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澳門加劇國安 人權受壓制社運陷低潮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偕夫人彭麗媛抵達澳門走下飛機。 (2019年12月18日)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7:22 0:00

中共眼中的“乖孩子”、“一國兩制”典範的澳門,在中央政府關注的“國家安全”方面,遠遠走在也是特別行政區的香港的前頭。星期三抵達澳門訪問的中共領導人習近平,讚揚澳門認真貫徹“一國兩制”,經驗和特色值得總結。有分析表示,澳門當局公權力不斷膨脹,是對澳門人人權的侵害,但澳門市民從個人層面還未太關注這個問題。此外,當局在國安層面不斷收緊,也令原本並不熱絡的社運進一步陷入低潮。

香港持續半年的反修例抗爭觸及到北京對“國家安全”的敏感。在澳門,當局為準備這次習近平到訪,採取前所未有的全方位“維穩”,減少港澳間船期,拒絕多家香港及國際媒體的至少10位記者入境,並強行檢查記者的手機通訊資料,封路、設路障,暫停一些加油站服務,“關照”澳門一些媒體人少說、少報等等。有分析表示,澳門此做法與內地無異,“赤化”速度加劇。

像內地城市全面維穩

北京對澳門讚譽有加,主要是對香港提出警示。中共早在今年10月的19屆4中全會上更首次提出,要建立健全特區“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分析稱,這主要是針對“不聽話”的香港人。

澳門早在2009年就根據基本法第23條制定了《維護國家安全法》,並於2018年9月成立以特首為主席的國家安全委員會。在2016年香港立法會宣誓風波後,澳門迅速修法,規定參選人須聲明擁護基本法和效忠特區。 2019年初,澳門又完成《國歌法》的本地立法,嚴懲歪曲和貶損國歌的行為。

此外,澳門《網絡安全法》12月22日開始實施,手機用戶實名登記。同時成立“網絡安全委員會”等3個機構的法規也會實施。為配合《網絡安全法》,澳府提出《修改司法警察局》法律草案,將涉及資訊網絡安全和國家安全犯罪列入司警權限,將新增“保安廳”、“國家安全情報工作廳” 、“國家安全罪案調查處”、“恐怖主義罪案預警及調查處”等附屬單位,擴編司法警察。

同時,澳門幾年前開始設立“全澳城市電子監察系統”的“天眼”,在出入境口岸、道路、景點、治安黑點等各處安裝1,620個鏡頭,具有人臉識別功能,超過一半已運作,明年首季完成所有鏡頭的安裝。

老大哥時刻看著你

澳門媒體人崔子釗對美國之音表示,澳門很大程度上越來越像中國內地,越來越像奧威爾在《1984》中所描述的。

他說:“這幾年來,澳門警察的管治和打壓越來越嚴,推出了很多相對比較高壓的政策。它這個'天眼'系統基本上是跟大陸相同的。有些人還擔心會不會推出跟大陸一樣的社會信用制度,當然它說沒有。但是,感覺我生活在澳門,這個城市越來越像喬治•奧威爾他寫的《1984》那個世界一樣。我們到處都有'天眼'監視著我們我們的生活,一舉一動已經被監視住。其實現在是很多無形的壓力已經出現。”

新澳門學社的前理事長鄭明軒表示,相對香港,澳門是個乖乖的地方,社運比較少,市民也沒有大的不滿,但當局採取一系列國安措施,尤其是天眼系統是損害澳門人的人權。

他說:“從澳門的角度出發,根本就不需要這樣額外的裝備和額外的公權力,去打擊或預防什麼事情。這種公權力使用不好的時候怎麼監督它,確保不會損害我們的人權。這個事情澳門的老百姓可能並不是在個人的層面非常的擔心,但是總得有人說出來,需要更強的監督的聲音,抗衡這種趨勢。”

遊行集會申請被收緊

去年7月,澳門立法會通過修改《集會權及遊行權》的法案,將以往集會申請只需向民政總署書面預告的方式,改為要向治安警察局遞交,且授權警方可加以禁止。資深民主派立法會議員區錦新表示,警察公權力的擴大變成對公民權利的政治審查。

他說:“去年修改這個集會權示威權法律的時候,要把這個預告交給治安警察局,當時我們就憂慮它會可能政治考慮,實質上出現可能變成對示威集會的政治審查。”

澳門警方8月15日駁回一個8月19日在議事亭前地進行“抗議香港警察使用暴力”集會的申請,稱此類集會是支持違法行為。當天,警方在旅遊熱點的議事亭一帶,強力截查約30位穿黑衫和白衫的市民及旅客。區錦新議員表示,他們的擔心成為現實。

他說:“澳門一些年輕人要發起集會聲援香港運動的時候,警方曲解他們的主題。提出預告的時候,他們的主題是'反對香港警察使用暴力'。澳門的治安警就把這個說成是'支持香港年輕人的暴力',主題說是違法,支持暴力是違法。就不讓他們舉行這個活動,變成了一個政治審查,開了一個很壞的先河。”

社會運動陷入低潮

目前從事網媒的崔子釗表示,他觀察到,近幾年民主派團體幾乎不怎麼發起爭取民主的街頭遊行,社運似乎陷入低潮。不知背後的原因,但多少可能與當局加大國安層面的打壓有關。

仍是新澳門學社主要成員的鄭明軒表示,政府是有意將澳門打造成與香港不一樣的地方。

他說:“政府也想把澳門打造成跟香港不一樣的,沒有街頭運動,沒有社運的,大家都只會稱讚政府的地方。最近這幾年,的確是街頭的、上街表達訴求的動能變少了。但不代表說一直會這樣下去,我不這樣認為。”

區錦新議員表示,澳門的特殊社會環境決定社運活動不是很活躍。

“也談不上太低潮,因為澳門人本身也不是很多地透過社會行動來表示。澳門的經濟好,就很多的社會矛盾被舒緩的時候,走上街的社會行動是比較少。”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