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中國新冠疫苗接種:自願接種還是強制普打?


一名男子在北京一個疫苗接種中心接受一針疫苗。(2021年1月15日)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1:41 0:00

中國新冠病毒疫苗接種陸續展開,最新數據顯示截至2月底,中國已經累計報告接種新冠病毒疫苗5200萬劑次,接種劑數的絕對數據僅次於美國,位居世界第二。但據了解,中國基層對於新冠疫苗的接種意願普遍較低,一些企業要求開展“領導示範,員工跟隨”的接種工作。

中國多次強調不會強制民眾接種疫苗,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流行病學首席專家吳尊友表示,開放後全民都應該接種新冠疫苗,但不會強制普打。

世界衛生組織已公開反對強制普遍接種新冠疫苗。世衛組織疫苗專家凱特·奧布萊恩(Kate O'Brien)在日內瓦說:“我不認為應該強制人們,尤其是不應該在疫苗問題上強迫人們”。

奧布萊恩補充說:“更好的方式應該是鼓勵人們,給人們提供便利,去接種疫苗,世衛組織並不預期看到任何國家強制人們接種疫苗”。

但有跡象顯示,中國一些國企央企把疫苗接種與考勤、績效掛鉤,變相強制員工打疫苗,甚至一些涉外部門已經在本部門實行強制普打。

國企:“應打盡打”、“應接盡接”

北京疾控中心3月1日發文提醒18歲至59歲無禁忌症人群都應接種新冠疫苗,建議中寫道新冠疫苗接種工作已在全北京市展開,接種疫苗是預防疾病最有力的武器。

截至3月2日,北京累計接種新冠滅活疫苗765萬劑次,累計超過500萬人接種,其中264萬人完成兩個劑次接種。

北京市民胡小姐是一名國企職員,她向美國之音介紹了所在單位的疫苗接種政策。她說:“目前我們單位只發過落實疫苗接種的通知,通知裡要求就是按照北京市的疫情防控工作要求,要求盡快落實單位新冠疫苗的接種工作,盡量做到'應打盡打'。 ”

除了“應打盡打”政策,同為北京某國企員工的何先生表示,他所在單位的政策是“應接盡接”,所有北京的國企央企的政策都大同小異。

據他介紹說,他們企業的接種政策就是“應接盡接”,與國家號召是保持一致的,所謂的“應接盡接”就是說,如果某人年齡滿足18到60歲這個區間,同時身體沒有慢性疾病,比如高血壓、高血脂、高血糖這樣的疾病,然後同時此人也沒有接種(別的)疫苗或者說吃消炎藥,或者說也沒有接種疫苗的打算,或者沒有要孩子的打算,這樣的人群是符合接種政策的,是應該去接種的。

他補充說:“同時公司下發了接種疫苗的通知,就是要求符合接種條件的人群積極響應國家號召,(幫助)控制疫情擴散,去接種疫苗。”

胡小姐一直以來都讚同疫苗不可強制接種,但她所在單位的辦公樓已經下達有關接種率的要求,並且各部門已經開始進行不接種疫苗的統計,恐會秋後算賬。

“然後據我所知,我們所在大廈的物業要求租戶的接種率盡量超過90%。”胡小姐說:“現在我們單位下發的接種疫苗的通知,從通知內容本身來看,沒有太大的強制性的意思,也沒有過分的約束,但是從實際工作來看,集團要求我們按週上報疫苗接種情況以及疫苗接種意願統計情況,如果你不打疫苗或者暫時不接種疫苗,未來有可能會接受到公司領導的詢問或者是相關部門的調查。”

強制普打領導被呼籲“身先士卒”

一位不願吐露姓名的國企高管表示,他所在單位多數部門負責對外項目,58歲以下的員工沒有特殊原因必須都要接受強制普打,不然無法安排出差工作,執意不接種只能暫時停職等候處理。

官媒環球時報也曾發文證實,擁有海外業務項目的部分國企需要出國人員注射疫苗。但據報導,由天津電力建設公司外派至塞爾維亞南巴納特州首府潘切沃的400多名接種過國藥疫苗的員工,有超過300人仍然確診新冠。天津電力建設公司對此拒絕回應,也刪除官網上有關塞爾維亞項目的資料。

對於接種率較低,上海復旦大學附屬華山醫院感染科主任張文宏教授也多次強調,雖然新冠疫苗是自願接種,但依舊鼓勵單位企業領導“身先士卒”,一來可以起到鼓勵民眾接種的效果,二來可以向民眾證明疫苗的安全性。他在接受中國國內媒體的採訪時表示:“我在很多場合說過,領導先打疫苗,大家看領導打了都沒事,就更放心。遲早都要打,領導早點打還可以起示範作用。 ”

胡小姐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對記者坦言,多數國企央企的領導班子成員都已經接種完疫苗了,管理層人員都是必須接種的,為了要給普通員工起表率作用。她說:“據我所知,現在在單位的統計表上,已接種疫苗的基本都是部門領導以上級別的員工,普通員工多數還是選擇暫不接種,大家都有各種各樣的理由不接種疫苗。”

