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美國議員:中國到底是我們的朋友還是敵人?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5:40 0:00

美國國會眾議院外交關係委員會星期三(5月8日)就美中關係40年後,美國應該如何應對中國舉行聽證。在聽證會上,有議員問到,我們到底應該如何定義與中國的關係?中國到底是我們的朋友?還是敵人?是我們的戰略競爭對手?還是敵手?當然,也有議員認定,中國是挑戰,是威脅。

中國是敵人還是朋友?

眾議院外交關係委員會星期三以“巧競爭,40年後,美國對中國戰略”為題舉行聽證。來自猶他州的共和黨籍聯邦眾議員約翰楓鼽朽窗]John Curtis)的一段話可以說是簡練地概括了美中關係40年的演變。他說:“當我很小的時候,我認為中國,怎麼說呢,依賴我們,需要我們的說明。這個看法後來改變了,我們開始把他們看作我們的朋友。有點像我們的北約朋友,我們可以從互利的關係中達到共同繁榮。再後來,又變成了競爭者”

2017年12月,在美國《國家安全戰略》中,特朗普政府把中國定義為“戰略競爭者(strategic competitor) ”。從那以後,中國是美國的競爭者角色被越來越多的人接受。不過,科蒂斯覺得把中國定義為美國的競爭者並不能完全描述美中之間的關係。

“自從我來到國會,我去了很多地方,瞭解到了更多,我現在對這個競爭者的說法也有質疑。當我想到競爭者的時候,我想到的是公平的競爭環境我想到的是兩隊人馬走出來,努力展示自己最好的一面。 我今天又聽到了對手( rival)、敵手(adversary)、 我也聽到最大的威脅 (primary threat )、掠奪者(predatory)。 你們所有人今天好像都提到了感到沮喪,覺得我們對此沒有足夠重視,沒有採取足夠的措施。我想,這是不是因為實際上並沒有好好定義我們與中國的關係? 我想請問你們每個人,他們是敵人(enemy)嗎? ?

他們是敵手?還是競爭者?準確來說,他們到底是什麼?

斯科特‧佩里(Scott Perry)是來自賓夕法尼亞州的共和黨籍眾議員。他在聽證會上也表達了類似的意見。他說: “在決策層面,我們打交道的是中國政府, 壓制性的共產黨政府。 所以,我想我們得首先弄清楚如何定義他們。我想知道你們是怎麼看中國的? 他們是朋友還是敵人,戰略對手、盟友、敵人?我們應該怎麼形容他們?”

中國是全球最大的挑戰、是威脅

眾議院外交關係委員會主席,來自紐約州的民主黨籍聯邦參議員,艾略特英格爾(Eliot Engel)認為中國代表了對全球的挑戰。他在開場白中說:“中國在全球代表了深遠的戰略挑戰,無論是從經濟上, 地緣政治上, 甚至是軍事上。 但是,在某些領域,中國又是我們必要的夥伴,雖然有時候很艱難。”

他說,美中關係是世界上最重要的關係之一。在某種意義上,影響著我們所生活的世界。所以必須要將“美中關係弄對”(get it right)。

眾議院外委會資深共和黨議員邁克爾‧麥考爾(Michael McCaul) 來自德克薩斯州,他認為,中國的一系列做法形成了對美國的威脅。他說:“對美國來說, 很明顯,中國共產黨越來越是個威脅。他們的中國製造2025 計劃、一帶一路倡議、以及在南中國海的強勢的爭奪,無不對美國經濟、發展中國家、全球民主以及人權構成實實在在的、嚴重威脅。”

他還說,如果美國繼續像前幾十年一樣,洋洋自得,沒能意識到中國的真正威脅。再過40年,對“對我們的子女和孫輩來說”, 世界就完全不同了。

專家:中國超越了競爭者 ,是對手也是敵手

面對議員們的提問,專家們認為中國已經超越了競爭者範疇,是美國的對手。 普林斯頓大學政治和國際事務學教授,曾擔任美國前副總統切尼辦公室國家安全事務顧問的范亞倫( Aaron Friedberg)在聽證會上說:“很明顯,他們是對手。他們在所有領域與我們競爭經濟、軍事政治影響力。就像我前面所說的,他們最後的目的是希望取代美國,不僅成為東亞的優勢力量,而且要成為國際體系的主導力量。” 在被問到,這種定義遠超過了“競爭者”的範疇,已經具有“敵手”(adversary)的意味時,範亞倫強調,這就是他的意思。

曾經在國防部負責亞太策略凱莉瑪格薩門(Kelly Magsamen) 在聽證會上說,中國在亞太地區肯定是美國的對手,但是在全球,中國的意圖還不是那麼明確。

她說:“我實際上認為,在亞太地區,中國是美國的對手。他們在那裡的目的非常明確,就是從安全、 經濟、軍事上將美國趕出亞太。至於他們在全球的野心,我覺得還不能下結論。但是,他們確實已經在採取措施,盡可能地使得自己強大,以便在全球範圍內應對我們。”

美國外交關係委員會高級研究員、亞洲專案主任易明(Elizabeth C. Economy)也認為應該用“對手”甚至“敵手”元素來定義中國與美國的關係。與瑪格薩門不同的是,她認為,中國的全球野心也相當很明確。中國領導人習近平談到領導全球治理的改革,這意味著他試圖改變國際標準和組織,使之體現中國的價值觀、政策和中國的議程重點。

來自美國智庫新美國(New America)的網路安全專家薩姆溘藹J斯( Samm Sacks)說,無論是用“競爭者”來定義中國,還是用“對手”來定義也好,中國都是與美國相互關聯的。美國的對華戰略應該體現這種相互依存的關係。

在聽證會上,議員們對美中關係的各方面進行了提問,包括如何應對中國在南中國海的挑戰、中國在北極的野心、中國在新疆、西藏和台灣的政策、中國盜竊美國知識產權、中國的科技和軍事發展等等。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