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越南出任東盟輪值主席國將更強勢面對中國


在第35屆東盟峰會及相關領導人會議的閉幕式上,越南總理阮春福從泰國首相巴育手中接過主席桘。(資料圖片)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5:04 0:00

越南新年來臨之際便將擔任東盟輪值主席國,在不斷發酵的南中國海主權糾紛中,這給了越南一個抵抗中國的新渠道。糾紛還涉及另外三個東盟成員國。

越南將在2020年1月1日擔任有十個成員國的東南亞國家聯盟輪值主席國,任期一年。輪值主席國可以製定當年的議事日程並推出讓全體成員國審議的倡議。

東南亞問題學者認為,作為主席國,越南預計將把海事糾紛納入明年中期東盟外長會議、11月領導人峰會以及大量其它相關會議的重要議事日程。

在對南中國海提出聲索的東南亞國家中,越南已經是最為高調的了。過去十年來,北京一直在這片海域佔有軍事和技術優勢。

胡志明市人文與社會科學大學國際研究中心主任阮清忠(音譯,Trung Thanh Nguyen)說:“他們提出本年度的議事日程,或者提出讓其他東盟成員國討論的問題,也可以為該組織提出倡議。所以我認為越南可以利用這點。”

阮清忠說:“他們將在東盟每一次的多邊會議期間更多地談論南中國海。”

中國聲稱對面積350萬平方公里的南中國海的大約90%擁有主權。這處海域蘊藏著豐富的漁業和油氣資源,也是重要國際航道。

越南做為東盟主席國的權力

越南可以決定從海事糾紛到地區貿易以及反恐工作在內的東盟集團重點議題。輪值主席國還在東盟領導人峰會上發表聲明,還可以提出本年度主題。比如2019年擔任輪值主席國的泰國就提出了“為可持續發展推動夥伴關係”的主題。

東盟正式主張“和平、安全與穩定”,但沒有對主權糾紛提出任何具體解決方案。

美國智庫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CSIS)的亞洲海事透明倡議(AMTI)說:“這對越南來說尤其重要,因為主席國身份將提供一個獨特的機會來與該地區進行接觸,在南中國海糾紛問題上採取建設性的行動。這些糾紛長期威脅著地區和平與安全。”

行為準則

中國在2017年同意與東盟重啟長期陷入停滯的會談,探討有關防止海上事故的行為準則。但是有關誰來負責執行以及如何執行的問題仍然讓北京的談判人員苦無答案。

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海事安全研究員高瑞連(Collin Koh)說:“我設想,北京將會擔心,越南擔任東盟主席國,有可能在行為準則的談判過程中製造某種障礙。”

阮清忠說,對任何有可能冒犯中國的舉動,越南都將首先在東盟國家中形成“團結”。

他說,最終,越南在與日本或美國共同海上巡邏時將會覺得“自在”。當越南的這些潛在夥伴派軍艦進入南中國海時,中國都會感到不滿。

與中國的歷史糾紛

1974年,當時的南越政府與中國的軍艦發生衝突,造成人員傷亡。1988年,越南和中國又發生一次海戰,也造成人員傷亡。1970年代,中國控制了越南也聲稱擁有主權的帕拉塞爾群島(中國稱西沙群島,越南稱黃沙群島)。五年前,雙方因為中國部署海上鑽井平台而發生小船互撞事件。

今年7月到10月間,一艘中國測量船被派入越南正在勘探油氣的水域,再次觸發對峙。東盟成員汶萊、馬來西亞和菲律賓都對部分中國聲稱擁有主權的海域提出聲索,但是它們從北京接受了關鍵的貿易和投資援助。

東南亞的親中力量

澳大利亞新南威爾士大學榮退教授卡爾·塞耶(Carl Thayer)認為,東盟內部的親中成員可能會阻止2020年東盟任何決議或聲明中出現強烈的反對中國的措辭。

中國投資者正在柬埔寨開發公路和機場等基礎設施。截至到2018年,北京對柬埔寨的基礎設施投資​了大約20億美元。在老撾,中國資助的高速鐵路建設項目定於2021年完工。

塞耶說:“放棄東盟或者對東盟持玩世不恭的態度不符合越南利益。要盡可能地對其加以利用,但也要明白它有局限性。”

他說,在越南擔任東盟輪值主席國期間,北京將試圖與河內搞好關係。塞耶預測,中國將在2020年推動達成行為準則,以防止以後被加入更難接受的條件。

高瑞連說,中國今年為改善關係從越南附近水域撤走了測量船。他認為,其中一個原因是,中國知道越南將要擔任東盟主席國了。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