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中梵續簽主教任命臨時協議 被指未能保護教徒免受中共蹂躪


當教宗方濟各在梵蒂岡聖伯多祿廣場結束對信眾的每週講話離開時,一人向他展示中國國旗。 (2019年6月12日)
中梵續簽主教任命臨時協議 被指未能保護教徒免受中共蹂躪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9:11 0:00


梵蒂岡繼續與中國的接觸政策,續簽了主教任命臨時協議。美國政府抨擊梵蒂岡的努力沒有換回中國宗教自由狀況的改善。分析人士指出,美中持續脫鉤,梵中繼續靠近,正在成為國際關係動盪變局中的兩個經典案例。

梵中對續簽主教協議的表述

梵蒂岡新聞網說,9月22日梵蒂岡和中華人民共和國在北京簽署了主教任命臨時協議。梵蒂岡國務卿帕羅林樞機主教就此發表聲明,稱協議對中國的教會生活和梵中對話意義重大,並說中國的所有主教如今首次與羅馬教廷融為一體。

梵蒂岡新聞網刊登的公報表示,梵中籤署這項臨時協議前進行了長期和慎重的談判,協議的簽署是“彼此和解關係逐步發展的結果”。公報還說,梵中主教任命協議的簽署,為擴大雙邊合作創造了條件”。

公報顯示,梵中雙方代表團層級和以前保持一樣,中方團長是外交部副部長王超,羅馬教廷與各國關係副部長卡米萊利則率領梵蒂岡代表團。

中國官方新華社發出簡短通稿,報導中梵簽署新主教任命臨時協議的消息。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9月22日在例行記者會上回答媒體查詢時,沒有提供續簽細節,只是就中梵主教任命協議兩年來的執行情況和願景做了原則性闡述。

汪文斌說:“中梵關於主教任命臨時性協議簽署近兩年來,在雙方共同努力下,協議得到順利實施,中國天主教事業健康發展。雙方將繼續保持密切溝通和磋商,持續推動改善關係進程。中梵之間保持著良好溝通,中方對推進中梵關係是真誠和積極的,對雙方開展交往是開放和歡迎的。”

美叫板梵對華接觸政策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9月18日曾發推說,羅馬教廷兩年前同中共達成這項協議,希望以此使中國的天主教徒受益,然而,中共踐踏宗教信仰的情況卻越來越嚴重。梵蒂岡如果續簽這項協議,將會危及其自身的道德權威。蓬佩奧警告說,假如中共得手,天主教會和其他宗教團體都被“臣服”,那麼蔑視人權的中共政權將會因此更有“底氣”。

蓬佩奧還在宗教研究機構天主教“第一要務”(First Things)雜誌上發表了一篇題為“中國天主教徒與教會的道德見證”的文章。他在文章中談到了梵蒂岡教廷與中國達成的協議和中國的天主教徒所受到的迫害。

他在文章中說:“梵蒂岡外交官本月將與中國共產黨官員舉行會議,商討教廷與中國之間為期兩年的臨時協議的續簽問題。該協議的條款從未公開披露;但教會希望通過與中國政權就任命主教達成協議,改善中國天主教徒的狀況。”

但是,蓬佩奧國務卿指出,兩年過去了,中梵協議並沒有保護中國天主教徒免受共產黨的蹂躪,更不用說共產黨針對基督徒、西藏佛教徒、法輪功信徒,以及其他宗教信眾的殘酷對待了。

法新社說,中梵續簽有關主教任命問題的臨時協議令美國非常不快,稱教宗方濟各一直在致力修復中梵關係,不過,他的這種姿態與美國總統特朗普選戰中推動中國宗教自由的做法“背道而馳”。

