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香港歌手何韻詩演唱會場地被取消 學者批當局極權管治


香港歌手何韻詩 (路透社照片)
香港歌手何韻詩演唱會場地被取消 學者批當局極權管治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1:22 0:00


多次參與和平佔中及反送中運動遊行集會的香港歌手何韻詩,原定9月8日至12日,在香港藝術中心壽臣劇院舉行7場演唱會,不過,藝術中心星期二突然以”可能危及公共秩序或公共安全”為理由,通知何韻詩取消租借演唱會場地。何韻詩表明,會堅持9月12日舉辦演唱會網上直播,她又表示,”當一個城市連一個演唱會也再也容不下,作為歌手更要放聲唱、高聲唱”。有學者表示,當局藉事件釋放一個訊息,政府不喜歡的人就會”無處容身”,是極權管治的方式之一,而中國大陸整治娛樂圈的”新型文化大革命”,亦有可能會影響到香港。

香港警方國安處星期三(9月1日)表示,正就2019年反送中運動期間成立的6-12人道支援基金涉違反《港區國安法》或其他法例展開調查,有消息指,警方已經向高等法院申請”提交物料令”(production order),要求6-12基金信託人以及真普選聯盟有限公司董事在限期前,提交包括捐款人等資料,以調查是否涉勾結外國勢力等問題。

何韻詩演唱會場地突然被取消

6-12基金信託人之一、多次參與和平佔中及反送中運動遊行集會的香港歌手何韻詩,星期三(9月1日)在社交網站帖文公佈,她原定9月8日至12日,在香港藝術中心壽臣劇院舉行7場演唱會,不過,藝術中心星期二(8月31日)突然以”可能危及公共秩序或公共安全”為理由,向她發出通知取消租借演唱會場地。

何韻詩原定的演唱會,突然被取消場地租用。 (美國之音湯惠芸)
何韻詩原定的演唱會,突然被取消場地租用。 (美國之音湯惠芸)

何韻詩在帖文表示,香港藝術中心作為支持當代藝術的獨立機構,有效運作至今44年,如今能在毫無實質理據的情況下任意剎停已批准的租用資格,在往後的日子要如何走下去及面對公眾?

何韻詩表示,埸地,有限;舞台,無限。在無法解釋的突變和紅線下,尚未成為的Show(演唱會),不受場地所限的Livestream(網上直播),將如期在9月12日進行。

何韻詩強調,正如疫情不能取消春天,音樂是關不住的。有天有地,就有舞台。”要是還可繼續唱,我們谷底照開張”。

學者批極權管治方式之一

何韻詩演唱會場地突然被取消的時間點,正值警方國安處表明要調查6-12人道支援基金是否涉及違反《港區國安法》,加上多份親中報章包括《大公報》、《星島日報》上星期開始,多次點名攻擊何韻詩,指她涉嫌”反中亂港”、支持去年的民主派35+初選、參與支聯會六四燭光集會等,批評藝術中心壽臣劇院租場地讓何韻詩舉行演唱會是不洽當。

香港浸會大學政治及國際關係學系副教授陳家洛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藝術中心突然取消何韻詩演場會場地,他形容是”令人憤怒”,他又認為當局藉事件釋放一個訊息,政府不喜歡的人就會”無處容身”,是極權管治的方式之一。

陳家洛表示事件釋放訊息,政治不喜歡的人就會”無處容身”。 (美國之音湯惠芸)
陳家洛表示事件釋放訊息,政治不喜歡的人就會”無處容身”。 (美國之音湯惠芸)

陳家洛說:"這個真的是很令人極之憤怒的,老實講。似乎現在的訊息是說,政權想有個訊息讓所有人知道,只要政權不喜歡你的話,這樣你就”無處容身”,就算政權不是直接可以接觸得到、令到你失去你珍惜的,工作也好、表演的機會都好,它都會有間接的方法,令到請你的、提供場地的,都要同你去”割蓆”,或者是排擠、排斥,而亦都不需要講道理,即是”求其”(隨便)給個理由,甚麼公眾秩序啊、擔心啊,甚至乎可能覺得用其他理由,就已經可以很快地解約,將這些人去徹底排擠、排斥,這個其實學理上是一個典型的極權政府是經常做的,一些的動作、大大小小的動作。"

香港新世代必須重新適應的陣痛

陳家洛表示,極權政府的管治對香港人來講是非常之陌生,他認為接下來香港人必須爭取以及善用,獨立文化表演的空間,他又認為新世代的香港人,不可以再遵循以往的經濟以及公民社會的模式,必須要經歷重新適應的陣痛。

陳家洛說:"但是新的世代裡面,可能真的要想,作為一個、(或者)想做一個完整的公民,享有它應該追求的、嚮往的自由、權利等等的時候,就不是可以依附或者依靠一個公司、一間公司、一個地方、一個機構,或者一份工作,而是同步要去想怎樣可以有不同的場合,朋友圈子、組織圈子、社交圈子、經濟圈子,去找自己的”落腳點”,這個我覺得是必須要經歷的一個陣痛以及適應期,我們未有一個很完整的調查或者研究去看到這些東西,但是從世界各地不同在極權政權下面的經驗,累積回來社會學的研究、民情研究等等,都知道沒有其他方法的了,不做順民的就一定會這樣生活,做順民的其實你不用有這些壓力它已經做了,所以對於我們香港人的挑戰來講,接下來這段時間,我們就是要看看這些新的、不同型式的,一個公民活動的形態在這裡。"

