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香港各界關注及回應 雙學三子獲提名諾貝爾和平奬


香港雙學三子周永康(右起)、羅冠聰及黃之鋒。(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2:11 0:00

美國國會12名議員最近提名前學民思潮召集人黃之鋒、學聯前秘書長及常委周永康及羅冠聰,以及整場雨傘運動,角逐2018年諾貝爾和平獎,表揚他們發起香港史上最大規模的民主運動。雙學三子發聲明表示,獲提名諾貝爾和平獎他們與有榮焉,又認為這份榮譽應該屬於中國及香港百多年來的民主運動參與者。不過,香港特首林鄭月娥表示,有外國政客利用諾貝爾和平獎,對香港進行政治干預,她表示遺憾。

香港雙學三子黃之鋒、周永康及羅冠聰,上星期五(2月2日)發表聯合聲明,回應獲美國國會12名議員提名他們角逐2018年諾貝爾和平獎。他們表示榮譽歸於人民,雨傘運動再展光茫。

三子:提名諾貝爾和平奬與有榮

雙學三子表示,作為不過芸芸百萬名運動參與者中的其中三人,獲提名諾貝爾和平獎,他們與有榮焉,而榮譽應該屬於百多年來的中國及香港民主運動參與者。

聲明表示,港人上承中國八九民運、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等人反官倒、爭民主的精神,下啟雨傘運動抗命不認命,命運自主爭普選的路向。一脈相承,力求改變,在於人類永恆地追求自由與平等,促使社會實踐民主與公義,以求彰顯愛與和平的價值。

他們呼籲,當局假若真如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所言,展望「人類命運共同體」的意識,就理應接納人民要求和平改革,撤回中國人大「8-31」決議,建立民主香港及民主中國的願景,方能確立真正和平的世界格局,展現應有風範。

羅冠聰:被提名受之有愧

羅冠聰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對於被提名角逐諾貝爾和平奬,感到受之有愧。

香港眾志主席羅冠聰。(美國之音湯惠芸)
香港眾志主席羅冠聰。(美國之音湯惠芸)

羅冠聰說:因為相比很多歷史上拿到(諾貝爾)和平奬的很多得奬人,我們所做的工作都是很渺小。我們覺得其實奬項應該是去嘉許那個(雨傘)運動,以及認可香港的民主運動,而不是聚焦在兩三個人身上,所以我們對於奬項的態度都是很淡然的,我們會覺得我們自己認可其實不重要,最重要是香港的民主運動得到世界重視及支持。

香港眾志仍堅持民主自決方向

對於香港民主運動未來的路向,羅冠聰表示,雨傘運動後其實大家都有很清楚的想法,就是議會政治不是唯一的方向,香港民主運動有很多不同面向,包括社區、公民社會,甚至國際的連結。

香港眾志常委周庭最近因為該黨主張民主自決,被選舉主任以她的政治聯繫,包括香港可以自決公投是否獨立,認為她不擁護《基本法》及效忠香港,取消她參選港島區立法會補選的資格。

香港眾志主席羅冠聰表示,暫時該黨仍然會堅持民主自決的方向,不會因為一次的打壓而放棄他們的政治主張。羅冠聰並表示,未來香港眾志或者會面對一個大方向的調整,因為已經無法進入議會,該黨其中一個重要的發展方向現在被政權封死,他們會思考未來的發展方向。

強調民主自決是自由選擇非港獨

羅冠聰強調,香港眾志主張的民主自決不是港獨,而是到2047年,北京承諾一國兩制、高度自治50年不變的限期,香港人有自由選擇的權利。

羅冠聰說:但是你到了那個歷史時間(2047年),你會做甚麼歷史的抉擇,就是大家不同人的選擇,我想那個分別是很清楚,即使你是主張一國一制,我都會認為這些聲音應該要被討論、被聆聽,拿出來講,甚至有選擇。所以我會覺得很多時候將港獨、自決混為一談,其實是一些有目的性的攻擊,我們多次講得很清楚,我們不是一個主張港獨的政黨。

羅冠聰表示,北京將打擊面不斷擴大,未來會擴大到甚麼層次並不清楚,甚至提出港人自主都可能被認為是「暗獨」,他呼籲香港人不要害怕。

羅冠聰說:到底(北京)條線會退到多後呢,其實大家都不清楚,亦都形成了一種恐懼,我覺得香港人最重要不要害怕,現在我們只不過是一個專權的打壓,相比起大陸那些會突然被失蹤,無故被判監十多年,我們可能只不過是不能參選,我們不能因為這樣而害怕。

林鄭:外國政客對香港政治干預

香港特首林鄭月娥上星期六(2月3日)在北京,回應雙學三子獲美國國會12名議員提名,角逐2018年諾貝爾和平獎表示,有外國政客利用諾貝爾和平獎,對香港進行政治干預,她表示遺憾。

林鄭月娥說:有一些政治人物,似乎是用一個這樣的國際奬項的提名,去表達一些政治的信息。佔中是甚麼性質的行為,我想其實大家都知道的,法庭亦為此作出了裁決,諾貝爾的奬項是一個受世人尊敬的國際性奬項,所以今次有一些外國的政客,利用一個受世人尊重的國際奬項,似乎都是做一些政治干預的工作,我是表示遺憾。

