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中國在冬奧會之前加強恐嚇外國傳媒


記者在張家口參觀北京冬奧會的奧運村。(2021年7月14日)
中國在冬奧會之前加強恐嚇外國傳媒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6:43 0:00

再過六個月,大批外國媒體將抵達北京參加2022年冬奧會的報導。他們可能受到中國政府煽動公眾反對西方記者的大規模運動的歡迎,而西方記者在中國正在受到越來越多的騷擾。

中國國營媒體、外交官和其他官員過去幾個月來不斷煽動針對外國記者和媒體的敵對,他們指責外國媒體散佈有關中國的謊言。北京近期把矛頭對準對新疆維吾爾穆斯林再教育營進行廣泛報導的英國廣播公司。

但其他媒體的記者也受到影響。一對德國和美國記者上月在河南省報導水災時受到憤怒人群的包圍並一度被拘留。當地人指責這些記者散佈反中國的謠言。幾個新聞機構此後也報導說,他們收到了死亡威脅和恐嚇電話。

這些騷擾時逢中國民族主義情緒在今年中共成立一百週年時不斷升高之際。中國官員開始了“戰狼外交”,經常利用侮辱和威脅試圖證明中國不會令人擺佈。

國際媒體環境已經十分緊張,以至於駐華外國記者協會(FCCC)上週警告說,與中共有關的組織的言辭已經“直接威脅到”“駐華外國記者的人身安全”。

中國政府在奧運之前的幾個月內加緊打壓外國媒體,可能會讓很多計劃派人採訪北京冬奧會的媒體面臨一個艱難的決定。

不願訪問

人權觀察中國研究員王亞秋(Yaqiu Wang)說,“我認為很多記者感到擔憂,”“這在2008年並不存在。”

王對美國之音說,河南騷擾發生後已經有些外國記者向她表達了擔憂。她說,“他們感到害怕,擔心這會不會可能也在北京發生。”

密切觀察中國問題的一些記者和學者現在都公開質疑他們有機會時是否會返回中國。

亞洲協會美中關係中心出版的網絡雜誌《中參館》(ChinaFile)今年6月公佈的一項調查顯示,在其121個被訪問的人中有40%表示在新冠病毒旅行限制取消之後“可能”或“肯定”不會訪問中國。

報告說,“儘管他們不能算是科學調查,但(回應)還是顯示出中國研究界一群知名人物的態度出現了顯著變化。”表達的擔憂有:擔心受到拘留、騷擾和監控。

中國2018年以間諜指控為由拘留兩名加拿大人之後,此類擔心不斷增多。很多分析人士人認為此舉不過是人質綁架,對加拿大逮捕違反美國製裁的一名中國知名的企業主管做出回應。

《中參館》報告引述《洛杉磯時報》前駐北京記者站主任詹姆斯·曼(James Mann)的話說,“情況足夠糟,以至於不得不擔心你甚至會為幾年前發表的任何批評性的言論而被監禁報復。”

他並指出,“想想你可能僅僅因為持有一本美國護照而像康明凱(Michael Kovrig)和斯帕弗(Michael Spavor)被充當像加拿大人質那樣的人質受到監禁,對我國政府做了中國當局不喜歡的事而進行報復,就更加令人不安。”

中國官員對這些擔憂嗤之以鼻。他們說只有那些違反中國規章的人才應該擔憂。他們同時否認支持任何的媒體騷擾,表示中國公民的憤怒是自然發生的,是“虛假新聞”和偏見報導的結果。

但有些記者指出,憤怒可能並非完全是自然發生的,因為中國的“防火長牆”讓大部分中國人無法看到英國廣播公司、《紐約時報》和美國之音等外國媒體的報導。

擔憂被誇大?

有理由認為報導奧運會的外國記者不用為他們的個人安全擔憂。最大的理由可能是:中國可能不希望在世界關注期間引發負面報導。此外,如果近期歷史能夠說明任何問題,中國喜歡驅逐記者而不是拘留外國記者。

駐華外國記者協會說,至少有20名外國記者去年以來已經被驅離或被迫離開中國。有些驅離行動似乎是對美國對中國國營媒體實施限制進行報復。

大部分被驅離的記者都報導了侵犯維吾爾人權或鎮壓香港親民主抗議活動等敏感話題。

很多奧運記者將集中報導奧運,可能減少冒犯北京的機會。他們會像東京奧運一樣可能被限制在一個保護性的疫情泡沫之中,極大減少與中國公民的互動。

新加坡國立大學中國和東北亞研究副教授林大偉(Lim Tai Wei)預計說,“目前的疫情將為採取措施限制記者的活動空間提供某些理由。”

他說中國還可能對申請報導奧運的記者進行提前檢查。他說,“那些有些記錄的人可能無法採訪奧運。”

但北京可能會被某些體育記者甚至沒有註意的細節所冒犯。

東京奧運期間,中國官員抨擊美國國家廣播公司(NBC)在奧運開幕時使用的中國地圖上沒有包括台灣或南中國海。

國內合法性

有些分析人士預計中國在奧運會之前可能會對國際媒體採取更加包容性的基調,理由是北京可能希望限制負面報導。

但林大偉警告說事情要更為複雜,因為中共在慶祝建黨一百週年時面臨巨大的國內壓力。

他說,“在這個紀念之年,中共最高領導很難在任何議題上示弱,尤其是在他認為事關國內主權的議題上。”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2018年取消國家主席任期限制以後即將無限期統治中國。除了在國內鞏固權力,中國也對中國的競爭者採取了更加咄咄逼人的手段。

林大偉說,“為了獲取政黨的合法性,它必須表面堅強,控制局勢,”“中共和這個國家現在由強人政府管理,就會尤其如此。這個政府可能被認為是毛時代以來最極權和最強勢的政府。”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