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香港支聯會稱超過18萬人參與六四30周年燭光集會


香港支聯會六四30周年維園燭光集會現場,參與者點起燭光。(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20:19 0:00

今天是六四事件30周年紀念日,香港支聯會從未間斷在維多利亞公園舉行燭光悼念集會,今年的悼念主題是 “人民不會忘記﹗平反六四、公義必勝﹗”大會發表聯署聲明表示,必須反思中港兩地民主運動的關係,讓兩地的抗爭相輔相成,合力挑戰一黨專政。今年適逢港府強推《逃犯條例》修訂,支聯會主席何俊仁表示,反修例爭議不會淡化悼念六四的情緒。大會表示,有超過18萬人參與六四燭光晚會。美國之音特約記者湯惠芸在香港現場報道。

香港支聯會估計超過18萬人參與六四30周年燭光集會,警方則估計高峰期維園內有37,000人參與集會。(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香港支聯會估計超過18萬人參與六四30周年燭光集會,警方則估計高峰期維園內有37,000人參與集會。(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主持人:湯惠芸,你好﹗香港支聯會六四30周年燭光悼念集會的情況如何﹖

記者:我現在身處香港支聯會舉行六四30周年燭光悼念集會的維多利亞公園,集會香港時間晚上8時正式開始。今年六四30周年燭光集會的程序與以往差不多,集會開始時播放 “香港人的六四”錄像,然後由支聯會常委帶領獻花;支聯會常委與年青人代表燃點代表薪火相傳的火炬;支聯會副主席鄒幸彤致悼辭,內容主要強調守護真相的重要性。

支聯會的悼辭:“你們拼死守護的真相,30年來,也成為我們的堅持,成為維園的點點燭光,成為讓當權者坐立不安的威脅。你們去了,你們仍活着。活在這晚維園裏的每一點燭光裏,活在這片土地上的每一次反抗間,活在仍在追求民主的每一個人心中。你們,不朽。”

致悼辭後,全體會眾為六四屠城死難者默哀一分鐘。跟著播放”天安門母親”群體成員錄像講話,今年是六四遇難者王楠的母親張先玲。

今年燭光集會比較特別的環節,是由歌手黃耀明獻唱六四30周年的新歌“回憶有罪”,這首歌由達明一派另一名成員劉以達作曲,林夕填詞,歌詞表示, “回憶即使有罪,真相怎麼敢無言,歷史假使有人,定被發現。” 大會並且播放八九民運在北京採訪的香港記者的“我是記者”短片及分享。

主持人:據支聯會的統計,去年有115千人參與維園六四燭光悼念集會,今年初步估計,參加六四燭光集會的人數有多少﹖參與人數有沒有受天氣影響?

記者:燭光集會晚上約10時結束之前,大會宣佈超過18萬人參與,據香港傳媒統計是2014年雨傘運動之後,六四燭光集會參與人數的紀錄。

今晚燭光集會之前,香港連日大暴雨,天氣不穩定,據記者現場觀察,集會開始前的天氣依然是不穩定,天氣悶熱也有下雨,傍晚6點半左右,銅鑼灣維多利亞公園出入口附近,已經有大批群眾準備進入燭光集會的場地,人潮比過去幾年提早出現,反映參加燭光集會的人數沒有受天氣影響。集會場地的地面被雨水淋濕,很多參加者都有備而來,帶備膠布以及小槢椅。

晚上8時集會正式開始,大會已經估計參與人數肯定會超過10萬人。記者現場觀察所見,不少外籍人士、台灣人以及大陸遊客來參加燭光集會。有香港家長帶同年幼子女、大專學生結伴而來,參加燭光集會傳承六四歷史。

來自深圳化名張先生的大陸遊客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去年第一次來香港參加六四燭光集會,今年再來。張先生說,去年第一次置身維多利亞公園燭光如海的現場,有一種 “朝聖”的感覺,他說中國民眾不能夠在大陸發聲,希望到香港以致台灣為平反六四發聲,他希望中國終有一日有民主。

有參加者高舉 “林鄭下台”以及”反送中”的標語,張先生及不少參加者都表示,會參加下星期日(6月9日)的 “反送中大遊行”,晚會開始的時候也有高呼反送中的口號。亦有參加者一邊唱民運歌曲,一邊激動落淚。

主持人:今年支聯會六四燭光集會的主題是人民不會忘記﹗平反六四、公義必勝﹗,大會發表六四30周年聯署聲明,主要內容是甚麼?