學者指中國整頓娛樂圈是習近平新型文革

記者問及,中國大陸自今年8月起不斷整頓娛樂圈,包括封殺涉嫌”媚日”的藝人、禁止”陰陽合同”、封殺政商關係密切的藝人趙薇、禁止選秀節目、禁止女性化的男藝人等,這些政策背後反映當局有何企圖﹖

陳家洛表示,中國當局最近這一系列整頓娛樂圈的手法,背後是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個人的意識型態問題,可以說是一場”新型文化大革命”。

陳家洛說:"我覺得這個全部是意識型態的問題,是習近平本人的意識型態的問題,而將它折射出來,似乎他現在就很緊張,共產黨100周年之後,跟著下來的大會,要更加清楚一個類似”新時代”、他(習近平)的文化大革命的一種新的形式出來。你會留意得到,初初出師是有名的,譬如說你”陰陽合同”是不對的、逃稅,譬如說你”媚日”,不是太拿捏得到那種即是道德的平衡,那個基礎你可以拿出來討論。"

陳家洛表示,中國當局整頓娛樂圈的手法,到後來演變到連”顏色革命”都包含在其中,他認為是有意轉移民眾的視線,是典型文革式的操作。

陳家洛說:"但是接下來你見到就開始很有趣的地方,就是連”顏色革命”都拿出來講,就將這些明星、這些”追星”的行為,視為即是美國滲透在中國裡面的”顏色革命”甚麼”第五團隊”,你見到整個文章的出發點,最後都是回到那個位(置),就是說似乎在習近平時代,他想對外擴張,他想放棄了”韜光養晦”的政策,已經放棄了的時候,受到一些所謂”推力”,不單只是美國,亦都包括歐洲、亞太地區、南海地區,可能他就是見到那個圍堵的形態,是似乎揮之不去,甚至乎可以是愈來愈清晰、強烈的時候,他就開始轉移他的模式,就是將所有問題歸咎於他能夠歸咎的人,以及組織身上,包括娛樂圈,然後扣上所有帽子,這種就是文革式的操作。"

中國整頓娛樂圈或影響香港

陳家洛表示,中國大陸整頓娛樂圈的風氣,亦有可能會影響到香港,他認為擔心亦沒有必要,香港人仍然可以繼續去追星、追尋自己的夢想,就應該繼續去做。

陳家洛說:"擔心不來的了,因為它(北京)要”殺到埋身”(追殺)、你要所謂”摺埋”(解散)呢你就差不多即刻要”摺埋”(解散),所以其實擔心都沒必要,大家每一日可以能夠享受到的”追星”也好,或者享受娛樂,或者從中去找自己的聲音、認同,其實是可以每一日做到的就做,亦都擔心不了太多。"

大學生關注何韻詩演唱會地地被取消

現年20歲、就讀大學法律系三年級的學生James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正如之前很多大學生都關心,元朗一間中學的學生,因為在學校演唱歌詞有”對抗”、”亂世”等,帶有政治色彩的字眼的歌曲而受罰,今次何韻詩演唱會場地突然被取消,亦引起學生的關注,擔心連聽歌的空間都失去,不過,他強調香港的年輕人仍然非常熱衷,保護本土文化及音樂。

James說:"我們怎樣聲援那個唱《銀河修理員》那個學生,以及我看到最近其實都有賣這套AirPod,而我聽講就是那個(何韻詩)演唱會,都有很多很熱衷於民主的年輕人,所以我們一定有關心,但是都見到原來它(當局)可以這樣搞(取消演唱會場地租用)的時候,即是一定是連聽歌那個空間都沒有了,我覺得都會用不同形式,可能一些更加民間的音樂會,年輕人即是這一代,是這麼熱衷於去保存香港文化的時候,這樣是一定會支持這些藝人,我想都很分明的,我們這一代對於支持及不支持,是有個很明顯的抉擇的,即是這些是一定會關注的。"

James表示,香港的學生亦會擔心中國當局整頓娛樂圈的手法會影響到香港,尤其中國大陸不只官方會審查藝人是否政治正確,連民間的”粉絲”亦會追問藝人是否政治正確,他認為這種風氣有別於香港。

James說:"我想當然一定有(擔心),而例如在大陸除了一些官方那種的箝制,其實它們那種”粉絲”,亦都就是一種很會追問那種背景多麼政治正確,但香港人我發覺其實最近這一段時間,是相對地沒有之前那麼執著的,即是就會在這個時勢它(藝人)肯在這裡跟你唱,即是不表態已經很好、即是不去主動”表忠”那樣,所以我反而覺得就是比較是,官方那個箝制是比較大過我們一種自我在那裡(關注)誰是政治正確的藝人,官方那種的箝制威脅比較大些。"

歌手阮民安下星期演唱會引關注

另一位支持反送中運動的香港歌手阮民安,將於下星期四及五(9月9日、10日)在旺角麥花臣場館舉行兩場演唱會,他星期三(9月1日)向香港網媒《眾新聞》表示,同樣受到巨大壓力,但拒絕透露具體內容,只是表示,已有心理準備,演唱會未必能如期舉行。

阮民安星期三(9月1日)在社交網站帖文表示,2021年,新香港。”今次呢兩場Show,一定會係我人生中最珍惜嘅兩場Show,亦都好大機會係我最後嘅一個Show”,所以呢兩場Show嘅每一樣野我都會好珍惜。

阮民安星期五(9月3日)接聽美國之音電話查詢時表示,有關他的演唱會的問題未有進一步補充。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