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中國的抗疫絕招與人類文明的反差


北京通往河北省的郊區村鎮道路被封。(2021年1月12日)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1:03 0:00

在世界各國正在跟一百年來未見的瘟疫苦鬥之際,中國的新型冠狀病毒疫情防控在世界各國各地區別具一格。中國是全世界唯一的一個為了防疫而禁止本國公民返國並禁止疫區的人外出尋求治療的國家。批評者表示,中國的這種防疫措施給許多中國人帶來極大的痛苦,中國也由此向全世界呈現出以習近平為首的中國共產黨治下的中國與人類文明格格不入。

中共主導的防疫抗疫是否值得稱讚?

大約2019年12月開始在中國武漢發生的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又稱武漢肺炎疫情)隨著以習近平為首的中共當局的嚴密信息封鎖和誤導性宣傳在武漢大爆發,並隨後擴散到全世界,釀成了百年未見的公共衛生大災難。

美國約翰斯霍普金斯大學發表的全球疫情動態報告說,截至2021年1月30日美國東部時間晚上八點半,世界各國總共有將近二百二十萬人死於疫情,一億二百五十二萬多人感染病毒。

在中國國內外一些觀察家和批評者看來,在這場全球百年不遇的大疫情中,中共當局所扮演的角色堪稱令人驚訝,令人驚恐。

在這些觀察家和批評者看來,從疫情出現之初,也就是最有可能將疫情控制在當地並進而將疫情消滅於萌芽之中的最佳時段,中共當局隱瞞疫情並散佈誤導性信息釀成疫情大爆發,進而導致至今不見盡頭的世界性大災難,到疫情爆發之後採取人類歷史上規模空前的封城措施,到最近疫情再度反彈之後採取的封城措施,中共當局對待中國人生命和尊嚴的做法不但令文明世界感到震驚,而且也讓中國公眾苦不堪言。

然而,中共當局及其控制的媒體、網絡水軍以及聽信中共當局宣傳的人說,儘管中共當局的防疫抗疫措施有種種缺點,但無人可以否認中國在中共領導下取得的舉世矚目的抗疫成就,無人可以否認這種巨大的成功使中國這個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再度活力回歸,這不但給中國人民帶來了好處,而且也給世界經濟帶來了福音,因此,中共當局應當為成功地控制疫情得到稱讚。

但在《中國戰略分析》雜誌社社長李偉東看來,中共當局主導的防疫抗疫並不值得稱讚;中共當局最初的隱瞞和誤導性宣傳導致疫情在中國大爆發禍害全世界,當局最初的一刀切的防疫措施非常不人道,其中包括不准疫區的人外出就醫,包括報導疫區情況的公民記者張展最近被判重刑,包括為了防疫封堵染病或被懷疑染病的人家的門窗,甚至把患病的孩子封在房間里活活餓死。

李偉東表示,撇開上述這些驚人的所謂防疫抗疫做法不談,僅僅就所謂的防疫效果、成果、成效來看,中共主導的防疫也沒有什麼好稱讚的。他說:“這個沒有什麼好稱讚的。它的有效不在於這麼殘酷的一個都不許進,一個都不許出。有效不在於這個地方。有效在於和台灣和新西蘭一樣的方法。”

李偉東在這裡所提到的台灣和新西蘭的有效的防疫抗疫是指這這兩個民主政體的防疫抗疫措施取得了世界各國公認的成功。在世界各國窮於應對疫情之際,所有的國家都承認這兩個民主政體是通過政府基於專家意見採取的有效應措施對和全體國民積極配合而取得了防疫抗疫的令人羨慕的成就。

然而,中國國內外一些觀察家和批評者指出,中共當局由於種種原因顯然對台灣和新西蘭的防疫成功感到不舒服。他們指出,在全世界急需參考和推廣台灣的成功經驗之際,中國當局操控世界衛生組織極力打壓台灣在世界衛生組織的活動參與。在新西蘭防疫成功受到世界各國欽佩羨慕之際,中共當局宣揚從新西蘭進口的冷凍牛肉中發現新冠病毒。