種種原因造成自願接種率低

民眾對疫苗的不信任可能是導致基層員工接種率低的主要原因,雖然各單位已經下達疫苗接種的通知,並且安排領導起表率所用,但上有政策下有對策,向何先生和胡小姐這樣選擇觀望的人群比例還佔多數。

何先生對美國之音說:“我之所以不接種疫苗是因為準備要孩子,這個(疫苗)可能會影響胎兒的發育,所以目前還沒有選擇接種。”

胡小姐則表示:“因為我前一段時間剛接種過其他疫苗,我現在接種新冠疫苗擔心身體裡會有一些排異反應。”

二月中旬,中國疫苗和免疫雜誌進行了一項名為“浙江省醫療衛生人員新型冠狀病毒疫苗接種意願和影響因素”的調查。

結果顯示,近1000名浙江省的一線醫療醫護人員參與了問卷調查,其中42.46%的受訪者表示願意接種已批准緊急使用的新冠疫苗。

此前也有針對普通民眾的接種意願調查報告稱,有90%的民眾會選擇自願接種,但相比兩次調查結果的巨大差異,該雜誌解釋稱是因為浙江省的調查受訪者為高學歷年輕群體,接受到的社交網絡信息和專業信息更多,對於新冠疫苗有效性和副作用的顧慮也更多。

美國外交關係協會全球衛生高級研究員黃嚴忠博士對美國之音表示,中國新冠病毒疫苗接種率低與民眾的接種意願和疫苗產能息息相關。

他說:“我想主要的原因實際上是因為大家覺得中國病例本身就極少,幾乎沒有,然後(民眾)覺得很安全,就沒有覺得非常強的緊迫性來接種疫苗,所以我想這是很重要的原因。”

他補充說:“當然還有其他的原因就是政府沒有表現出很急迫的推接種可能是目前(疫苗)的產能可能還沒有完全上來,可能也有一定的關係。”

安全性:一個老生常談的話題

中國自主研發疫苗的安全性已是老生常談的話題,國內疫苗市場有大亂象之稱,疫苗事故屢見不鮮,醫療監管不利、法律法規不嚴、懲罰不及時到位也許是罪魁禍首。

2005年安徽甲肝疫苗異常事件導致1人死亡、20人重傷、121人異常反應。

2007年山西疫苗事件導致近百兒童中毒或致死。

2013年中國南方多起嬰兒注射乙肝疫苗後致傷致死。

2018年長生生物的百白破疫苗事件中,有25萬支劣質疫苗流入市場。

儘管如此,中國國藥集團中國生物董事長楊曉明對新冠疫苗的安全性十分有信心,他多次表示新冠疫苗整體使用非常安全,沒有發現嚴重不良反應。

國藥集團黨委書記劉敬楨在今年1月接受采訪時表示,未接到嚴重不良反應報告。他說:“目前,我們監測到的新冠疫苗接種反應以局部反應為主,主要是接種部位疼痛。全身反應主要包括頭痛、肌痛和發熱等。”

中國兩款自主研發的疫苗分別出自科興生物和國藥集團,兩款疫苗均為滅活疫苗,目前國內民眾接種的疫苗主要來自國藥集團。

上海復旦大學附屬華山醫院感染科主任張文宏教授認為,滅活疫苗整體上是安全的,它只有短期風險,比如可能造成過敏或局部疼痛等。

黃嚴忠博士對此表示,中美兩國的疫苗性質完全不同,但安全性問題上應該相差無幾,只是可能在有效率上會有一定差距。

他說:“中國是科興跟國藥的是滅活疫苗,他們跟美國不少地方使用的信使核糖核酸mRNA的疫苗確實是不一樣,在安全性上我估計應該是差不多,但在有效率上可能會有一定的差距。”

黃嚴忠博士補充說:“只能是安全性上面是可以跟踪的,這方面的數據我們現在......也不能說沒有,官方的說法好像是安全的吧,至少我沒聽到過注射死亡的報導。”

中國疫苗接種進展快與慢

英國金融時報3月1日發文“中國國內接種工作進展緩慢”,文章表示中國新冠病毒病例目前較少,這同時也導致國民接種意願降低,目前的接種率低於形成群體免疫所需的水平。

隨後官媒環球時報發文反駁,其中一名中國免疫衛生專家表示,中國的疫苗接種速度非常快且僅次於美國。

黃嚴忠博士對美國之音表示,國內疫苗接種率從總量來看確實僅次於美國,但中國人口基數大,接種劑數和接種率不能同日而語。

他說:“如果看絕對的數字的話,就是說有多少劑疫苗已經接種了,這是絕對數據,還是低於美國的,但是跟其他國家相比還是很高的,(中國)有5000萬多支疫苗打下去了,這個可能是僅次於美國。但是如果說用接種率,因為中國人口很龐大嘛,我們說14億人口的話,那這個比例不到4%,我想是。這個比例實際上跟發達國家相比還是很低的,比如現在美國已經超過四分之一的人口接種疫苗了,那4%跟25%比較還是差一大截。”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