記者:六四30周年聯署聲明由超過40個團體及民主派政黨聯署,題為 “為死者、為未來繼續戰鬥”。聲明表示,香港記錄下當年八九民運政府當局急欲抹去的那些人和事,因此,有維園30年不滅的燭光。聲明表示,無關自身利害,無法立竿見影,但只要義之所在,香港人就會成千上萬的走出來,固執地向政權說不!

聲明說,維園的燭光,是香港人不可欺侮的象徵,是讓政權顫抖的戰書,是共產黨永遠無法使香港順服的明證。聲明又表示,必須反思中港民主運動之間的關係,讓兩地的抗爭相輔相成,合力向一黨專政挑戰。

聲明表示,要求平反六四,並不是求上位者一句評價,是要還六四一個公道與真相,將劊子手送上審判台,讓死難者與難屬能重生於陽光下。真正平反,只能靠每一個人的努力去達成,去挖掘、守護及傳遞真相,並且鍥而不捨的發聲施壓,追究責任。惟有如此,八九和六四才不會淪為當權者肆意定性與解讀的玩物。

聲明表示,在恐懼與自我審查漫延的今日,維園凝聚的勇氣和能量,不止是在支撐受難者,其實也是在支持我們自己,啟蒙着一代代願意為香港,為公義走出來的人。

主持人:今年適逢港府強推《逃犯條例》修訂,支聯會估計會不會影響參與六四燭光集會的人數?

記者:支聯會主席何俊仁星期二(6月4日)早上在電台節目表示,修訂《逃犯條例》爭議不會淡化六四情緒,他強調反修例是貫徹六四的 “反專制”精神,相信會令更多人關注人權等問題,他又估計即使有下星期日(6月9日)的反修例遊行,維園六四燭光集會也不會因此大增或大減參與的人數。

何俊仁表示,今年是六四事件30周年,亦是五四運動100周年,他相信燭光集會的情緒會比較高漲,預計年長人士和不少年輕人都會參加今晚集會,他亦不擔心六四訊息被淡化。

何俊仁又表示,即使《逃犯條例》修訂通過,支聯會仍會繼續舉辦六四燭光晚會,但他擔心有流亡海外的民運人士不敢再來參與。他又說,香港與中國內地的制度差異相當大,修例會引來驚恐,打破香港和中國內地的防火牆。

流亡海外的北京八九學運領袖封從德,星期日(6月2日)從日本東京乘飛機來港,打算出席今晚維園六四燭光集會,但是被香港入境處拒絕入境,遣返回出發地東京。封從德表示,事件證明一國兩制是假的,亦反映六四事件已過30年,中共避之唯恐不及,說明它們心虛到極點,自知理虧,“在全球關注下的大屠殺遭致天怒人怨”。

主持人:由於六四在中國大陸仍然是禁忌,每年都有不少大陸的人士到香港參與燭光集會,他們有何感受﹖

記者:今年39歲來自中國東北遼寧的肖先生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他星期一(6月3日)已經抵達香港,專誠參與維園六四燭光集會。肖先生表示,六四事件已經30年,在中國大陸看不到任何的資訊,他覺得歷史不應該被遺忘。

肖先生表示,六四事件發生的時候他只有9歲,在家鄉遼寧瀋陽市,當時中國官方主流傳媒的報道是一場動亂,直至他長大後 “翻牆”,在互聯網上看到其他外國的資訊,才知道八九民運是一場追求民主的運動,值得紀念。

對於中國國務委員兼國防部長魏鳳和近日在新加坡表示,六四事件是一場 “政治動亂”,並表示當年中國採取果斷措施 “平息動亂”,才令中國保持穩定,形容屬正確策略。

肖先生表示,魏鳳和的言論反映中國現在經濟比較強,“有錢了”就為所欲為,他認為以前都不敢這樣說,他覺得國際社會應該制裁中國。

肖先生:“誰也不怕了,我覺得國際社會應該要制裁的,不能讓這種極權政治、極權統治散播到全世界,我覺得對全世界是一個災難。”

主持人:這位來自大陸的六四燭光集會參加者,對香港人持續30年舉辦大型悼念集會有何看法?