截至目前,世界其他國家的專家的共識是,所謂的冷凍食品可以攜帶並傳播新冠病毒的說法沒有科學的證據證明。

與此同時,一些中國問題觀察家則指出,中共當局在疫情問題上是非常講政治的。為了講政治,以習近平為首的中共當局可以不理會世界各國的專家的見解悍然宣揚進口冷凍食品攜帶並傳播疫情病毒,也可以不理會世界各國專家的見解悍然從有非洲豬瘟疫情發生的俄羅斯進口豬肉,從而引進非洲豬瘟,給世界頭號養豬大國和豬肉消費國中國的養豬業帶來毀滅性的災難。

別具一格的防疫措施

為了應對百年不遇的致命性疫情,世界各國推出了各種各樣的防疫措施。在世界各國推出的嚴厲程度不一的防疫措施和居家令中都有成文或不成文的規定,這就是,需要外出尋求醫療的人不在居家令的限制範圍之內。

然而,中國卻在世界各國當中別具一格,中國各地當局推出的封城令多是一刀切,其成文或不成文的規定使疫區的人幾乎不能到外地尋求醫療,即使是他們病情危急也不能。此外,中國政府還是全世界唯一的公開阻攔在外國的公民返回中國以避免病例輸入的國家。

為此,中共當局在先前採取的嚴厲限制海外公民回國的五個一政策(即中國國內每家航空公司經營至任一國家的航線只能保留1條,且每條航線每週運營班次不得超過1班;外國每家航空公司經營至中國的航線只能保留1條,且每週運營班次不得超過1班)基礎上再推出由駐外使領館掌握決定公民歸國資格的健康碼的做法,即沒有中國駐外使領館的特別批准,中國公民就不能返回中國,即使是他們在國外生活無著,即使他們在外國生病但沒有醫療保險導致他們傾家蕩產也不能回國。

早些時候,中國一位老年的公民的家人在中國社交媒體豆瓣上報告說,那位老者在中國發布限制公民返回中國的五個一政策之前到美國夏威夷探親,在那裡生病,因為沒有美國的醫療保險又不能回國,導致該他和他家在美國積累的醫療費足以使他家傾家蕩產,儘管如此,他還是有家歸不得,繼續在美國積累醫療費賬單,導致老者本人和家人陷入絕望。

在另外一方面,在英國的一個年輕留學生報告則報告她本人的幸運經歷說,她因為中國實行五個一政策而不能如期返回中國,因此,她在英國的留學生簽證過期,她在英國逗留失去了合法身份,也失去了她在英國的醫療保險,但她的胳膊因為意外事故燙傷,她不得不求助英國的醫療保險系統並向他們承認自己在英國逗留簽證過期,令她感到意外和欣喜的是,英國的公共衛生醫療機構仍是給她迅速安排了免費的專業救治。

但無論如何,中共統治下的中國截至目前在疫情防控問題上的所謂成就還是明顯的,不可否認的。中國經濟和社會生活一度基本回復正正常,中國的新出現的病例也一度幾近清零。這就使世界各國包括中國很多的人陷入迷惑,並感到難以評價中共的非人道的防疫抗疫措施。

多年研究哲學、倫理學和政治學的學者、政論雜誌《北京之春》榮譽主編胡平自疫情從中國爆發並釀成百年不遇的世界大災難起,就一直在密切追踪疫情的發展以及各國政府疫情的局舉措所引起的哲學、倫理學、政治學的問題。

胡平對美國之音表示,確實,有些人會對中共的野蠻的防疫措施取得的所謂成功感到難以評價,感覺不好說好,但也不好說壞,但對全世界大多人包括多大都數中國人來說,問題其實是很清楚的,大家都不糊塗。

胡平說:“毫無疑問,朝鮮的確診病例和死亡病例數目確實是相當低。這裡就有一個問題很簡單:我們有多少人羨慕(幾乎完全不講基本人權的)朝鮮?有多少人認為應該學習朝鮮?我想,這種人一定是非常少。可見大家在如何抗疫的問題上對中共的這種不惜一切代價的做法肯定是不以為然的。否則大家就要向朝鮮學習,把朝鮮當作榜樣了。”

