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印尼禁煤恐衝擊中國經濟 不致鬧電荒


運載煤炭的駁船沿著印尼東加里曼丹省馬哈坎河排成隊。 (2019年8月31日)
印尼禁煤恐衝擊中國經濟 不致鬧電荒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3:12 0:00

全球最大的煤炭出口國印尼為保障國內供給,1月禁止煤炭出口,引發各界擔憂全球煤價恐飆漲,而其最大的客戶中國也恐受到衝擊,再現缺電危機。不過,觀察人士認為,目前中國煤炭產能過剩,多數工廠也進入生產淡季,用電量減緩,因此,中國發電所需的煤炭量受到印尼出口禁令的衝擊應該有限,尤其北京也可能為達減碳目標再度實施限電,但整體而言,煤價飆漲仍不利於中國的經濟復甦。

印尼去年底的煤炭庫存出現短缺,因此,為了確保提供給國內電廠的燃煤供應無虞,印尼煤礦局祭出緊急禁令,自2022年元旦起暫停煤炭出口1個月,市場預估約減少近4000萬噸的煤炭出口。

资料照:印尼总统佐科-维多多(Joko Widodo)
资料照:印尼总统佐科-维多多(Joko Widodo)

印尼總統佐科-維多多(Joko Widodo)表示,煤礦及液態天然氣業者必須優先滿足國內需求,確保能源安全後才能出口至其他國家。

根據印尼於2018年公佈的“國內市場義務” (DMO)政策,當地煤礦企業必須供應25%的年產量給印尼國家電力公司 (Perusahaan Listrik Negara),而且收購價格上限不能超過每噸 70 美元,約市價的一半,目前,各煤礦企業的供應量都未達政府標準。

儘管印尼國家電力公司1月4日獲得額外750萬噸煤炭,但原定1月5日召開的禁令評估審查會被推遲,意味著出口禁令短期內不可能放寬或解禁,這讓印尼的主要燃煤進口國陷入能源供應恐吃緊的擔憂中。日本駐雅加達大使館近日就敦促印尼能源部撤銷此禁令,因為該禁令將對日本經濟以及民眾生活帶來嚴重衝擊。

根據國際能源研究公司Kpler的數據顯示,2021年中國、印度、日本、韓國4國,一共獲得73%的印尼出口煤炭。而印尼也是中國最大的煤炭供應國,根據中國海關總署的統計數據,去年前11個月,中國總計進口煤炭近3億噸,其中約1.7億噸來自印尼,佔比達61%。

由於中國部分省份自去年中旬陸續出現拉閘缺電危機,再加上,中澳關係生惡後,北京暫停自澳大利亞進口煤炭,轉而提高對印尼和俄羅斯的煤炭的依賴度。因此,印尼一宣布煤炭禁令後,部分市場人士擔憂,中國能源危機可能加劇。

印尼煤炭禁令對中國衝擊有限

不過,位於台北的台灣大學政治系副教授陶儀芬認為,印尼的煤炭禁令對於中國的燃煤供電不至有太大衝擊。

陶儀芬告訴美國之音:“中國絕大多數的煤靠自己生產,只有不到10%是進口,在中國用來發電的煤裡面,大概6%左右是印尼生產的。現在中國已經進入生產的淡季,再加上一月底過年,(工廠)通常會停工,所以中國本身的用電需求在減少,我想它是不會有太大的影響。”

旅居德國的科技及水利專家王維洛也說,中國於去年秋季限電限產後,已要求煤企加大產能,因此向印尼進口的煤量即便減少,中國也不會再鬧電荒。

王維洛告訴美國之音:“中國的煤炭生產能力最高曾經達到過50億噸,由於國家發改委的限產命令,才使得很多煤礦(商)不能發揮它的生產能力,而處於過剩的狀態。只要能夠發揮國內的煤炭生產能力,中國的煤炭產量很快就可以上去。今年9月份到現在,因為煤價上去了、電價上去了,你就沒有看見缺電的現象。”

不過,王維洛說,印尼若拉長實施煤炭禁令的時間,將導致煤價因供給減少而居高不下,這將讓中國偏遠地區的低收入戶日子很難過。

王維洛說:“如果印尼(長期)限制出口的話,那麼中國儘管煤價下去了,但是,提供給偏遠地區的煤炭價格還會處在高位,那麼對收入比較低弱的這些民生的影響,那將是很大的。”

借禁令反制北京在南中國海的霸權?學者:可能性低

雅加達之所以祭出出口禁令,是憂心用於發電的燃煤供給不足,但根據官方的統計數據,印尼今年計劃生產6.44億噸的煤炭,扣掉國內預估的1.9億噸消費量後,其實還有4.5億噸以上的煤炭可供出口,因此部分人士認為,印尼並不缺煤,而是藉由禁令來反制北京近期在南中國海的霸權行徑。

