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新聞機構 - 中國與西方價值觀對抗的新戰場?


中國環球電視網主頁。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7:48 0:00

在英國吊銷中國官媒環球電視網(CGTN)的營業牌照後,沃達豐德國也宣布停止CGTN在德國的播放。根據歐洲數國之前達成的跨境電視牌照協議,CGTN的英國牌照讓它得以在歐洲大部分地區播放,現在失去該牌照,CGTN將無法在歐洲大部分地區播出。

作為反制措施,北京宣布不允許英國廣播公司(BBC)世界新聞台繼續在中國境內落地,香港電台也不能再轉播BBC國際頻道和廣東話節目BBC時事一周。在此之前,美中兩國的政府也在媒體問題上爆發過類似的衝突,導致雙方媒體記者被實際上驅逐。

隨著中國與西方關係的惡化,新聞媒體機構是否已經成為中國與西方地緣戰略博弈和價值觀衝突中的焦點?

美國資深媒體人魏碧洲表示,CGTN基本上已被包括美英在內的主要西方民主國家視為中共的宣傳機構。這一定性使以及它的使命使CGTN面臨更多審視,也容易成為中國與西方國家衝突的焦點。

他說:“我想就目前中國現在所推行的所謂新聞媒體基本上應該是'宣傳',而不是所謂新聞。宣傳裡面當然是有承擔一定的使命,這個使命就是替中國說話。替中國說好話,為中國各項的成就在國際上推行它自己認為的版本。所以這是一個大的前提,在這個大前提下,你要它的外媒,它的任何媒體能夠說出實話是相當不容易的事情,所以這是一個大致上的背景。中國國際電視背後當然就是央視,是主要的一個製作,或者是一個整個政策拍板決定,下面當然有不同的執行機構。這個東西當然就要符合當地每個國家的法令。現在這個台基本上有六種語言,包括西班牙語,還有最近阿拉伯語也出來了。所以可以看得出來這個是一個逐漸在全世界部成的一個網絡。大外宣這三個字基本就說明是一個宣傳中共的國策,還有國家整個方向,並不見得是要報導事實。如果是事實的話,也是根據它們版本的事實。”

旅居德國的資深時政評論作家長平表示,西方國家現在終於意識到,中國早已學會如何利用西方自由民主國家開放和包容的媒體環境去宣傳中國的敘事,這種手段狡猾且有效。

他說:“中國或者中共作為冷戰時代的落網之魚,可以說它其實是被西方過於忽略的大魚。中共放棄了之前的一些可笑的宣傳,像是'打倒帝國主義'、'解放全人類'這些宏圖大志。甚至對國內民眾也難以解釋為什麼要延續專制。於是它就轉而擁抱文化相對主義,同時誇大中國文化的獨特性,要求世界諒解,國人認同、甚至支持其箝制言論、打壓人權和殖民少數民族的政策。借用文化相對主義的立場來指責西方的干預是很有效的。因為'尊重我們的文化'這樣的口號在西方主流社會是一個不容忽視的價值觀。其次,它利用西方的多元、包容的價值觀,把自己打扮成多元聲音的一種,教育西方人兼聽則明。但事實上,它對多元價值根本不敢興趣。在中國國內,多元、包容正是他們要抵制的普世價值之一。”

長平說,英國監管機構吊銷中國國際電視台(CGTN)廣播執照是在西方世界對中國幾十年來綏靖政策反思後做出的一個正確決定。

他說:“為什麼這樣所謂的電視台還能在西方播出呢?這是中國政府花了大力氣推行大外宣的一個結果。同時也是西方社會近三十年來對中國實行綏靖政策的一個體現。但是近年來,西方社會對中國的大外宣逐步醒悟,開始反思。同時中國政府得寸進尺、肆意剝奪公民權力。包括不顧《中英聯合聲明》,稱其為'過期的歷史文件',強行在香港實施'國安法',讓一座國際城市變為人人自危的思想恐懼之城,又在新疆建立所謂的'再教育集中營',不經任何司法程序就對維吾爾人進行集中關押和虐待,並傳出性侵的事件,令全世界感到震驚。這種背景下,中國和西方沒有衝突是不正常的。中國國際電視台的執照是很重要的一步,但其實它也只是其中小小的一個環節,更多的衝突不可避免,也不應該避免。”

美國資深媒體人魏碧洲表示,從北京不再允許BBC世界新聞台繼續落地中國的報復措施來看,這既有有限的實際意義,又有強烈警告的象徵意義,因為BBC世界新聞台的節目大多數中國人收看不到,只有在有外國人居住的高檔酒店和公寓可以收看,但北京可以進一步驅逐英國的記者。

他說:“BBC在中國就是國際賓館可以看到,一般老百姓看不到。所以這個對於中國老百姓本身而言,所知權利的喪失基本上是有限的,所以大家都知道這是一個措施。但是這個措施有實質性也有像徵性,實質性的意思就是說我第一個把你斷掉;第二個我發出一個強烈的信號,我還是可以有抱負的手段,不會讓這個事情就結束掉。當然後面還可能有其它的,因為它還可以驅逐英國其它媒體的駐華記者。可以說如果雙方的緊張情勢再繼續升溫的話,保不准後面還有其它的東西。這個等於是一步一步切香腸來看的。這個當然是不公平的事情,因為現在已經很明顯的六種語言在其它國家可以利用西方國家對於新聞自由放寬的這樣一個環境,相對來講當然是西方國家的一個弱點,來公佈來廣播來宣傳自己的觀點。比如剛剛提到韓飛龍的事情,還有鄭文傑的事情,他自己本身認罪的片段可以在電視上公然播出來。可以說他們有自己的新聞操作的觀點,你看我找人出來認罪講了實話,所以我們認為這個是新聞應該持續報導的。但是這個過程中就忽略了西方國家所認為的給予隱私、人權,即使他是一個犯人,他也有應有的權力。這裡面可以看出來兩方面對新聞觀念的操作完全不同,對中國來講是一個宣傳。等於是中共現在利用西方國家的新聞自由和對新聞本身的尊重,反而來倒過來操作,西方國家也慢慢認識到這一點了。”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