記者:肖先生說,他希望香港人繼續悼念六四,希望保留這樣的星星之火,不過,肖先生認為,中國政府的資訊封鎖非常嚴密,一般民眾不容易接觸外界的資訊,很多中國國內的人不知道六四事件,因此香港人的悼念對中國大陸起不到很大作用,他甚至擔心被稱為 “送中條例”的引渡條例修訂通過的話,香港會步中國的後塵,言論自由會被限制,甚至下一代都要接受中國的洗腦教育。

肖先生:“如果那個引渡條例(修訂)通過的話,更難了,我覺得香港人想說話、想說真話的權利都沒有了。”

肖先生說,現在中國全國各地佈滿當局的監控天眼,民眾的一舉一動都受到當局監視,但是他不怕來香港參加維園六四燭光集會之後,會被中國當局秋後算帳。

主持人:每年都有不少香港藝術家關注六四,今年有藝術家為六四30周年製作特別的作品帶到燭光集會現場,請你介紹一下。

記者:過去多次在7-1遊行等示威製作特別道具,並且以行為藝術方式表達訴求的香港藝術家黃國才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他今年特別為六四30周年燭光集會,製作 “黃雀的羽毛”,可能帶一些作品到現場派發。

香港藝術家黃國才創作的”黃雀的羽毛”。(美國之音湯惠芸攝)香港藝術家黃國才創作的”黃雀的羽毛”。
香港藝術家黃國才創作的”黃雀的羽毛”。(美國之音湯惠芸攝)香港藝術家黃國才創作的”黃雀的羽毛”。

黃國才表示,“黃雀的羽毛”是用2013、14年間,維園六四燭光集會後市民剩下的蠟燭溶化之後重新製作,形態有如一條羽毛。黃國才表示,作品的寓意是當年北京八九民運追求民主的學生為自己的理想高飛,但是壯志未酬,希望香港人以致世界各地的人可以替他們實現民主的夢想。

黃國才說,製作了幾百條 “黃雀的羽毛”,部份寄到加拿大、美國等大城市,有團體舉辦六四悼念活動的地方。黃國才又表示,諷刺的是當年六四鎮壓之後,香港人透過 “黃雀行動”,支援很多當時的學運領袖及民運人士離開中國去世界各地,現在的香港因為逃犯條例修訂,極之需要國際社會的連結為香港人發聲。

主持人:近年有香港藝術家、大專學生及市民組織哀音隊,進行街頭六四報哀音,獻唱民運及改編的歌曲傳承六四歷史,並且呼籲各界人士參與六四燭光集會,請你介紹“六四報哀音今年傳遞的信息。

記者:今年六四報哀音的組織者藝術家歐陽東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每年香港以致世界各地很多有華人的城市,都會舉辦悼念六四的燭光集會之類的活動,但是他認為 “報哀音”很切合香港的情況,希望成為香港獨有的紀念六四的方式。

歐陽東表示,“六四報哀音”是想表達六四不是過去的事,而是現在進行式,將來也有可能在香港發生,希望香港人有心理準備去面對例如逃犯條例修訂之後,一個更嚴峻的局面。

六四報哀音的歌聲:“那日置身高牆、信念圍繞高牆,你熱血身軀吶喊聲消失不再響。國度仍多荒涼,慶幸得你引發夢想,那自由之歌萬世千秋要繼續唱。”

主持人:除了支聯會維園六四燭光集會,今還有那些關於六四事件30周年的活動﹖

記者:“立言香港”委員巫堃泰聯同“葵青連結動力”成員張文龍,6月4日晚上在尖沙咀文化廣場自由戰士像前,舉行悼念天安門屠城死難者粵英雙語晚會。

主辦者發新聞稿表示,未盡同意支聯會 “平反”論調及”建設民主中國”綱領,但認為天安門屠城對香港的民主進程及公民覺醒有重要性,因此選擇另行悼念。一如往年,晚會將會要求一眾參與屠城的反人類罪行者,必須在中國、地區及國際層面受到法律制裁。

主辦者邀請台港兩地部份被香港當局打壓的行動者,親身到場或透過短片發言,鼓勵港人在黑暗時刻不要放棄。包括現正流亡台灣的銅鑼灣書店前店長林榮基、台灣人權促進會秘書長邱伊翎、台灣中研究院台灣史研究所副研究員吳叡人,他曾經因為替香港大學學生會刊物《學苑》撰寫文章而被香港當局拒絕入境,他們透過短片發言。

被香港浸會大學開除教授職位的黃偉國,因為參與校內民主牆抗爭而被校方處分社會服務令的香港理工大學學生校董李傲然,親身出席晚會發言。

社民連等多個民主派政黨及團體,一如以往在燭光集會結束後,遊行到北京駐港機構中聯辦外抗議,要求平反六四。

香港大學等多間大專院校學生會今年繼續缺席支聯會六四燭光集會,而香港大學學生會今日下午按傳統洗刷 “國殤之柱”,以悼念六四被解放軍屠城的死難者;並重髹校園內太古橋上,“冷血屠城烈士英魂不朽、誓殲豺狼民主星火不滅”兩句標語,象徵對民主追求薪火相傳。

香港維園舉行紀念“六四”三十周年燭光晚會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1:06 0:00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