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中日外長舌戰 引發日本熱議


中國外長王毅(右)與日本新上任的外相河野太郎(左)在馬尼拉。

中國外長王毅與日本新上任的外相河野太郎在馬尼拉首次會談的唇槍舌戰,連日在日本引起的廣泛關注和議論不僅持續到週三(8月9日),而且發酵到南韓。

日本《產經新聞》和《讀賣新聞》兩大報紙週三(8月9日)都以社論形式提升議論外相河野太郎與中國外長王毅週一在菲律賓的舌戰。 《產經新聞》說:“王毅指責河野'感覺你是在執行美國下達的任務',對一國外交負責人,這是失禮,而河野答覆'中國作為大國有必要帶有大國舉止',河野對王氏的非禮發言拿出毅然態度,這一點要加分。南中國海問題上,今後日本讓一步的必要都沒有。”社論說,對南中國海大半主權,去年海牙國際法庭已有定論,日美和東盟國家批評中國是當然的事,王毅一邊對菲律賓懷柔,一邊以取消外長會談來繼續打壓越南,是中國露骨地分裂東盟,結果令東盟外長會議的《聯合聲明》對南中國海問題的表現停滯在“留意到部分憂慮”的水平。社論最後說,南中國海對哪國都是重要的貿易通道,必須是自由海洋,為阻止中國非法軍事據點化,希望有關各國再認識貫徹正當主張的重要性。

《讀賣新聞》的社論說,河野外相的外交亮相可說是貫穿了安全運行的堅實外交,“河野反駁王毅的發言是顯示他對中國試圖用力量改變現狀的憂慮,是正確的。對中國獨善自國的行動,應不斷清晰點明,日中關係重要的是宏觀地來謀求整體改善。社論說“中韓兩國看來都基於河野的父親河野洋平是鴿派,且是發表慰安婦問題《河野談話》的當事人,所以過分期待河野外相,而河野沿襲安倍內閣的基本方針的發言是適當的。 ”

*父親的陰影*

包括主流傳媒在內,日本連日議論中日外長菲律賓針鋒相對的會談內容週三還蔓延到南韓,南韓大報《韓民族日報》週三以“日本的河野外相苦於父親的知名度”為題,報導中日外長會談中,王毅對河野說:“你的父親是有正義感的政治家,聽說你出任外相,很多人都抱有期待。但今天聽了你的發言,坦率地說很失望。你的發言內容讓人感到完全是執行美國向你下達的任務。”《韓民族日報》說,王毅一邊拿河野與其父比較,一邊指責河野,是因為河野批評中國在南中國海構築軍事據點的發言,結果是河野以'中國作為大國有必要拿出大國舉止'來對抗。 ”

《韓民族日報》還說明河野外相是“具備國際感的人,但通過在外交舞台上留下很大足蹟的父親,他受到更大注目。 ”

不僅國際外交,日本國內也一樣因為河野洋平親中韓的記錄,密切注視著河野外相的外交立場。不少輿論在8月3日首相安倍晉三任命河野出任外相時,便表示了不安與質疑觀點。

*公開的舌戰*

王毅與河野週一會談當晚,日本各大電視台都播出了會談公開部分的錄像,最集中的片段是王毅說:“今天是你第一次在國際場合亮相,也是第一次在東亞峰會上發言,但是聽了你的發言,坦率地說很失望”,河野則答覆:“希望中國作為大國拿出大國舉止”。

當時日本官方電視台NHK播出的錄像最詳盡,只見王毅一邊擺手勢一邊諷刺河野在東盟外長大會上的發言,而河野的答覆是:我剛上任,坦率地說我被任命外相這一職務是持著半喜半憂的心情,日中關係現在很困難,希望中國拿出大國舉止。

週二日本各大報把中日外長會談放在版面顯著位置,《讀賣新聞》的標題是:“王外長諷刺河野氏'尊重你父親的意見'”、《朝日新聞》的標題是:“王外長對河野說了父親後稱'對你的發言失望了'”、《日本經濟新聞》標題是:“日中外相圍繞南中國海問題針鋒相對”等等。

各大網絡的標題則不那麼客氣,多數是“朗報!!!日中外相會談中國失望了”、“河野外相踹了自行期待的中韓”、“河野股飆升!!日中外長吵架”等,網民也是“說得好!誰都看得出河野贏了”、“有那樣的父親作反面教師,才有河野外相的覺悟發言”、“本來還擔心河野太郎跟他父親一樣,現在放心了”、“河野外相亮相滿分”等為主的喝彩。