民建聯主席李慧琼表示,對雙學三子被提名諾貝爾和平奬,她感到匪夷所思,又強調佔領行動令香港各方面都受傷害,損害香港利益,現時更出現許多後遺症,有警務人員因為執法而被判入獄。李慧琼表示,佔領行動並無為香港的民主政治爭取到任何進步,她更認為雙學三子被提名諾貝爾和平奬會引起北京不滿。

羅冠聰:建制派回應過份敏感

羅冠聰認為,港府及建制派的回應是過份敏感,不需要太過關注。他表示,很多國際性的奬項每年都會提名一些民主及人權運動,被認為有卓越成就的人。

羅冠聰說:我覺得反而是他們自己燒著這件事來講,引起更大的關注,而他們用的邏輯都是很奇怪,為何和平奬就是外國干預,物理奬或者其他不同的奬呢﹖又是不是外國去干預其他國家裡面一些不同的成就呢﹖

楊岳橋:平常心看待三子獲提名

公民黨魁楊岳橋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用平常心去看待雙學三子獲提名諾貝爾和平奬,同時亦看到國際社會對雙學三子以及雨傘運動有認識,甚至心裡敬佩,才會作出這次提名。

公民黨黨魁楊岳橋。(美國之音湯惠芸)
公民黨黨魁楊岳橋。(美國之音湯惠芸)

楊岳橋說:我相信這個對於香港人,或者對於我們參與政治前線工作的人,都是一個強心針。

楊岳橋表示,雨傘運動未有即時的效果,但是對於香港的民主進程有貢獻。

楊岳橋說:雨傘運動是一個和平的政治活動,相比世界其他地方來說,香港人展現出來的理性、智慧、忍耐,其實我相信是「超班」的。當然以結果來看我們可能未必見到一個即時的效果,但是我相信這個種子已經種在很多香港人心裡,現在等待的只是需要我們給予一些營養、淋下水,總有開花結果的一日。

香港市民認為三子值得提名嘉許

香港市民王先生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雙學三子獲提名諾貝爾和平奬,是一個國際性的奬項,不屬於任何一個國家特許,他認為雙學三子值得獲提名嘉許,而香港的民主不是一兩次運動可以成功,需要長時間爭取。

香港市民王先生。(美國之音湯惠芸)
香港市民王先生。(美國之音湯惠芸)

王先生說:過往的歷史當中,看到你要爭取一些東西的時候,是需要一些很長的時間,所以我相信年青人對自己的香港是有抱負,對爭取民主運動亦有抱負的時候,應該要持續下去。

劉兆佳:香港捲入中美關係

中國全國港澳研究會副會長劉兆佳星期一(2月5日)在電台節目表示,雙學三子獲提名諾貝爾獎不等於得獎,無需過份擔憂,但是他認為,美國國會有部份議員以香港作為對抗中國的棋子,威脅到中國國家安全問題,使香港捲入中美關係,成為兩者間的磨心,對香港及一國兩制發展不利。

劉兆佳說:美國國會裡面的確有一班人,為了挑戰中國而利用香港作為一個棋子來對付中國,這個一點都不出奇,希望通過搞亂香港來突顯一國兩制不是成功,令到香港可以產生某種牽制中國的作用。

劉兆佳表示,北京對國家主權態度強硬,對來自西方的批評比較敏感,他認為這次提名令雙學三子與政府之間的談判籌碼不增反減。劉兆佳又表示,雙學三子當中有個別人士經常到外國交流、尋求西方支持,即使今次是美國國會議員主動提名,他認為,三人亦應與外國保持距離,避免令人聯想到「勾結外國勢力」。

郭榮鏗:提名不會衝擊任何國家

公民黨立法會議員郭榮鏗表示,外界毋須對今次雙學三子獲提名諾貝爾和平奬反應過敏,他認為獎項的提名門檻相當寬鬆,包括國會議員、大學教授都可以提名,不會衝擊任何國家。

公民黨立法會議員郭榮鏗。(美國之音湯惠芸)
公民黨立法會議員郭榮鏗。(美國之音湯惠芸)

郭榮鏗說:你是否得到諾貝爾奬,這個完全是諾貝爾小組委員會他們去決定,我不認為這個是對著任何國家,或者一個政權所謂去衝擊。以及諾貝爾獎他們都有自己頒獎的準則,我留待他們自己如何看這件事,或者如何去衡量。

民主黨創黨主席李柱銘。(美國之音湯惠芸)
民主黨創黨主席李柱銘。(美國之音湯惠芸)

民主黨創黨主席李柱銘表示,雙學三子和雨傘運動獲提名諾貝爾和平奬有正面意義,對於在香港爭取民主的人是一種鼓舞,雖然運動暫時在香港未見到效果,但爭取民主是漫長的路,不會很快成功。他又表示,整場雨傘運動都做得好,令整個世界注視香港,而看到非常和平的鏡頭,令外國人亦動容。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