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百歲中共何以忌憚趙紫陽而不怵毛夫人?


2021年清明節,趙紫陽之子趙二軍與鮑彤老部下吳偉祭奠趙紫陽夫婦時合影(高瑜推特圖片)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9:57 0:00

4月4日,清明節。這是武漢爆發疫情以來中國民眾第一個可以自由掃墓祭奠亡靈的清明節。然而人們卻發現已故改革派領導人趙紫陽的墓地重重設卡,禁止公眾靠近,而毛澤東夫人、“四人幫”要員江青的墓地卻完全開放,任由人們憑弔。當代中國這兩個重要歷史人物的墓地在中共建黨100週年將要到來之際受到的截然不同待遇,引發輿論熱議,許多海外中文媒體和自媒體跟進報道。

清明節怪事觸發網上議論

旅居美國的獨立作家高伐林發推說,“今天清明。京城怪事:祭奠江青的人很多,官方放任自流;去趙紫陽的墓,卻重重設卡,嚴禁任何人靠近。”

流亡美國的中共中央黨校退休教授蔡霞清明節當天連續發送推文,紀念改革派中共領導人胡耀邦、趙紫陽。她還轉發一組圖片稱,“趙紫陽墓不許人們祭奠,江青墓祭奠開放於公眾。中共當局怕誰推崇誰一目了然。”

據悉,當局為阻攔民眾前往墓地祭奠趙紫陽,已經用大量植物將其墓地層層包圍,墓碑四周安裝了監控攝像頭,並設置擋板封阻通往墓地的道路,墓地周邊部署了警察、保安和便衣人員進行攔截。

與此同時,在北京福田公墓,毛澤東夫人江青的墓地無人把守,暢行無阻。有消息說,前往該墓地憑弔者絡繹不絕。江青墓幾年前就開放允許參拜,曾有毛派追隨者在這位文革中的無產階級司令部主要成員的墓碑前獻花,並稱“獻給江青媽媽永垂不朽”。

對於兩塊墓地面臨的不同境遇,蔡霞推特轉發的一個網友帖子質問道:“不是一直在大喊自信嗎?實際卻是怕到連瞻仰故人墓地都不行的地步!現在反革命集團首領江青的墓地都對社會開放,卻對趙墓進行封鎖。這是什麼社會?這是什麼天日?”

一個網名為“餘心所善”的推特用戶跟帖評論稱:老毛的話叫:誰是我們的敵人,誰是我們的朋友,這個問題是革命的首要問題。文革的話叫作:親不親,階級分。習總學得很到位,江青及毛左是他的朋友,紫陽及政改則是他的敵人。

趙紫陽家人如是說

上述網傳趙紫陽墓遭到封禁的情況,美國之音致電趙紫陽之子趙二軍時獲得了證實。

記者:官方不准(民眾)祭奠紫陽先生。

趙二軍:很久都開始了。不是現在。下葬以後第二、第三天就開始了。後來加了一些設施,圍起來了嘛。看不到,里外都看不到。

趙二軍表示示,當局只允許趙家親屬、與親屬同去的趙紫陽故舊以及來自河南滑縣老家的親友進入墓園祭拜。

趙二軍:家里人是有(祭拜),對。家裡人要報名單,一共多少個人,老家多少個人。那天一共去了20個人左右。老家去了兩撥,10個人。我們家兄弟姐妹去了三四個。其他就是周邊的好朋友去了三四個。就這樣。

記者:要是群眾去的話,就不准進去嗎?

趙二軍:看不到。它圍著,里三層外三層地圍著,不行。

今年清明節當天,趙家子女共三四人前往北京昌平天壽園祭拜安葬在那裡的趙紫陽夫婦,其中包括趙二軍、趙紫陽女兒王雁南和女婿王志華。

被問及如何看待當局開放江青墓任由人們參拜,趙二軍表示“沒法說”。

記者:有沒有聽說江青墓倒是開放的,允許(參拜)?

趙二軍:(笑)它願意怎麼搞怎麼搞,咱們管不著,是吧。反正(笑)沒法說。

記者:(中共)建黨一百週年,家里人有沒有什麼話要說?對這個黨有沒有什麼建議、想法、希望?

