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打壓網遊業 中共憂年輕人透過遊戲展現自由思維


上海舉行的世界人工智能大會騰訊遊戲《王者榮耀》的展台。 (2021年7月8日)
打壓網遊業 中共憂年輕人透過遊戲展現自由思維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2:06 0:00

中共的監管風暴再次擴大,這次重拳打擊的是以騰訊為首的網絡遊戲(網遊)產業。官媒近日先是痛批網遊是“精神鴉片”,害未成年人沉迷上癮,繼之又呼籲網遊業者應該要多繳稅。分析人士表示,一連串打擊行動雖然已導致以騰訊為首的中國網遊業者股價連番重挫,但北京當局深怕遊戲擴大年輕人的想像空間和自由思維,並催生年輕一代脫離中共僵化的官方意識形態,因此不可不禁。

官媒批網遊為精神鴉片

中國官媒新華社主辦的《經濟參考報》於8月3日發布名為“‘精神鴉片’竟長成數千億產業”的文章,直指中國境內的未成年人沉迷網絡現象普遍,猶如中了“電子毒品”的癮。文中還援引業內人士的提醒,呼籲政府警惕網遊所可能帶來的危害,並及早合理規範。

儘管該報於發文後不久,即刪除“鴉片”等聳動字眼,但仍重申網遊之危害,大大分散了孩子在學校與家庭的注意力,尤其重砲批判“任何一個產業、一項競技都不能以毀掉一代人的方式來發展”。

文中引述中國音數協遊戲工委與中國遊戲產業研究院所發布的《2020年中國遊戲產業報告》指出,2020年中國網遊企業總數超過28萬家,遊戲年銷售規模達2787億元人民幣(430億美元)。 2020年上半年,騰訊遊戲和網易遊戲以54%和15%的市佔率分居前兩大龍頭。騰訊遊戲2020年的營收達1561億人民幣,幾乎是網易遊戲年營收的三倍。

資料照:中國山東省一名孩子在家中玩騰訊推出的遊戲。
資料照:中國山東省一名孩子在家中玩騰訊推出的遊戲。

該文又引述四川省藍田中學學生的問券調查顯示,每天花1-2小時玩遊戲的學生多達54%,其中,騰訊的《王者榮耀》是最受歡迎的遊戲,常玩《王者榮耀》的受訪者達48%。

兩天後,中國官媒《證券時報》也發布題為《共同維護遊戲產業健康發展》的評論稱,網遊業壯大後,不該再繼續享有稅收優惠,反而“應承擔更多的社會責任,除了保護青少年,做好遊戲內容外,還可以在稅收上回饋社會。”

除了透過輿論問責,北京海淀區人民檢察院8月7號更把矛頭對準騰訊,正式對騰訊提起民事公益訴訟,指控其旗下的微信產品青少年模式不符合《未成年人保護法》之相關規定,侵犯了未成年人的合法權益。

為符合中共中宣部的規定,騰訊立即宣布“雙減、雙打、三提倡”的七項舉措,以執行比官方要求更嚴厲的未成年用戶線上時間限制,包括嚴禁12歲未成年人(小學生)遊戲消費、打擊用戶透過加速器登陸及部分第三方平台買賣成年人帳號等行為。此外,任何未成年用戶非假日的在線時間將從1.5小時降低至1小時,節假日則從3小時減到2小時。據估計,全中國的網遊用戶高達6.4億人。

大學生照玩網遊

面對這麼龐大的產業和遊戲人口,官媒一發布抨擊網遊的評論,並揭露官方的可能整改方向後,騰訊、網易等遊戲股的股價馬上應聲重挫,上週二一天內就在港股重跌達10%,直到本週才又跌深反彈,重回先前的價位水平。

除了市場受到驚嚇,眾多中國網民也掀起一場熱烈的論戰。

部分網民在原創內容平台知乎發文問:清華、北大、交大、復旦這些大學學生不打遊戲嗎?獲得許多網民肯定的回覆。有人率直回答:“照玩啊,從本科、碩士到博士都玩,不僅玩,還當上遊戲主播。 ”

不過,也有網民支持當局的政策,有人貼文表示:“校外培訓機構可以陸續關閉,為什麼政府不關閉(網遊)?尤其是‘王者榮耀’的確毀了一代人。(各位)家長呼籲政府重拳出擊吧,再不管理,好多孩子都毀在成長的道路上。”根據部分網民的解讀,他們認為,北京當局是看到未成年人沉迷網絡、父母難以管教才出拳嚴打網絡遊戲業。

遊戲刺激想像和自由思維

不過,範疇認為,網遊擴大了青少年的想像空間和自由思維,這是中共所忌憚的。

範疇說:“在遊戲的世界裡,青少年的想像是無限被釋放的,可以把自己變成美國、英國、英雄、壞蛋,可以有各種角色扮演,這個對人的思想刺激很大,所以這種想像空間的控制,(中共)一定要縮緊。這是思想的層次。”

同樣位於台北的淡江大學中國大陸研究所所長陳建甫也持類似的看法,他告訴美國之音:“騰訊可以靠著這遊戲(王者榮耀)在短短三、四年中,有一億多的常駐(遊戲)人口,這對中國共產黨來講是很不可思議的,這在他們認知的精神文明方面,是嚴重的威脅。”

就連中國的學者也看出中共的隱憂。中國金融學者司令在接受自由亞洲電台訪問時表示,中國青年人比例下降,北京當局非常擔憂青年人脫離官方的意識形態。他說,嚴打網遊業者背後是為了打壓騰訊高科技民企外,因為他們所推出的這些遊戲宣揚中共最不喜歡的資產階級自由化思想,讓學生培養出獨立思考、獨立人格,這是中共最害怕的。

但北京當局為何在此時出重手打擊網遊產業呢?陳建甫認為,監管單位可能也藉此呼應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於北戴河會議中所提倡的精神文明。

陳建甫說:“打壓騰訊王者榮耀早在2017年就開始,但那個時候騰訊比較小,這幾年,騰訊發展速度很快,除已建立影視帝國,還建立遊戲產業,主要是透過購併。過去幾年,大家只看到阿里巴巴與支付寶,沒想到騰訊發展如此快。 到8月3號這兩天又開始講精神鴉片,時間點有蹊蹺,這可能與北戴河會議習近平講到精神文明有關,所以用這樣的方式來打擊騰訊跟網易。”

馬化騰恐退出經營層?

