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四面楚歌的習近平又“穿上”了一件“皇帝新衣”


中共領導人習近平。 (資料圖片)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8:57 0:00

中國的國際關係,尤其是美中關係,目前面臨數十年來前所未有的重大挑戰和困境。美國多年來對華“引導改變”的接觸政策,讓中國變得日益強大和繁榮,但卻沒有換來中國更加自由、開放和不那麼具有威脅性。有中國問題學者指出,面對中共領導人習近平在國際關係上的重大失誤,中共不去檢討和修正其錯誤路線,反而成立什麼專門研究習近平外交思想的中心,給習近平“穿上”一件“皇帝的新衣”,對這位“偉大戰略家”的遠見卓識大加讚揚和吹捧。下面是美國之音記者楊明的報導。

今年3月,北京地產商任志強在網上發文,抨擊中國領導人習近平2月在一次據稱17萬人參加的大會上以“親自指揮、親自部署”來表彰在他的領導下取得的抗擊新冠病毒疫情的偉大成績,是“高舉一塊又一塊的遮羞布試圖掩蓋自己根本就沒穿衣服的現實” 的皇帝。時隔僅僅幾個月,習近平又一次被“穿上”“皇帝的新衣”,與此前親自領導抗疫不同的是,這是一件外交“皇帝新衣”。

巧手定制“皇帝新衣”

日前,中國外交部依託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設立了“習近平外交思想研究中心”。中國的首席外交官、國務委員兼外長王毅對習近平的外交思想大加吹捧,稱習近平是具有遠見卓識的“偉大戰略家”,“準確把握人類社會發展規律,全面判斷國際形勢走向和我國所處歷史方位”,提出了“引領人類進步潮流的新理念新主張新倡議”,形成和確立了習近平外交思想。

一時間,被批評人士稱為已經廢除任期制,“黃袍加身”的“中國皇帝”習近平,在“能工巧匠”,擅長定制的外交“裁縫們”面前,再次被“穿上”了一件“皇帝新衣”。但分析人士稱,實際上,所謂的習近平具有中國特色的大國外交理論和思想,非但沒有為“中國外交指明了前進方向”,反而讓中國在過去一段時間,尤其是最近在國際上面臨數十年來前所未有的空前挑戰和困境。

美中關係多層次惡化

中國面臨最大的挑戰莫過於與美國日益加劇的緊張關係,焦點主要集中在政治、軍事、經貿、安全、人權等層面。在國家安全層面,美國7月22日以“保護美國的知識產權和美國公民的私人信息”為由,限期中國駐休斯敦總領館在72小時內關閉。美國國務卿蓬佩奧7月23日在加利福尼亞州約巴林達的理查德·尼克松總統圖書館發表的題為《共產中國與自由世界的未來》的演說中表示,“我們宣布關閉中國在休斯頓的領事館,因為那裡是間諜活動和知識產權盜竊的中心。”

在蔓延全球的新冠病毒疫情大流行層面,美國指責中國在疫情初期隱瞞疫情和“人傳人”的事實,沒有及時通知美國,導致疫情蔓延到美國並在全美各地大面積爆發,400多萬人感染,14萬多人死亡,給美國造成數以萬億美元的損失。特朗普總統稱這個從武漢開始大爆發的病毒為“中國病毒”。

在香港問題上,美國抨擊中國在香港實施國家安全法是“一國兩制”的終結。特朗普總統日前正式簽署《香港自治法》和一項行政命令,終止美國給予香港的特殊優惠地位。特朗普去年11月27日還簽署了保護香港人權和民主的《2019年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和《保護香港法案》。

在經濟貿易層面,美國總統特朗普2018年3月22日決定對大約600美元的輸美產品加徵關稅,以促使中國改變導致雙方貿易逆差持續擴大,竊取美國公司知識產權,強迫技術轉讓等不公平的貿易行為。中國對美國的做法採取報復性的加徵關稅。此後,雙方你來我往,針鋒相對,貿易戰愈演愈烈,直到今年1月雙方才達成第一階段貿易協議。

在保障人權層面,美國總統特朗普今年6月17日簽署了《2020年維吾爾人權政策法案》,以應對中國當局在新疆對維吾爾人大規模監視、拘押等違反和侵犯人權的活動。

在美中台三角關係層面,面對中國中斷同不接受所謂九二共識的蔡英文政府的溝通管道,在國際空間上打壓台灣,挖走台灣的邦交國,軍機軍艦在台灣周邊航行訓練,舉行針對台灣的各種軍演,特朗普政府2016年上任後,美國國會和行政當局加強了同台灣的關係。特朗普總統3月26日簽署了保障台灣國際參與的《台北法案》(簡稱)。 2018年3月,加強美台高層往來的《台灣旅行法》在特朗普總統簽署後生效。另外一部《台灣保證法》5月7日已經在眾議院獲得通過。這項法案在參議院也通過後,將交由特朗普總統簽署生效。特朗普政府在任期不到4年裡,已經對台軍售7次。

