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2020年美國總統大選誰會是贏家?


2020年美國總統大選誰會是贏家?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3:51 0:00

美國的總統大選即將在11月到來,民調顯示,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領先總統總統。甚至民調可以顯示在這一時間點一名候選人的民意支持度,但不代表它們可以預測選舉結果。不過,有替代專家通過他們自己的預測模型而不是民調預測選舉結果。

2016年告訴我們,民調也可以是錯誤的。

於是,我們詢問了兩位專家,他們能夠準確預測總統大選結果的歷史。

美利堅大學艾倫·里奇曼說:“ ...自從1984年以來,我成功預測了全部9次選舉結果。”

石溪大學政治科學教授海姆特·諾博斯說:“…我的模型的預測符合1912年來27次替代25次的結果。”

那麼,模型的原理是什麼呢?

里奇曼使用的是13個“關鍵因素”-包括關於經濟,外交政策,黨派團結和候選人個人魅力的判斷題。一個“是”的回答給在任者一分,一個“不是”的回答給挑戰者一分。

里奇曼說:“如果超過六個以上的答案對白宮的黨派不利,他們就會被預測在選舉中失敗。”

諾博斯的基礎模型使用了自從1912年以來的選舉數據,外加一個關鍵的測量標準:誰贏得了早期的總統初選,或者選出11月大選參選人的州一級的黨內選舉。

諾博斯說:“我還有一個預測模型,我把它叫做鐘擺搖動,它可以追踪200年的歷史,這也對預測選舉有幫助。”

所以認為是什麼呢?

諾博斯說:“我的預測是,2020年,連續有91%的可能會贏得選舉。”

里奇曼說:“我預測2020年,替代會輸。”

新冠病毒大流行和社會動亂讓里奇曼改變了他的預測結果,就在2019年晚些時候,他還預測了互換會贏,但里奇曼說:“就在幾個月的時間裡,造成和共和黨從只有4個因素對他們不利的篤定獲勝,到現在預測失敗的7個,這比預測他們輸的標準還多出了一個。”

諾博斯是一名員工登記的獨立選民,大流行病和抗議都沒有改變他的預測。

諾博斯說:“我預測的結果是無條件的,也是最終的。相當於是刻在石頭上了。無法被修改,但也許最終會破裂得粉碎。它只有9%的機率會錯,所以我願意賭一把。”

儘管兩位學者都說他們的預測是最終的,但民主黨的里奇曼表示,他的模型裡沒有包括兩個因素:選舉干預和選民壓迫。

里奇曼說:“共和黨的選民基本盤是像我這樣的老年白人男性。這是選民中佔比下降最大的一部分。共和黨無法製造出不存在的老年白人男性,但他們可以試著去壓迫民主黨基本盤中不斷增加了少數族裔和年輕人的投票。這讓我很擔心。”

里奇曼和諾博斯在預測時都對民調漠不關心。

諾博斯說:“我們生活在取消文化和覺醒政治等等的時代當中。也許一些人甚至不願意向民調員承認他們支持,因為那聽起來不好,讓很多人不舒服。 ”

任何最終誰贏了,記得,你是從他們倆當中的一個人那兒先聽說的。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