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只許戰狼放火,不許百姓點燈-中國外交官是否該被禁用推特?


國會共和黨聯邦眾議員邁克·加拉格爾(Mike Gallagher)在國會參加聽證(2018年6月21日)。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7:26 0:00

美國社交媒體平台推特在中國被禁,但是自2019年以來,中國外交官員紛紛在推特開設賬號,為中國共產黨展開政治宣傳,有時還發表“戰狼”言論。今年早些時候,中國外交官在推特上拋出新冠病毒源自美軍的陰謀論後,美國國會一些議員敦促推特封禁中共外交官員的賬號。那麼,中國外交官是否應被禁用推特?星期四(9月10日)來自美國國會和歐洲議會的兩位議員在一場辯論會上展開了激辯。

美國議員:應當禁止屏蔽推特的中共官員使用推特

在這場由美國德國馬歇爾基金會(German Marshall Fund of the United States)舉辦的辯論會上,來自威斯康星州的美國國會共和黨聯邦眾議員邁克·加拉格爾(Mike Gallagher)認為,應該禁止中國外交官使用推特。

他說:“不應讓剝奪民眾自由使用社交媒體獲取信息的那些政府的官員,能夠利用這些社交媒體平台來散播宣傳。這實際上與宣傳本身的性質無關,而是在於他們不允許自己的民眾使用那些平台,但他們卻將那些平台武器化,來針對我們。”

今年3月,在中國外交官趙立堅在推特上稱新冠病毒可能是美國軍人帶到武漢之後,加拉格爾眾議員和共和黨參議員本·薩斯(Ben Sasse)曾聯名致信推特CEO傑克·多西(Jack Dorsey),敦促他刪除中共官員在推特上的賬號。他們在信中說,中國共產黨“正在發動一場巨型宣傳攻勢,改寫COVID-19歷史,向中國人民和全世界洗白該黨的謊言。”

加拉格爾在星期四的辯論中說,中共有關新冠病毒的虛假宣傳是最明顯的例子,表明讓中共使用這些平台會如何使他們有機會將虛假信息嵌入國際輿論之中。

他說:“對中共來說,推特不是公開討論和辯論的場所,而是散播虛假信息、為其國際活動提供便利、以及壓制討論和辯論的工具。”

他認為,在中共繼續禁止本國民眾使用推特的情況下,讓中共官員繼續使用推特,事實上是在容忍中國封禁推特的做法。他說,與其讓中共繼續限制互聯網自由,民主社會至少能做的是,確保中共官員不會從他們限制民眾的服務中受益。

他說:“我們都應發出的這個擲地有聲的信息非常簡單,那就是,習總書記,推倒那堵防火牆。我要說的是,這不是控制信息;恰恰相反,這是為了揭露中共控制信息、意圖將其極權控制意識形態輸出到全世界這一事實。”

歐洲議員:應採取更具戰略性方式應對中共宣傳

來自斯洛文尼亞的歐洲議會議員米麗安·萊克斯曼(Miriam Lexmann)與加拉格爾眾議員都是新近成立的"對華政策跨國議會聯盟" (The Inter- Parliamentary Alliance on China)的成員。萊克斯曼說,中國是民主國家需要應對的巨大挑戰,她理解支持封禁中國外交官推特賬號所持的立場,但她認為,這麼做存在一些問題。

她說:“我來自前極權國家。我知道,如果我們開始限制言論自由,或任何形式的自由,最後可能不利於我們,儘管我們有這麼做的積極理由或目標。這是我的根本觀點,那就是,如果我們為每個人獲得平等對待而抗爭,我們就不能去限制某些人的自由,儘管我們知道這些人會利用他們的自由來針對我們。”

她認為,允許中國外交官使用推特在某種程度上也是展現西方民主社會與中國的不同,如果禁止他們使用推特,將會削弱中國不應封禁推特這個立論點。

她說,一旦禁止中國外交官使用推特,接下來可能還會要接著去封禁更多的賬號,而有關為什麼不封禁其他操縱民意的推特賬號的討論可能也會接踵而至,並在這些問題上越陷越深(on a slippery slope)。

萊克斯曼認為,相比封禁中國外交官的推特賬號,如何提高民主社會應對中共宣傳的能力,可能更為重要。她說,封了中國外交官員的賬號,還可能會有其他來自中共的宣傳賬號湧現出來,對民主社會造成同樣有害的影響。她認為,應對中共宣傳,應採用更具戰略性的方式,比如推特已經採取的一些做法。

今年8月,推特宣布對政府機構、政府官員和國家媒體的賬戶進行標註,以把他們跟普通用戶區別開來。今年6月,推特還刪除了超過17萬個與支持北京有關、宣傳中國影響力的賬號。推特說,這些賬號散佈有關香港抗議和新冠疫情的虛假信息。

萊克斯曼指出,拿破崙曾說,當敵人犯錯的時候,切勿打斷他們,而中共官員在推特和其他社交媒體平台上已經犯了很多錯誤,令他們的政治宣傳和形像力行動喪失信譽。

美國民眾怎麼看?

在星期四的這場辯論開始之前,主持人對觀眾做的在線調查顯示,支持封禁中國外交官推特賬號的人數比例為25%,反對的比例為75%。辯論結束後,支持者的人數比例上升了6個百分點,但持反對態度的仍佔多數。

在華裔中間,對於是否應當封禁中國外交官推特賬號也有不同的看法。

紐約市立大學約翰傑伊刑事司法學院學生羅姍(Rosanne)對美國之音說:“Twitter是美國這邊的社交媒體,在我眼裡,華裔的眼裡,那肯定是支持禁止他們。……你居住在美國,你肯定是想要以你現在所居住的國家的利益為先。”

紐約人楊漢青也支持嚴格監管。他說:“我們應該要嚴厲的監管,不可能讓碰瓷美國的聲音在美國肆無忌憚的來影響美國,站在民主黨的角度來指點共和黨,站在共和黨的角度來指點民主黨,他們的目的就是在搞壞美國的。”

髮型設計師愛麗絲(Alice)則認為,應當要秉持言論自由的原則。她說:“如果你去關閉某一個,不管是哪一個,我覺得都不太合乎言論自由這一條。”

在百老匯經營一間舞蹈工作室的蔣薇認為,美中雙方理念不同,暫時關閉中方官員推特賬號,讓雙方保持距離,未嘗不是件好事。她說:“不同的理念很難融合,那麼冷靜一段時間,也許那邊(中國)會有別的想法,會有改變,美國這邊呢需要點兒平靜,……雙方都需要一個療傷的過程。”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