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大選後社媒革命?保守派紛紛轉向新平台Parler


手機上顯示的社交媒體應用程序的標識。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6:40 0:00

在美國眾多媒體預測拜登贏得了2020美國大選之後,一些共和黨人湧向了一個新的社交媒體平台Parler。這個平台稱自己不進行審查,是推特的“公平替代品”。

在媒體預測拜登勝選後的周末,Parler一躍成為蘋果商店下載第一的應用。根據該社媒創始人約翰·馬澤(John Matze) 的推文,在11月8日,也就是媒體宣布拜登勝選的第二天,Parler的下載量超過200萬。馬澤說,“我預計會有100萬下載,但是200萬?你們真夠狂熱!”

《華盛頓郵報》援引Parler首席運營官和投資人杰弗裡·維尼克(Jeffrey Wenick)的話說, 目前Parler擁有760萬用戶,而一周前這個數字還是450萬。不過其用戶和流量與傳統社媒相比還是非常小。推特目前擁有的用戶數量大約是3.4億,而臉書是全世界用戶最多的社交媒體,坐擁近27億用戶

“保守派的推特”

Parler 創建於2018年9月, 總部設在美國內華達州的亨德森市。目前,Parler用戶大多數是保守派人士,這些人認為推特對保守派存在偏見,對他們發布的推文進行審查並設立諸多限制。

在Parler上,你會看到美國保守派的許多著名人物,包括前紐約市長魯迪·朱利安尼(Rudy Guiliani),參議員蘭德·保羅(Rand Paul)和泰德·克魯茲(Ted Cruz )。在這裡你還會看到被YouTube 禁聲的加拿大右翼評論員斯特凡·莫利紐克斯(Stefan Molyneux),以及被臉書和推特消號的極右翼活動人士勞拉·盧默( Laura Loomer)。傳統社媒指責他們在平台上傳播仇恨言論和種族主義言論。

Parler的創始人之一馬澤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任何能在紐約街頭說的話,都可以在Parler上發表。 Parler 的用戶指南說,會將刪帖審查降到最低限度,並且不對發文進行事實求證(fact-check),但是會刪除極端分子、兒童色情和違反版權的言論。

德克薩斯州參議員克魯茲今年6月在YouTube平台上抨擊矽谷已經被左翼政客控制,鼓勵人們加入Parler, 目前該視頻已經有超過2萬6千個點擊。克魯茲於今年6月加入Parler, 目前有350萬刪帖。

裡根總統時期的司法部幕僚長,著名保守派節目主持人馬克·列文(Mark Levin)在Parler 上呼籲支持者盡快加入這個平台。 “如果臉書和推特持續審查我,我不會留在那些平台上,”他寫道,“Parler是最棒的替代品,如果你相信言論自由,我們需要你。”列文目前在Parler上有300萬粉絲, 已經超過了他在推特上的270萬個粉絲。

Parler 的首次用戶爆增出現在今年6月,當時推特開始對特朗普總統有關郵寄選票舞弊的推文進行標註,提醒人們進行查證。保守派認為這是推特公司被左翼政客控制的證據。

當時,Parler以美國獨立宣言為模版,發表了一份”網絡獨立宣言“,並且開始使用#Twexit (模仿英國脫歐Brexit) 的字眼讓人們離開推特。他們形容推特是審查保守派言論的“網絡暴君”。

馬澤同時表示,Parler在歡迎保守派聲音的同時,同樣希望有自由派的思潮。在今年6月,Parler說將對於任何希望加入該平台的,在推特或臉書有至少5萬粉絲的自由派人士提供兩萬美元的獎金。

Parler能火下去嗎?

傳統基金會(Heritage Foundation)負責媒體事務的副總裁、網絡媒體專家羅伯特·布魯伊(Rob Bluey)對美國之音說,Parler在今年成長迅速,主要歸因於很多傳統社媒平台不明確的事實審查規章。

“保守派的抱怨是有原因的,”他說,“經常有人跟我抱怨,他們在臉書上被封了,或者無法在某個頁面發言,可是他們根本不知道自己做錯了什麼。”

他說,Parler著重於言論自由的理念非常吸引這些人。他認為Parler已經成為了推特的競爭對手,而接下來如何保持用戶增長將是這個平台需要面對的難題。

“我認為為用戶提供新的替代平台是件好事。Parler能否成功的關鍵就在於它能不能聚集一個強大的用戶群,”布魯伊告訴美國之音,“這其實就是為什麼推特和臉書如此成功,因為你有一個足夠大的群體來交換信息和理念。”

他表示,Parler也應當確保該平台不僅僅是為保守派提供一席之地,同時也有自由派來參與辯論。

不過其他專家對於Parler是否能火下去則表示懷疑。

矽谷知名科技行業分析師、風險投資巨頭Andreessen Horowitz的合夥人班尼迪克·埃文斯(Benedict Evans)對美國之音說,他對於Parler能夠替代推特等平台持懷疑態度,原因是Parler 沒有不同於其他平台的創新技術。

“這個平台基本就是推特的克隆版,說實話用戶界面和軟件質量都不高。我們沒有看到任何分享信息的新途徑。”他說。 “我認為現在這個應用的下載量暴增是因為人們對選舉結果還有爭論。”

Parler目前支持包括英文、中文、德文、阿拉伯語在內的28鐘語言界面。

Parler在中國下載量也有增加

科技觀察人士、GreatFire.org創始人查理·史密斯(Charlie Smith)對美國之音說,有跡象顯示,Parler在中國的下載量和使用量在過去幾個月有所增加。

史密斯的研究顯示,Parler在今年夏天還沒有被防火牆屏蔽,但是現在這個網站已經100%被屏蔽。

“中國當局會屏蔽任何允許自由言論的平台,這也是Parler在中國被屏蔽的原因。但是一般來說,只有一個平台用戶足夠多的時候才會受到審查員的注意,”史密斯說,“所以我推測Parler在中國的用戶從今年夏天到現在有所增長。”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