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台海衝突風險增 美國為台灣而戰的理由是什麼?


2017年的台灣漢光演習。
台海衝突風險增 美國為台灣而戰的理由是什麼?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9:53 0:00

近來中國在台海軍事活動頻繁,侵入台灣識別區次數增加,如何避免衝突和戰爭的風險令人關注,拜登政府官員多次強調美國對台灣“堅如磐石”的承諾,但對是否介入台海變局仍保持戰略模糊。美國是否介入?為何讓美軍為一個遙遠島嶼去與世界第二大經濟強權打仗?民調顯示,許多美國人仍然不清楚這些問題的答案,美國軍方高層也認為,有必要向民眾解釋,為何台灣的安全防衛是攸關美國的利益。

12月4日,在里根圖書館舉行里根國防論壇上,美國軍方及國會領導層聚焦於中國步步緊逼的軍事威脅,以及如何加強威懾及應對包括台海變局在內的挑戰,里根基金會最近一個民調關於台灣的問部分也被提出討論。

民調:中國攻台美須有反應

在這個最新的“國防調查”中,有超過一半受訪者認為中國是美國單一最大威脅。關於台灣的部分,調查結果顯示百分之62的人認為台灣是一個盟友,超過半數或半數支持一旦中國攻打台灣,美國應該做出包括:“正式承認台灣是一個獨立國家”(71%)、“對中國實施經濟制裁”(66%)、“將美國軍事資產,例如航母,部署到該地區”(55%)以及“設立禁飛區”(50%)的反應。

另外兩個軍事選項:“極具增加對台軍售”及“派遣地面部隊”防衛台灣的支持度不足半數,分別是44%和40%。裡根基金會說,這次調查結果大體上在支持度方面與2019年的調查結果相似,不同的是反對這些選項的比例降低,而回答“不知道”的人反而增加,受訪者說,他們對這些問題的答案無法決定或感到混淆,“這可能反映出美國人民正在思考這些可能發生的情況,或許有被說服的可能性。”

美國人民是否理解美國對台灣的立場和承諾?美國政府應該在這個議題上向民眾傳達何種信息?針對這樣的問題,參議院軍事委員會主席里德(Jack Reed, D-RI)說,他認為,最重要的信息是要告訴人們,這不是特別關於台灣的事,在某方面它也不是關於中國,而是關於維護國際制度及互動,這個已經維持數十年的製度主要是由美國建立的,它包括航行及移動的自由,也包括推進各種不受脅迫的個人自由、尊重和自主性等,這些也是美國及許多國家都有的共同價值。

台灣攸關美國利益

美國陸軍部長沃穆斯(Christine Wormuth)表示,她認為在這個民調中關於台灣的選項,選擇“不知道”的人數增加是一個有意思的現象,或許這表示人們的態度更加開放,也更有興趣了解美國在印太地區的利害關係是什麼。

“這顯然是圍繞台灣所提出的問題,但事實上我認為它也顯示我們可能有需要做更多,對美國人民談論它對我們國家真正的利害關係是什麼,為什麼一個被稱為台灣的小島對全國各地的美國人來說都很重要,例如我的家鄉--大學城。”

沃穆斯說,讓她夜不能寐的事情之一是中國對外輸出威權主義如監控工具,“我當然不希望它擴散到全世界,我不想見到它腐蝕當今的國際秩序,我認為這個秩序已惠及所有人。對我來說,這表示我們必須對中國表明,他們不能違反領土主權的法律,這是為什麼台灣很重要,因為我們要印太地區保持穩定和自由。”

儘管沃穆斯認為美國政府有需要就台灣對美國的重要性加強與民眾溝通,不過她也前調,華盛頓必須向台灣政府發出信號,告訴他們有責任採取必要的防衛作為,包括做出適當的軍事投資,使台灣成為所謂的刺猬般,讓中國“吞不下去”。

她說,她曾經在多年前還是國防部長辦公室低階官員時訪問過台灣,見到台灣總是喜歡採購像戰機這種“耀眼的東西”,但她認為,目前對台灣最急迫的是備戰能力,台灣必須投資的是水雷、反艦導彈等海岸防衛能力。

助台防衛非慈善行動

美國智庫2049項目研究所資深主任易思安(Ian Easton)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說,要最容易讓人們理解台灣重要性的方式就是告訴他們,台灣是一個民主政體,他們有自己的主權及政府,可以選擇他們想要的政府、決定自己的命運,“正如美國人一樣,他們有一切權利存在。”

不過這種論點是否過於抽象?美國人民是否應該為一個遙遠的民主小島流血、犧牲?

