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從東京到北京: 尋找日中主辦奧運的連結點


中國國旗和奧運旗幟在北京冬奧組委會外飄揚。(2021年3月30日)
從東京到北京: 尋找日中主辦奧運的連結點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2:31 0:00

因新冠肺炎被迫延期一年,以無觀眾形式舉行的東京奧運將於8月8日閉幕。專家對日本政府與民眾的表現,給國內與國際留下的形象,以及交棒給北京冬奧的前景,提出多樣的觀察與分析。

展現高科技優勢性別意識提高

史上最冷清,也最嚴峻的2020東京奧運即將順利落幕。身為主辦國的日本在其中的表現如何,成為各路專家討論的熱點話題。

日中關係專家,台灣日本研究院顧問陳文甲(Wen-chia Chen)在接受美國之音的採訪時表示,本次日本在主辦東京奧運值得肯定與有待改善之處大致各半。

他說:“值得肯定的是,日本將其傲世的'社會5.0'超智慧科技,在以人為本的思惟下,串聯AI、機器人、大數據、物聯網、無人機、動漫等元素植入東奧的舉辦工作,再一次讓世人見證了日本科技、經濟與文化的強權地位,同時也藉由高科技的諸般運作,在疫情肆虐情況下,仍能如期如質地完成奧運。”

明治大學政治經濟學部教授高峰修(照片提供: 高峰修 )
明治大學政治經濟學部教授高峰修(照片提供: 高峰修 )

日本運動社會學家,明治大學政治經濟學部教授高峰修(Osamu Takamine)認為,日本在舉辦本次奧運的表現差強人意,只有因偶發事件而受到重視的性別平權勉強可以稱為進步。他告訴美國之音:“前奧運組委會主席森喜朗因為歧視女性的發言辭職,組委會覺得造成負面社會觀感,成立了一個前所未有處理性別問題的小組。組委會也開始大量起用啟女性成員至40%的比例,並開始製作奧委會出版的《原始指南》(Portrayal Guidelines)的日文譯本,此外還發給媒體作為拍攝選手時的指導方針,所以這次很有性別意識的拍攝狀況大幅減少。雖然是出於一個負面事件導致的改革,也凸顯了日本對於運動與性別議題的重視方面,比其他的先進國家落後許多,但總算是有開始了。”

他表示,雖然這個改變很小,但或許可以帶動在奧運之後社會的“多樣性與和諧”的理念,這樣才算是舉辦本次奧運的正面價值。

本次奧運最大的敗筆?

對於需要改善的地方,陳文甲認為,日本政府對於疫情的控制不甚理想,在奧運期間各地疫情直線升溫,又以舉辦奧運的東京最為嚴重,雖然政府一再宣稱疫情突然惡化與奧運無關,但是奧運所引起的民間群聚感染,加上號稱“防疫泡泡”的選手村也感染嚴重,都是讓本次奧運失去光彩的原因。

他指出,民間多有責難的是,國際奧林匹克委員會(IOC)為了已簽定的合約,特別是佔其收益75%的東奧播映權,執意舉辦東京奧運,而日本政府為了顧全國際奧委會的利益,以及菅義偉個人的仕途,在面臨緊急事態的情況下執意舉辦奧運,把人民健康置之度外,這種做法自然引起諸多民怨,無法透過奧運有效建構全日本人的集體認同感。

日本經濟新聞與東京電視台7月26日民調顯示,菅義偉內閣的支持率下降至34%,已經逼近日本政壇30%的民調關鍵門坎。

高峰修也認為,日本政府在疫情控管不佳的狀況下,不聽專家的意見強行舉辦,是本次奧運最大的敗筆。

他說:“在舉辦奧運前幾天,東京進入第四次發布緊急事態宣言了,民眾早已經防疫疲乏不守規則了。這時候呼籲民眾,減少出外活動,政府自己卻大張旗鼓地舉辦跨國運動賽事,民眾當然更不願意待在家裡。而且即使進入緊急狀態,也沒有強制規定限制外出群聚,餐廳也可以營業,根本就無法管控人流。政府只考慮利益相關者的因素,根本沒有認真採用專家提出的建議,造成奧運期間染疫大爆發。”

日本8月6日全境新增確診1萬5645例,連續3天創新高;累計確診病例破100萬。其中東京都最為嚴重,連日屢破新高,單日確診率均超過4000人。

民眾態度轉變說明什麼?

