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5:31 0:00

在南北韓領導人舉行了峰會並承諾共同努力實現半島的完全無核化並建立和平機制來正式終止韓戰之後,人們的焦點現在都集中在美國總統川普與金正恩將要舉行的歷史性的峰會上。鑑於北韓以往的記錄,人們對平壤是否真的願意放棄其核武器有很大的懷疑。一些專家認為,人們既有理由感到悲觀,也有理由感到樂觀。

在南北韓峰會後,一些人認為,北韓以前也與有關國家達成了放棄核武器的協議,但是並沒有兌現,這一次為甚麼要指望出現不同的結果呢?另外一些人則認為,這次的協議與以往還是有所不同。

華盛頓智庫威爾遜國際學者中心亞洲項目公共政策研究員麥凱克倫星期四在一個電話吹風會上表示,這兩種看法都過於簡單化的看待北韓的歷史。

對北韓無核化感到悲觀的原因

他認為,從歷史的視角來看待這個協議的話,在兩個領域我們有理由感到悲觀。

他說:“第一點,北韓的核項目不是我們在簽署框架協議或是六方會談時所面對的那個項目,也不是前兩次南北韓首腦會談時的情況。在數量和質量上,它都出現了長足的進展。它在技術上構成的挑戰比我們以往會談時要高得多。”

這位北韓問題專家表示,北韓現在擁有點爆核裝置和具有核威懾的能力,因此現在要放棄確實存在的核能力比以前要困難得多。

另一個不好的消息是,北韓在過去11年的時間裡優先發展濃縮鈾項目,而對它進行核查所帶來的挑戰要比對鈽項目進行核查大得多。

樂觀的理由

曾經在美國國務院擔任分析師的麥凱克倫表示,我們現在也有一些理由感到樂觀。

照他的說法,一是,美國與南韓在朝鮮半島問題上現在採取了協調一致的手法,步調更為統一;其次,美國現在也參與到半島和平機制的建立,美國提供的安全保障可能促使北韓放棄其核武器;第三是我們可以從以往的錯誤中吸取經驗教訓。

在他看來,朝鮮半島走向不可逆轉的無核化無疑是一個漫長的道路,但是以往的嘗試並不全是失敗的,而衡量的標準應當是看我們尋求達成的協議是否比現狀好。

麥凱克倫還表示,由於我們現在並不清楚北韓在談判中究竟希望得到甚麼,而且進行美與北韓談判的是兩個新的領導人,即金正恩和川普,美國也沒有與金正恩進行談判的任何先例,因此這裡面存在很大的不確定性,這是需要警惕的。

分析:金正恩是一位不同的領導人

曾經擔任過美聯社駐平壤分社社長的資深記者李伊(Jean Lee)也認為,朝鮮半島無核化的問題的確具有很大的不確定性,但是她說,金正恩一上台就顯示,他是很不同的一位北韓領導人。

她說:“2012年4月,金正恩首次公開發表演講。我記得當時我在金日成廣場上對聽到他的聲音感到非常吃驚,因為我們沒有怎麼聽到他父親講話的聲音。他父親講話的聲音我們只聽到過兩次。當我們聽到金正恩講話的聲音時,這是我得到的這位年輕人將與他的父親很不同的第一個跡象,而且他試圖向我們表明,他是不同的。”

目前是威爾遜中心現代汽車-南韓基金會高麗歷史與公共政策研究中心主任的李伊說,金正恩目前正在發起一場魅力攻勢,向外界展示他是一個有魅力的領導人,而且可以扮演國際政治家的角色。

北韓對無核化的立場

但是她告誡說,金正恩所說的走向“最終勝利”對於北韓人來說就是使半島重新回到高麗民族的控制之中。曾經與北韓人進行過談判的這位美聯社記者還表示,北韓人是很難對付的談判者,絕不會免費提供任何東西,而會在每一步的談判中都提出很多要求。她希望美國總統川普能夠了解到這一點。

她還認為,川普政府應該仔細的研究金正恩4月20號的講話,因為在她看來,這個講話說明了北韓在無核化問題上的立場。她指出,金正恩在講話中提到了實現一個沒有核武器的世界的願景,但他沒有說他會放棄北韓的核武器,而是說只有在他能夠確保北韓以及北韓人民的安全之後才會這樣做。在她看來,這是一個巨大的警告。

鄧志強:川金會達成協議容易,執行起來難

威爾遜國際學者中心亞洲項目主任鄧志強(Abraham Denmark)在這次吹風會上表示,對於川普總統與金正恩的峰會來說,一個根本的問題是,它是否會像北韓核峰會那樣同樣的雄心勃勃而缺少細節,還是會更多的關注細節?

他說:“最重要的是,達成協議是容易的部分,真正困難的是在協議達成之後。”

這位擔任過負責東亞事務的副助理國防部長預期,川金會將提出一個分階段的去核化進程,為這個漫長而且非常錯綜複雜的過程提出一個路線圖。

您的意見

顯示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