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衝擊美國國會大廈的騷亂者都是些什麼樣的人?


聯邦調查局公佈衝擊國會的騷亂者的照片。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1:23 0:00

當前總統唐納德·特朗普上個月敦促他的追隨者到華盛頓來,以阻止國會認證他的民主黨對手喬·拜登當選總統時,成千上萬的人響應了他的號召。

在聽到特朗普及其盟友激動人心的演講後,數千人隨後遊行到附近的美國國會。據估計有800人襲擊了國會大廈,這場騷亂的強度和持續暴力令人震驚,導致包括一名警察在內的五人死亡,還有數十人受傷。

在特朗普本星期就一項1月6日煽動暴民的單一彈劾指控而在參議院接受審判時,參與國會大廈攻擊的200多名特朗普的狂熱支持者已被逮捕,並在華盛頓聯邦法院面臨各種指控。

這些騷亂者是誰?是什麼促使他們攻擊自己政府的所在地?

喬治·華盛頓大學極端主義項目的副主任謝默斯·休斯(Seamus Hughes)說,起初看來,他們好像大多是些“傻瓜”。

隨後,美國聯邦調查局開始逮捕支持特朗普的“驕傲男孩”(Proud Boys)和兩個民兵組織的關鍵成員,目光焦點對準了極右組織。

如今,在襲擊發生近五個星期後,芝加哥大學的研究人員得出結論說,大多數騷亂者不是極右翼團體成員,而是“正常的”特朗普支持者---他的政治基本盤的一部分。他們中有醫生、律師、建築師和工商業主。

“我們面對的不僅僅是右翼組織的混合,而是一場以暴力為核心的更廣泛的群眾運動,”芝加哥安全與威脅項目(CPOST)的羅伯特·佩普(Robert Pape)和凱文·魯比(kevin Ruby)在最近的一份報告中寫道。

資料照片:特朗普支持者理查德·巴內特闖入眾議院議長佩洛西辦公室後得意地坐在她的椅子上。 (2021年1月6日)
資料照片:特朗普支持者理查德·巴內特闖入眾議院議長佩洛西辦公室後得意地坐在她的椅子上。 (2021年1月6日)

眾議院彈劾經理人本週在彈劾特朗普的審判中播放的有關騷亂的錄像顯示了充滿仇恨的美國人衝進國會大廈的令人震驚的畫面,其中一些人拿著槍、梅斯催淚劑、錘子、旗桿和長矛,而且似乎執意尋找並打死政府高官,包括當時的副總統麥克·彭斯(Mike Pence)和眾議院議長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

這些人都是在特朗普的鼓勵下游行到國會,“拼命鬥爭”,以阻止國會認證拜登在選舉團中的勝利,而特朗普幾週來一直錯誤地指稱拜登的勝選是欺詐。

佩普和魯比說,了解這些騷亂者是誰是開發對付這一新運動的工具的關鍵。他們警告說,如果不加以控制,“這場運動很可能會發展壯大。”

研究人員說,為了反制這種令人不安的事態發展,所需要的是“緩和主流社會中大量人群憤怒情緒的途徑”。

其他跟踪這些騷亂者的研究人員也得出了類似的結論。休斯說,他也認為,他們代表了一個新的暴力極端主義的群眾運動。但他說,1月6日的事件不太可能重演,因為那些“僅僅是出於好奇”而參加這次叛亂的人不會再急於參與這種活動了。

“沒人會去那裡而無視法律,”他說。 “如果有人試圖再想做這樣的事,他們會充分意識到自己要做什麼。”

芝加哥大學的報告最後一次更新是在2月5日,不包括過去一周提出的指控。極端主義問題研究員布賴恩·萊文(Brian Levin)是加州州立大學聖貝納迪諾分校仇恨和極端主義研究中心的主任。他警告說,有關這些騷亂者的數據還遠沒有定論,而且隨著調查的進行,騷亂者和有組織的右翼團體之間以前不為人知的聯繫可能會浮出水面。

萊文說,僅僅因為一名暴力騷亂者不是一個有組織的極端主義團體的成員,並不會使他或她的危險性有所降低。

“他們可能會在同一個極端主義自助餐桌上用餐,”但“你不一定非要成為'驕傲男孩'或'誓言守護者'的一員,才能屬於同一個整體亞文化群體,或者堅持某些陰謀,”他說。

人員成分的研究

為了深入了解騷亂者的背景和意識形態,芝加哥大學的研究人員查閱了1500多份法庭文件和有關目前已被逮捕的大約221人的媒體報道。

他們發現,與過去五年被逮捕的右翼極端分子相比,國會騷亂者是一個年齡更大、工作也更好的群體。

他們中的大多數是白人和男性。 66%的人年齡在34歲以上,85%有工作,13%是工商業主,27%從事白領工作。

從地理上看,他們來自全美各地,而不僅僅是支持特朗普的“紅”郡。事實上,根據這份報告,其中一半以上來自特朗普輸給拜登的郡---這些郡往往種族混合程度更高,失業率也更高。

研究人員說:“這對拜登的許多支持者來說將是一個意外,他們可能以為叛亂分子來自紅郡---鄉村地區,幾乎全是白人,而且失業率高---遠離拜登的大本營。”

“正常”的特朗普支持者

在研究人員調查的221名被告中,有198人與民兵或其他極右翼組織沒有已知的聯繫。這大約是總數的90%。研究人員將這些不屬於任何組織的騷亂者描述為“正常的”支持特朗普的活動人士。