趙二軍:沒有,沒有話說。啊,冇問題,冇問題。建議,他聽得著嗎?他聽嗎?

鮑彤:要作中國夢,就必須忘掉趙紫陽

清明節當天,六四事件前曾擔任趙紫陽政治秘書的原中共中央委員鮑彤委託他原來的部下吳偉隨同趙二軍等人前往墓園,向趙紫陽夫婦陵墓獻了花籃。

鮑彤對美國之音表示,據他理解,禁止紀念趙紫陽和允許紀念江青與作不作中國夢有關。

鮑彤說,“當局禁止大家紀念趙紫陽,由此可見,紀念趙紫陽就不能作中國夢,要作中國夢就不能紀念趙紫陽。我只能這樣理解。但是要作中國夢,必須紀念江青。因此,紀念江青的人絡繹不絕。因此,紀念江青的人有充分自由,得到當局保障的。

1989年5月,北京武力鎮壓學生運動之前,鮑彤被捕,成為當時被捕的最高級別中共官員,在秦城監獄關了7年。出獄後,他的人身自由及通訊仍長期受到監控。每到清明節、六四等敏感時期,國保對他的行動自由採取限制措施,並禁止他接受外媒採訪。

鮑彤表示不了解當局開放江青墓的意圖,但是只能從當局的行為來作出這樣一個判斷:“要作中國夢,必須紀念江青,悼念江青,仰慕江青,學習江青。要作中國夢,必須忘掉趙紫陽。我看只能作出這個結論。”

高瑜:禁趙意在遮掩六四罪行

不久前,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在一篇關於紀念中共建黨百年開展黨史教育的冗長講話中批評“將黨史事件同現實問題刻意勾連、惡意炒作”的做法。有分析認為,趙紫陽仍然是北京當局最忌憚、深怕被用來與現實問題對照的敏感歷史人物之一。

在北京的資深媒體人、專欄作家高瑜認為,北京當局在臨近中共百年黨慶之際尤其懼怕紀念趙紫陽的活動。她對美國之音表示:“這個就說明六四這個中共犯的罪行絕不允許提及。不能談黨的錯誤,只能談功績,偉光正。”

1989年5月下旬,時任中共總書記趙紫陽因反對派兵鎮壓佔領天安門廣場的要求民主的數千名大學生而遭到黨內政治老人整肅,被廢黜後他拒絕接受中共保守派人物李鵬等人羅織的“支持動亂”和“分裂黨”等罪名而被長期軟禁直至2003年去世。趙紫陽的骨灰一直存放北京富強胡同6號家中, 2019年他百歲冥壽之後才獲准安葬在北京郊區的民營墓園。有消息指,當局將收回趙紫陽故居,已經告知趙紫陽遺屬限期搬離。

曾因八九民運和中共“7不講”文件而被捕坐牢的資深記者高瑜認為,趙紫陽是百年中共難得的寶貴正資產,本來應該作為該黨的一位傑出領導人來紀念,但是因為他堅持反對血腥的六四鎮壓而成為中共眼中的反面人物。

高瑜說,“趙紫陽是直接與中共百年相抵觸的領導人,因為六四反對開槍,被鄧小平罷免,而且在四中全會上拒絕認錯,捨棄全家的前途和命運來抗拒屠殺。成了中國走向自由民主道路的一桿旗幟。”

鄧小平防左訓示被指遭背棄

不少中國問題觀察家認為,中共19大以後,中共當局在新時代習近平思想指引下,背離了鄧小平的改革開放路線和“韜光養晦”外交政策,拋棄了鄧的重要政治遺產即領導人任期制,對內嚴厲壓制批評和不同意見,文字獄盛行;對外奉行戰狼外交,八方樹敵,特別是新冠疫情爆發以來,與美國及其一些盟國相繼交惡,南中國海和台海局勢緊張,致使中國當前國際國內的政治經濟形勢十分嚴峻。 “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和“總加速師”成為近年網絡上頻繁出現的熱門用詞。