在海洋主權層面,美國不承認中國對南中國海大部分海域擁有主權的宣示,批評中國在有爭議的島礁上軍事化,以武力恫嚇與中國聲索主權有重疊的鄰國。美國還堅持在南中國海,甚至是台灣海峽執行航行自由和飛越自由行動。

在科技層面,美國指責華為與中國政府有密切聯繫,其設備和技術可以為中國政府從事間諜活動,下令禁止使用華為設備和技術,同時將華為等公司列入“實體名單”。美國還說服盟國,尤其是“五眼聯盟”國家也不要使用華為產品。英國日前最終做出決定,禁止使用華為產品。

美國總統特朗普6月17日簽署了《2020年維吾爾人權政策法案》。這一法律旨在授權美國各方資源應對中國政府在新疆違反和侵犯人權的活動,其中包括大規模監視、拘押等。

中國對美國國會通過、特朗普總統簽署生效的涉及香港、台灣、新疆等法案一概表示反對,稱這是美國干涉中國內政。中國還表示要對美國進行報復。 7月24日星期五,中國要求美國在72小時內關閉美國駐成都的領事館。

四處“受敵”四處“出擊”

中國不僅同美國的關係跌至1989年,甚至1949年中共建政以來的最低點,中國同其他國家的關係也趨於緊張。加拿大應美國的要求扣押了華為全球首席財務官孟晚舟。中國對此進行了報復,逮捕了在華的兩名加拿大人,並以涉嫌間諜的罪名對他們提起公訴。中國還因孟晚舟事件在貿易上製裁加拿大,停止進口加拿大油菜籽。

中國同澳大利亞的關係最近一段時間也每況愈下。 2018年,鑑於中國資金對澳大利亞政壇的影響,澳大利亞通過了《反外國干預法》。在新冠病毒疫情席捲全球後,澳大利亞莫里森政府提出國際社會要對這次疫情的起源進行獨立調查。澳大利亞的呼籲激怒了中國,中國陸續採取了報復手段,部分停止澳大利亞牛肉、大麥和紅酒進口,並且呼籲中國公民抵製到澳大利亞旅遊和留學。

美國在歐洲的緊密盟友英國同中國的關係也開始惡化。在中國當局越過香港立法會的程序,直接由中國人大通過“港區國安法”,並強行在香港實施後,英國對中國違反兩國1984年12月簽署的《英中聯合聲明》,違反香港50年不變的“一國兩制”安排表示嚴重不滿。為此,英國決定向香港英國國民海外護照的持有者提供來英國定居和入籍的途徑。英國7月20日還暫停了與香港的引渡條約。英國7月16日宣布全面禁止華為參與其5G網絡建設,並在2027年前全部剔除現有的華為設備。中國駐英國大使劉曉明7月19日在英國廣播公司BBC一個節目中警告說:“如果英國政府走出對中國任何個人實行製裁這一步,中國必將做出堅決有力回擊。”至此, 2015年英國前首相卡梅隆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共同開啟的所謂的英中關係“黃金時代”結束。

中國同亞洲鄰國和大國印度的關係也開始惡化。今年6月15日,中印兩國軍人在喜馬拉雅山加勒萬谷兩國邊境交界處發生械鬥衝突,造成印度方面20多人死亡,70多人受傷。印度官員稱,中國軍隊也有傷亡,但是北京一直尚未公佈或確認任何傷亡人數。這是這兩個核大國過去40多年來在有爭議的加勒萬谷發生的最嚴重的流血衝突。

中國在南中國海、東中國海等的主權聲索上的行為咄咄逼人。中國作為亞洲第一軍事大國,對南中國海主權部分海域聲索有爭議的國家,包括越南和菲律賓等,進行武力威脅和恫嚇,對一些島礁軍事化,並且在永暑礁上設立行政區。越南對中國7月1至5日在帕拉塞爾群島(中國稱西沙群島)舉行軍事演習表示抗議。菲律賓也反對中國在馬尼拉聲稱擁有主權的西沙和南沙設立行政區。

中國在東中國海,尤其是尖閣諸島(中國稱釣魚島)的主權聲索行動也從未停止,甚至利用新冠病毒疫情大流行擴大其影響力並佔據戰略優勢,對日本和區域構成更大的威脅。日本政府7月14日公佈的2020年版《防衛白皮書》說,中國“執意”推動在亞洲海域“改變現狀”,包括派遣3千噸級的政府船進入日本在有爭議的東中國海控制的尖閣諸島周邊日本領海。