資料照片:支持特朗普的抗議者衝擊國會大廈並與警察衝突。 (2021年1月6日)
資料照片:支持特朗普的抗議者衝擊國會大廈並與警察衝突。 (2021年1月6日)

休斯說,這些騷亂者中的大多數屬於他所謂的“僅僅是出於好奇”的一類---“在參議院圓形大廳自拍的人”。

前休斯頓警官塔姆·範(Tam Pham)聲稱自己就是這樣一名參與者。在上個月被捕之前,範告訴聯邦調查局的特工,他去圓形大廳是為了看“牆上的歷史藝術品”。

伊利諾伊州的企業高管布拉德·魯克斯塔萊斯(Brad Rukstales)與另外五名騷亂者被捕後在一份聲明中說,他“跟隨數百人穿過國會大廈的一組敞開的門,看看裡面究竟發生了什麼。”

根據休斯的說法,一些騷亂者是夫妻檔,而另一些人則帶著他們的兒女進入國會。德克薩斯州的父子詹姆·厄普特莫爾(James Uptmore)和錢斯·厄普特莫爾(Chance Uptmore)對調查人員說,他們是在為慶祝錢斯的生日而進行的為期五天的旅行中參加了特朗普的集會,然後闖入國會大廈。

法庭文件顯示,錢斯說,他“進入國會大廈是因為他被人群包圍了,而且這是一生難得一見的事件”。

騷亂者的意識形態包羅萬象。休斯說,讓他們走到一起的是一種信念,即11月的選舉被“竊走”,而他們需要“阻止它”。

與極右翼組織有關聯者

根據芝加哥大學的研究,到目前為止,有23名反叛分子,也就是總數的10%已經被發現與各種極右翼組織有關聯。

13人據稱是“驕傲男孩”成員。這是一個極右翼、支持特朗普的組織,自稱是一個“喝啤酒的俱樂部”。星期四,又有五名“驕傲男孩”成員因與1月6日騷亂有關而被捕。法庭文件顯示,在攻擊開始之前,“驕傲男孩”早就開始策劃,他們的首領恩里克·塔里奧(Enrique Tarrio)敦促他們“隱蔽起來”。

塔里奧在騷亂兩天前被捕,並被禁止返回華盛頓。從那以後,該組織其他兩名知名成員---37歲的組織者喬·比格斯(Joe Biggs)和30歲的"軍械士"伊森·諾爾迪恩(Ethan Nordean)已經因為他們在騷亂中所起的作用而受到指控。休斯說,還可能會有更多指控。他提到,當局已向其他成員發出了逮捕令。

除了“驕傲男孩”之外,兩個極右翼民兵組織"誓言守護者”(Oath Keepers)和"百分之三者"(Three Percenters)的九名成員已受到指控。

上個月,三名涉嫌為“誓言守護者”成員的人因協調攻擊國會大廈而受到多項起訴。他們三人記錄了自己在騷亂期間的行踪。

“是啊,我們今天衝擊了國會。所有人都遭到催淚瓦斯。我們擠進了國會圓廳。甚至進入了參議院。就我們今天創造的歷史事件,媒體在撒謊(就連福克斯),”38歲的“誓言守護者”、自封為俄亥俄州正規民兵指揮官的傑西卡·瓦特金斯(Jessica Watkins)在社交媒體上發帖說。

人們已知“誓言守護者”和“百分之三者”在招募現役和退役軍人、警察和消防隊員。根據這份報告,目前,被逮捕的民兵成員和其他右翼極端分子有40%的人有軍事經驗。瓦特金斯參加過阿富汗戰爭。

Q匿名支持者

1月6日事件令人印象最深刻的畫面包括騷亂者攜帶的Q匿名(QAnon)標記和其它紀念品。但是,芝加哥大學的研究人員發現,到目前為止,在被逮捕的人當中,只有8%,也就是不到20人,對Q匿名陰謀論表達過支持。這與認為這種陰謀論“多少有些準確”的成年人的比例大致相似。這種陰謀論稱,特朗普正在同一個崇拜撒旦的戀童癖集團展開秘密鬥爭。

資料照片:來自亞利桑那州的“Q匿名薩滿”錢斯利在國會大廈與警察對峙。 (2021年1月6日)
資料照片:來自亞利桑那州的“Q匿名薩滿”錢斯利在國會大廈與警察對峙。 (2021年1月6日)

目前被起訴的Q匿名支持者是雅各布·錢斯利(Jacob Chansley),這位所謂的“Q匿名薩滿”又名傑克·安傑利(Jake Angeli)。他因闖入國會大廈時腦袋頂著帶角熊皮頭飾、面孔塗著紅白藍三色而著名。他對聯調局特工說,他是在“特朗普的要求下” ,和其他“愛國者”從亞利桑那州前往華盛頓。

其他Q匿名支持者沒有受到那麼多的公眾矚目。蒙大拿州的家用電器店主亨利·菲利普·閔采爾(Henry Phillip Muntzer)在當地以用Q匿名壁畫覆蓋店面而出名。根據法庭文件,他在一則包含在國會大廈內拍攝的一段視頻的臉書帖子上寫道:“衝入了華盛頓市的國會大廈。我們衝破國會警察進入了好幾個議事廳。”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