根據全球市場研究調查公司益普索(Ipsos)7月13日公佈的民調顯示,日本有78%受訪者認為不該在疫情下辦奧運。

  • 奧運開幕之前,民眾確實反對舉辦,但開幕式的電視收視率高達56.4%(是里約奧運會時的三倍)。在開幕式上,他在國家競技場周圍進行實地考察,發現由於交通管制,國家競技場周圍的人行道上擠滿了人,日本體育奧林匹克廣場也是人山人海,就像疫情發生前的煙火大會一樣。奧運會開始後,電視每天都在轉播賽事,民眾漸漸地不再討論舉辦奧運會的利弊了。

高峰修說:“隨著情況改變,日本人就隨波逐流地很快改變自己的原則,不再重視自己最初的堅持,這就是日本民族脆弱的心智。就像二戰前大聲高喊'天皇陛下萬歲!'一樣,戰敗時就瞬間變成'民主主義者',完全沒有思想基礎,所以可以馬上轉換立場。這次讓全世界看到了現代日本人這種脆弱而缺乏中心思想的特性。再照這個狀況走下去,原來的日本文化就會逐漸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個無原始特點、無色彩的經濟強國而已。”

他指出,名小說家三島由紀夫曾經將戰後的高速成長期描述為“空虛”,在這次的東京奧運上十足呈現這種缺乏思想的特性。然而日本要交棒給中國舉辦半年後的北京冬季奧運,中國人一向給外界自我主張強烈的印象,這種對比會在兩個主辦國之間特別的明顯。

“政治歸政治,體育歸體育

陳文甲認為,雖然日本社會對於政府舉辦奧運的評價有待觀察,順利完成舉辦確實為國際社會體現了奧運的重要理念。

他認為近來美中衝突升溫,日中關係也隨之惡化,中國的海警數度造成尖閣諸島與南中國海域的威脅,日本官方在中國對待維吾爾、香港等人權議題上有別於以往地頻頻發聲,對於台海議題更是愈發明確地表明立場,但是本次奧運中國代表團派出777人參加,是中國史上境外參賽規模最大的一次,加上在疫情影響時美國總統夫人及法國總統等國政要依然到場祝賀,這展現了日本在國際間的政治影響力,讓國際社會全面支持與捧場。

陳文甲說:“此次日本靠著強大的政治、經濟、科技與文化的實力,並體現了'運動擁有改變世界及未來的力量'的賽會願景,完成東奧的舉辦,雖在疫情肆虐下飽受人民的批評,惟其向世人展現的是其疫情下的奧運典範足供中國學習,到明年2月疫情尚未被完全控制下的北京冬奧,要如何以超越日本的強勁實力辦好冬奧,同時也要落實防疫,穩定國內人民的信心,都是中國要學習與借鑒的。”

台灣日本研究院顧問陳文甲(照片提供: 陳文甲 )
台灣日本研究院顧問陳文甲(照片提供: 陳文甲 )

陳文甲表示,奧運是在世界面前展示國力的契機與平台,日本為了順利辦成東奧,當然竭盡諸般手段拜託美國能夠以“政治歸政治,體育歸體育”為念,積極參加東奧賽事,也不要帶頭抵制北京冬奧,因為惟有日美共同支持北京冬奧,才能換取中國相應的支持東奧。相對的,中國會避免“合縱歐亞,反制中國”的美中博弈戰場延燒到明年的北京冬奧,也積極地先支持日本的東京奧運。從日中在奧運上的“合縱連橫”招式,可看盡大國間的算計,而日本並不落於美中之後。

日本或終將支持北京冬奧

明年2月北京冬季奧運可能埋藏著被抵制的風險。美國眾議院議長佩洛西5月呼籲美國與全球主要國家以外交手段抵制北京冬奧。歐洲議會與英國下議院7月通過抵制北京冬奧決議案,日本至今尚未表態。

陳文甲認為,日本在中美之間仍將保持一貫的戰略上的模糊,以求安全上緊靠美國,經濟上依靠中國,在兩邊游移獲利。唯有通過獲得美國的信任及支持,才能達到日本國家利益的最大化下,近期的“日美同盟,對抗中國”僅限於安全保障的層面,而日中雙方都深知在政治上、經濟上都需要彼此的合作與配合,兩國對舉辦奧運的基調上都是互相合作與支持的。

他說:“日本屆時應會採取'安保歸安保、體育歸體育'的模糊策略,尤其就國際道義而言,'禮尚往來,投桃報李'本是應該的,尤其是中國參加東奧代表團達777人,號稱是除北京奧運之外,到境外參賽的史上最大奧運代表團,用這麼大的陣仗義氣相挺被稱之為史上最悲情的東京奧運,無疑是對日本這個鄰邦表達了高度的善意;而就國際利益而言,常言'沒有永遠的朋友,也沒有永遠的敵人,只有永遠的利益',日本當然也會期待北京冬奧能夠順利舉辦,屆時在擁有世界的工廠與市場之稱的中國獲取政商利益。”

高峰修說:“本次東京奧運中SNS(社群媒體)十分活躍,本來影響面各有優劣,但是這次負面的影響已經浮上檯面了。中國網民利用SNS對日本與其他國家選手強烈的批評與辱罵行為,已經造成原本就不太好的日中感情更加惡化,雙方沒有因為體育而變得更和諧。或許會因為SNS的廣泛使用,日中前後舉辦奧運反而讓東亞各國的民眾對中國更加反感,那就違背了奧運創始人古柏坦希望的'以體育文化交流促進人類和諧'的初衷了。”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