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年終報導:港府重開公民廣場 政治手法軟硬兼施


香港政府宣佈重開俗稱公民廣場的政府總部東翼前地。(資料圖片)

香港政府公佈,星期四重開封閉超過3年的「公民廣場」,但不容許公眾自由集會。工黨數名成員在公民廣場重開第一日,突破保安防線進入廣場示威,批評當局「假開放」。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2:40 0:00

香港政府公佈,星期四重開封閉超過3年的「公民廣場」,但不容許公眾自由集會。工黨數名成員在公民廣場重開第一日,突破保安防線進入廣場示威,批評當局「假開放」。回顧過去一年,香港的政治形勢,港府司法覆核取消4名民主派議員資格;立法會向4人追討接近150萬美元的薪酬及津貼,被認為是政治迫害、「有汗出無糧出」。而佔大多數的建制派議員趁機會,成功修改立法會議事規則,大幅削弱立法會監督政府的功能。有民主派人士認為,新特首林鄭月娥的政治手腕,軟硬兼施。

香港工黨進入公民廣場示威。(美國之音湯惠芸)
香港工黨進入公民廣場示威。(美國之音湯惠芸)

2012年暑假,學民思潮成員多次在政府總部東翼前地舉行反國教集會,並將該處命名為「公民廣場」,成為公眾人士示威、集會的主要地點。至2014年,公民廣場緊鄰的立法會示威區,多次爆發反對新界東北發展撥款示威,有示威者突破警方防線衝入立法會大樓。

時任特首梁振英政府,2014年7月封閉公民廣場,並加設3米高的圍欄,原本24小時對外開放的廣場,改為每晚11點至翌日早上6點「落閘」,一般人士不准在廣場內逗留,示威、集會需要申請批准。設計概念及命名為「門常開」的香港政府總部,被民主派諷刺變成「門常關」。

香港工黨進入公民廣場示威。(美國之音湯惠芸)
香港工黨進入公民廣場示威。(美國之音湯惠芸)

當選後即表示要修補社會撕裂的現任特首林鄭月娥,今年10月中發表首份施政報告,提出年底前重開公民廣場。香港政府星期三(12月27日)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在北京通過西九一地兩檢決定當日,公佈星期四(12月28日)起,重開公民廣場的細節。開放時間仍然是每日早上6時至晚上11時,主要用作職員及訪客往來通道,其餘時間只有立法會議員或持證人士可以進出,港府亦拒絕拆除圍封廣場的圍欄。

行政署表示,如果有市民打算在公民廣場集會,必須先向行政署申請,使用時間只限星期日及公眾假期早上10時至傍晚6時半,最早可於星期日(12月31日)開始使用,申請安排與以往一樣。行政署並表示,如果有人未經申請進入廣場集會可被視為擅進者,例如有人在集會時未有遵守使用條件、作出擾亂秩序、犯罪、令人反感或不道德行為,行政署有權不准他進入或要求他離開。

多個民主派政黨及團體,批評當局重開公民廣場只是「假開放」。工黨數名成員,星期四早上,公民廣場重開首日到場抗議,他們在無事先申請之下,拉起橫額、高叫口號,突破保安人員防線,進入公民廣場示威。

香港工黨主席郭永健。(美國之音湯惠芸)
香港工黨主席郭永健。(美國之音湯惠芸)

示威者高叫口號:扮開放、真封閉,全面開放公民廣場,我有權示威,無需預先申請。

工黨主席郭永健接受傳媒訪問表示,公民廣場所謂第一日「開放」,但是時間上有限制,而公眾活動仍然需要事先申請,工黨要求政府總部必須全面開放,示威請願無須申請,好像以往「張開橫額就可以示威」。

郭永健說:我們工黨嘗試去進入(公民廣場),結果真的遭到保安攔阻,雖然我們強行都入到來,但是相信都有一定的法律風險,我們認為這個情況是非常之差。因為作為一個政府,一個政府的總部應該是聆聽市民的意見,應該是聆聽市民的訴求,而不是將市民拒諸門外。

林鄭月娥政府趁中國人大通過西九一地兩檢決定當日,公佈重開公民廣場。而過去一年,港府司法覆核取消4名民主派議員資格;立法會向4人追討接近150萬美元的薪酬及津貼,被認為是政治迫害、「有汗出無糧出」。佔大多數的建制派議員趁機會,成功修改立法會議事規則,名義上為防止民主派議員拉布,實際上大幅削弱立法會監督政府的功能。

梁頌恆、游蕙禎終極上訴失敗。(美國之音湯惠芸)
梁頌恆、游蕙禎終極上訴失敗。(美國之音湯惠芸)

郭永健對美國之音表示,過去一年香港的政治形勢反映,林鄭月娥的政治手腕「一手硬、一手軟」,他認為是欠缺政治承擔,只顧形象工程。

郭永健說:我覺得林鄭月娥一直在「扮好人」,無論是民生方面做很多表面「派糖」、紓解民困的動作,但很多政治的事情就不會上身,譬如一地兩檢她就交給(律政司司長)袁國強,甚至交給北京的李飛,但是她自己就好像純粹是中間人那樣,我覺得這個特首完全是沒有承擔,純粹是著重形象工程。