胡平指出,全世界大多人,包括多大都數中國人之所以在防疫的大是大非問題不糊塗,是因為他們對什麼是文明、什麼是野蠻這樣的根本問題不糊塗。

什麼是野蠻,什麼是文明

胡平舉出法國已故的學者福柯在其名著《規訓與懲戒》中簡述的歷史為例。十七世紀末法國頒布的一道命令,規定一個地方發生瘟疫的時候應當採取什麼措施,其中包括要實行嚴格的空間隔離,封閉城市和郊區,嚴禁離開疫區,違者處死。

《規訓與懲戒》一書中還提到三百多年前的法國為控制疫情把疫情城市分成若干區,每個區由區長負責,每條街道由里長負責,嚴密監視街道居民行動,誰離開自己的街區就要處死;所有人都必須在家裡,吃喝由當局安排,總之每個人都要在一個規定的位置,任何微小的活動都要受到監視,一切都要在當局的掌控之中。

胡平說:中共的支持者和中共的宣傳機關聲言別的國家應當抄中國疫情防控成功的作業,但人家法國早在三百多年前作業就做好了,至今擺在那裡。今天的法國人為什麼沒有那麼做?

中共當局不斷強調要講大局,抓大事,防疫抗疫眼下就是中共當局大講的大局和狠抓的大事。在批評者和觀察家們看來,中共當局為此採取了令世界各國公眾感到匪夷所思的不惜一切代價的防疫做法,確實取得了令人難以言說的“成就”。

但在胡平看來,不怕不識貨,就怕貨比貨。他說,“這種對照,一個是跟北朝鮮的對照,一個是把三百年前的法國跟三百年後的今天的法國的對照,我覺得就可以得出一個很明白的結論,這就是,大家對所謂的不惜一切代價的抗疫防疫的做法是不以為然的。”

封城封省的嚴苛做法引爭議

在最新一波疫情出現之後,中國當局為防疫而採取的種種封城封省的措施在中國公眾當中引起了強烈的批評。吉林通化突然封城,導致30萬居民陷入斷糧斷藥的困境。河北封省,一個得急病的河北孩子被北京醫院拒絕救治。

這些嚴酷的防疫舉措導致一些觀察家提出,中共的這種做法做所依據的思路跟養豬業對付豬瘟的思路類似,這就是,遇到豬瘟,不管豬的死活,先控制住疫情再說,中共的做法也是不管疫區人民的死活,先控制住疫情再說。

《中國戰略分析》雜誌社社長李偉東對這種將中共的防疫跟養豬業對付豬瘟的做法相提並論的說法表示非常不以為然。李偉東表示,這種說法過於極端,過於片面,因為眾所周知,中共當局根本就沒有像養豬業遇到豬瘟就大規模宰殺豬一樣宰殺人

李偉東說,此外,中國疫區的人有醫療需要,也不是不能在疫區得到治療,河北那樣的疫區有充足的醫療資源;即使是有人需要疫區之外需求治療被阻擋,那也是個別現象,並不是當局有意要讓人死在疫區。

胡平認為,在控制疫情的時候,中共當局確實是沒有像養豬業大規模屠宰豬以控制疫情一樣大規模殺人,畢竟中共當局也會算經濟賬,大規模殺人經濟上不合算,而且中共政權確實需要有人幹活,有人繳稅才能繼續維持生存和運轉。

胡平認為,從另一個方面來看,中共應對疫情的思路跟養豬業應對豬瘟的思路是高度相似乃至高度雷同的。他說:“(中共管理人和管理豬)這兩件事情一樣的地方就是都不把對方當作有尊嚴的生物來看。回到人的問題上,現在他防疫的辦法不是把老百姓都殺掉,只是採取不近人情的隔離措施。”

胡平說,中共當局採取的嚴酷防疫措施只是適用於普通民眾,不適用於高官及其家屬,中共權貴可以得到最好的保護,也有最大的自由;西方國家的總統、首相、部長都有感染的,但中共的高官沒有感染的,他們即使是給病毒感染,也會得到最好的治療,而且不會受到封城令的限制。

