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專訪眾院亞太小組主席(1):談美國當前抗疫努力及供應鏈過度依賴中國問題


专访众院亚太小组主席(1):谈美国当前抗疫努力及供应链过度依赖中国问题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9:48 0:00

專訪眾院亞太小組主席(1):談美國當前抗疫努力及供應鏈過度依賴中國問題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0:50 0:00


美國新冠病毒疫情依然嚴峻,同時各地傳出盡快復工以重振經濟的呼聲。美國國會眾議院外交事務委員會亞太小組委員會主席阿米·貝拉議員(Rep. Ami Bera, D-CA)通過Skype接受美國之音的專訪。他在專訪的第一部分談到了美國目前的挑戰以及他所認為的復工指標。貝拉眾議員還對疫情暴露出的供應鏈問題提出關注。貝拉是民主黨人,在眾議院裡代表加州第七選區,在進入國會前,他是一名內科醫生,在他的選區裡行醫了20年。

記者:貝拉議員,謝謝您接受美國之音中文部專訪。

貝拉眾議員:謝謝,我很高興接受美國之音訪問。

記者:您的選民如何應對新冠病毒疫情?

貝拉眾議員: 我認為,對每個人、對整個國家和世界各地的人來說,一直待在家裡其實不是我們一般會做的事。我們人類是喜歡互動的。但我所在的選區加州薩克拉門托郡,人們都在遵循居家令。而且,現在看來也開始起作用。在我們薩克拉門托郡這裡,曲線已經拉平了,希望在未來幾週內,我們可以開始考慮復工的情景。

記者: 您可以從一個非常獨特的角度來談新冠疫情,您不僅是眾議院外交事務委員會亞太小組委員會主席,同時您也是一名醫生。請問您是從什麼時候,以及如何第一次得知有一種神秘的病毒在中國爆發?作為一名醫生,您的第一反應是什麼?

貝拉眾議員: 是的,作為一名醫生和外交事務委員會的成員,一個我的極為關注的重心一直是全球衛生安全以及大流行病的預防。有一小群人,在2019年底12月,我們開始聽到一些消息,但實際是到2020年1月份,我們才開始了解到在武漢發現了一種新型冠狀病毒。之後我們都看到了中國採取大動作,將整個城市、整個省份隔離。那時我們才真正知道,這不像是薩斯或是中東呼吸綜合症,這次情況有點不同。那時候,我們於是和疾控中心及其它機構合作,試圖讓我們的科學家和醫生進入疫情熱點地區,但很不幸的,當時進展有點緩慢。

記者: 四個月後,我們現在處於一個全球大流行的狀態,回顧過去這段短短的時間,您認為我們有哪些做得正確的地方?美國又有哪些可以做得更好的地方?

疫情爆發時中國遲遲未讓美國科學家入境

貝拉眾議員: 有些事情,我們本應早點做。我與行政當局第一次的互動是在1月23日,當時我們說,我們知道我們的公共衛生系統會需要額外數十億美元的資金。所以我們那時提出說,告訴我們你們需要什麼,我們會在1 月底2月初另外提出追加救助的法案。

另外,我們也應該用更多的努力讓我們的科學家和全球的科學家進入中國,我們才能更好的了解我們所面臨的情況。但很不幸的,那並沒有發生。

我們自身的挑戰在於如何提高我們的診斷測試能力,確保那些診斷測試是準確的,而且一般人都能得到測試。那是我們所犯的一個錯誤,也導致了我們只剩下一種應對辦法,那就是減緩,也就是讓大家都待在家裡,以減緩病毒的傳播。這就是我們現在所處的狀態。

診斷測試、抗體測試與接觸者追踪

記者: 您一直敦促特朗普政府制定一項全國檢測策略,廣泛并快速地部署抗體檢測和接觸者追踪系統。您是否可以詳細說明為什麼採取這些步驟如此重要?

