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非洲之角局勢動盪 北京尋求扮演調停角色


埃塞俄比亞總理阿比·艾哈邁德與中國國家領導人習近平在北京人民大會堂會晤。(2019年4月24日)
非洲之角局勢動盪 北京尋求扮演調停角色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7:06 0:00

中國提出幫助“消弭槍聲”,建設“持久和平的非洲之角”。鑑於該地區衝突不斷,這是一項雄心勃勃的任務。這也顯示出,北京可能會轉變其傳統的“不干涉”立場,更加積極地進行外交接觸。

中國非洲之角事務特使薛冰上星期在亞的斯亞貝巴一個由中國官員主辦和平會議上推出了這項提議。中國政府歷史上避免介入外國爭端,但是一些觀察人士認為,這個活動表明,北京尋求挑戰美國作為國際衝突調停者的地位。另一些分析人士則認為,這是中國作為非洲地區的一個主要投資者採取的務實之舉,為的是保護自己的利益。

和平會議本身並沒有提出解決正在持續的多個地區安全危機的具體方案,但是中國特使說,北京希望更多地介入。

今年早些時候被任命為非洲之角事務特使的薛冰說:“這是中國首次在安全領域發揮作用。”他還說,北京希望“不僅在貿易和投資而且在安全和發展領域”發揮更重要的角色。

根據美國和平研究所的統計,中國在埃塞俄比亞一國就有約400個建築和製造業項目,投資金額超過40億美元。但是,埃塞俄比亞自2020年以來就深陷惡性的民族衝突之中,亞的斯亞貝巴的聯邦政府與北部提格雷地區的反政府武裝交戰。和平會談計劃很快開始,但是交戰派係就究竟是由非洲聯盟還是肯尼亞來做調停方發生了分歧。

位於比勒陀利亞的安全研究所執行主任方特·阿坤姆(Fonteh Akum)對美國之音說:“作為非洲最大的單一國家貿易夥伴,中國認識到,像埃塞俄比亞這樣的本地區關鍵國家的穩定對於經濟來說是必要的。”

該地區其他地方也處在危機當中。北部鄰國厄立特里亞一直在與提格雷暗中交戰,埃塞俄比亞東邊的鄰國索馬里則是數十年來都飽受與伊斯蘭叛亂分子的衝突之苦。在南邊,南蘇丹多年內戰後達成的和平脆弱不堪,蘇丹則是最近剛剛經歷了一場軍事政變。就在本週,蘇丹和埃塞俄比亞軍隊因邊界爭議而發生了衝突。

因此,中國面對的任務並不輕鬆,中國也不是第一個嘗試的國家。華盛頓自己的非洲之角事務特使戴維·薩特菲爾德(David Satterfield)今年早些時候在這個職位上只呆了三個月就辭職了。拜登總統之前任命的特使杰弗瑞·費爾特曼(Jeffrey Feltman)在那個崗位上也只呆了不到一年。

中國主辦的和平會議有來自該地區各國的外交官員出席,但是期間甚至都沒有討論任何具體的衝突。會後發布的聯合聲明措辭也極為模糊,只說各方都同意“維持和平與穩定。”

國際危機組織埃塞俄比亞事務高級研究員威廉·戴維森(William Davison)說:“我認為,儘管他們舉辦了這場和平會議,但是不清楚他們在調停方面會向聯邦政府和埃塞俄比亞的其他衝突方提供什麼。”

他對美國之音說:“尚不清楚北京是否有政治承諾,或者是否了解政治複雜性,或者是否有外交能力來真的參與到會談之中。”

華盛頓對埃塞俄比亞施加了制裁,這令該國總理阿比·艾哈邁德(Abiy Ahmed)感到不滿。他曾說中國是亞的斯亞貝巴“最可靠的朋友”。中國常駐聯合國大使去年在聯合國安理會反對制裁。

戴維森說:“亞的斯亞貝巴有著對所謂西方乾涉、美國將其議程強加於埃塞俄比亞內戰之上的擔憂。所以,如果埃塞俄比亞在和平對話中更青睞中國那種更接近不干涉的方式,並不令人驚訝。”

肯尼亞國際關係問題獨立分析人士阿德希爾·卡文斯(Adhere Cavince)也這樣認為。他說,西方對埃塞俄比亞衝突的一些干預“受到的評價不好。”

他對美國之音說:“美國的回應是製裁、施加條件和威脅,中國所講的則完全不同。”他指的是中國關注於發展而不是人權關切。

中國共產黨一直表示,穩定是發展的必要前提,非洲之角地區是其全球基礎設施項目“一帶一路”的重要部分。

中國在肯尼亞為修建鐵路和公路提供資金,在亞的斯亞貝巴建造了非洲聯盟總部,為內陸國家埃塞俄比亞建設了通往吉布提的鐵路。中國在吉布提設立了北京第一個海外軍事基地。中國想要保護其戰略基地、運輸航道以及在那個地區工作的本國公民。

中南項目分析人士克里斯蒂安·吉勞·尼瑪·白曼古(Christian Géraud Neema Byamungu)說:“從經濟角度來看,地區穩定將有助於中國更加深入非洲東部,那裡是'一帶一路'在非洲的中心點。”

他說,他們能否通過提供經濟融合和發展項目來做到這點,就是另一個問題了。

他對美國之音說:“那個地區的衝突不僅源自於經濟,而且是根植於社會和文化的,這是中國缺乏經驗的一個領域。”

然而,看起來中國想要向華盛頓發出一個訊息:北京也能在海外促進穩定。不過,中國特色的斡旋調停也許會非常不一樣,它關注的不是人權和民主化,而是經濟發展。

中國官媒《環球時報》英文版最近有關非洲的一篇評論就這樣暗示。這篇文章稱這是件好事。

文章寫道:“雖然像美國一些國家也在地區提供調停,但是中國相比他們具有優勢,那就是,中國從來不會選邊站或乾涉地區國家的內政。“

但是分析人士認為,這並不一定會對中國有利,尤其在埃塞俄比亞。

尼瑪·白曼古說,“他們的中立在提格雷人中不受待見”,提格雷人在這次和平會議中沒有代表。

戴維森說,由於中國總是支持執政當局,“不可能會有其他的行為體對中國充當調停角色有興趣,最明顯的就是提格雷地區的領導人。”

但是卡文斯認為,“非洲之角國家只是歡迎中國提出的基於相互同意而非對抗和強加的東西。”

他說:“中國在非洲的調停努力是否會成功,這個問題的答案在未來,現在還不清楚。”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