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年終報導:從美國到意大利到澳大利亞,看中國如何炮製新冠病毒的源頭


2020年12月13日UPS員工在肯塔基州路易斯維爾穆罕默德·阿里國際機場移動裝載輝瑞疫苗的集裝箱。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22:09 0:00

新冠疫情肆虐全球將近一年,然而病毒的源頭依然成謎。在世界衛生組織準備對中國武漢展開國際調查之際,中國官方媒體又開始炮製新一輪新冠起源的說法。這一次,罪魁禍首是來自澳大利亞等國的進口冷鏈食品。

不久前,他們還借西方科學家之口說,新冠病毒來源於意大利和西班牙。從最初將病毒來源“甩鍋”給美軍實驗室到現在“甩鍋”澳大利亞牛排,中國當局一直試圖否認新冠病毒起源於中國,儘管新冠疫情首先在中國武漢爆發。

中國:新冠病毒源自澳洲牛排和其他冷鏈進口食品

2020年12月6日,中國半官方的民族主義小報《環球時報》在其英文版上刊登了一篇調查報告說,不能排除新冠病毒去年被進口到武漢華南海鮮市場的可能。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在武漢早期確診的病例,與武漢華南海鮮市場關係很密切。華南海鮮市場一度被認為是新型冠狀病毒的發源地之一。

這篇題為《冷凍食品有可能是新冠病毒的源頭嗎?》(Could cold-chain imports have sparked Wuhan early COVID-19 outbreak?)的報告稱,武漢進口了多個國家的急凍產品,其中包括“巴西和德國的肉類⋯⋯澳洲的牛扒、智利的車厘子和厄瓜多爾的海鮮”。不過,文章也承認,目前並沒有支持這種說法的證據。

儘管沒有確鑿的證據,中國從12月7日起已經開始禁止從第六家澳大利亞牛肉供應商進口牛肉。不過,中國還沒有說明為什麼做出這一最新決定。中國今年已經禁止從其他五家澳大利亞牛肉供應商進口牛肉,理由包括標籤和健康證明問題。

這不是中國第一次將病毒的來源甩鍋給進口的冷鏈食品和包裝。從今年六月“新發地”農產品批發市場據稱從挪威進口三文魚發現新冠病毒以來,關於新冠病毒可能來自外國進口冷凍食品的說法就一直頻繁出現在中國的媒體報導中,甚至在中國學者的研究論文中。事實上,自北京新發地批發市場聚集感染之後,新的本土感染病例的溯源結果往往都是“進口冷凍食品”或包裝。

10月23日,清華大學、北京市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等研究機構的研究人員聯合在中國《國家科學評論》發表題為“北京新冠肺炎疫情再現可能源於冷鏈食品污染”的論文。該論文的研究人員揭示,該疫情中病毒源頭極有可能是境外疫情高發區的冷鏈進口食品,並提出,冷鏈運輸或為新冠病毒傳播新途徑。

如果說,中國媒體之前的報導是為了解釋新冠疫情在中國二次爆發的緣由,那麼,《環球時報》的這篇最新調查報告則試圖完全改寫新冠病毒最初從武漢開始的敘事。

《環球時報》中文版11月26日也刊登類似的文章,表示“不能排除”新冠病毒是去年被進口到武漢華南海鮮市場的可能。

中國共產黨官媒《人民日報》此前一天11月25日也在臉書上發帖稱:專家認為“#COVID19(新冠病毒)不是從中國中部的武漢開始的,而可能是通過進口冷鏈食品和包裝(進入中國)。”

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流行病學首席專家吳尊友近日在接受媒體採訪時也確實說過,“由於北京新發地、大連和青島這幾起疫情都是由海產品引起,那麼使我們想到了最早在武漢發生的那些疫情也是在華南海鮮市場,是不是也是由於進口海產品引起,這個也給我們一個提示,使我們有一個新的思路、新的技術方向。”

真相:新一輪甩鍋與世衛組織即將到來的調查有關

不少媒體分析,中國新一輪的病毒“甩鍋說”與世界衛生組織(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WHO)即將到武漢的調查有關,中共似乎“急於將水攪渾”。

今年5月,世衛成員國達成一致意見,敦促世衛組織協助調查新冠病毒的“人畜共患源頭和人際傳播途徑”。雖然專家們說,對病毒源頭的調查至關重要,是避免下一場大流行的最佳希望,但是中國官方對國際專家調查病毒源頭一直很不積極,甚至為調查設置障礙。澳大利亞是第一個要求對新冠疫情起源進行獨立調查的國家,也因此與中國關係急轉而下。

