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香港嶺南大學任教十八載 敢言學者疑因不同政見被變相辭退


中國國旗和中共黨旗被擺放在香港政府總部門前。 (2020年11月25日)
香港嶺南大學任教十八載 敢言學者疑因不同政見被變相辭退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7:58 0:00

過去一年裡,一向以開放自由,百花齊放見稱的香港高校頻頻出現學者疑因持不同政見而被解僱或不獲續約的情況,其中嶺南大學助理教授葉蔭聰最近連兼職任教都被校方禁止。這意味著他將離開任教18年的嶺大校園。葉蔭聰向美國之音表示,他懷疑香港學術界存在黑名單,校方把個別學者視為重點打擊對象。

葉蔭聰與嶺南大學的一年臨時合約今年8月到期。他原本打算在合約結束後,從下學年開始以兼職形式教授四門文化研究系碩士課程,但近日他從同事口中獲悉,學系及文學院均同意聘請他擔任兼職老師,但遭學院以上的部門否決,7月初校方通知他有關決定。葉蔭聰對美國之音表示,校方的決定令他感到意外。

葉蔭聰說:“因為涉及的只是兼職合約。按照以往慣例,通常學校高層不管兼職老師的事情。我沒想過自己會受到針對。平時如果到了學院以上的層次,一般都是副校長或校長蓋個圖章就行。這樣處理給人的感覺是很不透明,到底是哪個委員會作出決定,也沒有人知道。”

申請終身教席遭拒

香港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助理教授葉蔭聰(嶺南大學網頁圖片)
香港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助理教授葉蔭聰(嶺南大學網頁圖片)

葉蔭聰表示,校方至今沒有向他解釋為何會有這樣的決定。

2014年,在嶺大已任教12年的葉蔭聰由講師晉升成為助理教授,

合約轉為6年的終身合約制(tenure track)。 2020年,他向校方申請實任(substantiation),欲轉為終身教席(tenure),但遭校方拒絕。最後他只獲得臨時合約,今年8月到期。

葉蔭聰表示,他的實任申請獲得系內評審委員會3名教授和文學院院長的推薦,卻遭學院學術委員會3名與自己學術背景不同的教授反對。文學院院長堅持要把他的材料送交4名校外評審,聽取獨立意見,4名評審一致支持推薦,但學院學術委員會仍然反對。葉蔭聰獲悉結果後曾經上訴,但仍遭拒絕。

除了教書,葉蔭聰平時還在報紙專欄或網上發表時評政論文章,就社會運動、政制發展,以及本土論述等範疇發表意見。他是網媒“獨立媒體”的創辦人之一。

葉蔭聰說:“2003年‘七一遊行’之後,很多人都搞了小型獨立媒體,以回應當時媒體的危機,包括名嘴被開除,媒體出現內部審查,中資收購新聞媒體等。”

從去年無法轉正,到今年徹底失去教職,葉蔭聰認為,校方選擇向他開刀,一方面是基於他的政見,另外也與他屬於臨時僱員有關。除了他個人之外,估計有關決定還針對嶺大文化研究系。

嶺大文研被視為社運搖籃

嶺大文化研究系被視為香港社運活躍分子的搖籃。目前流亡海外,被香港警方以涉嫌違反港版國安法通緝的香港眾志創黨主席羅冠聰就是從這裡畢業。葉蔭聰認為,嶺大校方不希望文化研究系的學者在校內掌控話語權或者重要職位。

葉蔭聰批評嶺大校方從未明確界定所謂的政治紅線。他的遭遇也對校內其他學者構成心理壓力。

葉蔭聰說:“比較混亂和不清楚,起碼在大學沒有講清楚,於是大家就自我審查。而自己今天設的紅線,到了第二天會反問自己是否不夠緊。不確定的感覺造成了很多人的壓力。無論研究或者教學都會背負著壓力。情況比較嚴重的是一些和香港有關,和政治有關的學科。這種壓力是相當無形的,通常不會有誰白紙黑字告訴你什麼應該做,什麼不應該做,這當然和大環境有關。”

過去一年,香港有多所大學教職員被解僱或不獲續約,除了葉蔭聰,還包括雨傘運動發起人、港大原副教授戴耀廷以及香港前立法會議員、浸會大學原講師邵家臻。

香港學術界存在黑名單?

外界擔心,香港高校的解僱決定會影響學術自由,甚至有人相信,當局已掌握學術界的黑名單。

葉蔭聰說:“我相信(全香港黑名單)是有的,但是未必會有統一處理方法。以戴耀廷為例,他是重點打擊的對象。而每家高校的高層會有不同方法去解讀黑名單。由於香港的大學不是教育局直接管理的,有一定的自主性,有關的處理比中小學還要複雜。”

他說,身邊不少學者都因政治取態而被迫離開教職,但因校方以各種理由加以掩飾,而且按照正常程序進行,沒有引起外界注意。

葉蔭聰大學時期曾參與學生會和社運,其後到台灣攻讀博士。 2002年嶺南大學聘請他出任導師,從最初一邊教書一邊寫博士論文,到後來晉升為講師,到現在任職助理教授,他在嶺大渡過了18個寒暑。

失教席後轉戰眾籌平台

葉蔭聰強調,雖然飯碗被打破,但仍要堅守香港這個家。 (嶺南大學網頁圖片)
葉蔭聰強調,雖然飯碗被打破,但仍要堅守香港這個家。 (嶺南大學網頁圖片)

過去10多年,葉蔭聰曾撰寫大量有關社運、民主政制發展、本土右翼思潮等研究論文。近期,他利還用網上眾籌平台分享他的文章和學術經驗。他在平台上發表序言說,自2019年以來,不少教師和知識分子被迫失去教席和發聲平台,他日後會透過眾籌平台繼續書寫政治及文化評論。

葉蔭聰說:“就算我有機會到別的高校任教,也未必有機會教同一科目,所以會放在網上分享,也因為自己正在失業,也可以增加一些收入。我相信能再度全職教大學的機會不高,但仍然希望可以兼職教書。如果在香港找不到工作,也會考慮到外地教書。”

在網上眾籌平台的序言裡,葉蔭聰強調,雖然自己的飯碗被打破,但仍然要堅守香港這個家。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