凡此種種,中國同美洲、歐洲、澳洲、亞洲等多國關係,有的從過去相對穩定,開始變得緊張和惡化,有的甚至從某個方面,擴大到雙邊關係的各個方面。

重大外交失誤

紐約城市大學政治學教授夏明說,從毛澤東、鄧小平到江澤民,這些中共領導人主導的外交政策與美國走得越來越近,從中美關係解凍,聯美抗蘇,到融入到國際貿易組織, ,成為國際大家庭的一員,“同一個世界,同一個夢想”,外交從來不是他們治國理政或權力地位的“短板”。但是習近平2012年11月主政以來,外交已經越來越成為他最大的“短板”,現在中國跟整個世界“吵翻了”。中國以構建新的“人類命運共同體”、“講中國故事”、“實現中國夢”來對抗整個世界價值觀和價值體系。他說,在中國還沒有能力影響整個世界,而且中國的軟實力也不足以讓世界接受中國時,習近平的這一外交思想跟國際整個價值觀發生了很多的衝突,犯了一個重要的戰略錯誤。

夏明指出,習近平另外一個重大外交失誤是跟美國“鬧翻”。他說,1972年尼克松總統訪華開啟的美中接觸戰略,尤其是1979年美中建交以來,美中關係平衡的處理使中國獲得難得的戰略發展空間,獲得經濟穩定發展的重要支柱和保障。但是,中國並沒有因此變得更加自由、更加開放、更加對外不那麼具有威脅性。他說,中國的“一帶一路”債務外交,對歐盟國家分化,“拉一個,打一個”,以市場強迫外國企業轉讓技術,以及目前蔓延全球的新冠病毒疫情,更使中國陷入與全球對立的局面。

他說:“所有這些可以看到,中國跟西方國家、歐洲國家或跟第三世界國家,都已經有某些摩擦和衝突了。目前的新冠病毒疫情在全球的氾濫,讓中國陷入一個非常被動的地位。所有這些加在一起可以看到,習近平跟全世界吵翻。”

除此之外,夏明說,中國還面臨其他一些窮於應付、非常棘手的問題。港版國安法在香港的實施促使英國更加同美國靠近,亞太國家也在強化與美國的聯盟。此外,中國當局關押大量維吾爾人而引發的“新疆問題”也得到國際社會廣泛關注和譴責。他說,國際社會對習近平的香港、新疆等政策的挑戰和反對,極大地削弱了中共的合法性,儘管國際社會還沒有提出要“更改”中國的政權。

他說:“在蓬佩奧今天的講話中,已經把習近平作為一個主要問題,已經把中國政權作為西方世界的一個主要挑戰。這些讓習近平的權力和地位受到的影響非常大。他會非常的恐慌。”

擁躉的危機管控

夏明說,正是在外界普遍懷疑習近平的領導力,尤其是外交的領導力時,中國外交部才緊急啟動危機管控,成立一個“習近平外交思想研究中心”。他說,中共當局將來可能還會在經濟出現重大問題時成立一個“習近平經濟思想研究中心”。

他說:“習近平下面的擁躉(擁護者、支持者)現在恨不得要告訴中國人,習近平是個天才,他不僅有外交思想,他還有經濟思想,他還有法治思想。他治國理政的兩部大作已經出版並被翻譯成N種文字。但目前的現狀已經陷入一種惡性循環。危機越甚,這些擁躉們就要把問題轉移成不是討論習近平有沒有做對的問題,而是討論習近平怎麼偉大的問題,其他人怎樣跟隨習近平,在權力上絕對服從的問題。他們現在成立這個中心就是把討論習近平外交重大失誤本身封住。因為討論這個問題就變得政治上不忠誠。”

“病夫治國”?

夏明說,習近平現在面臨的壓力,前所未有。習近平在一些場合的表現,已經有“病夫治國”的跡象,包括控制不住的顫抖,脖子的搖晃等,甚至有一次在上海聽官員匯報時竟然睡著了。

他說:“匯報工作的一個局長問韓正,是不是要繼續匯報。韓正說,你繼續說,不要停,不要想,繼續匯報工作。半個小時過後,習近平醒了,假裝什麼事也沒有發生。就像皇帝的新裝,你不說,我們也沒有看見。我們一直在匯報我們的工作。皇帝是在閉目養神,思考問題。”

愚蠢的舉措

旅美獨立政治評論人士橫河博士說,習近平主導的中國外交政策在全球面臨越來越多質疑和挑戰之際,中國外交部成立“習近平外交思想研究中心”非常可笑,非常愚蠢。他說

評論

XS
SM
MD
LG