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疫情下留美不需旅行 美國高校為國際學生推出合作項目


哈佛大學校園。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8:42 0:00

在美國移民執法機構撤回有關國際學生簽證和合法身份的新規後,剛在美國念完本科、秋季繼續攻讀碩士的中國留學生里奧·胡(Leo Hu)還是決定購買機票回國,在中國上學校提供的遠程授課。

“這兩三週變化真的是太多了,你不知道它下一步又會怎麼樣,所以只能先走一步是一步。”他對美國之音說,“就是秋季回國讀,冬天甚麼的就再看了。”

里奧此前已決定回國。美國移民與海關執法局7月初發布的規定讓他擔心之後返美需重新簽證,面臨新的不確定因素,因此退掉了預訂的機票,留了下來。

上週,聯邦政府在哈佛和麻省理工就新規提起的訴訟案開庭審理之際將其撤回,同意維持3月份為應對新冠疫情而發布的更為靈活的政策,不再規定國際學生必須選擇一門面授課程才能維持有效的學生身份。

“它這麼一弄嘛,大部分留學生應該會選擇回國的。”里奧認為,“因為你去學校上課,上的也是網課,你在國內上的也是網課,那為甚麼還要去支付這個額外的房租去上網課。”

疫情加上簽證影響 國際學生人數料將減少

留學諮詢機構美國厚仁教育創始人陳航說,疫情也促使許多中國留學生傾向於回國。 “因為大家都認為健康是高於學業的。”他說,“有了7月份的這個規定又是雪上加霜,加劇了他們回去的這個決心。”陳航表示,回國的學生有的和里奧一樣選擇上網課,有的則選擇休學一段時間。

在新規爭議之前,美國高校就已預計,由於新冠疫情及其造成的旅行限制和簽證辦理延期,秋季國際學生的人數會下降。國際教育協會 (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Education)5月發布的一份對600所高校的調查顯示,88%的學校預計註冊人數下降,其中30%的預測是“顯著”減少。

上週,美國解除了對來自歐洲申根地區、英國和愛爾蘭的國際學生的入境限制。對中國的限制仍未放鬆,美國駐中國使領館的簽證業務目前仍處於暫停狀態或僅處理緊急業務。

這或將令本已因疫情面臨財務壓力的美國學校遭受進一步的衝擊。相較於美國本土學生,國際學生往往支付全額學費和住宿費,並且更少申請財政資助,對不少美國高校來說,是維持學校運營的重要資金來源。美國商務部的數據顯示,2018年外國學生在美國的學費、住宿費等開支達447億美元,人數佔國際學生三分之一的中國學生貢獻了約150億美元。

加州大學聖巴巴拉分校經濟學教授迪克·斯塔茲(Dick Startz)在布魯金斯學會的美國教育專欄板塊“布朗中心板報”(Brown Center Chalkboard)上撰文說,不同類型的高校面臨的財務風險不盡相同,但是“從大的層面看,學費收入佔總運營收入的很大一部分,因此如果註冊人數顯著下降,將非常糟糕。”

美高校推海外合作項目 留學生可在母國學習

美國許多高校已宣布將在8月底9月初開學,大部分採取了線上線下的混合教學模式,也有不少大學推出與全球高校的合作項目,為國際學生提供便利。

美國州立大學康涅狄格大學負責全球事務助理副校長(Associate Vice President)榮宇航對美國之音表示,學校正在與全球其他院校合作,讓面臨旅行困難的國際學生今年秋季可以在本國學習。學校預計,在該校3800多名國際學生當中,約有770人可能無法返校,並且還有850多名新生可能無法赴美就讀。

榮宇航說:“尤其是新生,他們中的大部分人可能能夠以海外學習的方式在他們的母國學習。這樣他們就不需要擔心旅行,但仍然是康涅狄格大學的學生。”

康涅狄格大學的本科國際學生有80%是來自中國的學生。新生可以選擇在華東師範大學或寧波諾丁漢大學修讀康涅狄格大學認可的課程,一些舊生則可以選擇復旦大學的課程。這些學生向康涅狄格大學支付學費,並獲得學分。

榮宇航表示,目前看來,很多國際學生已經選課,沒有取消入學計劃。他說:“根據我們的預測和註冊數據,我們沒有看到任何減少。延期入學或退學的(人數)與去年甚至之前的同期也沒有甚麼不同。事實上,今年錄取的本科國際學生人數是最多的。”他表示,學校面臨的損失很大一部分來自食宿收入減少,但學費方面受到的影響有望非常小。

常春藤盟校之一的康奈爾大學也宣布了類似的海外學習計劃,讓因旅行限制和簽證原因無法到校的國際學生可以選擇海外合作項目,中國留學生可選擇的學校包括清華、北大和香港城市大學。

紐約大學則利用海外校區推出“本地學”(Go Local)秋季入學方案。據《華爾街日報》報導,該校在上海紐約大學開放了2300多個註冊選課名額,並安排學生在阿布扎比、布拉格、佛羅倫薩和布宜諾斯艾利斯的校區就讀。

這些合作項目多為本科國際學生設計,暫不適用於研究生項目。決定回中國上遠程課程的紐約大學研一新生里奧表示,如果上海紐約大學有課程可選,他也會改選線下課程,“因為想認識同學們。”

中國網絡審查可能限制留學生的學習

分析人士說,海外學習計劃雖然為國際生提供了便利,但也有其局限性,比如中國的網絡上不了一些西方網站,中國的教育學術資源也令可選課程有限,無法比擬美國的環境。熟悉國際學生招生事務的美國聖路易斯華盛頓大學教授馬釗還指出:“中國的政策會限制某些政治話題的討論,比如香港、西藏、新疆等,這將會影響某些專業學生的選課和老師的授課,特別是在香港的安全法的管控下,甚至會惹來更多的問題。”

另一方面,教育界人士認為,也許目前已經就讀或申請美國大學的國際學生會繼續完成學業,不會中途退出,但是受到疫情、美國簽證限制和美中關係緊張等因素影響,中國學生赴美留學的熱潮短期內會趨冷,轉而考慮其他留學目的地。

馬釗說:“目前正在中國國內高中準備申請出國的學生,赴美留學的期望會降低。赴美低齡留學人數會下降。赴美就讀應用類碩士專業的學生人數也會降低,這些會在1 -2年內逐漸顯現。至於四年制大學和博士生,肯定不會攀升,下降的比率要看中美關係下一步走向。”

不過康涅狄格大學的榮宇航表示,雖然長期來看中國學生的留學趨勢會受到中國經濟和人口發展以及地緣政治等因素的影響,但他仍對前景感到樂觀。

他說:“我堅信,如果教育機構保持很好的聲望,我們繼續培養出優秀的畢業生,開展良好的科研,事實會說明一切。”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