“中國要警惕右,但主要是防止‘左’”。鄧小平這句名言仍然在中共黨媒人民網主辦的鄧小平紀念網頁上。

高瑜指出,習近平當局的做法跟鄧小平當年的指示背道而馳。

她說,“鄧小平還說,防左也要防右,主要是防左,現在倒過來了(笑)。誰要是右,北京一些敏感人士清明節前一個多星期就開始上崗布控了。現在還沒解除,要到10號。所以現在左派五毛什麼的如魚得水。

文革:官方口徑出現反復

2021年是毛澤東領導的史無前例的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文革)發動55週年,也是毛澤東指定的接班人華國鋒發動抓捕江青等四人幫的“懷仁堂”政變、結束文革45週年。

關於文革這場席捲中國的政治運動,中共官方早有定論。中共11屆六中全會〈關於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對於文革的定性是,一場“領導者(毛澤東)錯誤發動,被反革命集團(林彪集團和江青集團)利用,給黨、國家和各族人民帶來嚴重災難的內亂”。

眾所周知,中共元老習仲勳曾被毛澤東一句利用小說反黨而遭迫害,文革期間被造反派批鬥遊街,習近平本人也在文革中受到牽連,一度失去自由。

習近平主政後,文革在中國媒體上幾乎成為禁忌話題。詭異的是,2016年5月16日,中國所有媒體都對文革發動50週年紀念日保持靜默。到了第二天凌晨,官方喉舌新華社才發表一篇短文,重提否定文革的中共決議。

2018年前後,中國教育部審定出版的中學教科書把文革浩劫改成“艱辛探索”,並刪除了“錯誤”二字,引起輿論熱議,被指篡改歷史,意圖為文革翻案。

直到中共建政70週年前後,新華社又發文否定文革,稱之為“十年內亂”。與此同時,文革後期被毛澤東的侄子毛遠新下令割喉處決的文革反對者張志新受到當局公開表彰。

2020年年末,中國官方曾將文革期間強制推行的知青上山下鄉稱為推動社會進步的運動,引起輿論強烈反彈。

定居美國的時評人魯難對美國之音表示,從這些事情的處理上,可以看出北京最高當局對於文革的態度仍是搖擺不定,沒有形成有系統的理論體系。魯難還認為,吹捧毛澤東已被證明失敗的上山下鄉政策,是為文革招魂,從而使習近平重走毛的路線順理成章,掩蓋其無能,賦予其執政合法性。

原中共中央宣傳理論工作領導小組成員及黨建工作領導小組成員鮑彤認為,習近平當局在文革定性問題上出現的反反复復是某些在最高領導人面前搖唇鼓舌的“御用文人”出的“餿主意”。

鮑彤說:“我認為這是一些耍筆桿子的人在那裡舞文弄墨,吃飽了飯沒事幹。”

浦志強:官方忌諱有其邏輯

有評論認為,清明節北京對趙紫陽墓和江青墓一禁一鬆彰顯了中共當局的好惡和政治風向。

前六四學運領袖、北京維權律師浦志強對美國之音表示,禁止民眾紀念趙紫陽表明中共一直企圖從官方版的歷史中抹掉趙紫陽和六四事件。

“不允許民眾在清明節之際來紀念趙紫陽表明,中共對六四事件一直諱莫如深。”他說,“從我和外界的接觸來講,官方對於六四事件,應該說,始終沒有放鬆。不願意讓人們想起趙紫陽、劉曉波,不願意讓人注意到曾經發生過這樣的事情,實際上是官方一貫的口徑。所以,不允許悼念趙紫陽,不允許拜祭趙紫陽的墓,是可以想像的,這符合他們的邏輯。”

江青原名李雲鶴,早年到上海影劇界發展,曾以藍萍為藝名出演電影,抗日戰爭期間到延安後成為毛澤東第四任妻子,文革期間擔任中共中央文革小組第一副組長,按照毛的指令進行殘酷的奪權整肅運動,並以“文藝革命旗手”的身份把所有的文藝作品打成“毒草”予以封殺,只剩下由她認定打造的“革命樣板戲”,致使中國出現“八億人民八個樣板戲”的局面。