11月27日,世界衛生組織總幹事譚德塞明確表示,國際專家將會進入武漢調查病毒起源。這是自新冠疫情爆發近一年後,國際專家團確認能進入新冠疫情爆發源頭武漢實地調查。不過,譚德塞並沒有說明國際專家團前往武漢現場調查的具體日期。但是,據透露的協議,即便是國際專家們到達中國,但是對武漢的實地考察還會由中國科學家來操作。

關於新冠病毒可能來源於冷凍食品包裝一事,目前世界上大概只有中國認為冷凍食品包裝有傳播新冠肺炎的風險。世界衛生組織之前也表示,通過冷凍食品感染新冠的風險較低。美國疾控中心說,“目前沒有證據顯示,處理和攝入食物與新冠病毒有聯繫。”

其實,中國自己的檢測結果也顯示,“市場流通冷鏈食品被新冠病毒污染的風險很低。” 據中國官方的新華社10月17日的報導,自從中國6月份加強對冷鏈食品的檢測以來,截至9月15日,全國24個省份報送了298萬份檢測結果,其中冷鏈食品及包裝樣品67萬份,從業人員樣品124萬份,環境樣品107萬份,僅在22件食品及包裝中檢出新冠病毒核酸陽性。

在11月舉行的中國國務院聯防聯控機制發布會上,中國國家食品安全風險評估中心副主任李寧解釋說,截至目前,中國全國抽檢監測的陽性率是萬分之零點四八,而且主要集中在食品外包裝。

新華社的報導還說:“現有研究和防控實踐顯示,新冠肺炎不是食源性疾病,未發現通過攝入食物導致感染的情況。迄今為止,也尚未發現消費者因接觸污染的冷鏈海產品而感染的病例,我國消費者感染風險極低。”

刊登在《國家科學評論》的那篇論文其實也沒有得出明確的結論。該雜誌的主編在談到發表這篇論文的初衷時似乎在暗示,之所以發表這篇論文,因為文章可以帶來“轟動效應”。

他說:“這個理論如此漂亮。我們能不能在其中包含尚未解決的問題的情況下,就把它發表呢?我們為這個問題糾結了很久,最後還是決定發表,因為它真的是非常非常漂亮。”

由於沒有確切的證據,中國對進口冷鏈食品外包裝進行新冠病毒的檢測引發了一些爭議。冷鏈食品出口商質疑其背後的科學性,以及它是否構成了不公平的貿易壁壘。

中國:新冠病毒來源於意大利北部,而非武漢

除了將新冠病毒的來源歸咎於冷凍食品外,中國官媒近期還借助德國著名病毒學家亞歷山大·凱庫勒(Alexander Kekulé)之口將病毒來源“甩鍋“給意大利。

11月底和12月初,中國媒體報導說,凱庫勒說,目前全球正在傳播的新冠病例中,其中99.5%可追溯到來自於意大利北部的一種新冠病毒變異毒株,而該變異毒株並非來自中國武漢。

報導還說,在武漢最初發現新冠病毒時,包括中國在內的全世界都不知道那是什麼;而當病毒在意大利北部蔓延時,意大利方面那時卻長時間忽視了來自中國的警告。報導繼續借凱庫勒之口說,儘管中國發現了病毒,並發出了警告,還示範了阻止病毒傳播的方法,但其他國家並沒有及時的採用,這導致病毒的傳播沒有被阻止。

一時間,凱庫勒成為中國媒體宣傳的明星。他的照片在“還中國清白!”大標題下出現在中國的新聞網站上。中國網民因此狂歡不已。在網上,諸如“十億人為你點贊”,“只有你才敢說真話”的點贊比比皆是。

真相:中國媒體斷章取義,科學家本人反駁

然而,這種說法只是中國媒體對凱庫勒的話的斷章取義,凱庫勒本人隨後在自己的推特上發文表示反對中國利用自己進行宣傳。

中國大部分媒體沒有報導的是,凱庫勒在後來的採訪中解釋說,病毒“當然是來自中國,是從中國輸入到了意大利,在那裡發生了變異”。因G變體的感染力更強,才得以在全球迅速傳播。雖然也有中國媒體相對準確地轉述了凱庫勒有關發言的大意,但是,中國觀眾似乎並沒有接受後面的這幾句話。

凱庫勒本人12月1日還在自己的推特上發帖說:“中國媒體利用(病毒)G變種在意大利出現來進行宣傳。新冠病毒流行始於中國,而且其爆發在初期甚至可能曾被掩蓋。”

中國媒體也不是第一次利用西方學者的研究報告,借用西方學者之口為中國“甩鍋”。事實上,每當有病毒起源的研究報告出來,中國媒體就會抓住每一個可能的機會,將病毒起源甩給其他國家,全然不顧研究報告可能沒有被同行審議,科學界對此還存有重大爭議等。

