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香港首個有關全體立法會議員留任民調 支持及反對意見分歧


香港民主黨宣布聯絡有公信力機構進行民調並依據果決定去留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6:07 0:00

香港民主黨宣布聯絡有公信力機構進行民調並依據果決定去留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1:06 0:00

針對原定9月初舉行的香港立法會選舉被押後一年,社會各界對民主派立法會議員應該留任還是杯葛議會,未有共識,甚至出現爭拗。首個有關現屆全體立法會議員應否繼續留任的民意調查星期五公佈結果,超過2萬3千人參與的網上調查,整體有47%反對全體現屆議員留任,支持的有35%。電話調查的超過1千人當中,有41%反對留任,比支持的37%多4個百分點。學者分析,兩項調查支持及反對留任的受訪者都沒有過半,出現意見分歧的局面。民主黨表示,相關結果可以作為參考,他們會籌備一個全港性的科學化民意調查,作為去留的依歸。

前身是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的香港民意研究計劃8月17至20日,以”人大常委決定現屆立法會繼續履行職責不少於一年。你有多支持或反對全體立法會議員繼續出任議員﹖”為題,分別進行網上及電話民意調查,星期五(8月21日)召開記者會公佈調查結果,是首個有關現屆全體立法會議員應否繼續留任的民意調查公佈結果。

首個全體立法會議員應否留任民調公佈結果

超過2萬3千人參與的”我們香港人”計劃網上調查,當中21,367自稱”民主派”支持者,有63%反對全體現屆議員留任,支持的有20%;另有1,705人自稱”非民主派支持者”,當中31%反對全體現屆議員留任,支持的有50%;整體網上調查有47%反對全體現屆議員留任,比支持的35%多12個百分點。

香港民意研究所8月21日召開記者會,公佈首個有關現屆全體立法會議員應否繼續留任的民意調查,結果顯示支持及反對留任的受訪者都沒有過半,出現意見分歧的局面。(美國之音湯惠芸)
香港民意研究所8月21日召開記者會,公佈首個有關現屆全體立法會議員應否繼續留任的民意調查,結果顯示支持及反對留任的受訪者都沒有過半,出現意見分歧的局面。(美國之音湯惠芸)

電話訪問的1,012人當中,有41%反對全體現屆議員留任,比支持的37%多4個百分點。

鍾庭耀指網上調查經過動員參與

香港民意研究所總裁鍾庭耀在記者會上表示,發現參與網上調查的數據很多都是經過動員出來參與民調,估計有7千多名新增的人士參與這次群組網上調查,都是屬於有效數據,不過,他們審查這些數據的時候會特別小心,亦有同步進行電話調查,發現這次調查的偏差達到正負10個百分點左右。

鍾庭耀說:”意思即是說今次”我們香港人”的數字,你可能要預備有正負10個百分比的偏差,不過,我要同大家講一個好消息,就是剛好我們在做這個”我們香港人”調查的時候,我們是同步進行隨機電話調查18歲以上的(香港市民),所以今日同大家報告的,第一就是有”我們香港人”的數字,亦都同步有我們同時做的香港隨機電話抽樣訪問,樣本是超過1千,所以你可以兩個看都得,你信那個,我當然信電話那個多些,但是不要不信”我們香港人”的組群,因為它裡面一樣有它們的意見。”

鍾庭耀表示,兩項調查支持及反對現屆立法會議員留任的受訪者都沒有過半,出現意見分歧的局面,其中過去一星期可能被動員參與調查的7千多人,多數都是表達反對留任的意見。

反映社會情緒整體意見分歧

鍾庭耀表示,這次是一個初階的民意調查,可能很多受訪者都未深入了解民主派立法會議員去與留的真正意義,將來可能出現一個怎樣的香港,他認為學者專家都應該盡快去解釋,他又表示,過去一星期的動員參與調查,反映社會上的情緒,整體意見仍然屬於分歧。

鍾庭耀說:”所以我只是說在現階段做這個調查,其實是離開我想是人大常委會的決定,然後知道需要(全體立法會議員)延任一年,其實中間的討論是不多的,即是利弊是不多的,尤其是我們切身的經驗就是說,在過去一個星期很多市民是很想動員出來答我這條題目,所以我們會見到是情緒的因素是大很多,理性的思考是暫時我認為未足夠的,所以將來的(調查)數(字)怎樣走呢,當然不到我決定,但我們這樣演繹,就是說從抽樣誤差,的確是反對聲音多一些些,明顯地多一些些,未過半,意見是屬於分歧的。”

民主黨民調定去留應避免輸打贏要局面

立法會民主派最大黨民主黨星期四(8月20日)宣佈,就該黨立法會議員的去留問題,將會透過有公信力的民調機構,作出一個科學性的、全港取樣的民調,根據相關的結果作為他們判斷去留的基礎。