貝拉眾議員: 好的。行政當局想要取消一些居家令,對此我並不反對,但我們必須安全地做這件事,而且當我們有資源的時候才能這麼做。

國家復甦策略必須要有幾項要點,第一,我們必須要有診斷檢測能力。我們知道這個病毒可能還會存在一年,可能兩年。在這段時候裡,我們會持續看到一些聚集性的病例,我們必須迅速針對有症狀的患者進行檢測,做出診斷,然後對相關接觸者進行追踪,努力限制該起聚集性的傳播。你可以看到韓國其實在早期就很有效地施行這樣的策略,在他們爆發第一批新冠病毒確診案例的時候就這樣做了。因此,在我們具備診斷檢測能力之前,我們不能考慮復工。

第二,我們還需要具備血清檢測能力。這是一種抗體測試,可以告訴我們,如果你接觸過病毒,感染過病毒並痊癒,你會有一些保護力和免疫力,這將幫助我們決定一個社區或全國范圍內有多少人其實是安全的,再次感染的風險是非常低的。

最後,我們還需要公共衛生人員走出去,開展接觸者追踪、檢測等工作。我們還沒有那樣的人力,我們正估計可能會有多達十萬人需要快速招聘、培訓並部署到全國各地。這也是我們復甦策略的一部分。

所以,我們現在幾乎必須立刻完成這三項工作。這樣,我們如果考慮在三個星期、四個星期、或我們認為是安全的時候重新開放,我們才會有這些資源部署到位。

供應鏈過度依賴中國的問題

記者: 對許多美國國內外很多人來說,最令人震驚的事情之一就是看到我們的醫護人員、應急人員、關鍵崗位的工作人員沒有足夠的個人防護裝備。美國國會和行政當局應該怎麼做來確保從現在開始前線工作人員有足夠的個人防護裝備,保護自己免於病毒的侵襲?

貝拉眾議員:我認為這場大流行病暴露出全球供應鏈的問題,你知道很多這些裝備和個人防護裝備以及一些用於檢測的試劑等都是來自單一來源,而這個單一來源就是中國。

如果我們過度依賴一個國家,而如果那個國家正是大流行病爆發的起源,所有活動都停止了,那將會對整個供應鏈產生連鎖反應。我認為不僅是我們美國,我們和全球都必須討論和審視我們應該如何建立儲備。

短期之內,我們必須提高自身的製造能力,確保我們有大量的個人防護裝備給我們的現場應急人員、我們的醫生、我們的護士。如果我們沒有檢測試劑和測試盒,我們也應該加速製造我們自己的設備。不過就像我剛才說的,這些是為了應對眼前的危機,

從長遠來看,我們真的必須好好關注供應鏈,不只是防護裝備和檢測設備的供應鏈,還有藥物供應鏈,你必須在供應鏈中保持冗餘。

記者:現在大家,您剛剛也提到一些,現在每個人都在討論復工,該如何復工以及何時可以這麼做。您認為應該出現什麼樣的指標,您才會放心地認為我們可以重新開啟經濟?

可以安全復工的指標是什麼?

貝拉眾議員: 在我們可以安全地重啟經濟之前,我們必須要看的指標是醫院的入院人數。到醫院去並且病情嚴重到需要住院的人數,住進重症監護病房的人數,這是兩個非常重要的指標,如果這些數字還在上升,我們就知道病毒仍在我們的社區傳播。

一旦我們看到這些數字下降,我們有可能仍然會看到新增病例增加,但那是因為檢測能力增加的同時,我們也必定會有更多新的診斷結果。

我們也可能會看到死亡人數繼續上升,因為那是回顧顯示大約兩週前情況的指標。

不過,一旦我們看到醫院入院率和重症監護病房入院率的數字開始下降,那我們可能就能說我們已經過了曲線的高峰,我們已經進入到下降的階段,我們仍然需要再等待兩週左右,才能確保不會有新一波病毒的複發或感染。那似乎是病毒的生命週期。

病例減少到足夠程度、住院人數減少、重症監護病房人數減少,兩週之後,你才能說,我們已經走到了病毒的前頭,我們可以開始考慮其它措施,讓某些風險沒有那麼高的人群重返工作崗位,或者至少開始開放更多一些活動。

記者:您希望向美國之音全球各地的觀眾朋友在經歷這場大流行病的時刻傳遞什麼信息?

貝拉眾議員:正在收看美國之音的觀眾們,這場大流行病敲響了我們所有人的警鐘,不僅是對我們美國,而真的是對全球社區。我們都是相互連結的,我們所有人同舟共濟。這場大流行病將在許多方面影響我們所有人的生活,但如果我們團結在一起,如果我們作為一個全球社區團結在一起,在這一切結束的時候,我們將變得更強大、更堅韌,而且希望將處在一個更好的境地。如果我們能從中汲取教訓,我們作為一個世界將共同努力預防下一次的大流行病。我們將共同合作,努力解決這場大流行病所暴露出來的問題,比如弱勢人口群體等。我希望我們度過這一切後,世界將是一個有更多合作空間的地方。

(此次採訪於2020年4月17日進行。李逸華與久島對本報導亦有貢獻。)

相關內容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