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美中關係惡化誰造成的 習近平還是特朗普?


美國總統川普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2017年7月在G-20 會議期間會晤。(資料圖片)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7:06 0:00

美中關係持續惡化,然而,美國總統特朗普多次提到他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有著“偉大的友情”,而習近平也回應說,他與特朗普感覺是“相識甚久”。不過,分析人士指出,正是這兩人各自追求的國家政策才導致今天的美中關係進一步惡化。

特朗普、習近平強調彼此私交甚好

特朗普總統在多個場合強調他與習近平的私交很好。在最新的2019年度的總統國情咨文(State of the Union address)中他還提到,他對習近平很尊重。

在這之前,1月31日,習近平在給特朗普的親筆信也有回應。他說,他覺得與特朗普“相識甚久“,珍視與特朗普的”友好工作關係和友情”。

特、習鮮明的國家政策造成美中對抗

但是分析人士指出,雖然兩人表示私交不錯,但是,正是兩人所推行的不同的國家戰略,才造成了目前的國際環境和美中關係目前的境況。

阿什利·泰利斯(Ashley J. Tellis)是卡內基國際和平研究院研究國際安全、國防和亞洲戰略的專家,在被問到如何看待習近平和特朗普對美中關係的影響時,他告訴美國之音:“我認為兩位領導人都在其中發揮著非常重要的作用,因為兩人都在各自的國家政策中留下了非常鮮明的印記。”

他說,習近平大力提倡“自信”,呼籲民族復興,期望改變世界來推進中國的國家利益。而特朗普則走向了“防禦”,阻止其他國家占美國的便宜。泰利斯說,這樣一個政策後果,不僅造成了中美的對抗,甚至也造成了美國與其重要盟友的對抗。

習近平讓中國的戰略方向發生了激進的改變

不過,泰利斯說,如果不是特朗普的話,美國可能會出台非常不同的對華政策,但是中國的情況可能還是會一樣,因為中國從“不自信”走向”自信“,其實在胡錦濤時代就已經開始了。

他說:“習近平只是繼續了他之前的政策,只是在某些方面加強而已。” 泰利斯說,中國的自信甚至早於2008年的金融危機。他說,胡錦濤時代,中國對外政策發生了變化,金融危機是個轉折點,讓中國更加自信。2008年,金融危機的大爆發,讓世界對西方模式產生懷疑,也是從那個時候開始,所謂“北京共識”甚囂塵上。

泰利斯在自己主持編撰的國家亞洲研究局2019年《中國正在擴張的戰略野心》報告中說,“在金融危機席捲全球之際,中國領導層認為美國的主導地位在消失,到了中國出擊並在國際舞台上宣示領導權的時候了。”

報告還說,那個時候,中國領導人胡錦濤召開了一個大使級的閉門會議,宣稱,“全球多極化的前景越來越明朗”,中國必須積極“推進多邊主義,以及國際關係的民主化。”

報告說,習近平的上台讓中國的戰略方向發生了更激進的改變,包括使世界重新回到“兩極”,包括為與美國的戰略競爭做準備。

美國加州大學聖迭戈分校全球政策與策略學院21世紀中國中心主席的謝淑麗教授此前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也表達了類似的觀點。她說:“事實是,美中關係中的困難、緊張實際上從2000年代中期就開始了。它不是始於美國的任何行動,而是中國自己處理外交政策手法的轉變。在中國2008年舉辦奧運會前後,然後當然就是國際金融危機。真正有意思的是,這個轉折點始於胡錦濤時代。”

中國放棄“韜光養晦”也是中國民眾的需求

今年年初在美國智庫卡托研究所一個有關“崛起大國和守成大國的關係”的研討會上,美國喬治城大學安全研究項目副主任戴維·埃德爾斯坦(David Edelstein)解釋了為什麼中國現在放棄了前領導人鄧小平的“韜光養晦”戰略。

他說:“我們看到崛起的大國,這和國內的政治有關,民眾把自己看成是崛起的大國,不管是出於民族主義或是其他什麼力量,他們希望看到自己的領導強勢一些。這裡有國內政治的動機在裡面。另外一個原因是他們有時也會被捲入某些衝突中,比方說一些小的國家會不停地在這裡戳一下,那裡搗一把,以獲得其他更大國家的關注。 嗨,你必須注意這個崛起的國家了,關於這點,我想我們在南中國海的各種力量較量中已經看到了。 很多人在指責中國,當然,這樣的指責在很多時候也是對的。但是我們也看到了一些小國家,他們在這裡挑釁一下,在那裡搗一把以獲得美國的注意。中國的立場,要要么忽略他們,對這些小國的行動視而不見,要么做出反應, 引起衝突。”

埃德爾斯坦說,一個崛起國家不再滿足於現狀的另一個原因是沒有足夠的資源來支撐崛起,但是,這個原因不太適合中國的情況。

埃德爾斯坦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說,習近平對中國人自信心的高漲也起了推波助瀾的作用。習近平用他的“中國夢”鼓勵了中國民眾的自信。

美中各自調整“投資時限”,造成現在的緊張關係

埃德爾斯坦在自己不久前出版的新書“關於投資時限”(Over Time Horizon)中談到美中調整“投資時限”,導致現在的緊張局勢。“投資時限”的概念來自於投資交易,指的是投資者在變現前持有證券的總時長。

埃德爾斯坦的同事,奧巴馬政府時期白宮亞洲事務高級主任麥艾文(Evan Medeiros)曾這樣解釋埃德爾斯坦的“投資時限”概念。他說:”我們曾經滿足於對中國進行防範,而那個時候中國採取的是'韜光養晦'的策略,雙方都認為自己有足夠的時間(做出其他改變)。但是過去五年來,這一切都變了。目前大家都把注意力放在對方對自己造成的短期威脅上了,特別是在美國這邊。現在美國相信,時間來不及了,(對中國)只是防範是不夠的。從中國的角度來說,中國是對自己的能力越來越自信,而且很願意用這些能力來滿足自己的利益。”

美中對抗是歷史性調整,先於特、習上台

美國智庫威爾遜國際學者中心基辛格中美關係研究所主任戴博(Robert Daly)則認為,美中目前的對抗是歷史性調整,先於特朗普和習近平的上台。

他說, 早在美國把中國當作戰略競爭者之前,中國就把美國當作最大的安全挑戰。他說,這樣的關係先於特朗普和習近平上台,在他們之後也將繼續存在,這是歷史性的結構調整。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