意大利研究人員的一份檢測也被中國媒體拿來大做文章。11月,意大利研究人員說,他們檢測了去年9月至今年3月參與肺癌篩查試驗的959名志願者血液樣本,發現111人體內有新冠抗體,包括4名於去年10月初提供血樣的志願者,意味他們可能去年9月已感染新冠病毒。中國媒體馬上報導,“最新研究:意大利去年9月新冠病毒已開始傳播”。

今年6月,西班牙巴塞羅那大學發佈公告稱,該校領導的一個研究小組在去年3月採集的巴塞羅那廢水樣本中檢測出新冠病毒。中國媒體立即報導,“新冠病毒可能源於西班牙”,全然不顧這項研究並沒有得到同行審議,學界對此由爭議。

倫敦大學學院(University College London)的遺傳學家弗朗索瓦·巴盧克斯(Francois Balloux)在推特上說:“在沒有對更廣泛的現有證據進行必要的審查和考慮的情況下,一些有站不住腳的證據支持的主張被廣泛的報導。” 他說,即使病毒在9月份出現在意大利,也不一定意味著它起源於那裡。

巴盧克斯對路透社說:“一個強有力的證據是,到目前為止,我們所知道的最接近SARS-CoV-2的病毒是在中國的蝙蝠中傳播的。隨著時間的推移,源頭仍有可能在東亞, 最有可能是中國,然後傳播到世界的其他地方。”

美國疾控中心科學家11月30日發布的一項研究也一樣被中國利用。美國的報告說,在美國紅十字會從全美9個州的居民那裡收集的7389個獻血樣本中,有106個發現了感染新冠病毒的證據。這些血液樣本由紅十字會在2019年12月13日至2020年1月17日期間收集,送至美疾控中心檢測,以查看是否有針對新冠病毒的抗體。

中國媒體報導說,這表明,美國的新冠病毒病例早於中國數週,在2019年冬季就已流行。事實是,中國武漢市衛健委報告了湖北省武漢市的一組肺炎病例,但是,病毒在中國的實際爆發遠遠早於官方通報的時間。

《南華早報》3月13日的報導也印證了這一點。報導說,該報看到的未公開的政府數據顯示,來自湖北省的55歲的一位病患可能是第一個在11月17日感染新冠肺炎的人。

美國有線電視網CNN12月1日發布獨家報導,披露一份湖北疾控中心流出的內部文件內容。文件數據顯示,在2019年12月,湖北多地出現了流感大爆發,12月第一周流感病例為上一年同期的20倍。最嚴重的是宜昌、咸寧和武漢。

有意思的是,當研究發現D614G新冠病毒變異毒株,也就是前面所說的“G變體”,最早在中國發現,後來傳播到歐洲和美國時,中國官媒並沒有報導。中國的報導說,感染力超10倍的變異毒株在馬來西亞和印度被發現。

中國:新冠病毒可能來自印度

中國媒體11月下旬有關病毒可能來自印度的說法也來自於一份研究報告,中國科研人員的研究報告,但是中國媒體借助權威醫學期刊《柳葉刀》之口進行了宣傳。在中國媒體上,《柳葉刀》的這篇論文再次“還中國一個清白”。

中國媒體報導說,《柳葉刀》在官網發布一篇論文,論文中明確指出,此次新冠疫情,最初開始的地方是“印度次大陸”,即印度和孟加拉國,並非是武漢。

報告的作者說,他們根據親緣演化分析來追踪病毒起源發現,病毒可能起源於2019年夏天的印度,通過含有病毒的水,從動物傳給人類,然後在沒人注意到的情況下傳到武漢,才會在武漢出現第一起病例。

根據報告,病毒DNA在進行複製過程中會產生非常微小的變化,利用親緣分析法和觀察DNA突變情況,就可以找到突變程度最小的病毒樣本,樣本所在的地方可能就是病毒的源頭。

研究發現,印度和孟加拉國的病毒突變程度最小,因此那裡應當就是病毒源頭。除了印度和孟加拉國之外,報告還懷疑美國、澳大利亞、意大利、俄羅斯、希臘和捷克等國是病毒的源頭。報告排除了中國是病毒源頭的可能性。

報告還提出了一種理論說,2019年5月至6月,印度中北部和巴基斯坦出現了有記錄以來持續時間第二長的熱浪,在該地區造成水資源匱乏,使得野生動物為爭奪水源而殘殺,增加了人類與野生動物的接觸機會。研究團隊認為,病毒有可能是藉著這個機會傳播到世界各地,直到2019年12月在武漢被發現。

