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日本參與“一帶一路”競爭

  • 美國之音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與印度總理莫迪在艾哈邁德巴德的高鐵動工儀式上握手。

美國總統川普本星期在日本東京訪問期間,日本首相安倍晉三給他一頂白色球帽,上面寫著:“唐納德和晉三,讓聯盟更強大”。安倍尋求達到這個目標的一個途徑,是爭取美國支持日本推動的“高質量基礎設施夥伴計劃”,以此代替中國的“一帶一路”。

分析人士正在密切關注日本首相在他倡導的包括美國、澳大利亞和印度參與的這個計劃是否能取得成功。

其中重要的一步將是一項政治決定。預計美日印澳四國的官員11月13日至14日在菲律賓舉行的東亞峰會期間恢復四方對話時將做出這項決斷。

此次對話的新聞已經使北京置於守勢,中國外交部表示,希望此次對話不被用來“針對或者損害第三方利益”。新的基礎設施競爭浮出水面之際,中國共產黨採取了出人意料的舉措,把一帶一路計劃寫進了黨章。

分析人士表示,日本此舉可能是在回應在其他三個國家、某種程度上也在歐洲國家廣泛存在的擔憂,那就是世界上很多主要的基礎設施項目,比如港口和機場,都被中國公司在工程完成後通過贏得維護合同而控制在手中。

提供選擇

德國馬歇爾基金會亞洲項目跨大西洋資深研究員安德魯·斯茂對美國之音表示,“日本希望確保各國擁有中國領導的基礎設施建設計劃的替代計劃,而且地區經濟建設不要過份由中國主導”。

他說,“但是除了努力確保該地區不要被中國標準和中國公司綁定之外,還有一種擔憂是避免各國在經濟上的依賴性轉變為糟糕的的政治選擇或者安全選擇”。

根據日本日經亞洲周刊報導,日本出口和投資保險組織以及日本國際協力銀行本週將與設在美國的海外私人投資公司簽署一項備忘錄,共同為各個領域的項目提供資金支持,其中包括資源領域。合作各方正在仔細研究約旦的一個太陽能項目,該項目得到三井物產株式會社以及美國能源供應商愛依斯電力公司的支持。

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重聯亞洲”項目主任喬納森·希爾曼表示,“日本在加強參與,尤其是在東南亞。但是我認為容易被忘記的一點是,日本在這個地區建設基礎設施有相當長的時間。”

他說:“我注意到這個夥伴項目是為了高質量的基礎設施,其實在一定程度上就是(日本)對一帶一路做出的反應,但是日本的確在加強已經做出的歷史性承諾”。

分析人士指出,出於對中國主導亞洲的擔心促使安倍為菲律賓提供240億美元的援助。這筆資金部分將用於修建高速捷運、橋樑以及改善該國第三大城市宿務的集裝箱港口等基礎設施項目。

一些分析人士認為,中國在基礎設施建設競爭中遙遙領先,日本沒有多少競爭力。

總部設在北京的研究公司Trivium China的聯合創始人安德魯•波爾克(Andrew Polk)表示,“一帶一路項目首先主要挑選較小的欠發達國家。我可以想見到,那些國家更可能進入中國而不是美國的軌道,或者滑向日本的軌道。他們可能會取得一些成功,但是我想他們與中國的努力相比相形見絀”。

美國的作用

川普總統的亞洲之行可能會發出一些信號,顯示美國在這個方面將支持日本的努力。建築行業相關的美國公司一直沒有多少機會參與中國的一帶一路計劃,可能期待在日本的計劃中分得一杯羹。

希爾曼說,“美國正在全面考慮制定自己的計劃,為一帶一路計劃提供替代選擇,這將要求與其它主要經濟體進行更緊密的合作,顯然包括同日本和歐洲國家的合作。”

希爾曼說,造成美國參與基礎設施建設的延遲,原因在於美國退出跨太平洋貿易夥伴關係協定以及內部對解決美國自身財政狀況辯論之後,需要重新調整其貿易戰略。他說,“包括韓國、印度、澳大利亞和歐盟國家在內的一些政府都在重新考慮互相連結的問題”。

中國的承諾

一個重要的問題是中國是否擔心這個舉措。

上海外國語大學教授廉德瑰在中國官媒《環球時報》上就四國對話撰文說,“如果美日澳印能夠齊心協力,真正支持印度洋-太平洋國家的基礎設施建設和經濟發展,我們當然拍手歡迎。但是如果它們非要把經濟發展問題與價值觀扯上關係,在戰略合作中深藏傲慢與偏見,嫉妒與敵視,那就不可能會給印度洋—太平洋地區帶來穩定和正面影響。”

北京預計將全面出擊,在基礎設施建設的關鍵領域進行競爭,因為一帶一路是中國輸出鋼鐵和水泥行業過剩產能的渠道。

希爾曼說,“把一帶一路寫入黨章明顯強調了這一計劃可預見的長期性。當然,這增加了中國實施這一戰略的壓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