*異類的仕途*

8月4日首次進入外務省履新的河野太郎,還沒溫熱外相辦公室,就去菲律賓出席東盟外長會議,被日本內外視為他實際上是在東盟外長會議上首次向國內外亮相。

54歲的河野太郎是自民黨政治世家第三代,除了父親,祖父河野一郎出任過農林大臣、叔祖父河野謙三出任過參議院議長。河野太郎就讀日本慶應大學三年級時留學美國,先在波士頓和康乃狄克州,一年後進入華盛頓喬治城大學國際學院專攻比較政治學,期間他又作為慶應大學交換留學生留學波蘭。 1983年他回到華盛頓一邊作總統大選義工和下議院議員事務室實習生,一邊繼續讀喬治城大學學業,1985年畢業。回國後他就職民間企業,1986年日本開始小選區比例代表選舉制,他首次參選國會眾議院議員,當選後經過落選等波折,至今共當選7次,2015年出任過安倍內閣國家公安委員長。

河野太郎跟父親一樣,也是自民黨內的鴿派,2002年他捐肝挽救乙型肝炎病入膏肓的父親曾成為社會話題,他不時上電視評論政治,也給人剛正不阿的印象,他反對首相參拜靖國神社,但最激進的還是反對安倍核電政策。

*負面的資產*

對安倍8月3日改造內閣任命河野出任外相,一些評論指出,安倍利用河野父親親中韓的關係,讓河野太郎去改善棘手的對中韓外交,而河野英語流暢,出任外相已有公開理由。

河野的父親1993年出任內閣官房長官期間發表慰安婦問題的《河野談話》,希望解決日韓慰安婦歷史糾紛,他也是中國江澤民政權到胡錦濤政權時期的座上客。 2002年換肝恢復健康後,他還出任國會議長。但2014年8月《朝日新聞》承認提供給內閣作證據的日軍綁架南韓婦女從事慰安婦的人證是偽證,令《河野談話》的根據崩潰,河野洋平遭到巨大輿論譴責,加上高齡,便淡出政壇。

河野太郎在菲律賓亮相始終遇到父親留下的政治影響,除了南韓外長康京和和王毅先後表示歡迎和期待,汶萊、俄羅斯等其他國家外長們也紛紛在與河野太郎會談中提他父親,河野外相也公開說“應該感謝(父親),希望把這些作為資產來運用”。

但日本輿論廣泛指出這些是河野外相的負資產,河野先與康京和會談中澄清“希望南韓履行日韓已達成的慰安婦問題協議”,表明他反對南韓主張重新討論慰安婦問題。接著他在東盟外長大會上發言,強調支持美國巡航南中國海,後來被王毅指責。中日外長會談中,河野還提起東中國海問題和中國逮捕幾名日本人的兩國糾紛,要求中國解決。會談後,河野對日本記者群描述他在父親留下的影響中與王毅的會談是“正面負面都有,只選擇負面就沒甚麼可談”。

*亮相伴亮劍*

包括《朝日新聞》在內,不少日本輿論指出,河野外相在菲律賓向國內外亮相時,實際上是與父親的負遺產劃清界限,一些日本輿論稱,河野堵住質疑他的日本輿論,顯示了政治智慧。越南外長范平明周二與河野會談時,也讚揚河野對王毅說的話是“令南中國海問題談判的進展出現契機”。

外務省透露評價說:“剛上任就要登外交大舞台,他能那樣應對王毅的攻擊相當了不起,其他雙邊會談也都合格。當然他還欠缺一些基本常識,例如與王毅握手時他鞠了躬,結果中國傳媒就拿那個瞬間作文章說王毅贏了,河野與蒂勒森(美國國務卿)會談說英語,也引起怨言。”

日本共同社前《中國觀察》周刊總編輯阪井臣之助指出,河野太郎儘管不是安倍盟友,但他既然進入安倍內閣,就只能執行安倍政權的立場,而且作為政客也只有順從日本輿論趨勢。阪井說:“反過來,王毅也讓日本很失望。王毅是中國外交界裡不多的知日派,出任過駐日大使,他出任外長時,日本也期待過中國對日外交能體現更多理解日本的方針,但至今王毅沒有為改善中日關係做過甚麼,王毅有難處,但他該比誰都更理解河野的處境,外交很敏感,許多事只能意會不能言傳,王毅是弄巧成拙,逼得河野翻臉。”

中國前總理周恩來說過,外交就是要經常替對方考慮,要韜光養晦、知己知彼才能贏。王毅與河野的會談,從結果來看王毅並沒收到他想要的結果,倒是河野亮相中亮劍,閃了內外眼。

您的意見

顯示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