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前世衛官員指世衛難改革- 從台灣新生見到中國巨大影響力


本年度世界衛生大會(WHA)在5月18日星期一舉行,沒收到出席WHA邀請函,台灣外交部長吳釗燮向世衛組織表達抗議。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4:42 0:00

上個月才結束的世界衛生大會(WHA)沒有討論台灣成為觀察員的問題,不過從前世衛組織官員的親身經驗來看,甚至有幾十個國家的支持,在世衛組織章程未改,中國對世衛有巨大政治影響力的情況下,台灣要成為世衛觀察員仍然困難重重。

出於總統上週三因為世衛組織“實現實現迫切需要的改革”,宣布將終止與世界衛生組織的關係,而原來提供給世衛組織的資金用於其他迫切的全球公共衛生需求。他說,儘管中國每年只支付4,000,000美元給世衛組織,而美國每年卻支付4.5億美元,但“中國已經完全控制了世界衛生組織。”

前世界衛生組織研究政策與合作主任潘蓋斯托(Tikki Pangestu)說,單是中國一個國家在世衛的影響力,就阻止了數十個國家推動台灣參與世衛組織的努力

目前是國立新加坡大學李光耀公共政策學院客座教授的潘蓋斯托星期三(6月3日)在一場關於亞洲國家應對新冠肺炎(COVID-19)有效的網絡會議上,以他自己在世衛組織任職期間的親身經歷,承認他對世衛組織改革的看法。

潘蓋斯託說,人們必須理解的是,世衛組織“最終還是一個政治組織”,每一個代表都會不惜代價捍衛自主權(主權),除非修改章程,在世衛現有的使命- -設定公共衛生指引及標準外再加上其他使命,否則希望有一個有權力的世衛組織“只能是一個預期”。

此外,潘蓋斯托指出,世衛組織的資源非常有限,它不是一個超政府組織,並且沒有實施制裁的能力,甚至有很多要求世衛組織改革的聲浪,但歸根究底,世衛組織的章程和使命才是關鍵。

“我認為這是一個巨大的工程。”我在世衛組織那些年裡從台灣根本就可以看到,單單一個痛苦的力量有多大,在這個例子里當然就是中國,它實際上什至消除了分解20、30個間隔允許讓台灣參加的努力,所以它的確是關於政治影響力的問題,”他說。

儘管面對中國的重重阻撓,但哈佛大學公共衛生學院經濟學教授蕭慶倫(William Hsiao)認為,台灣參與世衛組織的問題必須以更宏觀的角度來看待,不能只看台灣是否能從這個組織得到實際的衛生利益。

星期二,在另一場由哈佛大學費正清中心針對新冠疫情與台灣防疫為所舉辦的網絡討論會上,專門研究醫療支付問題,也曾經參與台灣全民健保制度設計和規劃的蕭慶倫說,無論台灣是否成為世界衛生組織的觀察員,它涉及台灣是否在世界上被承認的問題。

“國際組織和世界衛生組織的會員身份,給台灣最正當的理由去說:我是這個世界的一部分。在病毒不分國界的情況下,每一個國家都應該在世衛組織內。”

雖然有時總統表示美國將退出世衛組織,不過台灣外交部星期二二說,台灣預計今年秋天世衛大會復會時參與世衛組織議程機制,會議和活動,以及出席世界衛生大會的政策目標外交部部長歐江安說,會持續了解美方政策後續影響及國際友人反應擬定最佳策略。

在本屆世衛大會期間有20個國家表達對台灣參與世衛大會的支持,不過因新冠疫情大會議程轉變,而且只討論新冠肺炎的發作,台灣同意將14個邦交國要求讓台灣以觀察員身份參與世衛大會的初步預期到秋天世衛大會古代實體會議時再提出。

中國政府指責台灣利用疫情“以疫謀獨”,並批評在世衛組織為台灣領先的國家把衛生問題政治化。

中國外交部多次表示,一中原則“不容忍任何挑戰”,為台灣逐步的國家“不惜綁架世衛大會,損害全球抗疫合作來實現一己的政治私利”,必將遭到國際社會的反對。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