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香港人清明期間到沙嶺公墓 拜祭反送中運動犧牲的無名抗爭者


葬在香港沙嶺公墓無人認領的遺體,墓碑上沒有姓名,只有編號及下葬的年份。很多香港市民認為今年下葬的無名死者,是去年參與反送中運動犧牲性命的抗爭者,趁清明節期間向他們獻花拜祭。(美國之音湯惠芸)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9:19 0:00

據香港政府最近向立法會提交的文件顯示,去年的屍體發現和自殺案都較前年增加,其中屍體發現案更創過去3年新高,而警方表示,絕大部份屍體發現及自殺案都是”無可疑”。去年反送中運動發生多次激烈警民衝突,網上流傳有抗爭者被殺害,亦有人相信,今年埋葬在沙嶺公墓的無人證領屍體,可能是去年犧牲的無名抗爭者。很多參與反送中運動的市民趁清明節期間到沙嶺公墓拜祭。有拜祭的人士表示,最近的大圍捕等事件,會激發更多人在今年6月反送中運動一周年上街。

據香港政府最近向立法會財委會提交的文件顯示,2019年共有8,148宗屍體發現和713宗自殺案件,兩者的數字都多過2018年,其中屍體發現案更創過去3年新高。警方表示,絕大部份屍體發現及自殺案都是”無可疑”。

市民趁清明節期間到沙嶺公墓拜祭

超過10個月的反送中運動,期間發生多次激烈警民衝突,尤其8-31太子地鐡站有防暴警察涉嫌無差別襲擊市民,很多香港人相信警方可能有”打死人”,因此,每個月的最後一日,都有大批市民到太子地鐡站出口獻花。

去年6月開始參與反送中運動的香港市民周小姐(黑帽者)及Susan,一同到沙嶺公墓向無名的死者獻花致祭。(美國之音湯惠芸)
去年6月開始參與反送中運動的香港市民周小姐(黑帽者)及Susan,一同到沙嶺公墓向無名的死者獻花致祭。(美國之音湯惠芸)

位於新界沙嶺,中港邊境文錦渡及羅湖管制站附近的沙嶺公墓,是香港政府專為無人認領屍體而設的墳場,所有墓碑都無姓名只有編號,包括下葬的年份。

很多參與反送中運動的香港人都相信,今年埋葬在沙嶺公墓的無人證領屍體,可能是去年犧牲的無名抗爭者。

拜祭者不信眾多跳樓及浮屍無可疑

去年6月開始參與反送中運動的”和理非”(和平、理性、非暴力)市民周小姐,星期日(4月19日)趁清明節期間,約同兩位去年參與運動時認識的朋友一同到沙嶺公墓,向埋葬在當地的無名抗爭者獻花拜祭。

周小姐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她不相信去年發生這麼多離奇的跳樓案件或者海上浮屍,都是官方所說的”無可疑”屍體發現或者自殺案。

周小姐說:”海面上有很多浮屍,而那些浮屍亦都是、我們發覺是同往常,以往我們見到一些自殺的案件是完全不一樣,在我認知上我不覺得這件事情是”正常”,或者按官方、政府所講”無可疑”,我們是覺得這一班死者,實實在在是有可能是因為這一場(反送中)運動而被極權的人士去殺害了。”

周小姐表示,他們做不到上前線抗爭,但是可以在背後支援抗爭者,希望藉著到墳前獻花,向這些犧牲的抗爭者致敬。

周小姐說:”我們就選擇去買一些白花,去到墳前做一個很簡單的拜祭儀式,希望這一班年青人離開了我們、肉體離開了我們,但是他(們)的靈魂都還在我們心裡面長存,我們亦都很敬佩他們曾經為我們香港、為我們香港人付出了自己的生命。”

無懼北京打壓堅持爭取五大訴求

由1月底香港爆發武漢肺炎確診個案開始,大型的遊行示威暫時停止,而過去一個多星期,北京介入香港事務愈來愈強硬,港澳辦及北京駐港機構中聯辦連日來指控民主派立法會議員”政治攬炒”,上星期六(4月18日)香港警方高調展開”大圍捕”,拘捕15位民主派人士,包括”元老級”的李柱銘及吳靄儀等人。

