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美國專家辯論美中爆發戰爭的風險是否在加大

  • 莉雅

中國多艘軍艦2016年7月訪問美國夏威夷州珍珠港(美國之音黎堡拍攝)

一個經濟與軍事實力日益強大而且對外日趨強勢的中國與世界第一強國美國之間爆發戰爭的風險是否在加大呢?曾經擔任過美國助理國防部長的哈佛大學教授埃里森認為,這種風險的確在加大。前國安會亞洲事務高級主管麥艾文則認為,美中之間雖然存在爆發衝突與戰爭的風險,但是這並不意味著這種風險在增加。他還認為,兜售風險在增加的做法是危險的。

埃里森:美中爆發戰爭的風險在加大

在美中兩國爆發戰爭的風險是否在加大的問題上,美國哈佛大學肯尼迪政府學院教授埃里森(Graham Allison)星期三在華盛頓智庫國際戰略與研究中心舉行的辯論會上闡述了他的看法。

他說:“美中之間爆發戰爭的風險過去一年增加了,目前正在增加,而且在可預見的將來會上升,儘管這不是說戰爭可能爆發,更不是說戰爭必然爆發。”

著有《注定一戰:美國和中國能逃避修昔底德陷阱嗎?》的書作者表示,眼下,最為緊迫的危機就是北韓問題。他把這個危機比作是一個慢動作的古巴危機而且危機正在加速發展。

美國哈佛大學教授埃里森在辯論會上(美國之音莉雅拍攝)
美國哈佛大學教授埃里森在辯論會上(美國之音莉雅拍攝)

風險加大的原因

擔任過助理國防部長的埃里森認為,有四個方面的因素可能導緻美中兩國因為北韓問題而爆發衝突,一個是美國這個守成大國與中國這個崛起大國之間存在的結構性壓力;第二個是來自第三方,即金正恩的挑釁;第三是上任不滿一年的總統更容易發動戰爭的所謂“過渡期現象”與美國總統在發動戰爭上擁有的權力這兩個制度上的放大器所發揮的作用;第四個是川普和金正恩這兩個決策者的個性以及他們的決策過程。

麥艾文:存在爆發戰爭的風險,但沒有在加大

在奧巴馬總統任內擔任國安會亞洲事務高級主管的麥艾文(Evan Medeiros)認為,華盛頓和北京都對對方的長期意圖持有懷疑,都有強大的軍隊,在很多重大問題上存在分歧與競爭,再加上第三方的存在,美中兩國之間的確存在爆發衝突與戰爭的風險。

他說:“換句話說,每當大國之間存在不同的安全利益的時候,戰爭的風險是存在的。”

但是他說,美中之間爆發戰爭的風險並沒有在增加,原因包括:眼下的安全環境與以前有很大的不同,中國的國力在增強的同時也面臨越來越多的挑戰;在核時代,大國之間爆發戰爭的可能性減少了;西太平洋更為多極化的軍事現實減少了對抗的可能性;美中兩國領導人都非常清楚修昔底德陷阱而且中國製定了避免與美國爆發衝突的政策;與美國爆發衝突會使中國實現民族偉大復興的整體目標受到破壞,而無意中捲入這樣一場戰爭對中國帶來的經濟影響將極為高昂。他還認為,即使是美國與北韓之間爆發戰爭,這也並不意味著美中之間會爆發戰爭。他還指出,川普在訪問亞洲之後降低了在北韓問題上的調子,美國對北韓採取軍事行動的可能性降低了。

哈佛大學教授埃里森(左)與前國安會亞洲事務高級主管麥艾文(右)在辯論會上。(美國之音莉雅拍攝)
哈佛大學教授埃里森(左)與前國安會亞洲事務高級主管麥艾文(右)在辯論會上。(美國之音莉雅拍攝)

“修昔底德陷阱”與“張伯倫陷阱”

目前是歐亞集團亞洲事務執行主任的麥艾文還表示,我們在談論“修昔底德陷阱”時也不要忘了“張伯倫陷阱”,即過早對一個崛起的大國做出妥協反而使它更加大膽,變得更為強勢,從而增加了戰爭的風險。

他說:“認為美中之間爆發戰爭以及陷入修昔底德陷阱的風險在增加的想法是危險的,而且可能會起反作用,因為它會導致你做出一系列危險的應對,使得美國及其盟友過早的在其利益上做出妥協,甚至會使一個崛起大國更加大膽,並採取最終可能導致不穩定的行動。”

埃里森對此回應說,看到危險並不是危險的,而未能看到危險則是危險的。他說,1914年爆發的第一次世界大戰以及1962年的古巴危機為我們提供了這方面的歷史例證。

在兩個人開始辯論前,40%的與會者認為美中兩國爆發戰爭的風險在增加,近60%的人認為這種風險沒有在增加。辯論結束後,認為風險在增加的人佔52%,48%的人認為風險沒有增加。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