上個月,中共宣傳當局重新推出紀念百年黨慶的紅色經典劇目,其中包括現代芭蕾舞劇《紅色娘子軍》和《白毛女》等與江青有直接關聯的文革遺產“革命樣板戲”。

在北京的法律工作者浦志強曾因言獲罪,被以煽動民族仇恨和尋釁滋事罪名判刑三年(緩刑三年),當時引起了國際社會和公眾輿論關注。

他日前表示,從《白毛女》、《紅燈記》等樣板戲有望重登舞台可以看出,當局對於毛派和文革不那麼忌諱。

“大家去頌揚毛主席,甚至歌頌上山下鄉,都已經越來越堂而皇之了。”浦志強說,“反倒是想要探討一下文革災難的淵源影響,想去了解這樣的事情,想告訴年輕人中國有過文化革命,就成了一個特別、特別不能見容於當局的事情。”

四人幫、五人幫與一人幫

1976年10月6日,毛澤東去世不足一個月,他的遺孀江青在時任中共中央第一副主席、總理華國鋒策劃的宮廷政變中被拘捕,後來作為四人幫反革命集團首犯被判處死緩,後減為無期徒刑。據維基百科介紹,1991年5月14日,江青在保外就醫期間自殺身亡。有報道說,江青在1980年出庭受審時曾為自己在文革中的犯罪指控辯護稱,她是毛澤東的一條狗,讓咬誰就咬誰。

一般認為,中共為了自身的執政合法性和延續政權的政治需要而繼續扛起毛澤東的旗幟,只得將文革的責任和災難性後果推給四人幫和林彪集團。

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的中共黨史和文革歷史學者宋永毅曾發表文章指出,所謂四人幫實際上是五人幫,毛澤東是幫主。

原中共中央委員鮑彤指出,四人幫說穿了就是毛澤東一人幫和幾個爪牙。鮑彤說,他認為受到毛澤東唆使的江青被說成四人幫之首也是冤枉的,有些人痛恨江青卻熱愛毛,是一種精神分裂。他說,“徹底否定文革就要徹底否定毛澤東嘛。”

鮑彤:中共懺悔道歉,黨慶才有意義

執掌黨政軍大權將近九年的習近平在那篇關於學習黨史運動的發言中強調:“要堅持以我們黨關於歷史問題的兩個決議和黨中央有關精神為依據,準確把握黨的歷史發展的主題主線、主流本質,正確認識和科學評價黨史上的重大事件、重要會議、重要人物。”

習近平還表示,“要實事求是看待黨史上的一些重大問題,既不能因為成就而迴避失誤和曲折,也不能因為探索中的失誤和曲折而否定成就。”

這位總書記數年前在上任之初發表了備受一些獨立評論人士質疑的“兩個不能否定”之論,即改革開放後三十年與前三十年不能相互否定。

一些觀察人士指出,中共現任領導人習近平在其講話中宣揚的準確把握歷史的觀點與當下中共對於文革和一些中共歷史人物的態度並不一致,甚至自相矛盾,尤其在對待紀念趙紫陽和六四事件等問題上採取了歷史虛無主義的做法。

原趙紫陽政治秘書鮑彤表示,他期待閱讀學習這位中共領導人尚未發表的紀念中共百年文章,看他如何評價趙紫陽、六四、大饑荒和文革。

“我看建黨百年第一件事,應該說,向被中國共產黨殺死、餓死、鬥死、搞死的人表示歉意。這樣,建黨百年就有紀念意義了。”鮑彤接著說,“如果敲鑼打鼓,說我殺了多少人,取得了偉大勝利。那我想,習仲勳同志是大概不會高興的,不會贊成的。”

年近九旬的鮑彤還表示,文革期間被關押批鬥的習仲勳是在改革開放後中國政治趨於相對清明、寬鬆的時期獲得平反昭雪,胡耀邦、華國鋒和葉劍英在平反中共歷次政治運動中的大量冤假錯案過程中起了關鍵作用。

鮑彤回憶說,習仲勳是個和善的老人,跟趙紫陽關係融洽,不時找他給當時的總書記帶話。他表示,當年習仲勳復出後擔任黨政要職,曾提出立法保護不同意見的建議。

鮑彤指出,如果習仲勳當年這個立法建議付諸實施,人們的不同意見獲得法律保護,困擾當今中國社會的主要問題和矛盾都能迎刃而解。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