印尼去年(2021年)7月在其專屬經濟區內的納土納群島(Natuna)進行鑽探石油及天然氣作業,不過此群島海域與中國在南中國海所主張的“九段線”邊界重疊,北京不僅提出抗議,還派遣海岸防衛船隻前往該海域,更發函要求印尼停止鑽探作業,導致印尼決定強化在該島的國防安全。

對此,台灣大學的陶儀芬認為,印尼的煤炭禁令主要是因為收購價偏低使然,跟北京的領海爭議應該無關。

陶儀芬說:“印尼(煤礦公司)供應給國內發電的煤是由國家跟他們收購的,所以價格比國際上的價格要低很多,印尼的煤礦公司寧可把煤賣到國際市場上去,而不願意供給國內發電用,所以才造成國內的短缺,政府才會威脅禁止出口。所以我覺得主要是印尼政府跟這些煤礦公司的談判狀況,倒不應該是因為跟中國的關係。”

位於南台灣高雄的中山大學政治學研究所副教授陳至潔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也表示,印尼透過煤炭出口禁令來報復北京的可能性不大,畢竟禁令並非只針對中國,而是對所有出口國一視同仁。

煤價看漲 恐重挫中國經濟

早在印尼宣布煤炭出口禁令前,國際煤價已持續走高。

根據位於英國倫敦的商品價格供應商“阿格斯” (Argus)所彙整的澳大利亞紐卡斯爾港(Newcastle port)燃料煤指數,去年12月初,國際煤炭的報價為每噸159.24美元,比去年同期上漲82.6%。歷史紀錄顯示,去年之前的燃料煤指數從未超過每噸60美元。

國際能源署(International Energy Agency )先前曾指出,後疫情時代的經濟增長推升全球對煤炭的需求,使得煤炭價格於2021年沖上新高點,而且相關需求可望持續到今年。投資銀行摩根斯坦利(Morgan Stanley)也透過發布報告警告,印尼的煤炭出口禁令可能讓煤價再度飆漲。

台灣大學的陶儀芬也說,印尼的煤炭禁令若推升煤炭價格,恐影響中國的經濟和產品出口。

陶儀芬說:“煤價上漲、發電的價格(就)上漲,成本要由誰來承擔?如果反映在電價上,就會對於工業用電有很大的影響,可能就影響到出口跟生產。如果地方政府來吸收發電成本的話,地方政府的財政目前很不好,有些地方,公務員發不出薪水,甚至於不再招聘新的公務員,所以我覺得,比較嚴重的是地方政府的財政跟它的經濟成長會不會因為電價上漲而受到了影響。”

根據台灣中央社報導,中國政府宣布從今年元旦開始,包含江蘇、山東等化工大省調整電價,用電尖峰期間的漲幅最高達70%。

中國恢復進口澳煤? “拉閘限電”恐捲土重來

雖然目前中國並未出現供電危機,不過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於2020年時就提出“2030年碳達峰、2060年碳中和” 的“雙碳” 目標,去年也加強落實“能耗雙控” ,也就是控制能源消耗的“總量”與“強度”,甚至採取“拉閘限電”的強硬措施,讓不少工廠被迫停工。

台灣大學的陶儀芬表示,燃煤不僅不環保,中國當地的煤炭生產效率低,品質也澳大利亞煤差。因此,如果真的缺媒問題嚴重,北京可能重新考慮向澳大利亞進口煤炭。

陶儀芬說:“它(中國)跟澳洲(澳大利亞)的關係,我認為,未來這幾個月,它(中國)會想要努力改善,因為澳洲今年有國會選舉,目前的執政黨是保守黨,比較親美反中的,反對黨工黨對中是比較友善的,從外交的角度來講,北京會想要對澳洲示好。所以我覺得它也許會想要開放澳洲的煤礦進口,算是送個橄欖枝吧,讓反對黨可能會更有要對中政策調整的一種傾向。”

陶儀芬說,若澳中關係改善,也能翻轉當前不利中國的印太局勢,因此北京很想盡快修復與堪培拉的關係。

台灣中山大學的陳至潔也說,中國不僅可能放寬向澳大利亞進口煤炭,採購量還可能急速上升。他說:“現在印尼不出口煤炭,中國短期內只能向澳洲(澳大利亞)多買一些。其實中國已經恢復向澳洲買煤炭,去年底的時候,它緊急向澳洲採購,現在向澳洲(澳大利亞)採購煤炭的量可能會大幅上揚。”

不過,陳至潔表示,在中國加大推動減碳目標之下,去年備受爭議的“拉閘限電” 措施,仍有可能捲土重來。他說:“我想限電還會繼續實施,但是應該不會在一年的開始,通常是在一年要結束的時候,它要趕快符合那一年度的減排標準,就只好在年底的時候又來大限電。”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