鍾庭耀表示,民主黨有跟他們接觸,但是還沒決定委託香港民意研究所進行這次大型民意調查。

有記者問及,如果民主黨的民調結果顯示,支持與反對的比例差不多,應該如何處理﹖鍾庭耀建議,民主黨可以全香港市民作基準,以”過半數”市民的決定為最終決定,或者以民主黨支持者超過3分之2的意向作最終決定。他認為,9月30日本屆立法會議員任期屆滿前,仍有足夠時間做一次大型民意調查,前提是必須設定所有規則、門檻基準,避免出現輸打贏要的局面。

鍾庭耀說:”究竟結果是怎樣處理,這個是不知道的,但是我認為在這個最後、有一點點類近表決性的調查,在做之前是應該早些講好那個規矩,即是不是我們講的規矩,而是委託機構講出了,大概這樣的情況,我就會這樣做了,要不然最後會輸打贏要呢,其實是對整個民主情操是有破壞無建設。”

學者指抗爭派動員參與民調表達意見

香港教育大學亞洲及政策研究學系講師關仲然分析民調結果表示,現時民意對議員是否留任,未有一個清晰的大方向,令到民主派陷入現時兩難的局面。他認為,民主派應該向公眾清楚說明傾向留任抑或總辭的理據。

關仲然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這次網上民意調查出現大規模動員參與的情況,反映抗爭派希望把握更多機會去表達意見。

關仲然說:”似乎就是特別即是抗爭派可能它們不在議會裡面,而議會裡面的人相對他們有air time(曝光時間),他們有傳媒訪問,抗爭派相對他們未在立法會裡面,它們用它們的方法就是去動員它們的支持者,而很明顯見到就是說原本在議會裡面的人,他們有他們的、因為他們是立法會議員,所以他們有多些傳媒的渠道去表達他們的意見,而抗爭派可能是沒有的,所以他們透過可能網上的方式等去動員,其實是很合理的一件事。”

民主派應說明如何整合抗爭派力量

關仲然表示,這次民調進行的時候,各方面未有表態會跟從結果作任何決定,他認為目前距離民主黨進行民調估計還有數星期時間,各方面應該把握時間講清楚自己的理念,例如民主派決定留任,如何整合抗爭派的力量。

關仲然說:”所以我想在接下來,他們(民主派議員)需要去解釋、去回答,就是說他們(議會)抗爭的”戲碼”會是怎樣,還有一點他們需要回答就是說,因為其實今次有趣的地方,就是說已經經過(民主派)初選,而且初選的結果跟現在民主派在立法會裡面的組成是不同,在這樣的情況底下,正正因為其實這個立法會期即將完結,理論上是4年,在一個新的、經過初選的民主派的一個組成是不同了的情況之下,如果這一年他們決定留下,他們能不能夠整合、或者能不能夠匯合一些將來、或者根據初選結果的那個民主派組成,去商討他們的行動,商討他們的決定,能不能夠這樣呢﹖或者他們留下的時候如何整合一些抗爭派,或者比較激進的民主派,能不能夠整合到他們的意見。”

關仲然表示,全體民主派立法會議員離開立法會的話,是香港前所未有的局面,長遠可能會減少傳媒曝光的機會,各方面的資源亦會減少。

關仲然說:”我想我們過往日常如何處理新聞,就是你們見到就是立法會議員他們可以舉行記者會,然後媒體會訪問,去到如果將來真的全部(民主派議員)退出的時候,一來他們有沒有這樣的資源去關心不同的議題,即是不只是政治上面的民不民主等等,即是很多民生上面的議題,他們首先就是還有沒有這樣的資源,去關顧不同的事情,另一方面就是說即使他們有關顧到,他們有沒有這樣的渠道,或者足夠的資源是去影響,或者去表達他們的意見呢﹖而他們表達出來,最後的效果是不是可以同他們現在立法會議員這個身份一樣﹖我想這個正正就是接下來要做的,即是他們特別是主張留下,或者以他們本身是立法會議員,他們要告訴別人,他們的價值在哪裡﹖這個我想是重要的。”

民主黨公民黨服膺民調定去留

民主黨主席胡志偉表示,這次民意調查結果可以作為參考,他們會籌備一個全港性的科學化民意調查,作為去留的依歸。

胡志偉說:”鍾(庭耀)教授一直都說,就是他們(香港民意研究所)今次所提供的研究結果,其實是一個參考,而我們接下來是會做一個有決定性的、一個全港性的科學化的民意調查,因此我們在這個基礎上面,是會按照鍾(庭耀)教授在稍後時間是幫我們去處理有關問題,提供一個方法,以及他所做的民意調查的結論,作為我們去留的依歸。”

公民黨表示,尊重民主黨的決定,亦會跟從相關的民調結果,作最終去或留的決定。

前香港眾志創黨主席、目前流亡英國的羅冠聰在社交網站帖文表示,民主派會否進入臨立會,並非國際間關注的問題,他認為,民主派延任與否都不會對國際游說工作有”決定性的因素”,他希望各人意見分歧時以理性討論找出答案,共同對抗共產極權。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