教廷被指對華妥協容忍

分析人士指出,很明顯,在對華關係的策略上,梵蒂岡執行的路線是繼續與中國接觸,美國政府則是依據自身經驗,抨擊梵蒂岡在走自己的老路。

香港資深媒體人紀碩鳴對美國之音說:“梵蒂岡是妥協了的,其實不僅蓬佩奧批評了梵蒂岡,特朗普也對梵蒂岡做了批評。中國天主教有愛國教會,也有地下教會,本來地下教會和梵蒂岡還是有些聯繫,但是中國政府不會承認地下教會,因此拆了一些教堂等等。我覺得,梵蒂岡做了妥協和容忍。 ”

半島電視台說,中梵簽署第一個主教任命臨時協議後,方濟各“立即承認”了八位由北京任命而非教廷批准的中國教區主教。梵蒂岡後來還批准了兩位中國任命的新主教。 2020年初,梵蒂岡外長和中國外長70年來在一次國際活動中首次公開會見。

紀碩鳴說:“梵蒂岡還是用接觸的方式,希望梵蒂岡的價值和聲音能夠傳到中國大陸市場。梵蒂岡用它的方式在和北京溝通,這個正好和美國提出來的接觸無效現在要脫鉤的做法完全不一樣。梵蒂岡還是停留在原來西方社會跟中國接觸的關係上,看好中國的市場,因為它也想不出它的什麼方式。 ”

紀碩鳴說,美梵對華關係的不同之處在於,梵蒂岡進軍中國主要是在文化和宗教領域,美國則是以龐大經濟交流為依托。

紀碩鳴表示:“在國際關係調整當中,無論什麼情況下,接觸還是必要的,因為最終的解決辦法,哪怕是冷戰和熱戰,最終還是要坐下來談判,脫鉤不接觸只是給對方一種壓力。”

路透社援引梵蒂岡三位不願透露姓名官員的話說,梵中主教任命協議並非完美,但是梵蒂岡獲得了與北京隔絕近70年後維持直接對話“近乎唯一的渠道”。

天主教徒對協議反應各異

半島電視台說,梵中雙方協議仍是“臨時性的”,協議內容從未對外公開,重點主要是北京和梵蒂岡在任命中國境內教區主教問題上都有發言權。除此之外,協議成果“甚微”,梵中關係中也出現過中國神父“突然失踪”數星期之類的棘手問題。

中國約有天主教徒一千兩百萬人天主教徒,教會數十年來一直處於分裂狀態,有的屬於官方三自教會,有的屬於地下家庭教會。官方天主教會神父都是共產黨任命的。地下教會忠於羅馬教廷,因此受到中共當局迫害。

中梵兩國政府續簽主教任命協議,對中國天主教徒的信仰生活的改善是否有促進作用?廣東天主教徒潘先生對此不以為然,他對美國之音說:“我覺得沒有什麼大的促進,都是政府行為,有什麼作用?不過,協議是可以的,但是協議有什麼用呢?反正他們政府籤的協議和下面沒有多大關係,有的是真實的,有的是表面給你看看。”

這位天主教徒還說,中國很多基層宗教信眾思想很糊塗,沒有獨立的個人思想。

前香港天主教教區主教陳日君樞機在中梵第一次簽署主教任命臨時協議後曾經示,梵蒂岡同中國的協議是“難以令人置信的背叛”,他指責梵蒂岡 “把羊群放入狼的嘴中”。

劉柏年退休前曾任中國天主教愛國會名譽主席。 9月22日,他以個人名義接受了美國之音的採訪。他認為,中梵宗教關係應該不受政治影響。

劉柏年說:“天主教的使命是傳福音,是基督升天的時候命令我們到普天下傳福音,這是為主的,不是去搞政治,不是去講條件。中國是有特色的社會主義制度,天主的福音就應該在中國傳,因此不要去講政治條件,否則就不是基督的精神。”

劉柏年表示,不管一個國家的社會制度如何,社會主義的,資本主義的,都要在那里傳福音。把信仰炒作成政治,不符合基督精神。

關於中梵建交的前景,劉柏年說,只要梵蒂岡堅持從傳福音的角度出發,建交問題很快就會解決,不過,梵蒂岡內部“一部分人”出於政治原因,不贊成與中國建交。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