去年12月參與”和你Shop”行動曾經被警方”大包圍”拘捕的周小姐表示,她不會害怕北京的強硬干預,今年6月反送中運動一周年的時候,她一定會繼續走上街頭,爭取香港的民主自由,堅持五大訴求,缺一不可。

周小姐說:”我個人就一定會繼續行出來,無論它(北京)用甚麼手段去打壓也好,我不會因為它現在做任何事情而退縮,反之我會覺得,我曾經被捕的事件,令到我覺得,我更加要出來做一些(事),為現在被捕的年青人,或者已經離世的一些犧牲者,更加要去做一些事情。當然你問我會不會好激烈、會不會好像往常6月的時候那麼激烈,我現在在這一刻好難作出決定,但是你問我,我一定會堅持到底,到了這一刻香港未可以有民主的道路的情況底下,我一定會同這一班年青人同行。”

市民:犧牲的抗爭者不會被遺忘

與周小姐一同到沙嶺公墓拜祭的Susan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她都是”和理非”的市民,去年6月開始參與反送中運動,因為她認為《逃犯條例》修訂是惡法,如果不出來抗爭,香港一定後患無窮。

Susan表示,到沙嶺公墓向死者鞠躬獻花,希望他們知道,就算他們死後的墓碑上只有一些數字,香港仍然有人不會忘記他們作出的犧牲。

Susan說:”其實都是向一些無名英雄去鞠躬,都不是做些甚麼,其實如果講代價來講,他們拿他們的命、拿他們的血來換我們的前途及將來,他(們)真的幫我們行了一大步,但是他們損失了的就是他們的性命,我們唯有真的用小小的一束花去表示我們的感激。但是想講的就是我們不會遺忘他們,縱然只有一個號碼(在墓碑上),但是問題是他們真的是有血有肉的人,不會因為這樣就將他們置諸不理,他們每一個在我們心目中都是重要的。”

Susan表示,有預計政府會秋後算帳,”大圍捕”也是意料之中,但想不到會這麼明目張膽,她覺得很過份,而且被捕的民主派”元老”有些已經60幾、70幾,甚至80歲都有,她認為香港人不會被嚇到,會繼續以不同的方式抗爭。

學生:政治打壓會激發更多人上街

26歲化名阿添的台灣留學碩士學生,去年回港參與反送中運動擔任義務急救員。阿添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他相信今年埋葬在沙嶺公墓的無人認領屍體,很多都是去年參與反送中運動的無名抗爭者,希望向他們獻花致敬。

阿添表示,北京最近趁香港人抗疫期間,進行各種政治打壓,包括”大圍捕”15名民主派知名人士,他認為會激發更多人在今年6月反送中運動一周年上街抗爭。

阿添說:”因為剛剛提到李柱銘、吳靄儀,其實都是法律界人士,現在拘捕的動作在政府的立場就是要告訴市民,即使你法律界”元老級”的人士,犯了它們(政府)所謂的罪,都是要被拘捕,而且是高姿態地拘捕,其實對市民來講是一種心理下的威脅來的,所以我們認為可能6月的時候(反送中運動)一周年,會更多真的為香港好、為香港著急的市民都是會上街。”

警方公佈短片講解沙嶺公墓傳說

針對很多香港市民趁清明節期間到沙嶺公墓拜祭,香港警方星期日(4月19日)在社交網頁發佈一條題為”破解都市傳說:沙嶺墳場、最後的尊嚴”的短片,講解沙嶺公墓的情況,當中提及沙嶺墳場的死因每一個都有醫生證明,或者經死因裁判庭調查,”肯定不會有人死得不明不白”。警方在片段表示,”假如有人一廂情願地將死者想像成被殺害的無名屍體,是褫奪死者最後的尊嚴”。

有拜祭者在沙嶺公墓放上代表反送中運動抗爭者的黃絲帶。(美國之音湯惠芸)
有拜祭者在沙嶺公墓放上代表反送中運動抗爭者的黃絲帶。(美國之音湯惠芸)

警方在片短當中公開一些數據顯示,2010至2019年間,無人認領遺體的數字明顯呈下跌趨勢,遺體主要是 0歲以下嬰兒或41歲以上人士。警方又表示,2019 年1月至2020年3月,身份不詳的遺體佔所有無人認領遺體的4.3%。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