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亞洲新聞自由 最受新冠疫情衝擊


亞洲新聞自由 最受新冠疫情衝擊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7:31 0:00

根據促進新聞自由組織的報導,與其他地區的政府相比,亞洲各國政府更為不遺餘力地騷擾和逮捕報導冠狀病毒大流行的新聞記者並阻止把準確疫情消息傳播給當地人民。

總部位於奧地利的全球媒體組織“國際新聞協會”(International Press Institute, IPI)的數據統計顯示,在限制新冠病毒流行的新聞報導自由方面,亞洲國家最為突出。該組織調查追踪項目包括拘捕、司法指控、限制獲取信息、新聞審查、該組織認定的過當的不實新聞,以及口頭或人身攻擊。

迄今為止,國際新聞協會在亞洲已記錄到102起逮捕或指控,比其他所有地區的總數還要多。各項指標中,亞洲唯一排在歐洲之後的是新聞審查制度,位居第二。

強人和民粹主義者

國際新聞協會倡導主任拉維·普拉薩德(Ravi Prasad)上週告訴美國之音,亞洲與其他地區相比之所以令人不解地與眾不同,理由很簡單。亞洲國家和人口數量其他任何地區都多,發生案件的可能性當然更高。他補充說,同樣重要的是,這些國家大多數一直以來對新聞自由的尊重程度很低,或者根本沒有尊重,尤其那些民選但卻是民粹主義的政府或者是完全由獨裁者執政的國家。

普拉薩德說:“因此,領導者是一個共同原因;他們要么是強人執政,要么就是民粹主義者當權。”

與亞洲一樣,中東-北非地區和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地區的一些國家也是由民粹主義者和獨裁者統治,其年度新聞自由排名往往也較低。根據另一個新聞自由倡導組織“無國界記者”( Reporters Without Borders)的調查,中東和北非地區的平均分數實際上比亞洲還差。

但是,國際新聞協會和其他組織只能根據他們所能得知的案件進行統計,而且某些國家比其他國家更加不透明,其原因可能是由於正處於內戰狀態,抑或是因為他們更為擅長將國家機器所施行的虐待加以掩蓋。這兩種情況在中東和北非都仍在發生,新聞自由倡議組織還提到另一個特別難以了解真實情況的國家,那就是中國。

那些對人民壓迫最深國家幾乎談不上有任何獨立媒體。所有或大多數新聞機構都在政府的掌控之中,所以不受歡迎的新聞公諸於世的機會就更少了。

即使如此,普拉薩德說國際新聞協會的數據提供了公平的區域性比較。

他說:“鑑於在從特定地區獲取信息方面我們都會遇到的限制,是的,我認為我們的數據真實地反映了正在發生的事情。”

其他組織透過他們自己的方法來追踪世界各地與疫情流行報導有關的違反新聞自由行為,也顯示出同樣的廣泛趨勢。法國的“無國界記者”組織和總部設在美國的“保護新聞工作者委員會”( Committee to Protect Journalists,CPJ)也認為,與其他國家相比,亞洲國家政府更多地誤導公眾,審查媒體或騷擾報導疫情的記者。美國之音所設置的追踪數據,也顯示了同樣的趨勢。

壞中之壞

無國界記者組織主編和出版負責人保利娜·阿德斯-梅韋爾(Pauline Adès-Mével)表示:“如果把鏡頭定格在六月底,那麼亞洲當然將是受影響最大的大陸,也是新聞工作者受影響最大的地區。”

不過,由於新冠疫情仍在全球此起彼伏,阿德斯-梅韋爾現在不願明確指出任何一個地區。她說,隨著在6月後的幾個月裡非洲各地每天確診病例的增加,也逐漸有報導揭露地方當局壓制對疫情的報導。

然而國際新聞協會和保護新聞工作者委員會仍然認為,亞洲發生的違反與侵犯新聞自由的行為更多,而印度比任何地方都更嚴重。印度現在單日確診病例的數字超過世界其他國家,確診病例總數也僅次於美國。

儘管正式得到豁免權,而且即使已經出示了採訪證,該國的記者仍因違反封鎖規定而遭到警察毆打。其他人則因報導了疫情的爆發和政府混亂的反應,被以報導不實為由遭到起訴。

6月中旬,印度北方邦(Uttar Pradesh)北部的警察對新聞網站Scroll.in的執行編輯斯布利亞·夏爾瑪Supriya Sharma啟動刑事調查,只因為其報導了莫迪總理(Narendra Modi)稱讚的“模範村莊”在封村時居民處於斷糧狀態。夏爾瑪可能面臨四項指控,其中最嚴重的一項最高可判處五年徒刑。

起訴書中指稱她歪曲一位村民的話。 Scroll.in在一份聲明中說,該網站堅持認為報導屬實,並指稱該調查是“企圖恐嚇和壓制在因新冠疫情封村期間試圖對弱勢群體狀況進行獨立報導。”

除了逮捕和提起訴訟外,莫迪政府還試圖說服該國最高法院下達命令,要求媒體在出版之前向政府提交並獲得批准有關疫情流行的任何報導。儘管最高法院最終拒絕了該請求,但夏爾瑪說,這一嚐試仍然向地區當局傳達了強有力且危險的信息。

她告訴美國之音說:“當最高政府試圖制止獨立報導時,地方當局就會肆無忌憚地打壓以對公眾負責為己任的新聞記者,這可能解釋了為什麼我們看到了一系列針對新聞記者的案件,其中許多人是因他們針對有關疫情爆發和封鎖的報導而遭到逮捕或定罪。”

而中央政府在被最高法院拒絕後也沒有停止他們的努力。

假新聞爛仗

保護新聞工作者委員會亞洲區的高級研究員阿利亞·依夫提卡表示,政府已根據現有法律擴大了自身的權力,並利用這些權力來對付那些以批評眼光報導政府處理疫情災難的記者們。

她說:“近年來新聞自由已經在該國受到威脅,但政府仍然公然利用新冠疫情打擊那些持批判眼光的報導。”

依夫提卡補充說,政府這樣的態度加上印度龐大的領土、人口數量以及新冠病例,出現了許多與報導疫情有關的侵犯新聞自由的案例。

人權組織表示,就在各國政府聲稱要製止假新聞,儘管存在假新聞是事實,但比現實更可怕的是製止新聞的傳播。政府的許多作法和它們所宣稱的完全背道而馳。

國際新聞協會的普拉薩德說:“假新聞和不實信息之所以不脛而走是因為缺乏通過大眾傳播媒介提供真實和正確信息。”“政府應該與媒體緊密合作,對這些國家發生的事情,提供清晰且真實的描繪,而不是壓制真實消息,最終反而讓假新聞大行其道。”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