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著名學者戴蒙德警告:中共武力攻台威脅絕不是虛張聲勢


由戴蒙德編輯出版的《中國影響,美國利益》一書的封面部分。(圖片來自斯坦福大學網頁)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9:06 0:00

如果認為中共“武力統一台灣”的說法只是虛張聲勢,那就大錯特錯,是極其危險的。這是世界知名民主理論學者拉里· 戴蒙德 ( Larry Diamond )的警告。

日前,戴蒙德 (中文名字也叫戴雅門)接受斯坦福大學胡佛研究院的播客(podcast)採訪,進行了名為“中國挑戰的過去、現在和未來”的談話討論。他指出,美國花了很長時間才把中共顛覆西方民主的行為拼出一幅完整的畫面;美國外交政策和智庫極大低估了中共未來五到十年的危險;中共說要入侵台灣絕不是吹牛。

他說,“儘管希望中共是在虛張聲勢,但是我認為,說出中共虛張聲勢這句話本身是危險的,是錯覺。我們以為他們在香港問題上是這樣,結果不是。他們慢慢地蠶食,一步一步地扼殺了香港的自由。”

世界知名民主理论学者拉里·戴蒙德(图片来自斯坦福大学网页)
世界知名民主理论学者拉里·戴蒙德(图片来自斯坦福大学网页)

戴蒙德說,中共認為,即便對台灣動武,也能夠逃避懲罰的後果,因為他們征服香港之後,西方無能為力。他說:“你只要看中共軍事現代化的速度,以及有些兵器的能力,就不會認為他們只是在嚇唬人。他說,雖然我也不認為中共一定會武力入侵,但是,肯定是在準備著。關於這點是不用懷疑的。也許他們沒有信心今天就攻打成功,但是每年都在造勢。大陸和台灣軍力對比的差異每年都在加大。他們關於對付台灣不會有後果的說法,在內部獲得更多的讚同。”

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係學院副院長金燦榮公開表示:“台灣基本盤已經發生改變,從藍綠分明變為整體偏綠;甚至國民黨新主席江啟臣也要修改九二共識,意味著大陸與台灣主要政治力量的接觸也將消失。新冠疫情使兩岸關係水深火熱,大陸武統的聲音已經起來;美國行政當局極其親台,國會壓倒性反華,頻頻推出各種法案,國防撥款法案、台灣旅行法案、台北法案,還有軍艦和偵察機在附近活動。所以,我們的軍隊也有很多動作,而且稱之為戰備訓練,不是以往說的常規訓練。我們已經具備了物理上解決台灣問題的條件。很危險……台海衝突的結果肯定是我們贏,對他們是悲劇。”

中共軍事入侵台灣很可能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戴蒙德說,“我認為,中共已經準備好了。中共政治和軍事領導人越來越相信,美國不會捲入,因為西方混亂而虛弱,還缺乏意願”。他指出,中共如果付諸實施的話,將導致二戰之後世界格局的最大改變。

戴蒙德說,“想起1937年張伯倫說的,我們處在和平時代,希特勒要的只是捷克斯洛伐克;只要把這些給他,我們就能享受和平。但是,結果大家看到了。”

張伯倫是當年英國首相,史學界認為,他對納粹德國的綏靖政策導致了希特勒崛起並發動第二次世界大戰。

戴蒙德說,如前國務卿喬治·舒爾茨一直說的,阻嚇壞行為的最佳方式就是擁有強大的防禦和阻嚇能力,這就是為什麼美國的象徵,禿鷹,一隻爪子裡抓著一把箭,另一隻握著樹枝。他還引用美國前總統西奧多·羅斯福的話說,“'輕言細語,手握大棒',一方面避免刺激中國的民族主義,避免讓他們不計後果,一方面加強武裝。所以,我一直希望在台灣問題上謹言慎行。這是一條非常細微的分界線。”

戴蒙德原本大半生致力於研究民主,但是,現在研究重點增加了一個,就是中國。近兩年,他創建了一系列項目研究中國,還出台了相關報告《中國的影響,美國的利益》( China's Influence & American Interests: Promoting Constructive Vigilance )。

他說,他在分析中發現,除了利用孔子學院和大學校園、智庫、學術人員、商界、媒體、科技界和僑界之外,中共黨國還廣泛使用政黨、國家,以及非政府代言人來推動其尋求影響的目的,而且近年來加大了這方面的投資,也強化了力量。在美國聯邦政府和州政府層面,中共尋找和培養政治新秀;同時僱傭有影響力的遊說團體、公關公司和民間社團,配合長期以來贊助美國國會議員及其工作人員前往中國的行動,以此推進其影響。總之,“中國針對美國的一些領域施加非法的、至少是不道德的影響;它同時迅速進行中國軍隊現代化,圖謀成為全球霸權,先是在亞太地區,最終是全世界。”

美國國防創新部( Defense Innovation Unit )編纂的“中國的技術轉移策略”( China's Technology Transfer Strategy )對中共在美國的技術滲透給出了詳細總結。

戴蒙德說,我們需要就中共的銳實力和台灣問題發出警告。

他指出,美國和其他民主國家在二戰後的努力,"就是通過打開大門,公開接觸,給出範例和原則,與世界公開分享經驗來教育和吸引,展示和分享自由價值和團結價值觀,提倡推廣自由、競爭和個人尊嚴,而中共的銳實力是秘密的、威脅的、腐敗的(covert, coersive and corruptive ),這是澳大利亞前總理馬爾科姆·布萊·特恩布爾(Malcolm Bligh Turnbull)的原話。所以,中共才成為對開放世界的巨大威脅。

戴蒙德說,"我們需要醒過來,需要認識到,中國使用滲透、收買、施壓、脅迫等策略來顛覆我們的民主制度,控制關於中國的話語,解體我們反應的能力,實現他們的全球'宏偉'戰略計劃;中國要掌控世界,成為全球的中心國,成為人類宇宙的中心。"

他表示,"我最擔心的是未來二十年的國際秩序,這種危險被極大地低估,幾乎美國所有人都沒有重視;美國外交政策和智庫極大低估了未來五到十年的危險。我們不僅應該加強和鞏固國際聯繫,而且還要特別注重亞太地區。不僅是美日同盟,美韓聯盟,還要把菲律賓從中國的誘惑中拉回來。"

美國威爾遜國際學者中心基辛格中美研究院主任戴博對美國之音說,“美國現任政府表示過,要退出全球體系,放棄對全球的領導,這恰恰是幫了習近平的大忙。”

戴蒙德說,習近平改變了鄧以來的路線,尤其是廢除國家主席的任期限制,因此被黨內很多人憎恨,但是大家因為害怕敢怒不敢言。

美國紐約城市大學政治學教授夏明博士對美國之音說:“習近平在所謂智囊的忽悠下對外氣勢洶洶,對內不得人心,陷入孤立。現在的中共面臨百姓反抗、內部分裂的內憂。看看蔡霞、許章潤、任志強這些'內部人'的反抗就知道。這也說明,中共黨內有希望進步的力量,只是很多人不敢說出來。”

戴蒙德說,“中共合法性的主要支柱是8-10%的年增長率。40年來,這已經在減速了。中國面對其他治理方面的挑戰,包括人口老化等。如果可以的話,美國應該避免與中國爆發純粹的冷戰,那樣會讓習近平得以操縱民意,妖魔美國;應該讓中國人民挑選他們想要的政府。”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