康碼,將我們的個人自由、資訊行蹤都暴露於一個不知去到多深的一個監控之中的話,我相信有點‘小題大做’,亦都真的很難說服香港人。”

鍾劍華指中國堅持病毒清零只是維持面子

記者問及,歐美多個國家在大部份民眾接種疫苗後,已經放寬社交距離的限制,實施“與病毒共存”的政策,為何中國大陸堅持要“病毒清零”﹖

鍾劍華表示,中國大陸在去年初新冠肺炎疫情剛爆發的時候,靠著非常嚴格的限制個人自由的措施,令中國政府樹立了有效抗疫的形象,還可以批評西方社會的防疫措施,他認為病毒經過一年多不斷變種之後,中國堅持清零只是維持面子,實際上未必做得到,而且要付出很大的經濟代價。

鍾劍華說:“但是隨著那個病毒變了種又再變種,(中國)繼續堅持‘清零’,除了‘面子’之外我就不覺得有何實際意義,因為事實上亦都做不到,你看現在(中國)大陸日日都有幾十個這些(新冠肺炎)個案,封完這區封那區,根本就無可能‘清零’,你(北京)繼續堅持這個政策那個代價亦會很大,經濟上的代價會很大,現在唯一要堅持的就是‘死要面子’而已,(這個)真的是‘死要面子’而已,,除了之外已經沒有第二個理由。我不覺得這個做法有可能長期執行,因為它(中國)遲早會(感到)‘痛’的,事實上現在看來‘清零’似乎是沒甚麼可能的了,你看看紐西蘭那樣,簡直Lockdown(封城),Lockdown(封城)它現在終於、它都要考慮怎樣重開,因為你完全不讓人入(境)、不讓人出(境),根本就不是辦法,所以現在(中國)就‘死撐’,‘撐’得多久是多久。

香港在病毒清零與共存之間處於兩難

記者問及,香港要爭取與中國大陸通關,已經放棄與新加坡商討多時的“旅遊氣泡”,如果港府緊跟中國大陸,不願意放寬其他國家的入境隔離措施,會帶來甚麼影響﹖

鍾劍華表示,香港政府緊跟中國大陸的防疫政策,他認為只是“聽阿爺話”的一種表現,但可能會與國際社會脫軌,甚至造成市民對政府更大的不信任,他形容香港正處於兩難之間。

鍾劍華說:“香港作為一個國際城市,用這個方法(清零)來繼續堅持下去,除了要‘聽阿爺話’的話,根本就是一種很‘自殘’的一種政策來的,解決不了問題,還會進一步構成傷害,亦都令人很難放心就是你用那些‘健康碼’也好、‘安心出行’也好,你(當局)是加強對我的監察及控制的,只會令到政府與民間之間的期望差距這麼大的話,你繼續堅持(清零)的話,就令到那個信任更加難重建,香港人普遍不相信政府,亦都很多人認為政府利用‘限聚令’那些措施來打壓政治,這種觀念愈來愈清楚的,所以繼續在這個兩難之中,又要 ‘聽阿爺話’但是我們又同國際社會那種做法愈來愈‘脫軌’,但是我們又不肯不承認自己沒有了國際社會這個性質,這個矛盾都是很有趣的,我覺得這個是一個我們(香港)遲早都要面對的現實。”

區議員憂港府堅持清零在國際自我孤立

香港疫情過去半年持續放緩,但是港府仍然維持公眾地方不能夠超過4人聚集的“限聚令”等,較嚴格的防疫措施,沒有因應過半市民已經接種兩劑疫苗,而放寬限制。

身兼民主黨醫療政策發言人的深水埗區議員 袁海文 表示,港府的防疫政策不應該只是看重與中國大陸通關而忽略國際形勢 (美國之音湯惠芸)
身兼民主黨醫療政策發言人的深水埗區議員 袁海文 表示,港府的防疫政策不應該只是看重與中國大陸通關而忽略國際形勢 (美國之音湯惠芸)

身兼民主黨醫療政策發言人的深水埗區議員袁海文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香港與中國大陸通關是重要的,但他認為不一定是優先或者用盡一切方法去處理,因為香港始終是一個國際定位的城市,呼籲港府考慮“與病毒共存”的防疫政策,不應該只是看重與中國大陸通關而忽略國際形勢。

袁海文說:“無可能是長時間這樣好像 ‘自我排斥’那樣,或者‘自我孤立’,即是那種對海外是一個極長的隔離,當有已經(疫苗)接種率都不是一個低的水平,這樣是不是合理呢﹖當日(政府)講接種完疫苗可以回復生活正常,有沒有兌現到呢﹖我覺得有很多因素其實都是要考慮。”

袁海文表示,譚耀宗被禁到北京出席人大常委會會議,可能是釋出中國大陸考慮與香港通關必定是從嚴處理的信息,不過,他認為今次的做法並不合理。

袁海文說:“你問我這個的決定是不是合理呢﹖我是很大的疑問,你見到這幾日都有很多的報道,(中國)內地是有不同的省份、內蒙古啊其他省份,都是有很多的確診的(個案),我真的很想問相關那些(人大)委員,可不可以去(北京)開會呢﹖如果不是的話,是不是特別是香港才會這樣處理﹖我覺得這個我沒有很多資料,但是看來似乎香港控制疫情的情況,絕對比很多這些(中國)內地的省份,好像在現在的情況下比較好。”

譚耀宗內地不接受港人自行申報行蹤

袁海文表示,他對於 “港版健康碼”的追蹤功能感到憂慮,認為港府不應該強制使用,尤其是一些不打算到中國大陸的市民,要求他們強制使用“港版健康碼”並不合理。

港區全國人大常委譚耀宗表示,如果港府制訂的 “港版健康碼”只是依賴市民自行申報行蹤,他恐怕中國內地不會接受及放心,他對港府可以成功爭取與中國大陸通關並不樂觀。

譚耀宗批評港府拖延工作,既想通關,又不依照中國內地的標準行事。譚耀宗又表示,不猜測港府是顧慮民意,抑或不了解中國大陸的國情,他相信如果具有追蹤功能的“港版健康碼”只適用於過關人士,他認為香港市民會接受。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