中共中央機關報《人民日報》旗下的小報《環球時報》主編胡錫進的把中國當局採取的嚴酷防疫措施比作“壯士斷腕”。胡平說,從各種意義上說,這種“壯士斷腕”的防疫思路跟養豬業撲殺豬來控制豬瘟的思路別無二致,其思想基礎是不把每一個人的生命當作獨一無二的生命,而是當作可以任意取捨的數字。

疫情引發的倫理道德問題

截至目前,面對百年不遇的、到現在還看不到盡頭的新型冠狀病毒疫情,世界各國政府的作為和不作為取得了各不相同的結果,究竟是哪種做法,哪種政策更為有效,更令公眾感覺好,各國疫情死亡人數和死亡率到底怎樣,各國政府乃至公共衛生專家和傳染病專家、統計學專家對這些問題還在摸索。

一些觀察人士認為,中國的防疫措施最為嚴苛,最不講人道的。中國地方當局為了防疫,僅是封堵被認為是感染病病毒的人家的門就有鐵鍊鎖門,木板釘門,焊槍焊門,沙石堵門等多種在觀察家看來是駭人聽聞的做法。這種防疫措施也給各國主政者和各國人民帶來道德難題,這就是,是否可以用非人道的方式來追求人道主義的目標?

中國政府以及中國政府的支持者一直在以公開和私下的方式暗示或宣示:中國的做法雖然引起非議,但中國取得的防疫成就是不可否認的;人權首先就是生存權,看看美國,空喊人權,疫情死亡超過四十萬,而且死亡人數還在繼續快速上升,這是明擺著的無可爭議的事實,其他國家無權對中國說三道四,中國國內外的人也無權為中共為中國人民謀利益(保障人民最大的利益)說三道四。

一些觀察家指出,中共當局之所以在一年前推出非人道的封城措施,在一年之後疫情反彈之際重新祭出非人道的封城措施,就是因為中國國內外對中共當局的這種做法沒有多少嚴厲的譴責,許多中國人甚至也以公開的和私下的方式表示認同中共的這種不人道做法,認為這種做法畢竟行之有效,無可厚非,因此中共才會一再有恃無恐地、甚至是驕傲地採取這種殘暴做法。

哥倫比亞大學政治學博士、中國民主黨主席王軍濤對美國之音表示,不幸的是上述觀察家們的看法大概是不錯的。在他看來,七十多年來中共政權為了維護自己的統治,對關心公共利益的人、關心基本人權的人進行無情的打壓,這就造成了一個對中國人來說是十分明顯也十分切身的惡果。

王軍濤說:“中國公眾養成了一個心態,即對公眾利益漠不關心,對別人的死活也漠不關心,因為關心這個實際上上會影響自己的存在和發展。我就這麼想,看到那個(在河北生命垂危但不能進北京治病的)孩子的事情,實際上大多數中國人心裡不會感到舒服,可能還有一部分人感到十分氣憤,但他們不敢管,或者也管不了。”

王軍濤還指出,中國公眾之所以大都主動或被動地接受乃至認同中共的防疫做法也是因為中國公眾被中共的誤導性宣傳所迷惑,錯以為外國,尤其是美國的疫情使美國變成了難以令人忍受地獄,中國公眾不知道即使在美國的疫情重災區的紐約,公眾的生活還是基本如常,公眾的基本個人尊嚴和個人自由沒有受到多少限制,只是大家現在都變得更加小心,要遵守社交距離之類的規定,總而言之,美國或世界任何文明國家都沒有中國的那種為了防疫要忍受監獄般的生活的情況。

學者胡平也承認,中共當局之所以反复敢於並樂於採取不管具體個人死活的防疫手段,並且會在可見的將來繼續採取這種把人不當人的手段,確實是跟中國人/華人的基本人權理念缺乏有一定的關係。他說:“(許多中國人/華人)不把別人當作有個人尊嚴的人來尊重,多少接受這種(不尊重他人尊嚴和生命的)想法,至少是對這種想法不是那麼反感,才會有這種狀況。”

被潘金蓮灌毒藥的武大郎?