另外,此次的監管風暴可能也反映出中共領導階層在習近平派系和其敵對陣營江澤民派系間的權力鬥爭。陳建甫說,近日被打壓的產業背後都可看到江派人馬所組成的特權階級,他們成為習近平派系的眼中釘。

在此前提下,陳建甫預期,騰訊創辦人馬化騰可能很快就會步上馬雲的後塵。

資料照:位於台北的淡江大學中國大陸研究所副教授兼所長陳建甫 (照片提供:陳建甫)
資料照:位於台北的淡江大學中國大陸研究所副教授兼所長陳建甫 (照片提供:陳建甫)

陳建甫說:“阿里巴巴創辦人馬雲已經6、7個月不見了,騰訊的老闆馬化騰大概也快做不下去了。馬化騰會退出騰訊經營階層來保命,馬雲是一個教案,(當權者藉)這告訴大家,連他(馬雲)我都可以動。這些首富在這波二十大前可能都會中箭落馬。這些產業還是會存在,只是換了經營階層,換的經營階層就是由習比較親近的人所掌握的。”

根據彭博新聞的億萬富翁指數,馬化騰的身家在近九個月內大幅縮水近140億美元。截至8月3日,他的財富規模為458億美元,減幅達13.8%,略高於同一時期,馬雲13.2%的財富減幅。

官方態度相對溫和

雖然中國官媒嚴詞批判網遊業,但中國官方態度似乎相對溫和。同樣在8月3日這天,正值中國遊戲行業舉辦年度最盛大的活動ChinaJoy,中宣部出版局副局長楊芳在出席活動時致詞表示,網絡遊戲是聲光電、文藝理的結合體,融合了音樂美術文學等各種藝術元素。她語帶鼓勵地呼籲,遊戲公司結合新技術與中國藝術、文化,打造出更多精品遊戲。活動現場還推選了多款遊戲作為文化出口的典範。

2022年亞運會將首度納入電競的比賽項目,這對中國整體遊戲產業是一項利多。分析人士認為,北京當局應不至於重挫該行業的發展前景,他們說,未來的監管重點將放在防堵未成年人沉迷網遊的保護措施上。

中國社會科學院社會學所研究室副主任田豐在接受思想評論類雜誌《文化縱橫》訪問時指出,未成年人的保護分兩部分,一是技術性控制,例如,騰訊所公佈的措施、家長監護系統都是典型的技術性控制。他說,未來整個社會或將迎來遊戲分級等技術性控製手段。第二,則是社會性控制。他說,在此體系內,政府、學校、家長都需發揮各自的作用,以控制型手段來達到保護未成年人的生活、而非控制其生活的目的。

遊戲研究學者、中華電子遊戲研究協會前副主席劉夢霏向遊戲產業平台“遊戲葡萄”表示,她不是很贊同對青少年遊戲權的限制和禁止。她說,玩家之所以沉浸在遊戲裡,就是因為他不覺得這是簡單的消遣,他們能從遊戲裡獲取的,其實非常豐富多元,而且和他們作為人的本質緊密相關。從這個角度來看,劉夢霏說,各界應尊重玩家的主體性,而非強加限制,未成年人也要嘗試學習對自己的行為負責。

中國遊戲業的國際影響力

中國遊戲產業蓬勃發展,除了為中國帶來數百億美元的收入,也有利於帶動中國文化向外輸出,雖然也有不少國家開始注意到中國這樣的軟文化入侵。

加拿大創新未來中心共同創辦人帕拉卡許(Abishur Prakash, 照片提供: 帕拉卡許)
加拿大創新未來中心共同創辦人帕拉卡許(Abishur Prakash, 照片提供: 帕拉卡許)

位於加拿大的創新未來中心(Center for Innovating the Future)聯合創辦人阿比舒爾·普拉卡什(Abishur Prakash)指出,對中國而言,遊戲是一個建立全球勢力的新工具。他透過電子郵件向美國之音表示:“遊戲是新型態的民主與地域政治,中國可以透過好幾個方法借遊戲影響世界,包括限制談論一些議題,如台灣,或把中國機構,如上海合作組織或亞洲投資銀行納入其中,中國可以影響人們的想法與意見。另一項方法是,中國可能透過控制遊戲主題,或許形塑出中國對抗帝國的鬥爭。 ”

此外,遊戲也讓中國的數字人民得以跨出國境,這可能也是各國未來可能要防範之處。普拉卡什指出:“中國也可能透過遊戲營銷數字人民幣。中國已在幾個城市中進行數字人民幣試驗計劃,但要真的成功,得讓數字人民幣全球化,與遊戲結合是個絕佳的機會。遊戲的經濟骨幹可以完全由數字人民幣掌控,讓玩家用數字人民幣買遊戲寶物、服務。這會讓數字人民幣以想像不到的速度融入世界。”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