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延安文藝座談會80週年,中國清零下的“革命文藝復興”指向何方?


當地時間2022年4月28日晚,上海各小區敲鍋合唱《國際歌》。(網友分享現場視頻的截圖)
延安文藝座談會80週年,上海清零下的“革命文藝復興”指向誰?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7:19 0:00

80年前的5月2日,“延安文藝座談會”召開。80年後的今天,曾經的“紅歌”、“紅片”忽然滿血復活。《國際歌》、《列寧在1918》等許多沈寂於歷史的“紅色經典”,在極端抗疫中成為被困者的旋律。

目前,上海自4月1日前啟動的滴水不漏的封城,已經持續一個月。全城體驗極端隔離,“要命”的悲劇不勝枚舉。

在社交媒體流出大量視頻和文字實錄的同時,原樣照搬的“紅色經典文藝”片段,也頻繁登場,貌似一場“革命文藝復興”正在上海各小區發生。那麼,這場“革命文藝復興”,指向了哪裡?

“奴隸”再度唱響

《國際歌》法文版(維基百科截屏)
《國際歌》法文版(維基百科截屏)

《國際歌》的開篇,“起來,飢寒交迫的奴隸,起來,全世界受苦的人……”;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歌《義勇軍進行曲》第一句,“起來,不願做奴隸的人們”等,正被再度唱響。

1871年創作出來的《國際歌》,是全球共產黨最大的“紅歌”。它原為“讚頌巴黎公社成員們的共產主義理想和革命氣概”,直至今天,仍然是“各國共產黨代表大會和重要活動都要演奏的”歌曲。只不過在中國,上海封城使它“在沈默中爆發”。

署名“濱州汪洋口才學校”的視頻說:“您說這是怎麼了?全網都在唱國際歌。它格外好聽嗎?那是因為,它抒發了人民的心聲,表達了我們的思想。人人都反對欺凌,反對壓榨。人人渴望公平正義!”

《義勇軍進行曲》,原名《反滿抗日義勇軍進行曲》,為1935年在上海公演的一部電影的主題歌。中共建國之初,《人民日報》稱,“《義勇軍進行曲》是十餘年來在中國廣大人民的鬥爭中最流行的歌曲,具有歷史意義。”

網友評論說,兩首歌詞中的“奴隸”一詞,一如既往“充滿了明示革命,推翻統治的激勵”。

正如中共建政後首任最高領導人毛澤東,1942年5月2日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中所說,“文藝幫助人民同心同德地和敵人作鬥爭。”

不知“偉人”之言是否過時了?

律師、時政評論人士汪月輝告訴美國之音:“在表達不自由,輿論被箝制的環境下,老百姓借力使力,以子之矛攻子之盾”,起到表達和輿論的作用。

“槍斃”呼聲再起

黑白影片《列寧在1918》的一段對話被摘播在社交媒體上。情景是這樣的:

中文譯製片《列寧在1918》截屏
中文譯製片《列寧在1918》截屏

---小女孩兒告訴列寧:我媽媽沒有啦……她餓死了。

--列寧立刻撥通電話:“費利克斯·埃德蒙多維奇,在你們那裡被捕的那些個糧食投機家們,我們要立刻把他們這批人槍斃掉,並且把這件事廣泛通知人民。要說明,以後凡是捉到製造飢荒的投機家,就像最壞的敵人,我們要立刻把他們這批人槍斃掉。”

《列寧在1918》為前蘇聯1939年拍攝的影片,講述“革命者”列寧如何在“蘇維埃”成立之初,通過“繼續鬥爭”,用各種極端手法“對付敵人”的故事,包括“敵人”製造的飢餓在內。

另一個畫面,陳舊模糊、佈滿雪花點的影片中依稀看到,身著民國服裝的男女合唱團員在排演歌曲。他們鏗鏘有力地唱到:“你你你你這個壞東西,市面上日常用品不夠用,你一大批一大批囤積在家裡……你這個壞東西真是該槍斃,你這個壞東西嗐真是該槍斃……”

這是音樂家舒模1942年創作的作品,《你這個壞東西》。據稱,它是“對國民黨統治區黑暗現實的揭露和批判”;歌曲“節奏鮮明,表現一種控訴的語氣”。

目前,這個視頻已經被“無法觀看”。

有分析稱,面對兩個黑白畫面中理直氣壯的“槍斃”,現實的仇恨被表達得淋漓盡致,“有借槍斃人的感覺”。

文化學者、中國前資深媒體人凌滄洲。(照片由本人提供)
文化學者、中國前資深媒體人凌滄洲。(照片由本人提供)

移居美國的文化學者、資深媒體人、《龍血狼煙- 中國文化的基因碰撞與裂變》等書的作者,凌滄洲告訴美國之音,上海民眾在飢餓中拿出老革命台詞、作品,表達他們的淒慘處境和悲憤,“只有這樣才能通過言論審查。”

“革命文藝”,一劍雙刃

凌滄洲告訴美國之音:“紅歌、紅片都是雙刃劍。過去共產黨用它們煽動暴力革命和暴力搶劫,進行財富重新分配,之後天下就給打下來了。”

凌滄洲說,人們也不會忘記,《列寧在1918》中的那句著名台詞,“就是列寧這位煽動師、暴力師向民眾許諾'麵包會有的,糧食會有的';事實上,專制體制下,一定是政治大於一切,不算人命賬,不算經濟賬,只算政治賬。”

在統治者眼裡,被統治者的麵包不重要,糧食不重要。

美國加圖研究所前客座研究員夏業良博士(照片本人提供)
美國加圖研究所前客座研究員夏業良博士(照片本人提供)

時政評論人士夏業良博士對美國之音說,紅歌是中共自己的歌,“不過對象改變了,(中共) 已經奇虎難下”。

中共過去是“唱歌人”,現在是“聽歌人” 。不過,毛澤東的講話依然不容否定。

毛在80年前的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引言中,引述列寧的話說,“文學藝術是整個革命機器中的'齒輪和螺絲釘'”。

毛說:“…… 通過藝術的感受,使人民群眾驚醒起來,感奮起來,推動人民群眾走向團結和鬥爭,實行改造自己的環境”;“對於敵人,革命文藝工作者的任務是在暴露他們的殘暴和欺騙,並指出他們必然要失敗的趨勢……”

毛在5月23日的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結論部分中還說,“在現在世界上,一切文化或文學藝術都是屬於一定的階級,屬於一定的政治路線的……文藝服從於政治。”

毛還指出,當時的“敵人”是“日本帝國主義和一切人民的敵人”。他並說:“什麼是人民大眾呢?最廣大的人民,佔全人口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人民,是工人、農民、兵士和城市小資產階級。”

有分析提問,如果毛現在復活,面對上海封城中的“革命文藝”現象,會如何定義“敵人”,又如何定義“人民群眾”呢?

最後,一段做成視頻的文字把鏡頭調整到近一些的歷史。視頻說:“上海為什麼成了這個樣子?答案在鄧小平的話裡:不少黨的組織和乾部,在作出決議、指示以前,既不同群眾商量,在執行決議、指示的時候,對群眾又不是採取說服教育的方法,而是企圖一切依靠命令行事。” 這段話來自鄧小平《關於修改黨的章程的報告》。

看來,今天的一切都在預料之中。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