2016年10月的立法會宣誓風波,港府兩度入稟法院,覆核6名非建制派議員資格。其中青年新政的梁頌恆及游蕙禎,去年底被高等法院及上訴庭裁定就職宣誓無效,取消議員資格,他們上訴到終審法院。

終審法院今年8月25日宣佈,駁回梁頌恆及游蕙禎的上訴許可,終極上訴失敗。他們在法庭外鞠躬,表示就未能捍衛選舉結果對公眾致歉。梁頌恆表示,兩人無法支付可能高達接近155萬美元的訟費,可能要破產。他又質疑選民授權的選舉結果可以被推翻,是否有參加立法會補選的意義。

姚松炎(左起)、羅冠聰、梁國雄、劉小麗被法庭取消議員資格。(美國之音湯惠芸)
姚松炎(左起)、羅冠聰、梁國雄、劉小麗被法庭取消議員資格。(美國之音湯惠芸)

另外4名因宣誓風波,被港府入稟司法覆核的議員,包括香港眾志主席羅冠聰、獨立議員劉小麗、社民連梁國雄,以及建測界功能組別的姚松炎,他們今年7月14日被高等法院取消議員資格,其中梁國雄及劉小麗9月中宣佈提出上訴。

立法會主席梁君彥11月27日宣佈,向4人追討任職立法會議員9個多月的全部薪酬及津貼,合共接近150萬美元。多個民主派政黨及團體,12月3日發起今年第三次反威權遊行,聲援被取消資格的非建制派議員。

被取消議席的姚松炎在集會表示,當局這種要他們「有汗出、無糧出」的做法,是政治迫害。

姚松炎說:我的個案其實相當明顯是政治迫害,它(政府)一浪接一浪要我在官司、要我在薪津,任何一個環節我輸我都不能參選的。因為大家要知道不單只破產會令到補選以及這5年之內我不能參選,我的專業資格都會失去,從此不能再在功能組別參選。

資深大律師石永泰代表羅冠聰和姚松炎,星期三(12月27日)回覆立法會行管會有關退還薪津的最後期限,回信表示,立法會主席梁君彥曾經裁定二人的宣誓有效,他們有合理預期獲發薪津,加上二人在任期間有付出和工作,追討所有薪津是不公義,認為行管會應行使酌情權,不作追討;不過,二人願意退還仍未使用的預支款項。

由於羅冠聰及姚松炎沒有提出上訴,加上梁頌恆及游蕙禎8月底終極上訴失敗,選舉管理委員會9月14日公佈,將於明年3月11日進行4個立法會議席空缺的補選,包括香港島、九龍西及新界東3個地區直選議席,以及建測界功能組別議席。

而6個被取消議席的非建制派立法會議員,5個屬於地區直選,令到民主派失守分組點票中,地區直選的過半數議席否決權。佔大多數的建制派議員趁明年3月11日補選前,12月初提出修改立法會議事規則的議案,防止民主派議員運用議事規則拉布。

其中最具爭議是,將立法會大會開會的法定人數,由全體議員最少一半,即是現時的35人,大幅降低至20人,令民主派議員以點算法定人數耗時的機會,以及令立法會流會的可能性大幅減少。

擴大立法會主席權力,一旦流會,立法會主席也將有權力即日宣佈復會。議員日後提出修正案,主席有權否決及合併辯論。提高成立調查委員會的難度,議員呈請成立專責委員會,調查政府例如前特首梁振英UGL案的門檻,由以往只需20名議員提出就能成立無傳召權的專責委員會,提高至35人。

民主派議員呼籲市民到立法會示威區外扎營留守,聲援他們在議會內阻擋修改議事規則通過,但是港府全面配合建制派議員,不向立法會提出議案,主席梁君彥亦單方面決定加開立法會大會,務必要在聖誕假前,表決修改議事規則。

前立法會議員李卓人。(美國之音湯惠芸)
前立法會議員李卓人。(美國之音湯惠芸)

結果在建制派主導下,立法會12月15日通過修改議事規則。前立法會議員李卓人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特首林鄭月娥有政治任務,5年任內為有關中國國家安全的《基本法》23條立法,而立法會修改議事規則就是要互相配合。

李卓人說:根本林鄭月娥是有一個政治任務,就是要立23條,她現在所做的一切,包括議事規則的修改,政府是很配合的,完全所有的法例都不上,因為如果上了就會阻礙議事規則修改,她完全清除這些障礙,等立法會趁著這個空檔,即是「趁你病、取你命」,即是立法會無民主派足夠議員的情況下,就去

香港立法會通過修改議事規則。(美國之音湯惠芸)
香港立法會通過修改議事規則。(美國之音湯惠芸)

修改議事規則,而修改議事規則很明顯是為23條鋪路,因為她是想剝奪立法會任何拉布的機會,拉低惡法是它們的惡夢。

民主派議員表示,修改議事規則之後,香港立法會變成中國「人大化」,有建制派議員亦承認,是大幅削弱立法會監察政府的功能,尤如「七傷拳」。在這樣的政治形勢下,林鄭月娥能否兌現改善行政立法關係,修補社會撕裂,有待觀察。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