易思安說,“我不認為不應期待任何美國軍人出於慈善姿態而去為另一個國家打仗,但台灣不是一個慈善的例子,正如同我們沒有一個盟友或安全夥伴是慈善的例子一樣。我們這麼做是因為那是我們自己的國家利益所在。”

易思安說,美國協防颱灣是因為人們都不要生活在二戰之前的獨裁專制體制下,也不要有強欺弱、大欺小的情況發生,這是為什麼整個戰後重建的世界新秩序是建立在一個自由、開放的理念上,因為不能讓一些國家去侵犯他們的近鄰,不能讓像中國這樣的強權去侵略韓國、侵略台灣,如果發生這種事情,世界上的民主國家就必須團結一起,採取集體防衛的作為,這也是為什麼地區其他國家如日本、澳大利亞正在做的事。

他說,“其他國家、其他政府正體會到,無論台灣發生什麼事都有可能發生在他們身上,他們將是下一個,所以台灣真正位於前線,每一個人都要與台灣站在一起,確保台灣不會淪陷,確保中國永遠不會試圖攻打台灣。”

與美國有共同民主價值

全球台灣研究中心執行主任蕭良其(Russell Hsiao)告訴美國之音,美國人對台灣有越來越多的興趣,這是因為中國的好戰、對周邊近鄰越加咄咄逼人,以及在新冠疫情中的惡意活動,這些都使得被北京視為主要對手的台灣受到許多注意,許多原本不了解台灣的人開始想知道“台灣是什麼?”

他說,當人們知道台灣是一個興盛的民主,2350萬人生活在民主體制下享有公民自由並尊重人權時,他們自然能與台灣產生連結,而這種好感也會與日俱增。

此外,蕭良其說,台灣是美國重要貿易夥伴之一,在國際社會對全球高科技供應鏈有更多注意時,他們對台灣是他們每日生活重要智能裝置及家電用品的一個重要資產也有更多認識,這也是為什麼美國政府和人民都願意與台灣有更多接觸的原因。

重要芯片供應鏈

美國喬治梅森大學歷史系台灣歷史及東亞時事兼任講師韋傑理(Gerrit van der Wees)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說,他在講課時最常告訴學生,美國必須防衛台灣的理由有三個。

“第一是台灣的戰略地位。台灣就位於第一島鏈,所以軍事上、戰略上它都非常重要。第二,是經濟上它很重要。你知道,它是一個很大的貿易夥伴。芯片,當然也經常被提到。第三,我實際上通常是第一個提的,就是台灣現在是一個民主政體。”

韋傑理曾任早期美國台僑為台灣政治犯發聲的刊物《台灣公報》(Taiwan Communique)的主編多年,見證了台灣民主化過程。他說,30年前美國與台灣切斷外交關係時台灣並不民主,但現在台灣是一個民主政體,也是整個東亞地區的模範,所以美國和歐洲對台灣的支持非常重要。

韋傑理說,他今年夏天在歐洲旅行時就听到當地朋友說,台灣是一個民主政體,歐洲與台灣應該有共同的民主、人權價值,這也是為什麼現在歐洲對台灣有更多的興趣,也比以前更支持台灣。

在波士頓電台公共廣播節目“在點上”(On Point)上個月一次以“美國在台灣的未來”為主題的節目中,對於美國在台灣的戰略利益為何,以及那些利益是否值得戰爭的風險等問題,斯坦福大學兼職教授及新成立的戈蒂安·諾特國家安全創新中心創辦人斯蒂夫·布蘭科(Steve Blank)的答復是,台灣對半導體的意義就像石油對沙特及中東的意義一樣,“台灣控制著能使我們的經濟在21世紀轉動的東西。”

對於台海近期的緊張加劇,中國外交部長王毅上星期(12月20日)在“2021年國際形勢及中國外交研討會”上說,台海局勢出現新一輪緊張,“癥結在於台灣當局企圖'倚美謀獨',美國以及個別國家有意'以台製華',一個中國原則的內涵面臨被虛化甚至掏空的危險。”

他說,中國對此發出嚴正警示並進行有力反制,震懾了台獨分裂勢力的氣焰,台灣是“終將回家的遊子”,不應該是被人利用的棋子。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