報告還指出,病毒在進入中國之前,可能已經傳至歐洲,所以全球病毒大流行是不可避免的,而武漢只是這一病毒全球傳播過程中的一個環節。

研究團隊指出,基於新冠病毒較低的突變性,他們在澳大利亞、孟加拉國、希臘、美國、俄羅斯、意大利、印度和捷克這8個國家發現了變異最少的毒株。

真相:論文並沒有得到同行全面評議,只是“猜想”,目前已經下架

這份題為“新冠病毒在人類宿主中的早期秘密傳播和進化”( The Early Cryptic Transmission and Evolution of Sars-CoV-2 in Human Hosts )的論文並非發表在《柳葉刀》上,只是發表在《柳葉刀》在SSRN的預印本平台上,這意味著這篇論文尚未得到全面評議。現在在SSRN的平台上,已經找不到這篇論文。

不過,《南華早報》的報導稱,這篇論文的部分內容已經得到了同行的評議,並發表在《分子系統發育與進化》期刊上。

論文的作者來自中國科學院上海生命科學研究小組,他們表示,希望自己的工作能為新冠病毒研究、防控提供一些線索和新思路,病毒的真正起源依然是個未解之謎,需要不斷通過研究去揭示。

論文的作者在接受《南華早報》採訪時表示,他們團隊歡迎科學界審查他們的論文,這是公開學術探討的重點,有助於確立科學結論。他說:“只有這樣,論文的結論才能被正當地駁斥或接受。”

論文出台後首先遭到了印度科學家們的堅決否定,甚至他們同時也開始懷疑《柳葉刀》的研究嚴謹性。其他國家的專家也認為這份研究“有缺憾”,其做法“本質上有偏見”。

新冠病毒是美軍製造的,由美軍帶入武漢

這是新冠疫情期間流行的有關病毒起源的最早的陰謀論之一。

5月初,中國官方的《人民日報》和《中國日報》連續發問,要求美國解釋美軍位於馬里蘭的德特里克堡生物實驗室一度關閉停產的真相。

《人民日報》的文章說,“在美國,有人認為有多個證據表明,德特里克堡去年8月緊急關閉的原因非常蹊蹺,認為那裡可能是新冠病毒的源頭,並在美國造成了秋冬季節流感大流行,之後病毒通過參加武漢軍人運動會美國軍人運動員傳到中國,病毒發生變異後再次爆發。請專家解答”。

真相:親俄羅斯的機構製造了陰謀論,趙立堅推波助瀾

最初將德特里克堡捲入新冠疫情傳播源頭的是克里姆林宮支持的加拿大全球研究機構(Global Research Canada)。該網站3月發表了一篇題為“新冠病毒:更多的證據顯示病毒源自美國”的文章稱,新型冠狀病毒起源於美國,新冠病毒的原始來源可能是位於馬里蘭州德特里克堡的美國軍事生物戰實驗室。現在這篇文章已經被刪除,無法在網站上找到。

這篇文章之所以得到全球關注應該歸功於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3月12日,世界衛生組織(WHO)宣布爆發大流行的第二天,趙立堅在推特上發出的“可能是美軍將病毒帶到中國”的推文,並轉發了這篇文章。趙立堅的推文很快被中國十幾個使館的外交賬戶用推特轉發。趙立堅的推文引發美國朝野震怒。最直接的結果是特朗普總統一段時間把新冠病毒稱為“中國病毒”。

德特里克堡基地的陸軍傳染病醫學研究院實驗室去年確實一度被關閉,原因是“德特里克堡的蒸汽消毒工廠出現了故障”,並沒有“足夠完善的系統對其最高安全等級實驗室的廢水進行淨化”,因而未能通過美國聯邦疾病預防與控制中心的安全檢查。3月27日,德特里克堡基地德三級和四級生物安全實驗室已經全面恢復傳染病毒的研究,包括對新冠病毒的研究。

這個陰謀論有幾點自相矛盾。如果說德特里克堡實驗室發生了洩露,德特里克堡事故是在其所在的馬里蘭州弗里德里克縣宣布第一例確診病例的差不多8個月之前發生的。德特里克堡是去年7月被關閉的,而德特里克堡所在的馬里蘭州弗里德里克縣第一起確診病例是在3月16日發現的。

如果說美軍故意將病毒帶入武漢,那麼,美國現在有1649萬人口染疫,超過30萬人死亡,又如何解釋美國的初衷?

儘管這樣,這個陰謀論在中國的影響至今還沒有消除。《環球時報》的那篇《華南海鮮市場疫情源自進口海產品?》的英文文章說,他們的被採訪對像中,相當一部分人相信美國軍人去年10月在參加武漢軍運會期間將病毒帶入了武漢。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