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VOA專訪 美國務院發言人談對中國外交官實施新限制措施


視頻截圖:美國國務院發言人奧特加斯通過Skype接受美國之音專訪。 (2020年9月2日)
VOA專訪 美國務院發言人談對中國外交官實施新限制措施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7:50 0:00


在美國國務卿蓬佩奧星期三(9月2日)宣布對中國駐美外交官的活動施加新的限制後,美國國務院發言人奧特加斯(Morgan Ortagus)通過Skype接受美國之音(VOA)駐國務院記者張蓉湘採訪時說,美方並不認為這是一個升級舉動,而只是為了讓駐華美國外交官能夠享有中國駐美外交官同樣的權利、自由和准入。這位發言人還說,美中仍然有可以合作的地方。她還回答了美國是否將對中國共產黨官員及其家屬進行簽證限制等問題。

下面是採訪的全文翻譯。

VOA:我們說的是多少中國高級外交官?受到美國新規定影響的都是哪些人?

奧特加斯:我不知道我能否給你一個確切的數字,但我認為,你們的觀眾知道這一點很重要,這就是:說到這些限制,我們在中國的外交官試圖參觀大學或參加一個文化活動或者建立民間關係時面臨相同的限制,---如果不是更繁瑣的限制。所以根本問題是,我們的外交官在中國開展活動時不得不面對難以置信的限制和繁瑣的要求,而在美國的中國外交官卻可以不受阻礙地到處自由走動。

(助理國務卿)史達偉助卿和國務卿蓬佩奧經過了一個強有力的過程,試圖與中共進行對話,我們說,聽著,我們相信一種對等的關係。我們想要的是每個人都有自由和准入的機會。我們的要求很簡單,就是讓我們在中國的外交官也能像在美國的中國外交官一樣有行為的自由。經過多次嘗試,我們試圖讓PRC(中華人民共和國)允許我們的美國外交官有同樣的自由和准入。在遭到多次拒絕後,我們說,好吧,我們現在對你們的外交官提出和我們在中國的外交官一樣的要求。這是對等。這就是公平。如果PRC政府想讓我們的外交官在中國可以更自由、更不受阻礙地進行我們在世界各地進行的正常外交活動,太好了!我們也很樂意放鬆我們這裡的限制。但是我們不會允許我們的外交官在中國有一種行事方式,而讓中國的外交官在美國有另一種行事方式。這種情況再也行不通了。

VOA:去年10月,美國宣布,中國的外交官在美國舉行會晤前需要“通知”國務院。今天的新要求是一種升級嗎?

奧特加斯:再次要說的是,我們不認為這是一種升級。我們實際上認為這是試圖讓我們在中國的外交官能有跟此間的中國外交官同樣的權利、自由和准入,可以從事正常的外交活動。當我們無法讓中方、讓PRC與我們展開有意義的對話時,我們只是予以對等回應,對中國外交官實施我們的外交官在中國所面對的同樣限制。所以,這不是升級。如果要說這是什麼的話,這是扯平,是讓事情更平等、更公平,對吧?所以,這實際上是本屆行政當局的一個特點。你知道,我們希望能有自由和公平,不管我們談論的是外交官的活動,還是貿易、關稅,等等,諸如此類。我們希望這些事情是公平的。但是我們不會再在我們的外交官要為他們在中國的活動經歷不當的嚴格審批程序而他們的外交官卻在美國這裡毫無阻礙四處跑動的環境下運作了。我們所希望的只是對等。

VOA:總的來說,當美國外交官要求去新疆和西藏地區的時候,他們會面臨更多的限制嗎?

奧特加斯:這幾乎是不可能的。我的意思是,你知道有時候我們能夠去,但幾乎是不可能的。在美國沒有一個中國外交官完全被阻的對等的地方。如果你想去加利福尼亞、佛羅里達或阿拉斯加還是什麼地方,隨你的便。你能夠這麼做。這就是我們想要我們駐在中國的外交官能夠做的。

VOA:美國是否決定全面禁止所有中國共產黨的官員及其家屬來美國?

奧特加斯:你知道,新聞裡總是會報導這樣那樣的事情,我們從不對外聲張或談論就這些問題展開的內部討論。我們當然希望特朗普總統和蓬佩奧國務卿能夠做出他們需要做出的決定。你正在看到的是,我們認識到,我們確實需要與我們在中國的同行建立建設性的工作關係,同時我們也在使兩國關係的各個階段變得更加公平、更加對等,而且從我們的角度來看,更加的雙贏,因為它們更加平等。

我們仍然知道,有很多我們可以合作的地方。 (常務副國務卿)史蒂夫·比根經常說,在涉及朝鮮的問題上,中國在幕後提供了幫助。所以,這是超級大國需要做的。有很多存在分歧的領域,但是希望有我們能達成一致的領域和地方。我們知道,我們已經達成了總統的第一階段貿易協議,(貿易代表)萊特希澤和(財政部長)姆努欽領導的團隊對協議中的一些承諾實際上能夠實現抱有希望。所以並不是所有的事情都是糟糕的。

VOA:你對2020年諾貝爾和平獎頒發給香港的和平抗議者和民主倡導者的提議有什麼看法?

奧特加斯:我還沒聽說這件事,但那確實是個好主意。我的意思是,我總是想到那些站在歷史前沿的人,就像香港的許多抗議者所做的那樣。我們把他們請到過國務院。我與他們中的一些人見過面。你知道,黎智英和其他人,我們國務院的很多人都與他們見過面,我們一直站在香港人民一邊,表示他們必需能夠在一個承諾給他們的製度中生活。我們都知道,中國與聯合國,他們與全世界達成的協議,還有27年的時間。他們決定不履行他們做出的這些承諾。我認為這是災難性的,因為它向全世界暴露了中國是如何看待自己的諾言和承諾的。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