在胡平發出上述感嘆的同時,中國一位網民因家人遭受了他們所說的非人道防疫措施待遇痛定思痛,從基本人權的角度向中國公眾提出瞭如下的討論題:

1. 在非疫區實施封閉式管理作為防疫措施,以犧牲公民權利與正常生活為代價,換得的是什麼?投入與產出如何比較?尤其是在醫院這樣的重要公共機構。

2.從中央到地方的防疫措施越捏越緊,調正與修改的依據是什麼?各地管理措施是否有通過民主程序,或從法律上是否有據可循?

3.政策制定實施後與基層情況是否有磨合期?如有建議和求助該通過何種渠道,如何保證有效解決?

在中國社交媒體豆瓣上發表的這一討論題已經被禁止回應。原先的回應則被全部隱藏或刪除。熟悉中共網路輿論控制的人說,中共當局沒有刪除上述的討論題已經是格外開恩了。

在中共當局採取的嚴厲防疫措施令文明世界感到震驚之際,一位因職業原因不願意透露姓名的華人對美國之音表示,中共當局要中國人吞下防疫抗疫的苦藥,猶如中國古典小說《水滸傳》中的殺人犯潘金蓮用毒藥毒殺丈夫武大郎。

這位華人在回答美國之音書面提問的時候寫道:“像金蓮餵大郎藥一樣: '大郎先把藥吃了,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中國共產黨當局目前對中國人民用的金蓮妙法。中國人民就是大郎啊,已經沒有力氣說不了。”

中共被指玩毛澤東的老把戲

但中國國內外觀察家大都認為,在中共嚴酷統治下的中國人富有幽默感,尤其是富有黑色幽默感,這有近日來中國網絡間流傳的諷刺中共當局層層加碼的防疫措施的段子為證:

衛健委:高風險的要隔離/ 中風險的要核酸測試/ 低風險的沒事。

省裡:高風險的不要回來/ 中風險的要核酸測試+居家隔離/ 低風險的要核酸測試。

市裡:高風險的不要回來/ 中風險的要核酸測試+集中隔離+居家隔離/低風險的要核酸測試+居家隔離。

鎮裡:高風險的不要回來/ 中風險的也不要回來/低風險的要核酸測試+集中隔離+居家隔離。

村里:滾。

或許是層層加碼的防疫措施引起太多民怨和諷刺抨擊的緣故,近日來,中共當局又通過中共當黨報《人民日報》這樣的所謂中央級媒體發布中共政府高官的批評意見,即防疫措施“不能擅自加碼,層層加碼,不能一刀切。”

有觀察家指出,中共當局顯然是在玩弄毛澤東當年的老把戲,這就是,在所謂的大躍進運動造成經濟災難,導致餓死人的事件發生之後,毛澤東的老部下、當時的國防部長彭德懷就此提出委婉的批評意見隨即遭到毛澤東的無情打擊,但毛澤東隨後又在中共黨內轉發一份下級幹部提出的跟彭德懷高度相似的意見,並號召中共各級幹部說實話,報實情。

但中共各級幹部眼看著彭德懷的下場,無人敢說實話,報實情,更不敢對毛澤東的瞎指揮提出批評或反對,生產大躍進運動於是在毛澤東的推動下繼續進行,中國幾千萬人在毛澤東如此製造的經濟災難和人造大饑荒中餓死。

1962年1月,在大饑荒過後,毛澤東含糊其辭地承認他犯了錯誤,但他提拔的新國防部長林彪則在當時舉行的中共七千人幹部大會上則發表講話則,聲言先前中共犯的錯誤,包括大躍進的錯誤都是下級幹部沒有能正確的執行毛澤東指示造成的。林彪隨即成為中國第二號權勢人物。

2021年1月,中國國內外觀察家在關注中共高官和官方級媒體有關“不能擅自加碼,層層加碼,不能一刀切”的說法,究竟是習近平為了給自己打掩護,還是習近平當局確實是意識到了截至目前的中共防疫措施確實是非人道並受到文明世界的鄙視,因此不應當繼續堅持。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